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提防風大閃了舌頭!汝何人?區區小修,安敢這般數說吾等?嗯?」

這般言說罷,便有數佛修緩緩兒上前。

」怎麼?窩裡反么?還是省些力氣與妖族斗罷!「

那大行師兄冷冷道。

眾佛子聞言才緩緩退了回去。那少石師兄幾乎氣得背過氣去!

「啊也!啊也!……這般便是人性么?」

「師弟算了吧!難道忘記了自在大士之叮囑么?」

「唉,師弟吾自是記得,否則師弟此時早衝出去與那妖族拚命呢!」

「罷了!罷了!等待佛祖菩薩來歸吧!」

「是!」

那四修盡數頹然落座,不復再語。

「我說諸位,該是合計一下之時候也。難道就這般靜等菩薩迎了妖族來圍獵吾等么?」

於是那內中數位大修相互聯絡,匯聚密謀。

且說那菩薩夜來悄然行出。往行兩個月許才堪堪近乎妖族大軍之星辰。只是不敢大搖大擺直入。卻然悄然施了法訣,隱去身子潛伏至那大星上。觀得不足收了炮烙之毒刑,日日哀嚎不絕,那大士幾乎忍不得欲出手。然想一想那五百僧侶之性命。便復嘆息不語。只是靜靜兒陪了垂淚。

妖族大星上日里有修外出。大約是三月許,一日,忽然便有數萬妖族大能組隊浩浩蕩蕩飛出此星宇而去。那菩薩觀視得清晰。知道其乃是**自家隱秘地域而去,便急急饒了路往自家一眾佛僧隱藏處疾行。觀夫那妖族大能亦是疾行!那大士焦急自語道:

「此乃是拼比何家先到是地也!」

遂運使不足教授其之蟻穴轉移大陣之法門,飛馳而去。尚未到其地,卻然見那五百僧分做了兩隊相持!那菩薩幾乎氣得背過氣去。

「怎生這般模樣?難道是彼等不願相隨么?」

「菩薩,汝獨獨為區區一介小修,罔顧吾等五百修之性命,此因小失大也,乃不智之舉也。故貧僧等商議欲獨自逃生而去,不願再追隨與你!」

「那邊妖族已然來也,汝等既然……」

「果然,吾等便知曉菩薩必會不慎遭了妖族尾隨呢,果然!」

那一邊一修忽然開言道。

「此非是吾引來者也!乃是此地有**能之波動,而驚擾了彼等大能之故也!」

「哼!」

「唉,人各有志,諸位請吧!」

那菩薩嘆息道。那等近乎三百之眾紛紛駕了雲頭疾馳而去。

「大菩薩,怎得放了彼等取也?」

「難道要強留下么?」

那菩薩言罷將二百僧修之一隊佛子帶了急急馳走。

不過數日後,此地數萬妖族降臨,仔細查視一番罷,兵分兩路,分道追擊。


一路追擊得數日忽然便失去了那一眾蹤跡,而另一路卻然緊緊兒尾隨疾馳追擊。

「報,大營星之一路失去了其目標之蹤跡,請求返回!」

「不準,令其饒了路途,坐了蟻穴轉移大陣往前邊去堵截此一路僧修佛眾。」

「是!」

那傳令官飛馳而去,發了妖族之符籙傳訊。

且說那擺脫了追擊之自在菩薩逃了一座水星上,覓得一處島嶼暫居,而其心情卻是糟的不能再糟也。

「菩薩,何必為叛修空自耗神!此時當思量如何搭救得三味師弟出來才是正理。」

那大行等行過來道。

「唉,爾等哪裡知悉,汝家三味師弟所受酷刑,當真乃是痛不欲生也!然其託付了貧僧挽救得一眾卻然不聽吾家規勸,獨自行出去。此時怕是彼等已然遭了妖族之算計!然吾卻明明無有何計策救援!此吾何以交待也。」

「然菩薩,彼等那時之模樣乃是欲與吾等對決,不由人不答應也。」

「是!然吾亦是無有再勸解不是!」

便是此地一眾議論間,那三百佛修僧侶亦是遭了妖族圍堵,不得脫身也。

「啊也,當是不隨了彼等來此,或者便有逃生之機緣也。此時該當如何也?」


那一眾佛家抱怨後悔不已!然你此時亦是遲也。

「諸位,悔不該這般模樣也!」


「啊也,此時不要說那些無用者,該是議一議如何對敵之時候也!」

「對!吾等便各自為戰,能逃出去一個算一個!」

「不妥,各自為戰無疑自殺!此時應該是同仇敵愾之時候,當何意結了戰陣對敵,不要有何逃生之幻想,只是多拼一個算一個吧!」

「或者真是此言也。」

「嗚嗚,大果位不得,卻然丟卻自家性命也。」

有修哭泣道。

「住口!此時吚吚嗚嗚,不怕妖族嘲笑么?」

「殺!」

一佛修大喝一聲道。

於是眾佛家子弟吆喝了衝擊而上,於那萬餘妖修拚命。

慘烈!、沒那三百佛修首次衝擊便是近百大能死亡,余者傷勢不一,然卻然無有一修完好也。

「殺!」

那佛修中一大能大喝一聲。剩餘近乎二百修不到之佛家子弟,嗷嗷叫了再度衝上。那妖族中萬千兵刃如雨飛擊而來,那當發現佛子大喝一聲道:

「拼了!殺呀!」

然一天劍雨罷,那修造分屍,其體碎若肉醬一般,鮮紅飄散了在霧中。然妖族之修眾其兵刃復如雨飄臨!

