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那斗鬼神見到那老者之後,心中也會不由的一動。那老者所表現的實力,也應該是在那人皇境界之上。不過斗鬼神也是清楚,那老者的實力,也不過是那人皇初階而已!

「住手!」

就在此刻,那老者的雙掌就要轟擊在那徐晃的身上之時,那許久都只是冷眼旁觀的堂琪,也是直接的傳來一句充滿戲虐的話語之聲。

而那原本要轟擊在那徐晃身上的雙掌,也是直接的收了回來。一股空氣衝擊波,也是直接的轟擊在那徐晃的身上,另案徐晃的身形,也是不由的向後連翻幾個跟頭,最後才趴在地上!

此刻,那眾人見到那老者竟然停下了那攻擊。也是不由心神一動。那徐晃的心中,此刻也是充滿了恐懼,就在剛才,他也是子啊那鬼門關之上,溜了一圈!差點就身死!

「是少爺。」那老者收回雙手之後,也是直接的向那堂琪點了點頭。那雙眼之中,竟然也是充斥著敬畏之意。隨即那老者的身形,也是不由的一動,隨即便直接的消失在眾人的眼中!

此刻,那斗鬼神見到那老者眼中的敬畏,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動。他自然是想要了那堂琪的命,自然也是要對那堂琪所在的勢力了解一番,並且此刻,那老者身為人皇強者。竟然對那堂琪敬畏,這就可以說明,那堂琪的背後的勢力,肯定也是不凡,要不然的話,那老者也不會有那種表情。

那老者離開之後,那堂琪也是直接的大小一聲,隨即便直接的來到了那徐晃的身邊。隨即蹲下來,對著那滿臉驚恐的徐晃道:「徐晃兄。我知道你剛才也是一時的衝動。並且我也是不想要你的什麼報答。只是你不要忘記了你欠下我的金幣,只要你歸還就行,不過如果十年之內你換不完的話,那剛才的那位化老,我可就不會在管他了。」此刻,那堂琪也是微微一笑。只不過那笑容之上,也是充滿了陰狠。令那眾人的心神,都不由的猛地一沉。

「多謝少爺。我一定會歸還你的全部金幣的!」此刻,那徐晃也是顧不得那麼多,此刻也是只有保住性命才是正確的選擇。並且在這徐晃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做好了打算,等他離開這裡之後,他就遠走高飛,遠離這老狼城,到時候就算是那堂家,也根本就不可能在尋到他的身影!

「嗯,記得就好。不過我也是奉勸你一句,不要試圖離開這老狼之內的範圍。要不然的話,那後果自負!」堂琪說到這裡,臉上也是不由的出現了一抹嗜血之色,隨即便直接的站起起身,然而便帶著那古力和那名青年,直接的大步離去,如今那拍賣會也是即將結束,而他,也是該去做一些應對的措施了。因為那夜明珠,就在那包間之內的那人身上。並且在那人的身上,也是還有著幾件好寶貝呢!

此刻,那徐晃聽到那堂琪留下的話語,心中也是不由的如同墜入了那萬丈深淵之內。那原本僅存的一絲的希望,也是蕩然無存。他自然不會懷疑那堂琪所擁有的能力,並且他也是知道,如果他真的就這麼的離開老狼城,恐怕直接的會引來殺身之禍。因為在這老狼城之中,那樣的事情,也是時常發生!

而就在此時,那徐晃的心中,也是生出了一種無力感。那一比巨大的金幣數目,壓的令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三百多萬金幣,就算是他拚鬥十年,也不可能能夠轉區到那麼多的。並且那堂琪也是下了死命令,只能夠在那老狼城的範圍之內,也是不能夠去外面掠奪!那樣的話,金幣自然是來的很慢!

場內的眾人在那堂琪離開之後,也是慢慢的散去。他們雖然此刻心中也是有著複雜的情緒,但是他們也是沒有忘記那最後的一件壓軸之物。那魔器都現出來,那最後的壓軸之物,肯定是更加的珍貴,並且說不定也會是某種功法也說不定!

