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

”是我》“

幹天兒與焦龍飛同時大聲喊道。

”哎呀,煩死了,你們兩個怎麼這樣不通情達理,媽的,我這不想救治了。“鬼王罵罵咧咧的說道。

”幹天兒,你要是不服從我的命令,我劉笑天也就不會任你這個兄弟了,“劉笑天命令道。


”可是老大……“

”沒有什麼可是……一切都聽我的。“劉笑天瞥了一眼乾天兒,威脅到。

”前輩,是我死,不過我要看到你把救活之後,然後我纔可以去死,不然我會死不瞑目的。“劉笑天發誓道。

”好,嗯這樣吧,你先把這個毒藥服下去。不然我不會相信你的,到時候那天你自會沒有命的。”

“老大……”

“你不要說話。”劉笑天怒罵道。

“妮瑪,這是誰幹的?手段是如此的殘忍,將一個人的全身骨骼都碎裂了,我怕我鬼王也是沒有把握啊。”鬼王一面罵罵咧咧的說着,一面爲焦龍飛檢查了起來。 鬼王,確實像個流氓一樣,嘴中髒話連篇,一面罵罵咧咧。

這次,鬼王第一次受到了生命中的挑戰,還從來沒有醫治過這麼嚴重的病人,鬼王一面暗叫自己倒黴,一面又想着自己醫治這個該死的小鬼。

鬼王可是曾經在江湖上放出過話,不管是什麼疑難雜症,只要病人還有一口氣,他就能夠治好。

“哎呀,怎麼辦?”鬼王一面罵罵咧咧,一面心急如焚。

劉笑天這些焦急的在等待。還有幹天兒,在劉笑天眼前一直晃來晃去,心情很是不安靜。

“喂…………幹天兒,你他媽的想死啊,你都把我的視線都擾亂了,你想讓我睡着啊。”劉笑天罵道。

“老大,你這個不成器的老大,這次我已經給你說了,要是那個變態真讓你死,你就真的去死啊,如果真那樣的話,我們笑天堂以後怎麼發展,誰人去帶領?這件事情說好了,如果那個老變態真想死掉的話,我就去死,你不能,這次難得聽我的。”幹天兒憤怒的說道,眼神之中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看起來十分的霸道,這或許就是幹天兒的另外一面。

“好樣的,你這個兄弟我劉笑天沒有白交,但是我告訴你,在有些事情面前,你是我笑天堂的一員,我還是老大,你們都得聽我的,不聽我的話,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劉笑天知道,那個鬼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十分的變態,但是心中絕對沒有那麼霸道,不然那麼殘忍無情的人也就不會去擋醫生了、

“哎,媽的,這誰這麼殘忍,竟然將一個人打的如此殘忍,還將全身的經脈都打斷了。”鬼王思來想去,將自己學過的醫術都在腦中過濾了一遍,但是都沒有用,還是無法醫治這個小鬼啊。

但是他鬼王是何種人也,妙手神醫,所以絕對這次不管付出如何的代價,都要將眼前這個有微弱呼吸的傢伙治好。

外面雨聲潺潺,水流聲音很大,顯得有幾分刺耳。

一夜間過去了,鬼王一下子變得頭髮都花白了,第二天走出來的時候將劉笑天這些嚇了一大跳。


看到硅烷一臉的抑鬱,並且整個頭髮都變得花白了。

嚇得劉笑天所不出話來。

“前輩?怎麼樣?我兄弟有救嗎?“劉笑天走上去問道。

”能不能救管我屁事,你們都給我滾圓一點兒,不然我現在就幹你們出去。“鬼王氣呼呼的罵道。

嚇得劉笑天,幹天兒這些連大氣都不敢出,只能靜靜的看着老頭子蹣跚的向着過道里走去,背影顯得無比的落寞。

”這老傢伙也是遇上大問題了。“無良師傅看到這種情況突然嘆息道。

”那師傅,你說,龍飛還能不能救活?“劉笑天此刻十分的擔心。

”這個我也確定不了,你那同學受傷實在是太過嚴重了,全身經脈碎裂,骨骼也都碎裂,現在根本就是一個死人,估計鬼王遇到的難題就是如何將那個傢伙經脈連接好,連鬼王這種天下一等一的變態醫生都醫治不好,那就後果真的很難說了。哎,你笑資不要唉聲嘆氣的了,生死聽天由命,你也管控不了啊,別自己折磨自己。”。無良師傅罵道。

