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夠雷!

她不厚道得掩嘴而笑,大約覺得自己這般太不好,低咳兩聲,微微將頭低側到一邊,只是肩膀仍然不停的聳動著。

大約過了三彈指(半分鐘),才消停下來。

「葉心鈴。」葉心鈴迴轉頭來介紹自己,小臉蛋因強忍笑意而漲得紅紅彤彤。

她的容貌青澀中帶著幾分淡然,卻因這紅紅的小臉蛋變得格外生動,就像如同那田野間綻放的小花,清新卻又不失俏麗,恬淡卻又如此嬌媚。

這一刻他們竟然忘了她就是上午那個讓無數人驚呼的小變態。

雷仁取下頭頂的花含在嘴中,迷離又迷濛地注視著她。他撩開了自己的衣衫正想對著葉心鈴做勾魂十八招被先知先覺的司天嵐一拳揍在頭頂,提著衣領拖走開了.hiS.Om回味書庫

「要發浪一邊去!」司天嵐可不想讓這無聊的傢伙嚇壞葉心鈴.hiS.Om回味書庫

「我去給這傢伙放放雷,你先進去裡面去,總教頭很快就會出來。」司天嵐拖走雷仁的同時不忘囑咐葉心鈴。

「好的。」葉心鈴點頭。

等兩人走遠以後,她發現自己那原本忐忑不安的心被雷仁這麼一雷,反而平靜下來。

不管結果如何,只要全力以赴,哪怕是沒有進入神行天下也不會有遺憾。

想通之後,她坦然步入了第四層。

進去之後,她發現這會兒四層的人比上午來時多了許多,大都以異樣的目光注視著她,互咬耳朵竊竊私語。

葉心鈴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但是從表情看來只怕不是什麼好話。

離未時二刻還有一盞茶,葉心鈴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裡觀察。她發現大多數人都喜歡圍在那個綉著歲寒三友的男子四周,極盡自己所能去阿諛奉承。

男子冷傲的目光中總是不經意間流露出厭惡,不知是男子隱藏得很好,還是四周的人眼力太差,竟然沒有看出來,又或者瞧出來了只是故意選擇視而不見。

男子發現葉心鈴在打量他,沖著她冷冷一笑,眼中的厭惡更為明顯,這份厭惡中還夾雜著高傲與不屑。

他筆直得向她走來,卻又在五尺之外停住,用距離說明他對她的態度。

他不願與這個女人近距離接觸!

「你休得意,考核不過才剛剛開始。」

她有得意了嗎?葉心鈴感覺莫名其妙。

「不過就是拿了封引薦信而已,別以為上午表現好就有多了不起,在我們寒少面前你連提鞋都不配!」寒松瞑身旁的狗抓住機會就對葉心鈴一陣狂吠。托他的福,葉心鈴才知道原來自己上午的表現是好的。

想到剛剛差點因庸人自擾而導致心神大亂,她就覺得自己傻得可以。

她自嘲得笑笑,這一笑卻被寒松瞑認為是對他的嘲諷,臉部肌肉緊繃陰沉無比,眼中寒光迸射。

葉心鈴察覺到他的敵意,仰起頭來看著他。

葉心鈴笑了笑眼中有得只是無畏。

當初在葉家大宅時,她敢這般看著葉正昌,如今在神行天下她亦是如此看著他。

能讓她低頭的只有讓她尊敬的人,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挑釁者。從上午她拿出引薦信開始,她就隱隱察覺這個男子刻意在針對她。

「大膽!你敢這樣看寒少,哪來沒規矩的野丫頭。」寒松瞑身旁的狗不滿葉心鈴的態度又是一陣狂吠。

「喲,這誰家的狗啊,叫聲還挺大的。」雷仁踩著厚厚的木屐晃晃悠悠得走過來,頭髮有些凌亂,重新簪了一朵黃色的花,似乎剛被司天嵐教育過。

當雷仁走到葉心鈴面前時,她徹底破功,累積的氣勢全部泄掉,可是這不能怪她,誰讓雷仁好死不死簪了一朵千絲纏心菊。

憑良心講這朵千絲纏心菊很漂亮,菊絲根根分明如同黃金般燦爛絢爛,一層層纏繞著包裹著花蕊,富貴而又大氣,甚至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可是,為什麼是菊花?

