「呵呵,這不是你我可以揣摩的了,大劫自會有應劫之人去應付,只是不知道這應劫之人是何等的妖孽了,」

此時, 公主,上將軍 ,眼神中又有了一絲期待,

話說,這中年人和那七彩骸骨誰也沒有再說話,中年人望著一地的傷員,最終眼神落到秦凡的身上停了下來,眼中欣賞的光芒一閃而過,


「咦,小傢伙,你叫什麼,」

然而,秦凡的意識還沉靜在二者的話語之中,一絲深深的疑惑在心頭浮現,奧義境,大劫,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中年強者竟然是被控制住的,奧義境又是何等境界,大量的疑惑讓秦凡眉頭緊緊的鎖了起來,

「前輩您好,我姓秦,單名一個『凡』字,」聽到中年人那滄桑之音遠遠傳來,秦凡聞言一愣,隨後立即清醒過來,拱手朝著前方道,

聞言,看著秦凡中年人眼中的神色更加的柔和起來,隨之道:「嗯,不錯,謝謝你最後的那道精神攻擊,」

話說,秦凡的那道精神之劍正好擊中了他額頭,

「額,嘿嘿,」秦凡聽到那中年人的話語,先是一愣,接著不好意思的苦笑一聲,

此刻,秦凡身下的陸妍馨氣息已經很萎靡了,秦凡不停的灌輸著靜演之力,中年人也看到了秦凡的動作,微微一笑,眼中也閃過一絲柔情,好似陷入了什麼沉思之中,

頓了頓,隨手一揮,一道赤色的光芒頓時飛出,在秦凡還未反應過來時就已經鑽進了秦凡的身體之內,秦凡頓時就覺一股浩瀚的能量湧入體內,這股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強大,秦凡滿身的傷痕瞬間就恢復了原狀,

隨即,秦凡體內的源氣瘋狂的運轉起來,境界也肉眼可見的增長起來,煉皇七重巔峰、煉皇八重、煉皇八重巔峰、煉皇九重、煉皇九重巔峰,

「轟,」

秦凡的境界頓時就突破到煉皇九重巔峰之境,但是這提升還沒有就此停止,一直將秦凡的境界提升到半步煉帝境界的武者修為,差一點就可以突破到煉帝境界了,

然而,就在境界結束的一剎那一股股紫色的光芒不斷的散發出來,秦凡體內的靜演之力也瘋狂的運轉起來,那股赤色的能量頓時就被那靜演之力吸收殆盡,

「咦,有意思,這是什麼能量,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頓了頓,隨之那中年人再次的揮出了一道赤色的光芒,剎那間秦凡身上的光芒更加璀璨起來,靜演之力也慢慢的增長起來,那股赤色的光芒很快再次的消失了,

見狀,那中年人不服氣的再次揮出兩道赤色的光芒,嘟囔道:「我到要看看你能吸收多少,」

隨即,秦凡身上的紫色光芒更加的興奮了,紫色的光芒劇烈的波動起來,靜演也提升的更加迅速了,

「轟,」

此刻,靜演之力終於突破了中級境界,邁入了靜演第四重的中級境界,那兩道赤色的光芒再次的消耗殆盡,

然而,那中年人見到這種紫色光芒眼中閃現出絲絲疑惑,也未遲疑再次揮出幾道赤色的光芒,嘟囔道:」嗯,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隨著,靜演之力歡快的遊動起來,吸收那赤色光芒的速度也更加的迅速,

秦凡此時已經被那赤色的光芒包裹起來了,紫色的光芒不斷的與這赤色光芒交流起來,

剎那間,秦凡的身體就像有著無數張嘴巴一般,頓時就將那赤色的光芒吸收殆盡,

「轟,」

靜演功法再次傳來突破的聲音,

此時的靜演之力已經十分龐大了,每一次的運轉都叫將秦凡體內的雜質排出體外,一股股黑色的液體不斷的從秦凡的毛孔中冒出,

見得此情景,那中年人再次張開手,一股比之前大了幾十倍的巨型光柱猛然擊中秦凡,隨之道:「好奇怪的小傢伙,今天就讓你吸個夠吧,」

緊接著,秦凡渾身一陣顫抖,靜演之力瘋狂的運轉幾周就停止了下來,


此時中年人眼神中已經閃現出不可思議的光芒了,

……

每天常規更新★懇求★讀者收藏★

精彩更待下章, 六月第四十四更★訂閱★貴賓★pk票★蓋章,在哪裡,

話說, 紀先生的小情詩 ,就算是煉神境界的武者也無法一次性吸收如此多的能量,

然而,秦凡已經幾次吸收了他給予的赤色能量了,就算是煉神之境的武者也要被這股力量撐爆了,

緊接著,那中年人嘿嘿道:「嘿嘿,真是個有趣的小子,既然你救我出來,那就讓你吸個夠吧,」

說完,中年的人身形頓時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秦凡的身後了,中年的手此時已經貼在了秦凡的背上,一股股赤色的力量不斷的湧入秦凡的體內,