“是,師傅。“劉笑天言不由衷的點點頭,等待着這個老頭子的救治。

老頭子有經過一天,翻閱了大量的古書籍,但是都沒有找到怎麼醫治斷裂經脈的書籍。

”哎,想我鬼王縱橫天下一聲,真是浪得虛名啊。“鬼王眼神空洞,直直的盯着外面漆黑的夜空,思緒陷入了自己的師傅。

”孩子,你靈性特別的好,我希望你以後能夠做一名好醫生,醫生不僅要醫治病人的病情,更重要的是要醫治病人的心”,切記,切記,師傅死的早,將所有的醫術典籍都交給了鬼王,但是最後一本書卻是沒有交給鬼王,鬼王的師傅臨走的時候一再叮囑鬼王,不要隨便翻看這本書,不然你會走貨入魔的。

“孩子,你記住,除非你有一天遇上了特別大的問題,就可以將這本書從地底裏面挖出來,但是找到了你要尋找的問題之後,就將這本書放回遠地方,不然你會受到詛咒的,這本書曾經被人下過詛咒,所以即使我學壞了這本書上的所有東西,但是我卻是不能夠長命百歲。”師傅的告誡此刻在鬼王的耳中迴盪。


“看來,是該看那本書的時候了。”鬼王不拉蹣跚,好像一生從未有過此刻的沉重,第一次遇上了平生以來無法解決的問題,真是一種天大的麻煩。

“噗通……”用鏟子將上面的書籍全部弄掉,然後取出來一個陳舊的小木匣子,鬼王打開裏面的書籍,然後開始翻閱起來,剛好第一頁就看到了怎麼醫治經脈碎裂的問題。

看着這本陳舊的書本。

鬼王真想在好好翻看一下,但是思來想去,最終還是算了,因爲自己的師傅曾經不知道多少次的告誡過他,千萬不能將此書作爲自己的書籍來閱讀,因爲這本書收到過詛咒。

這時候劉笑天這些也正好趕到了這裏。

“你們怎麼找到這裏的。”鬼王上氣不接下氣的問道,心中特別的生氣,這本書是一本祕密。

“我們擔心你就找到了這裏,前輩,我已經想好了,生死各安天命,你盡力了就好了,”劉笑天突然安慰這位神醫道。

神醫眸子裏閃爍着簡直不可置信的神色,要是一般的人,自己治不好病人的話,估計自己的這裏都被人家毀了,但是眼前這個小子卻是如此的懂得道理的一個傢伙。

“哈哈……”鬼王從未有過如此的笑道,這一刻,是高興的笑,加上這幾天的滄桑。

世界上好人終究是有的,鬼王想到自己這麼多年來,醫治了那麼多年的病人,但是有些病人的親人卻是那麼的暴躁不安。這不,過兩天,又有一批敵人也找上自己的門來。

”啊,這本書上有詛咒。“猥瑣大學生突然說道。

”什麼,你怎麼看到的?“劉笑天表示十分的好奇。

”那詛咒是我們家鄉的,我當然能夠看得出來,中了這種詛咒,一個人會很快死去。“猥瑣大學生淡淡的說道。

”猥瑣男,看來你還是懂得很多。“劉笑天輕聲罵道,這個傢伙,怎麼啥都懂一點而,當然牀上的那些怪花樣,以及怪姿勢,這猥瑣拿貌似十分的熟悉。


”哎,沒有辦法,上大學的時候只學到了這些東西,倒是真正的課程忘記的一乾二淨。“猥瑣大學生倒是也很誠實。

”你可以像這個老變態說明一下,說你可以出去這本書上面的詛咒。“猥瑣大學生吩咐道。

”可是這本書看起來十分的貴重,人家會答應嗎?“劉笑天懷疑到。