「拼了!殺呀!」

有佛修大喝道。

便在此時,一形體傷創處處,肌膚遭了炮烙之修大喝一聲道:

「爾等快些隨了某家走!」

眾瞧視得其足下一座巨大之蟻穴轉移大陣,紛紛逃向此地,那妖族觀之,大駭,其一修首領吧人物大吼道:

「快快快!衝上去,毀了斯陣!毀了……」

數千道驚雷狂暴下擊,欲一擊毀去斯陣!

「啊也,吾等休矣!」

有修大吼閉目等死!(未完待續。。) 且說那最後不及二百之數之佛修僧侶觀視得一座蟻穴轉移大陣,已顧不得幾多危險,只是拼了命一般往那大陣衝去,大陣上立有百十佛子僧眾,然那萬千狂暴驚雷已然下擊,那不足嘆息一聲,道:

「急急如律令!著!」

轟然一聲那大陣已是消散,而其地之百十僧修佛子卻然亦是不見!

「啊也,等等我!救一救我!啊也!救命也!……」

所剩數十修無力遁逃,終是遭了刀槍劍戟之雨陣分割,化為一堆碎肉乃罷。

「可惡!傳令追殺之!」

「是!」

那萬餘妖族大修急急往四面八方紛紜而去,佔據了此地四圍諸般蟻穴轉移大陣,且漸漸四散而開,往無窮無盡之廣大地域設伏去也。

那一夥破敗體膚之修眾此時眼睜睜觀視目前之此修,眾心間似乎有了無窮之敬仰一般,崇敬且夫含有了深深之感激。此心情乃是第一次救援得了性命后再次復生一般。只是此次似乎更其真誠,更其深刻罷了。

「上修師兄,多謝救贖!否則吾等定然盡數亡歿矣!」

「只是有數十師兄弟從此陰陽相隔也。」

「唉,亦是吾等咎由自取也。」

「哦?」

「本來菩薩極力挽留,然吾等卻然隨了數修差一點與菩薩起了衝突!菩薩無奈何應允吾等自去,結果遭了大難。」


「唉。人吶,總是不知好歹也!」


那不足嘆息道,一邊整頓好了自家之衣襟,一邊高高升上天穹,四下里查視,觀夫一望無垠之萬聖妖境星空,默默然催出禁忌元力四下里擴展而去,意欲查視妖族之動向。至於其強大遠過主神、佛祖之識神卻然不敢外泄,以免引得諸天洞悉,則其境況便更其艱難也!

禁忌元力之洞察雖無有識神一般迅捷。然亦是事無巨細。盡數在胸也。那不足查視得實落,急急收回元能,嘆息道:

「諸位,四下里數十億里之方圓內。妖族大能引了其一眾強兵設伏。幾乎是所有在星際通道上之星辰盡數在其監控之下。吾等遁逃之路幾乎遭斷阻也。」

「啊也,大師,如此吾等將何往?啊也也。天也,吾就說么?此次九死一生,不料居然十死無生也!」

有佛子幾乎嗚嗚出聲嚎哭。那不足皺眉道:

「此生死之間也,諸位仔細洞悉之,或者便有機緣得償所願呢!呵呵呵!」

「大師,何所願耶?便是能得之性命便是貧僧最大心愿也!」

有佛修道。

「說的是!」

有僧修隨了言語道。

「呵呵呵,此時之危難非是如爾等之所想那般艱難也!不過是人生修行路上之羈絆、危難罷了!再者說爾等便如先時一般靜靜兒守候了自家之寺廟,那般安然,那般平常,那般毫無生氣之死水一般生活可能使得修為再上?可能勿得佛之無限妙理?佛祖之陰謀雖不知是何,然其所說機緣得獲大果位,卻是實實在在可以有的!決然無虛呢!況便是凡間之俗人,已然有既來之則安之之論也,吾等修佛者也,生死不過脫去此一具軀殼罷了,何懼?」

眾聞得斯言,盡數低眉思量,雖有大多不以為然,然內中之驚慌失措卻然少了許多。

「然則大師,吾等何以脫困耶?」

其一佛子忽然問道。眾家佛子聞得此語,盡皆抬了頭定定兒瞧視不足。那不足回頭觀視其人,不過五尺漢子,似乎農桑之輩,非是修行者之流也。

「呵呵呵,以尊駕之意,吾等當何以脫困?」

那不足回問道。

「呵呵呵,此乃是貧僧之問之於汝也,豈有再回問之理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