徐晃此刻也是直接的戰力起來,隨即便向那後台而去。如今那劈山刀正在那後台等著他的。並且他也是需要繳納那所有的金幣,當然了,那付不出來的,也是記在了那堂琪的賬目之下!而此刻的徐晃,也是對那後面的拍賣會絲毫的不感興趣,他目前最在意的,就是在儘快的賺錢,爭取將那堂琪的三百多萬枚金幣還完,然後在離開這個被那堂家掌控的,如同那深淵一般的老狼城!

「好了,現在拍賣會繼續的開始,剛才也是發生了一些小誤會,但是也不影響那接下來的拍賣會。」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也是不由的再度的走上高台,臉上也是不由的充滿了喜悅。他自然也是清楚,剛才之所以那徐晃會那麼不要命的出價,就是因為那堂琪所施展的計策,雖然這紅鬍子老者也是對那堂琪不喜,但是不得不說的是,那堂琪確實也是非常的聰明。要不然也不會想出這麼一個辦法來。

而這紅鬍子老者之所以那麼的高興。就是因為那最後的壓軸之物。在這紅鬍子老者的心中,其實也是生出了狂熱之意。就連他這個拍賣師,也是對那最後的一間物品,起了心熱之意,但是他也是知道那拍賣會的規矩,並且以他的錢的話。也是根本就買不起那件物品,而這拍賣會也是價高者得,可不會因為是那其中的工作人員,就會降低價格。

此刻,那眾人聽到那紅鬍子老者的話語之後,也是都不由的心中充滿了,期盼之意。他們自然是希望那物品越好越好,就算是他們買不到,但是能夠見識一番。也是不錯的選擇!

「好了,大家現在相比那心中也是交接無比,想要儘快的知道那壓軸之物是什麼了吧。不過我先告你們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壓軸之物,正是一本功法秘籍!」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也是故意的說出這句話來,想要引誘那眾人,果然。那眾人聽到那紅鬍子老者的話語之後,眼中也是瞬間的充滿了狂熱之意。並且那有的人都開始激動的手舞足蹈起來。一本功法秘籍。對於那武修者而言的重要程度,就如同那魚和水之間的關係似得,根本就離不開。強大的功法秘籍,能夠使人實力大增,並且越階挑戰,也是家常便飯。更有那恐怖無比的逆天功法。傳聞就算是不修鍊,也能直接的達到了那最強者的境界,可謂是恐怖無比。

所以一旦那拍賣會之中出現了功法,那眾人自然是非常的希望,萬一走運。遇到了一本高階功法,那樣的話,他們可就要實力大增,一躍成為那人中之龍鳳了!

「真是沒想到,我剛來這老狼城之內,就遇到了這樣的好事。」


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臉上一喜,心中也是有著一喜的興奮,他也是沒有想到,剛來這拍賣會之中,就遇到了這麼多的寶貝,並且如今還有那功法亮相而出,這樣的事情,也是確實不多見。

「好了,既然大家都急不可耐了,那麼我也就不磨彎子了,現在我就該大家介紹一下,這功法到底是什麼功法。」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見到那場內躁動不已的人群,臉上也是充滿了微笑。只要那人群越是躁動,他們的生意也就會越好,那進行拍賣會價格就越高。

那紅鬍子老者說完,也是直接的從那一旁的高台之上,拿出了最後一件物品,這乃是i一個方形的盒子,盒子之上,也是有些古樸,看不出那具體的年份,但是一看也是知曉,那木盒之內的,應該不是凡品。

此刻,那眾人見到那紅鬍子老者手中的木盒,那雙眼也是恨不得立刻的鑽進那木盒之中,一探究竟。但是他們也是知曉,那木盒之內的物品的珍貴程度,如果他們敢貿然行動的話,恐怕那身在那拍賣會之中的守衛,會直接的衝來,見他們斬殺。

「好了,現在我就讓你們看看,這時什麼功法。」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也是直接的打開了那木盒子,隨即一本書籍,也是出現在那木盒子之內,並且看樣子,那也只是一個摘抄本而已。

「竟然只是一個摘抄本。想必那真本,應該是被那堂家所掌控。」

此刻,那斗鬼神見到那木盒子之內的那本書籍,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動,他自然是知曉那是摘抄本。不過這斗鬼神也是知曉。想必那真本也是應該被那堂家所掌控,要不然的話,他們堂家也不會隨意的將那珍貴無比的功法,送來拍賣。