隨即,秦凡體內的筋脈瘋狂的吸收起來,而且,一個個細胞中都形成了一塊塊晶體,這晶體與秦凡腦海中的靜演之晶極其相似,

緊接著,這些能量很快就被這些晶體吸收了,這些晶體也漸漸長大起來,很快地,這些晶體就長大了兩倍有餘,頓時這些晶體表面裂開了一道裂縫,

剎那間,那些晶體分裂了開來,一個變成了兩個,秦凡身體的細胞頓時見就增長了一倍,而且,身體的密度也再次的增加起來,

時間悄然流逝,中年人的神色也變得震驚起來,這秦凡這一會兒功夫已經吸收了將近三個煉虛之境武者所需要的能量了,但是看秦凡的樣子並沒有停止的意思,

此時,那中年人也按住耐心繼續灌輸起來,而秦凡的細胞分裂的更加迅速了,一層詭異的透明鱗甲浮現了出來,

「咦,難道是上古神獸家族,」

然而,就在秦凡身上的鱗甲出現的一瞬間,中年人眼中的神色變的震驚起來,內心都忍不住顫抖起來,這小子竟然是上古神獸家族的人,一想到那個霸道無比的家族,渾身就一陣的顫抖,灌輸的力量也變得更加的精純起來,

「轟,」

隨著,一聲『轟』響秦凡的境界終於再次的突破了,一股龐大遠期壓力四處散開,一瞬間秦凡的身體強度就進入了半步煉帝中級境界,但是並沒有就此停止,一直增長到半步煉帝巔峰境界才停了下來,

緊接著,秦凡身上了鱗甲也漸漸的變大起來,正當秦凡的細胞準備再次分裂吸收更多的力量之時,腦海中的靜宇戒猛然暴動起來,那灌輸進來的赤色光芒頓時被趕了出去,阻止了秦凡繼續吸收下去,

然而,那中年人本來準備繼續灌輸的右手,頓時被一股神秘的能量擊開,這股能量雖然弱小但是那種神秘的氣息頓時讓他的能量分散開來,好似遇到可怕的事物一般,毫無抵抗的就被轟了出來,中年人的手也被震的微微發麻,

此時,那中年人眼中的神色更加的驚駭了,他已經感覺:「嗯,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身上怎麼回有如此多恐怖的東西存在,」

隨即,那中年人站在秦凡身後目光緊緊的盯著秦凡,

然而,就在靜宇戒將所有的赤色能量趕出的一剎那間,秦凡就蘇醒了過來,身體也猛然竄了起來,噼里啪啦的一陣陣骨頭摩擦的聲音傳來,

此刻,秦凡頓時就感覺到自己體內那強大了幾倍的力量,

「轟,」

隨即,秦凡的雙手一撐,一股龐大的氣勢頓時將四周躺在地上的眾人再次擊飛出去,


「轟,」

秦凡緊握了下拳頭,咔咔的聲音再次傳來,猛然一拳擊在地面,地面頓時就裂開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縫,

此時,秦凡的心中卻充滿了欣喜,之前他的攻擊連這地面的灰塵都無法激起,現在他的身體強度堪比巔峰煉帝之境武者的身體強度了,

然而,最讓秦凡興奮的是他最大的底牌靜演功法也接連突破了一級的境界,到達了靜演功德法第四重的中級,現在的靜演之力已經比以前大了幾倍了,以後秦凡就不用像之前那般小心的計算了,只要不是發大招,已經夠他揮霍了,

「謝謝前輩了,」隨之,秦凡轉過身對著這中年人一抱拳感激的道,

聞言,那中年人緊緊的盯著秦凡眼中神色恢復了正常:「沒事,你救了我就當是我對你的感謝吧,」

此時,秦凡見那陸妍馨依舊躺在地上,但是身上的傷已經全部好了,而且隱約可以感受到她體內那蓬勃的源氣波動,看來突破的並不只是自己,


頓了頓,緊接著那中年人微笑著說道:「嗯,秦凡,我要走了,希望我們還會見面,」

說著手臂再次一揮,一道赤色的光芒瞬間閃過,很快的沒入了眾人的身體之中,肉眼可見的恢復起來,很快眾人都醒了過來,

此刻,所有人都恐懼的盯著這中年人,之前中年人的實力實在太強悍了,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了,以前的他們都是天之驕子,是實力強悍的天才,可是在這中年人面前他們連一隻螞蟻都算不上,

