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的,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來擔保,我爺爺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呵呵,希望如此吧,希望你不要失望,要不然的話,我的人頭可能就不在自己的身上了。」

「放心吧,沒有人會稀罕你的人頭的。」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這個凝雁白了秦銘一眼就走了出去,秦銘心中想到:「呵呵,這個小丫頭註定是要失望了,他們要是不對我下手的話,也會把我給軟禁起來,想啊,我能夠治療五毒掌,就能夠治療別的傷病,可以說是一個移動的藥箱,那個勢力不想得到我呢,可能現在的五毒門也在計劃,現在我面對的是兩個結果,一個就是治好了這個人的病,被他們滅口,一個就是治好了這個人的病之後,被他們軟禁起來。」

第二天秦銘又開始給這個老者治療了,現在秦銘有了這個老者的配合進展的更加的快了,沒有多長時間,這個老者的病情就已經控制住了,當然了這個老者也恢復了說話,上來就誇秦銘年輕有為了,什麼的,反正是什麼好聽就說什麼。秦銘聽得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當然了這個老者話中之中還透著一股想讓秦銘留下來的意思,秦銘當然也知道這個老者打得是什麼主意,秦銘就是當做沒有聽見,裝作自己聽不出來,應付著這個老者,但是事情總有結束的時候,經過了秦銘這麼多天地治療,這個老者已經是康復了,秦銘看到老者康復了,就打算向他們這些人此行。

「唉,小兄弟你走這麼早幹什麼,我們還沒有好好地聊一聊呢,怎麼能走的這麼早呢?」那個老者說道,秦銘從凝雁的口中得知了她的這個爺爺姓冷。

「冷老爺子,我在這裡耽誤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家裡還有許多事情需要我去處理,實在是不能夠在留在這裡了,再說了你老人家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我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處了。所以我還是走吧。」秦銘說了一聲,心中說道:「這個老狐狸,真是有些不要臉,,他多大年紀了,竟然還喊我做小兄弟,想占我的便宜呀。」

「外面的事情多,我們崑崙宗的事情也是不少,更何況,我還想把我的孫女凝雁許配給你,怎麼能這麼快就走了呢?怎麼說也要辦完喜事再走吧。」冷老爺子說了一聲,為了自己的身份地位,竟然連自己的孫女都捨得扔出去。

「呵呵,謝謝老爺子的美意了,大小姐貌美如花,小子我只是一個小郎中,根本就配不上大小姐,再說了,就算是您老同意了,大小姐也是不會統同意的。」

「雁兒,你的意見呢?」這個冷老爺子向著凝雁問了一聲。

強勢婚愛:豪門老公輕點寵 我沒有什麼意見,一切全憑爺爺做主。」凝雁說了一聲,早在他們來的時候就已經說話了,這個冷老爺子當然也想過要殺了秦銘,但是這個秦銘又是一個人才,這個冷老爺子也不想讓他死在自己的手中,最好的辦法就是拉攏住秦銘,不讓他去別的地方。而結親又是最好的辦法,雖然這樣子做的話,會毀了自己孫女一生的幸福,但是為了得到秦銘這個人才他也顧不了這個多了。


「額。凝雁小姐,你嫁給我你會幸福嗎?再說了我們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就算是成親的話也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秦銘說了一聲,心中說道:「我現在連你穿女裝的樣子都不知道,怎麼知道你漂不漂亮,再說了這種婚姻我根本就不喜歡,兩個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的人睡在一起那算是什麼,要是讓我選的話,就算是明說自己想要留下你的話,也絕對不會拿自己孫女的幸福開玩笑。」