”你試試吧?天下的事情都是由不確定變爲確定的,你不試試怎麼就知道自己不行了?“猥瑣大學生罵道。

”好吧。“劉笑天回答道。

”前輩,你這本書上面受了詛咒,我能不能幫你揭開他。“劉笑天突然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怎麼知道這本書受了詛咒。”鬼王聽到劉笑天的話語之後,滿臉的驚異不定。

“實不相瞞前輩,我曾經因爲偶然的機會閱讀過詛咒這方面的東西,所以懂得一些。”劉笑天稀裏糊塗的回答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是誰派來的,你來搶奪這本書?”鬼王突然聲色俱厲的罵了起來。

“前輩別生氣,你先聽我說,這本書是受了死亡詛咒,一個人只要碰了這本書,就可以很快的死去,到那時候想挽救就已經完了,我說的是真話,說實話,我是來爲我的兄弟治病的,我對前輩的東西任何一點兒興趣也沒有。”劉笑天真誠的回答道。

“那你能夠去掉這上面的詛咒嗎?”鬼王驚異不定的盯着面前這個小子,心中拿捏不定。

”前輩,我試試看,你放心,我絕對是好意,因爲你要醫治我的兄弟,所以我就幫幫你。“

”可我還是不放心,你就不要誤以爲我會感激你的,相反,我會恨你。“鬼王到底是個不通人情的傢伙。

“好吧,我知道了。來,我爲你去掉詛咒吧?”劉笑天真誠的說道。

“你……”

“不相信就算了,我也是好心,既然前輩這麼不相信,那我也就先告辭休息去了,我希望前輩能夠治好我的兄弟就好,到時候你讓我們做什麼,我們一定好辦的。”

“嗯,很好,到時候你就翻頁的時候多看兩眼裏面的典籍,這絕對是一本千年難遇的好書。”猥瑣大學生輕輕提醒道。

“你真有把握批出詛咒。”

“真有,這本書中的詛咒就是我們地球上人類的,所以我從上面的符號就可以看出來。”猥瑣大學生說道。

“好。”劉笑天點點頭。

最後在鬼王懷疑的手中接過這本書籍,劉笑天坐在地上,聽着猥瑣大學生所說的口訣,然後一道道光芒向着書籍而去

果然,光芒一映照上去,書籍立刻就翻閱起來,只是這時候鬼王看不到而已。

“妮瑪,這真是一本好書啊,啊,這裏有爲龍飛治病的方子。”

“給我低調一點兒,不然你會被鬼王發現的。”


“嗯好。” 大橋上也有不少行人走過,一個個都步履匆匆,罕見像兩人這麼悠閑的。

安度因抬起頭看去,上空沒有日月高懸,只有過濾霧海的光幕灑下的淡淡陽光,柔和而平靜,一艘艘飛舟停靠在半空中,在橋上投射下斑斑駁駁的影子,老人忍不住愜意地眯著眼。

「小威廉,你知道嗎?一千多年前,我還在上學的時候,從書上第一次知道了霧海的存在。」

安度因閉上眼,思緒彷彿回到了早年,塵封的記憶翻滾開,激蕩心靈,語氣也帶著一絲顫抖,

「那是一位名噪一時的繪畫大家的代表作——《通往霧海的葬禮》。」

「哦,我知道那幅畫。」威廉點頭道,「描繪的是大陸最後的航海家——安達盧克的葬禮,他的屍體被放到一艘破舊的飛舟里,順著浪潮,如流星般消失在所有人眼中,畫面上把那輝煌落幕的壯烈描繪得淋漓盡致。」