「這雖然只是一個摘抄本,大事也是價值連城!這是我們堂家為了答謝大家多年來,對堂家的支持,特意將我們堂家的一些功法拿出來拍賣。而這就是其中的一部,並且還是最強的一步。」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見到那眾人臉上閃過的一道失望之色,心中也是有些無奈。雖然這本功法乃是地階中品功法,但是也只是一個摘抄本,只要是那摘抄本,想必這樣的摘抄本也是有一些,換句話來說,就是這樣的額功法啊,也是不少。所以那眾人一聽到那其他人也是有可能擁有這樣的功法,那心中也是立刻的對那功法產生了不屑之意。不過那紅鬍子老者也是知道,其實那也是堂家人故意為之。並且他手中的所拿的功法,其實也只是那殘本而已。不過這也是怨不得他們,就算是他們堂家,也是沒有完本,也只是一個殘本。雖然那功法的等階很高,但是如果是殘本的話,也就另當別論了。其實這也是那堂家之所以拿出來的原因,要不然的話,他們肯定不會隨即的將那功法泄露出去。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見到那眾人眼中的失望之色,也是連忙繼續道:「大家不要失望,雖然這只是一個摘抄本,但是這本功法,乃是那地階中品功法。」

此刻,那紅鬍子老者的話語剛落,那眾人的眼眸,也是不由的猛的一顫!

「地階中品功法!」

此刻,那眾人也是都不由的心中升滿了狂熱之意。雖然那只是一個摘抄本,但是那低階中品功法的價值,也是根本就無法來衡量的。要知道,就算是出現一本人階功法,那眾人肯定也會搶破腦袋,別是是那地階的功法了!

「沒想到那本功法,竟然是地階的功法。有意思。如今我的王牌雖然是多,但是那些王牌也是我的壓低絕招,輕易的也是不能夠的使出。然而那其他的一些招式,也是有些弱了,此刻也是該修鍊一些強大的招式了。」

此刻,那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做出了決定,而他也是不由的對那功法產生了意動。如今雖然他的底牌不少,並且都是強大無比的招數。但是那底牌,之所以是叫底牌。就是因為那底牌是不可能隨意的使用而出的。所以在那斗鬼神對敵期間,也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那些壓低招數來。然而那斗鬼神的一些尋常的招式,威力也是有些弱了些,並且那斗鬼神也是希望能夠多了解一些功法,所以他也是不由的對那紅鬍子老者手中的功法,生出了購買之意。並且斗鬼神也是知曉,以他手中的金幣來說,買下那功法,也是易如反掌!

「想必大家也是知曉那地階功法的價值,我也不再多說了。地階中品功法,化形掌法,底價三十萬枚金幣,現在開始拍賣!」

此刻,隨著那紅鬍子老者的話語落下,那最後的一間壓軸之物,也是直接的開始拍賣。然而那眾人的狂熱之心,也是直接的被那紅鬍子老者的話語給澆滅!那原本激動無比的神色,也是瞬間的冷靜了下來!

「三十萬枚金幣!」

「怎麼可能!」

此刻,那中人在聽到那紅鬍子老者說出的價格之後,心中也是瞬間的感受到無力取來,隨即那場內的眾人也是不由的議論紛紛起來。就連那些平時一出現好東西,就絕對會喊價的包間之內,也是一片安靜。

三十萬枚金幣,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是在這整個拍賣會之中,能夠拿出那三十萬枚金幣的,也不過寥寥幾人而已。並且那其中,也是包括那斗鬼神,所以除了那斗鬼神之外,有能力喊價的,也是不到三位!