「哎,只要你答應就行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先把親結了再說以後的事情。」冷老爺子說道,心中說道:「要是放這個秦銘回去的話,五毒門一定會去找他的,就算是他們不殺了秦銘,也會儘力的拉攏他,天下可能也就只有他能夠解得了五毒掌了,這可是我們的一張保命符,就是是以後被五毒門的人擊傷了,也不用怕了。」冷老爺中的那一掌五毒掌,乃是五毒門內門門主打的,二十年前萬劍門偷襲了五毒門,雖說是殺了五毒門不少人,但是自己的損失也是不小,當年他們兩大門主對決的時候,冷老爺子震傷了五毒門門主的內臟,但是自己也中了那個人的五毒掌,這麼一晃都已經二十年過去了,當年在中掌的時候這個冷老爺子就憑著自己深厚的功力把毒性硬壓了下去,一遍壓制著毒性,一遍找各地的大夫來給自己療傷,但是沒有都是很失望,已經二十年了自己的功力已經不多了,壓制不住毒性了,昏迷了過去,這個一昏就是好幾年呀,現在看到秦銘竟然能夠治療五毒掌的毒氣,當下心中就起了拉攏秦銘的意思,要是把秦銘拉攏到手的話,那麼以後就算是中了五毒掌也不用怕了,至於自己的孫女嘛,早晚是要嫁人的,嫁誰不是嫁,這樣做的話還會給自己的這個組織帶來巨大的好處,冷老爺子怎麼會放棄呢。

」對不起,這件事情我不能夠答應你,再說了我家裡已經有了很多女人了,更何況我對凝雁小姐根本就沒有什麼興趣。」秦銘說一聲。心中說道:「就算是要找女人的話,也會找一個互相喜歡的,這個樣雖然過足了眼癮,但是根本就沒有什麼感覺。要是守著這麼一個人過一輩子的話,那還不如打一架來的痛快一些呢。」

「什麼?你竟然已經結婚了,而且還不是一個人?」凝雁有些吃驚的說道。

「對呀,我現在家裡有幾個,算了,我自己數一數吧。」秦銘說了一句,「一共是七個,你要是不怕再多一個人的話,那你就來吧,八個人倒是也不難對付。呵呵。」秦銘笑了一聲說道。

「你真的已經有了七個妻子了嗎?」凝雁問道。

「這個還能有假了,不相信的話,我有時間的話把她們領來給你們看一看你們就知道我有沒有在說謊話了。」秦銘笑著說了一聲。這當然實在說笑了,他現在可是一個妻子都沒有啊,只不過有幾個關係比較曖昧的,比如說落月萼,姬黔樺,周雲嫣,楊雪凝。

「小子,我不管你有多少妻子,我就是告訴你,你今天還就必須要跟凝雁成親,至於那些女人嘛,這個就由我來處理,你就不要管了,在這裡乖乖的給我做孫女婿吧,呵呵。」那個冷老爺子說道。

「呵呵,怎麼,難道你們還打算對她們動手,算了吧,說一句實話你們不是她們的對手,看在我給你治了這麼長時間,我可以告訴你,要是對付她們的話,你們會死的很慘。」秦銘說的也是對的,就是楊雪凝一個人他們這些人都應付不了。

「呵呵,小子你別嚇唬我了,就算是你們秦家和白家也不是我的對手,更別說是那幾個女人了。」冷老爺子笑著說道,說的也對,在他的眼中根本就看不上這些所謂的五大世家,他看上眼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的大冤家,五毒門,這個大陸上也就只有這個勢力能夠跟自己抗衡,也只有這個勢力能夠入自己的法眼。

「我是不是嚇唬你,你是一下子就會知道了,到時候可別說我沒有事先告訴你。」秦銘笑了一聲說道,心中說道:「就憑你們這些人就能夠對付得了楊雪凝么,她的身後可是有著強大的獸族啊。」

「老夫我就是要試一試,看看她們能夠拿我怎麼樣。」冷老爺子哼了一聲說道。

「帶下去,今天晚上就完婚。」冷老爺子說了一聲。秦銘聽到這個老頭子的話楞了一下,秦銘動了兩下根本就掙脫不開,再說了現在這個老頭在這裡就算是秦銘睜開了之後,那還是跑不了的。因為秦銘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心中說道:「這個時候還不行,等到過一會兒,我在想辦法逃出去。」