「安達盧克是我從小到大的偶像,他是文森特大陸最後一位航海家,自他以後,這個職業的傳承就斷掉了。」

安度因柔聲道,「你小時候流行什麼我不清楚,但我小時候,魔晶影視,小說,話本里都是航海的傳奇故事,和我一輩的很多人,從小到大都想像安達盧克一樣,成為一個楊帆霧海的偉大航海家。」

「不過,文森特大陸周圍所有的浮島資源都被開採一空,航海家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連高等學校都把這專業給取消了。」

「既然如此,您是怎麼兼職航海家的?」威廉略帶好奇地問了句。

「雖然沒有踏入『航海家』的職業之路,但我一直沒有放棄對航海學的研究,甚至在幾年前,以一篇《論軌道速度慣性和能量衰減的統合關係》獲得了專家證書。」安度因的語氣雖然平淡,但威廉還是聽出了難以掩飾的自豪。

的確,在沒有任何實際操作的情況下,只依靠前人留下的資料取得專家學位,其難度完全不下於一個從沒摸過計算機的人,靠書本上的理論知識來研究,最終獲得了圖靈獎(地球計算機領域的最高獎項)。

安度因這老頭絕對是天縱之才,只可惜,生長發展得土壤太差,再好的種子也長不出參天大樹來。

威廉心中暗暗想著,忍不住嘆了口氣,就聽安度因繼續回憶道,「那天中午,我在陽台上讀書曬太陽,僕人告訴我,有一個很俊美的少年來拜訪。反正閑著也沒事,我也就同意接見了。」

「他見面第一句話就把我嚇住了。」安度因的聲音越發沉靜,視線模糊間,他好像回到了自己那樸素而寬敞的別墅,自己衰老枯敗的軀體陷在沙發上,仰起頭,就看到一個宛如天人降世,渾身散發微光,容顏完美得不似凡塵的少年緩緩走來,一見面就開口,發出宛如珠玉滾動的鏗鏘聲音

『安度因先生,你的夢想還在嗎?』

老者只覺胸口猛地一顫,這一句短短的話像鎚子一樣砸了過來,直擊心靈最深的柔軟部位:「它會和我一起到墳墓里去。」

「然而,我能給你一個夢想成真的機會。

但你的餘生,恐怕要在霧海的漫漫探險中度過了。」

……

「小威廉,你還年輕不知道,當生命即將凋零,只剩下短短几年的時候,你的心靈會特別澄澈而通透,回想起自己一生,總有些事情留下遺憾,想要去彌補,卻已經力有不逮。」安度因的聲音十分輕,像是一片隨時會飄走的羽毛,嚇得威廉的動作越發輕柔,時刻小心,生怕老者一口氣沒起來就過去了。

「安心,那小子給了我一瓶名叫『玄龜之血』的藥劑,名字雖然奇怪,但效果出奇得好,估摸著還能活個幾十年。」老者慈善地笑了笑。

就在威廉推著安度因,緬懷舊日時光的時候,他們已經走過了大橋,來到安東尼卡的城門前。

這浮標點的城牆十分矮小,幾乎縱身一躍就能跳過去,是古樸而方正的城磚,上面有不少斑駁的痕迹,甚至有顏色各異的塗鴉,還沒有護衛守門,對像是山城,宛如兩座底部相抵的金字塔的安東尼卡而言,這樣的城牆,裝飾意義遠遠大於防禦。

城門前有不少人來來往往,抬頭看去,立體交通十分發達,飛翔著造型各異的車輛,這些是特殊製造的助力車輛,在固定的光芒軌道上航行,如纜車般在斜上方移動,速度極快,同時有交通中樞機構調配,不怕相撞。

而同時,兩人就看到每隔不遠處的地面旁,都有往地下走的通道,安東尼卡的地下部分和地表是一般大小,但和燈火通明的繁華地表不同,地下部分則更多是工廠和農莊,供給這城市的日常開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