「三十五萬枚金幣!」

就在此刻,一道充斥著威嚴的聲音,也是直接的從那遠處的一間包間之處傳來,眾人見此也是都不由心神一動,他們也是開始議論起那包間之內的人來,但是在那眾人的印象之中,那包間之內的人,彷彿也是第一次參與競拍,而他們,也是完全的不知道那人的底細!(未完待續。。) 此刻,那位於老狼城之內的拍賣會之中,也是驚現那地階中品功法化形掌法!這化形掌法,乃是運用那身體之內的能量,形成一個巨大的掌印,向前轟擊而去的掌法。∈♀所以這掌法雖然是地階功法,但是那真正的威力卻是很強,甚至能夠比擬那地階上品功法。

而就在那功法亮出來的時候,那包間之內的一人,也是直接的喊出了三十五萬枚金幣的價格,並且那眾人雖然都是議論紛紛,但是也都是不知道那是何方神聖。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之中,那人也是從來都沒有參與那競價,而這也是那人第一次喊出價格來。

三五十萬枚金幣,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在場的眾人幾乎都心涼了下來。他們也知道,那功法怕是和他們無緣了。然而那包間之內的眾人,有那個能夠競價的人,在那人開頭之後,也是都不由的開始競價起來!

「四十萬枚金幣!」

一道柔和的女子之聲,從那另外一處包間之內傳出。

「五十萬枚金幣!」

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也是從那最外面的一個包間之內傳出。

就這樣,那價格也是不斷的往上攀升著,很快,也是達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價格來。

此刻,在距離那拍賣會不願的一處房屋之內。那堂琪幾人正坐在其中。並且在那堂琪的手中,也是拿著一個冊子。而在那冊子之上,正記載了一些人物的信息。而那斗鬼神的信息,正是在那冊子的那一頁之上!

「陳戰。」

此刻,那堂琪在見到那冊子之上的名字之後,口中也是不由的嘀咕了幾句。在他的心中,也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陳戰這個人!

如今那拍賣會很快就要結束。他自然是要準備一番。去劫殺那獲得夜明珠之人。而他從那拍賣會之中一出來,便是直接的要到了這個記載著有那拍賣會進入之內的人員的信息的冊子之後,便是直接的開始著手準備。其實在他的心中,也根本就沒有當一回事。因為就在之前,那化老也是告訴了他,那陳戰的實力。也只是那超人六階而已。而他所要派出去的人物,赫然正是那超人八階的存在。那實力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所以他也是對那斗鬼神,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那陳戰這一號人物?」此刻,那堂琪也是不由的直接向那四周看去,但是那些凡是被那堂琪掃過的人,都是不由的搖了搖頭,臉上也是滿是那疑惑之色。

「那真是怪了,看來這陳戰應該是從外地而來的才對。就是不知道他的底細怎麼樣。」此刻,那堂琪的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他雖然不懼那斗鬼神一個人。但是也不清楚那斗鬼神的底細,萬一那斗鬼神乃是某一方強大勢力之中人,到時候他要是將那斗鬼神斬殺的話,恐怕他們堂家,也是會脫不了干係。雖然他們也是有些勢力,但是他們也是知道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沒想到那坐在那包間之內的,正是陳戰。」此刻,那古力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出現了一絲的擔憂之色。他原本是打算告訴那斗鬼神。那堂琪也是要去那拍賣會之中,但是他也是找了幾天。也是根本就沒有發現那斗鬼神的蹤跡。然而此刻卻是在那拍賣會之中,並且還是被那堂琪給盯上了。此刻,這古力的心宗,也是不由的出現了一絲的不安。只要那堂琪發現了那斗鬼神的話,恐怕那斗鬼神絕對逃不掉那堂琪的追殺!

「少爺,以我看。不管他是來自哪裡。是何方神聖,只要他是呆在這老狼城之內,那就絕對逃不掉我們的手段。等那拍賣會結束之後,我們就派出幾人,到時候直接的將他擊殺。將那所得的一切全部的收入囊中。」此刻,那站在堂琪身邊的一位中年壯漢也是不由微微道,話語之中,也是充滿了殺意。這人乃是那堂琪的護衛之一,本身實力,也是在那堂琪明面上最強的一人,乃是那超人九階強者!名字叫徐剛!