就在秦銘心中這麼想的時候,就聽見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誰敢動手!」秦銘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口中大喊了一聲:「雪凝,救命呀,要是你再晚來一步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呀。」

眾人就聽見門口一聲巨響,還沒有他們這些人反應過來,就看見一個身著水藍色衣服,一頭金黃色長發的少女到了大廳之中,這個冷老爺子可是十分的震驚,從門口到廳堂的距離可是不下於五里地呢,瞬間就能夠到達,「這個少女的實力真是不可小覷。」冷老爺子心中說道。

「你是什麼人?」冷老爺子問了一聲,要是旁人的話,這個姓冷的老爺子恐怕早就已經開打了,關鍵是他看到了這個女子的實力,就算是他的話,也是沒有什麼能力能夠做到的。

楊雪凝看了這個姓冷的老頭一眼,嘴上沒有說什麼話,而是把目光轉向了那一邊的秦銘,看到秦銘被他們架著,楊雪凝的秀眉微微一皺,口中冷哼了一聲,架著秦銘的那兩個人就已經被楊雪凝發出的氣勢打的後退了幾步,口中都吐出了一口血,臉色蒼白,顯然是受到了重創。

「小子,你又開始拈花惹草了。」

「冤枉啊,雪凝,你應該都看見了吧,我也是身不由己呀,他們根本就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就打算逼婚,要不是你來的話,恐怕我的清白之身就要被他們這些人給毀了。」秦銘有些委屈的說了一聲。

聽到秦銘的話后,這個楊雪凝先是白了秦銘一眼,心中說道:「還什麼清白之身,你要是清白的話,大陸上就不會有色狼了。」心中雖然這麼想到但是在公共場合楊雪凝還是知道該怎麼說的。

「你是什麼人,沒有看到我們家現在正在辦喜事嗎,不管你是什麼人請你先出去,有什麼事情的話,等他們拜完堂之後再說。」冷老爺子說道。

「你是不是沒有聽清楚呀,我剛才不是說了么,我有好幾個妻子的,這個就是其中的一個。」楊雪凝來了之後秦銘就顯得硬起多了,畢竟憑著楊雪凝的實力是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自己的安全的。

楊雪凝聽到秦銘這個小子竟然敢說自己是自己妻子,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冷哼了一聲,但是她並沒有當場戳穿秦銘的謊言,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秦銘耍的把戲。

「你這個小子,還真是有老婆了,好,今天說什麼也要把這個堂給拜了。」冷老爺子說道,心中說道:「這個秦銘的一個老婆的實力都這麼強,要是能夠跟他結成親家的話,那什麼五毒門還算是什麼東西,稱霸大陸還不是指日可待,呵呵。」

「老頭子,你的心思我還能不明白嗎,你其實根本就沒有在乎過你孫女的感受,也沒有問過她喜不喜歡,這個完婚是男女雙方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之後才會選擇的,我跟凝雁小姐也就是見過幾面,就算是一見鍾情的話,那也有些太快了點吧。」秦銘無奈地說道,「老爺子,你活了這麼大的歲數了,難道還不知道嗎?說句不好聽的話吧,老爺子,你活了這個大的年紀;了,還有幾天的活頭,不說在家裡享享清福,還在乎什麼大陸爭霸,稱霸大陸是一時就能夠做成的嗎,不說別的,就說是五毒門吧,你們這兩個勢力鬥了這麼多年了,還是沒有能夠打倒對方,我可以告訴你們,隱藏的勢力不僅是你們兩家,要是你們真的是做出了他們不能夠容忍的事情來的話,恐怕那個時候,你們崑崙宗就會成為眾矢之的的。那個時候就算是你想跑得話,都來不及了。」