然而,擎麟第一個反應過來,身軀直接竄進了那道傳送陣之中,那傳送陣入口的光芒一閃,擎麟就消失了,

然而,其他人見這中年人站在秦凡身邊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頓時全部對著傳送陣入口衝去,光芒一陣閃爍都消失在這埋骨之地,


「嗯,秦凡,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實力突破到煉帝三重之境了,趁他現在不阻擋,快走,」而此時陸妍馨站在秦凡身邊沒有動作,小心的戒備著中年人,連忙傳音道,

聞言,秦凡安慰的對陸妍馨說道:「嗯,沒事的,馨兒,前輩不會傷害我們的,我們的傷也都是前輩治好啊,」

緊接著,秦凡又道:「那好前輩,我們先走了,」

說著,秦凡就拉著陸妍馨快速的接近著那道巨大的傳送陣入口,

「哼,走,往哪走啊,」

「殺了我的族人就想走人嗎,」

此時,深淵之底的七彩骸骨空洞的眼睛里灰色光芒閃過一絲寒意,

然而,就在秦凡快要撞進那道傳送陣入口的時候,一個七彩骸骨出現在秦凡的面前,一股龐大的氣勢頓時讓秦凡前沖的身形定在原地,

隨即,秦凡擺出防禦的姿態,從這個七彩骸骨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壓力,

儘管,這七彩骸骨沒有任何動作,但是只靜靜的站在那裡,

此時,那中年人的身形也猛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擋在秦凡的面前,將秦凡護在身後,七彩骸骨頭顱中七彩光芒一陣跳動,

隨即,那七彩骸骨冷哼道:「哼,殺了我的族人,就這麼簡單就像走嗎,」

聞言,那中年人的精神力掃了秦凡,對著七彩骸骨傳音道:「唉,骸骨尊者,他的身份不簡單,你不要毀了自己的境界,你修鍊到如此境界已是不易,太初宇宙聖戰還需要你,」

「嗯,擎天尊者,你們一族什麼時候也關心起太初宇宙聖戰來了,別忘了,你們曾經挑起過聖戰,現在卻要為太初宇宙聖戰而戰,你們什麼意思,」

這時,那七彩骸骨眼睛中那團火焰不斷傳來嘲諷的意味,

聞言,中年人皺著眉頭繼續傳音道:「這次不同以往,各大種族都會參加,這天地間有大變化要發生了,我的師尊找已經去了那個地方尋求解決之法了,」

「哼,別騙我,那老不死的真的去那地方了,」

聞聲,那七彩骸骨的身軀微微顫抖了幾下,緊接著又恢復了平靜,

那中年人沉思片刻,緊接著又道:「唉,骸骨尊者,先不說那些,到時候你自會知曉,這小子我懷疑他是上古神獸家族的人,你還是不要惹他們了,你也知道他們整個種族都是瘋子,」

而那中年人提到神獸家族時眼中閃過濃濃的忌憚,

聞言,七彩骸骨嗯道:「嗯,他是上古神獸家族,你騙我,他身上沒有一絲神獸的氣息,」

然而,那七彩骸骨眼中的光芒閃爍的更加頻繁了,

緊接著,那七彩骸骨又道:「哼,就算他是上古神獸家族的人,那又怎麼樣,此時流落到人間界,死了又能如何,反正我不信,」

聞言,那中年人又道:「骸骨尊者,不論你信與不信今天我都要保他,你現在只是能量凝聚體,我現在雖然實力還未恢復,但也不是你能量體可以對付的,」

「哼,那就試試吧,」

說著,那七彩骸骨腳骨猛然蹬地,雙手化作無數的利劍不斷的對著中年人暴擊而去,

「哼,」

隨著,那中年人冷哼一聲,渾身的赤色的能量狂涌而出,輕輕的一指點出,一股尖銳至極的赤色光芒爆射而出,頓時就與那無數的利劍碰撞到一起,那中年人的左手還不忘在秦凡與陸妍馨身前步下一個弧形的赤色護罩,

「鐺,」

「鐺,」

儘管,那中年人與七彩骸骨二者交戰的範圍小,但是每一次的交戰都將這片空間破碎開來,那恐怖的空間裂縫竟然對它們起不到一絲傷害,

強悍地氣勁四處飛濺,那堅硬無比的廣場頓時被這些氣勁擊的撕裂開來,一道道裂縫密布其上,不過很快就在那詭異的符文光芒下恢復了原狀,沒有一絲變化,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