「嗯。徐剛,你說的有些道理。」此刻,那堂琪聽到那徐剛的話語之後,也是不由的點了點頭。臉上也是出現了贊同之色。

而就在這時,那古力聽到那徐剛的話語之後,臉上也是不由的有些難看起來,隨即那古力也是連忙向那堂琪道:「少爺,依我看這個辦法不妥。」

「哦?」

那堂琪幾人聽到那古力的話語之後,也是都不由的向那古力看去,眼中也是閃過一道精光。

「你且說說看,有什麼不妥之處。」此刻,那堂琪也是不由的向那古力微微一笑,臉上也是充滿了和善之意,但是那微笑,在那古力看來,卻是如同一隻嗜血的野獸一般。這堂琪雖然實力不強,但是說那心機的話,絕對是很少有人能夠相比!想當初,他就是栽在了那堂琪的身上!

「少爺,那陳戰既然不是我們老狼城之內的人,並且他的身上,也是攜帶了這麼多的金幣。你說這是為什麼?」此刻,那古力也是沒有直接的說出原因,竟然反而向那眾人問去。

那眾人此刻聽到那古力的疑問,臉上也是不由的出現了一絲的思索之色,隨即那眾人也都是不由的搖了搖頭。

「古力,你說這是為什麼?」此刻,那堂琪也是直接的向那古力問去,臉上也是沒有一絲的表情波動。其實在這堂琪的心中,也是已經對那古力,產生了懷疑。這堂琪本來就是一個生性多疑之人,只要那任何人表現出一丁點的不對勁之色,他就會起疑心。而就因為他那疑心,也是已經殺害了幾個對他忠誠無比的手下!

「少爺,你先仔細的思考一下。那陳戰初來這裡,並且也是強勢的在那拍賣會之中購買物品。並且還對那徐晃和那李坤二人絲毫的不在意。大家也都知道,那陳戰也只有那超人六階的實力,然而那徐晃和那李坤的實力。也都是那超人七階的實力。所以那陳戰既然不懼那兩人,並且還在那拍賣會之中如此的強勢,那就足以說明。那叫陳戰的人,他絕對不是一個人來到這城內。在他的身後,絕對有著一股恐怖的勢力。」

此刻,那古力的一句話。也是令那眾人的眼眸都不由的一顫。臉上也是陰晴不定起來。而在這些人之中,那堂琪更是心中疑惑不已,他本來就是一位生性多疑之人,如今聽到那古力的話語,自然是更加的疑惑和不安。

「哼,有什麼勢力。就算是他背後有勢力,在我們老狼城之內,我們還會怕他嗎!」此刻,那名名叫徐剛的男子。也是直接的冷哼一聲。那雙眼之中,也是充滿了不屑之意。

「少爺,依我看這古力說的也是有些道理。我們老狼城,說句不好聽的話,也只是那戰場的遺迹之稱而已。並且在這諸多的城中,我們這裡的人的修為,也是最低的。放在那外面的大城市之內,任何一股勢力。都能夠輕易的毀滅我們。所以為了那大局著想,我們還是先考察一下那陳戰的背後到底有沒有那勢力。如果有的話。我們就不在為難他,那夜明珠也是不要了,如果沒有的話,到時候就直接的出手。」此刻,那站在堂琪身邊的一位有些年邁的老者,也是不由的說出了自己的意見、這老者乃是那拍賣會的會長。名叫劉集。實力乃是那超人八階的修為,但是其實也只是那堂琪的一條走狗而已。

「嗯。。。。」


此刻,那堂琪聽到那老者的話語之後,眼中也是不由的閃過一道猶豫之色,隨即那堂琪也是不由的點了點頭。臉上也是充滿了那贊同之色。其實在他的心中。也是想要考察一下那斗鬼神的背景,要不然的話,萬一那斗鬼神是那外來的強大的勢力,恐怕他們可真的就要遭殃了。

「好了,既然如此,那就在考察考察那叫陳戰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吧。」此刻,那堂琪也是直接的做出了決定。隨即那堂琪也是直接的站起身來,對那身邊的幾人吩咐了幾句之後,便是直接的離開。如今他既然是要調差那斗鬼神,那麼那也只是他手下的事情。他在這裡,也是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

那堂琪離開之後,這裡的幾人也都是相護冷漠起來。他們本來都是不熟悉之人,並且那性格也是不符。再加上那徐剛和那劉集也是都看不起那古力,所以那古力在那堂琪離開之後,也是索性的直接離去。

「看來如今還是想辦法,向聯繫到那陳戰,通知那陳戰情況危急。讓他早點離開!」

此刻,那古力也是心中不由暗自思索著,而後也是直接的向那拍賣會之外走去。很快,那古力也是找到了一個靠近那拍賣會的客棧的一處窗戶的位置,雙眼也是盯著那拍賣會的出口之處。只要那斗鬼神一現身,他就立刻追蹤下去,想辦法聯繫到那斗鬼神!