「你想要凝雁小姐跟我結婚無非就是想要拉攏我,把我跟你們拉在一起,借我的力量達到你稱霸大陸的目的,我不是不知道,今天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不會在跟你們計較,要是你們執意要來強的話,我也是不怕你們的。」

其實這個冷老爺子根本就沒有做什麼掩飾,只要不是三歲的小孩,任何人都會知道他的目的,先前冷老爺子對著凝雁說的是為了自己這些人的以後的安全,所以才會用她把秦銘給留住了,凝雁雖然對這個秦銘沒有什麼好感,但是自己的爺爺已經開口了,為了自己崑崙宗這幾百個人以後的安全,她決定嫁給秦銘,但是要讓她跟著別人共侍一夫的話,那她還真是有些做不到。

聽到了自己爺爺剛才的話后,凝雁就算是是再傻也會知道自己的爺爺在騙她,他不是為了這些人的安全,而是為了自己的野心,現在凝雁才算是看清楚了自己爺爺的真是面目。心中覺得十分的絕望。

「你要是想消滅五毒門的話,我們可以合作,我們可是都有共同的敵人,當然了要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話,我也會幫助你們的,但是我要是有事情的話,你們也要幫我。」秦銘說道。

「幫助你們你們的實力那麼弱,到時候還不是我們吃虧。」

「好吧,為了表示誠意,我可以給你們一部功法,這部功法對那個五毒掌可是有克制,作用的,不知道你們感不感興趣。」秦銘說了一聲。

聽到秦銘的話,這個冷老爺子愣了一下,心中說道:「要是真有這種功法的話,那對我們可以說是如虎添翼了。但是這個小子詭計多端,不會是在耍什麼手段吧?」

「好,只要你能夠拿得出功法來,我就答應跟你們合作,要是你們拿不出來的話,那就對不起了。」

「呵呵,老爺子你可真會說笑,你見過有人會把絕世功法帶在身上的嗎,當然是在別的地方了。」

「小子,你敢耍我!」

「沒有,雖然沒有帶,但是我已經背下來了,這樣吧,我對你也不是很放心,我可以給你這個功法的一部分,讓你們看看,要是你們覺得還可以的話,那就合作,要是覺得不怎麼樣,那就算了,你做你的門主,我做我的少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怎麼樣。」秦銘說了一聲。

「好。」這個冷老爺子也答應了一聲,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對於楊雪凝的身手和速度他可是十分的忌憚,要是秦銘執意要走的胡話,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留下秦銘,現在秦銘既然提出了合作,這已經很好啦,有楊雪凝這麼一個高手在這裡,那個什麼五毒門的高手還不是任意宰殺嗎。

秦銘點了點頭寫了一部分雷神功,這不過是雷神功的入門心法,不過就算是他們得到了雷神功的入門心法也是沒有什麼作用的,他們並沒有雷神血脈,這個神級功法看上去也不過就是比天級功法強上一點罷了。當然了秦銘就寫了一部分,雖然秦銘巴不得他們趕緊練,但是臉上卻是沒有表現出來,當然了秦銘並沒有吧這兩種武功寫完,就是寫了一部分,要是秦銘都寫完的話,恐怕他們就會懷疑秦銘的功法有問題了。

為了能夠制服這個崑崙宗,秦銘就只好裝的像一點了,裝作有些不想拿出來,但是又不得不拿出來的表情。至於效果嘛,看看冷老爺子臉上的表情就知道了,他看到秦銘的這個樣子,心中定了一下,心中說道:「功法是練武之人的無價之寶,要是讓人把自己的功法傳給外人的話,就算是打死他,他可能都不肯,看這個秦銘臉上的表情,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就是不知道這個功法有沒有他說的那麼神,對五毒掌有克制,作用。」 其實冷老爺子一直以來就對這個五毒門的五毒掌非常的忌諱,現在有了秦銘的這個功法,那麼以後就不用再怕他們了。

秦銘寫完了之後,上上下下看了一眼之後然後交給了冷老爺子,口中說道:「這就是那一部功法,你們可以找一個人來練一下,要是有問題的話,隨時來找我。」秦銘說完了之後,就跟著楊雪凝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了。

冷老爺子看了一下這個功法,「看著倒是沒有什麼問題,至於練會不會有什麼事情,那就不知道了。」他環顧了一下四周覺得沒有什麼人能夠當得如此大任,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還好一些,要是有什麼事情,他們很可能就會死的,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自己練習,要是自己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也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的,憑他多年的經驗功法有沒有什麼問題,他練一下差不多就會知道的,得到了秦銘的功法之後,他就急急忙忙的去練了,沒有注意自己孫女看向自己的目光,這個時候凝雁已經是對自己的爺爺很失望了,沒有想到事後他連解釋一下都不解釋。帶著這種心情她慢慢的走了出去。

現在的秦銘呢,當然是在享受楊雪凝的捶打了,這個混小子剛才竟然說自己是他的妻子,這件事情讓楊雪凝十分的氣憤,自然是要好好的招待秦銘一下了。楊雪凝是不放心秦銘獨自在南雲城所以跟過來看看的,還真是沒有想到一進來就發生這種事情,讓楊雪凝十分的驚訝。

一邊的葉府,現在也有一些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思,氣氛十分的緊張,好像戰事就要一觸即發了。

在秦銘跟這個萬劍門結盟的時候,不知道那個五毒門的門主是怎麼想的,竟然想到了跟一些小的勢力結盟,憑著五毒門的手段沒有費多少力氣就找到了不少小宗門和土匪,門主親自前去和他們商量了一個晚上,雖然那些人也有些不太願意跟五毒門合作,但是畢竟自己的實力不如他們,也就勉強答應了他們的條件,其實他們心中想的是:「等到你們跟這個崑崙宗拼一個你死我活之後,我就等著坐收漁翁之利了,呵呵。」其實萬毒門的門主之所以會選擇跟著這些小勢力結盟,就是想報二十年前的那場大仇,至於那些人的心思嘛,這個五毒門的人還真是沒有在意什麼,原因就是他們根本就不用怕他們,雖說他們的人有許多,但是卻沒有能夠擋得住他們的,他們還用得著擔心什麼,用他們的話,那就是:「閉上眼睛,你們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現在的局勢已經是很清楚了,秦銘聯合了崑崙宗而五毒門呢,則是聯合了一些別的勢力,雙方的實力都差不了多少,看來大戰是一觸即發了。

秦銘和楊雪凝在呆了三天,在這三天的時間裡,冷老爺子練習了秦銘給的雷神功,並且已經突破到了第九層,這也是他功力深厚的原因,當然了現在對秦銘話,這個老人是已經言聽計從了,要是這麼說的話,秦銘比這個五毒門有優勢,畢竟那些小勢力不會聽從秦銘的,這樣的話,就失去了主動性。

至於凝雁嗎,在那天走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當然了楊雪凝是能夠知道了,但是秦銘說了一聲:「讓她出去走走也好,等到她想明白的時候就會回來了。」秦銘也知道打擊對於她來說是有些大了,但是還是要去面對的,要是凝雁能夠在這種打擊中緩過來的話,對於她以後的成長是很有幫助的。

這天秦銘就跟著冷老爺子告別了,畢竟林家和白家還有許多事情需要秦銘的處理,在走之前秦銘特地去了一趟葉府,打算看看葉府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秦銘離開了這麼多天,有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有楊雪凝在身邊就是方便,瞬間就到了葉府,但是眼前的景象倒是把秦銘嚇了一跳,因為秦銘看到現在的葉府,滿院都是屍體,並且血還沒有凝固,看來是死的時間不是很長。