就在那古力走進那客棧之中之後,也是有著幾人,都是隱沒在那各處地方,但是他們的雙眼,也都是一眨不眨的望著那拍賣會的出口之處,也是在等待著那斗鬼神。只不過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告知那斗鬼神他深處險境,而是為了調查那斗鬼神的底細!

就在那外面的堂琪所命令的眾人開始行動的時候,那拍賣會之中的那本化形掌法的拍賣,也是進行到了關鍵的時刻,而此刻那價格也是被抬到了一百三十萬枚金幣之多。而目前那叫價的,也只有兩人而已。

一位是先前的那位率先喊出價格的男子,而另外一位,則是一位聽起來有些年邁的老者!

此刻,那坐在地十五號包間之內的一名白眉老者,也是不由的心中著急無比。他正是那位還在和那中年人叫價的那個人。只不過如今他的金幣,也是所剩不多。他一共也就只有那一百四十萬枚金幣而已。如果那一百四十萬枚金幣,還沒有能買下的話,那麼他也就只有放棄了!

「一百三十五萬枚金幣!」

此刻,那中年人也是不由的再次的傳來一句有些冷漠的話語,但是那話語之中。也是可以聽出其中蘊含著的沉重。

「我的天啊,一百多萬枚金幣啊!」

「我看他們一定是瘋了!」

此刻,那眾人在聽到那二人的相護叫價之後,也是不由的都驚訝無比。彷彿那金幣是那路邊的糞土似得,竟然都不斷的往那裡面扔。

此刻,那白眉老者也是心中一動。隨即那有些乾澀的口也是微微的張開,隨即一道有些艱難的話語,也是從那老者的口中傳出:「一百四十萬枚金幣!」

此刻,那老者的話語一落,那眾人的心也是不由的跟著猛的一沉。他們也是已經能夠料到,那接下來絕對還是那中年人的叫價。

「呵呵。。。。既然你這麼執意要這本功法,那我就讓與你好了。」

此刻,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那中年男子竟然沒有再度的叫價。而是說是要將那功法讓與那老者。那老者聽后,心頭也是不由的一動。那臉上也是不由的充滿了狂喜。他自然也是沒有想到,那人會將那功法讓與他,並且他也是知曉,如果那中年人在喊下去的話,那他也只有退出了!

「呵呵。。。。那就多謝了。」此刻,那白眉老者也是不由的傳出一句有些冷漠的話語。如果不是那男子的話,恐怕他只需要那五六十萬枚金幣。就可以將那功法給拿下來。然而和那中年人爭奪的期間,他也是直接的損失了**十萬枚金幣。自然是對那中年人有些不滿。

「哼!既然得不到。那就早點放手,白白的浪費了我這麼多的金幣。」此刻,那白眉老者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冷哼一聲。臉上也是有些陰沉。那地階功法雖然不常見,但是那一百多萬枚金幣買下來,也是有些貴了點!

此刻,那中年人聽到那老者話語之中的布滿。也是不由的苦笑一聲。其實他的金幣,也是和那老者相當,只有那一百四十萬枚金幣而已!

此刻,那場內的眾人也是不由的開始議論紛紛起來,他們都是一致的認為。那功法也是恐怕是那老者的了。就連那老者的心中也是充滿了堅定之意。那本功法,他也是志在必得。

此刻,就在那眾人都認為那功法將會成為那老者,並且那高台之上的紅鬍子老者也是準備敲下那小木錘的時候,那許久都沒有出口的斗鬼神,也是直接的站了起來,隨即便微微道:「一百四十五萬枚金幣!」

「呼!」


此刻,那斗鬼神的話語一出,那原本有些吵鬧的場內,也是瞬間的安靜了下來。他們的雙眼,也都是不由的向那斗鬼神所在的包間之內看去。彷彿是想要將那斗鬼神看穿似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