秦銘看到這中情況,首先想到的就是看看有沒有什麼活口,自己好從他的嘴中知道是怎麼回事。秦銘在院里找了好幾遍,發現了史風和齊掌柜的屍體,他們都是被五毒掌震碎心脈死的,再就是看到了那天的那個老者,有個徒弟叫什麼赤焰的那個人,那個人的屍體也在這裡,但是秦銘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對,看他的眼神,好像有些不敢相信的意思,再就是有一點悔恨。

「他不相信什麼?又悔恨什麼呢?真是奇怪。」秦銘心中說了一聲,楊雪凝看著秦銘這個小子在屍體上翻來覆去的找著什麼東西,心中說了一句:「現在的人都已經死了,難道他們還能夠開口說話嗎,除非把那個人的靈魂從地府再給勾回來。」

秦銘檢查了一些屍體,心中越來越悲憤,並且眉頭也是越皺越深。

「怎麼樣了?秦銘,有什麼發現嗎?」楊雪凝問了秦銘一聲。

「大發現,剛才我在檢查屍體的時候發現這些人有許多都有中毒的跡象,我想應該是被人下毒然後才被人給殺了的。」

「我想這裡面一定有內奸,不然的話,這些人也不會毫無防備的,就是不知道是誰,唉,可惜的是這裡也沒有什麼活口,要不然的話也能夠從他的口中知道一些事情。」秦銘說了一聲,心中雖然知道這件事情是五毒門的人乾的,但是沒有他們的蹤跡,更重要的是,不知道這個內奸是誰要是他再出來的話秦銘也是認不出他來。

這個時候秦銘突然想到了:「這裡面的人中好像沒有葉退思和葉雙華,難道是他們逃跑了嗎?不會的,他們要是逃跑的話, 我的惡魔遊戲 ,為了引我出來,不是,我跟他們的關係根本就不是很好,我是絕對不會因為他們犯險的,難道他們還有什麼別的用處?嘶,到底是什麼呢?真是奇怪。」


「對了,雪凝,你看看這裡還有沒有活著的人呢?」秦銘對著楊雪凝說了一聲,雖然秦銘已經檢查了一下,但是也不排除還有人活著的可能,要是有人假死的話,秦銘可能也看不出來。而楊雪凝的感知根本就比人類要好一點。

楊雪凝聽到了秦銘的話后,點了一點頭,向著四周掃了一下,微微的皺了一下頭,接著口中驚喜的說了一聲,「秦銘,那個地方還有微弱的心跳聲。」楊雪凝向著東面指了一下,秦銘看了之後,發現是剛才發現那個老者的地方。就急忙向著那邊走去。

再搬開了屍體之後,秦銘看到了一個自己認識的少年,秦銘記得好像是叫什麼赤墨,秦銘把手搭到了他的手腕上,過了一會兒,秦銘搖了搖頭,說了一聲:「根本就沒有什麼脈搏嘛。」

「呵呵,小子憑你現在的實力是探查不到,聽不到這麼小的聲響的。」楊雪凝笑了一下,沖著那個叫赤墨的少年運了一下元氣,秦銘就看到這個人的臉色變得好看了許多。 「雪凝,你還會治病?」秦銘驚奇了一下,他根本就沒有見過楊雪凝救過人,心中感到十分的新奇。

「小子這不叫治病,我不過是把我的元氣送到了他的身體里,替他續命罷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楊雪凝不以為然的說了一聲。

聽了楊雪凝的話后,心中對於元氣的認知又深了一層。

看著這個赤墨的臉色好了許多,秦銘知道這個人快要醒了,臉上十分的興奮,要是赤墨醒了之後就能夠告訴自己發生什麼事情了,就算是他不知道姦細是誰,但是也會對秦銘有所幫助的。

這個時候那個赤墨臉色已經紅潤了許多了。 希望咖啡屋

看著這個樣子秦銘,慢慢的向赤墨的身體中輸送內力,好讓他快點醒來,皇天不負有心人,沒有過多久這個赤墨的手指動了動,眼睛也是慢慢的睜開了。

看到了自己眼前的秦銘,神情激動的抓住了秦銘的胳膊急切的說道:「快,快去救雙華,還有葉伯伯。」

「怎麼回事,人我會去救的,現在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這裡怎麼會這樣。」秦銘問了一聲,前幾天還是活蹦亂跳的人現在都變成了死屍,秦銘的心裡也是十分的疑惑。

「誰是姦細?」秦銘又問了一聲。

赤墨有些疑惑的問了秦銘一聲,「你怎麼知道有姦細呢?」

「陌生人是不可能接觸到飲食的,一定是一個你們都熟悉的人給你們下了毒,所以這些人才會毫無防備的就中毒了,被人家不費吹灰之力就給消滅了。」秦銘說了一聲。「現在這裡就只有一個人活著了,你告訴我誰是姦細?」

「赤焰,是赤焰,他這個禽獸,欺師滅祖。」赤墨在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的,好像要是這個赤焰在自己面前的話,恐怕他就會把他給生吞活剝了。

秦銘其實不知道,赤焰的師父就是赤墨的父親,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赤焰?」秦銘疑惑的說了一聲。「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為了什麼,呵呵,還不是為了雙華,為了女人連自己的師父都可以算計,真是禽獸不如,妄我父親把他當做親生兒子來看待。」赤墨說道。

「葉雙華,也對,那天我看到你們兩個人都曾經為了她打算跟我決鬥,好了先不說了,先把人救回來再說吧。」秦銘說了一聲,「他們向什麼地方去了?」

「我不知道,在開始的時候赤焰就對著我跟父親出手了,因為父親沒有什麼防備所以當場就被他給殺害了,而我呢,在我震驚的時候,他就向著我捅出了一刀,當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你,所以事情的經過我並不知道。」

「哦,這個樣子,好了,你先休息吧。」秦銘說了一聲,就向著外面走去。這個時候赤墨在後面喊道:「找到了赤焰請你不要殺他。」

「怎麼,難道他不該殺嗎?」秦銘問了一聲,心中說道:「我最恨的人就是叛徒了,要是要我抓到他的話,我就把它凌遲碎剮了。還放了他,下輩子吧。」

「不是,我想親手殺了他以報殺父大仇。」

「好,等我找到了人之後,就把他帶來給你,對了,事情過去多長時間了?」


「大約就在黎明的時候。」

「哦,好,現在你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把地上的屍體掩埋一下吧,我走了。」秦銘說了一聲,就向著外面走去,有了楊雪凝的一口元氣,這個赤墨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身上的傷已經全好了,赤墨這個時候沒有驚嘆秦銘的醫術有多麼高明,而是抱起了父親的屍體,對著屍體發了一個毒誓:「總有一天,我要手刃赤焰,給父親你報仇,您就安息吧。」

秦銘走出來就對著楊雪凝說了一聲:「雪凝,你看一下,看看那個赤焰他們現在到了什麼地方了?」

楊雪凝聽到秦銘的話后,問了一聲:「葉雙華,聽這個名字應該是一個女人吧?」

「嗯,不過她這個人刁蠻任性,我對這樣的女人沒有什麼意思,你放心就好了。」秦銘說了一聲。

「我又沒有說什麼,也沒有懷疑你。」楊雪凝聽到秦銘的話后,心中還是很高興的,但是嘴上還是這麼說著。

「呵呵,好了,算我多疑了好不好,現在你就看看吧。」秦銘說了一聲。

造化之境的功力很是厲害,更何況楊雪凝本身就是妖獸感知能力非比常人,意念搜索著赤焰一行人的蹤跡。憑著楊雪凝的實力很輕鬆就找到了,也沒有再對秦銘說什麼,而是抓著秦銘的胳膊,一個瞬移就到了那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