這一朵菊配上他勾人的桃花眼,竟是如此**妖嬈!

「雷仁,你說什麼!」

「畜牲就是畜牲,聽不懂人話。」

「你找打!」那人老羞成怒。

「怎麼要咬人了嗎?哥哥別的不會,踹狗的本領卻是一等一。」雷仁撩起衣袍露出性感的腿朝那人勾了勾。

「別讓哥哥等太久,哥哥很饑渴的。」

…………………………

**了有沒有?蕩漾了有沒有?已經沒有人能阻止我這顆風騷的心(咳)。

馬上就要7.1了,0點過後就開始刷新P。

P期間日更,每100分加更一章。哦哦~

hr/http:///

仙逆 求P票,求粉紅~O(∩_∩)O

……………………

「你們做什麼!」極具威壓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原本鬧哄哄的場面突然一片死寂。(n.n).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作為總教頭胡應在這些弟子中有著絕對的威嚴,就連雷仁如此跳脫的傢伙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也不願意惹他生氣。

「狗狗啊,下次再繼續。」雷仁的性感美腿劃了個圈收回來,只是撩起的衣袍遲遲沒有放下。

那人狠狠地瞪雷仁一眼,卻攝於胡應的威嚴不敢再出聲。

其實就算胡應不出現那人也不敢對雷仁怎麼樣,要知道咬人的狗從來不叫,而叫的狗從來不會咬人。

很快,神行天下的弟子發現胡應身邊多了一個陌生人,他穿著皂色的勁裝,三十歲左右相貌並不出眾,但是給人的感覺卻非常犀利,是那種經歷過無數生死歷練出來的鐵血氣息。

心思細膩的人發現他竟是與胡應並排而走。

神行天下是十分講究地位尊卑的地方,他能與胡應並肩而行說明他的地位並不輸於胡應,整個勤時府分部也只有寒總管能如此。

他是誰?有人首先想到的是來自別府的總教頭。

「這群小崽子讓鐵老弟見笑了。」

「年輕人有朝氣是好的。」鐵木並不覺得有什麼.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胡應與鐵木相視十來年,知道他過往經歷,點點頭。他對著葉心鈴招手:「葉姑娘,第二階段基礎考核力量考核馬上開始,請隨我來。」

「是。」葉心鈴上前。

鐵木看到葉心鈴竟出現片刻錯愕,不過很快就被他掩蓋住,並沒有人察覺。

她居然在這裡!

葉心鈴不知道鐵木,但是鐵木卻見過她,就在幾天前如玉樓比試中。當時葉心鈴站在擂台上,而鐵木則站在皇甫植的身後。

他是皇甫植的侍衛,那一戰葉心鈴給他留下的印象極為深刻,當時他還為她道了一聲可惜,沒想到她居然出現在這裡。

難道胡應方才說的人就是她?鐵木的心思轉了又轉,但是臉卻如木頭刻得一般沒有絲毫變化。

力量考核是在速度考核對面的修鍊室里,那裡放著大小不等的石墩。葉心鈴見石墩的大小猜測最小的一個有三百斤,最大的一個重量超過一千斤,它們整齊的排開,每個重量的石墩有五對,排在一起十分壯觀。


「不用靈力,將你能舉起的最重的石墩舉過頭/

仙逆 求P票,求粉紅~

這章原定昨天發的,誰知道我寫完正檢查錯字的時候停電了~杯具!

……………………

胡應和鐵木回到私人修鍊室,胡應發現鐵木那如木刻般的臉有了些變化,雖然非常細微,但是作為多年的朋友,胡應看得出來此時他的心情不錯.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看來剛剛的考核沒有讓你覺得無趣。」在葉心鈴來之前,胡應跟鐵木說今年來了個不錯的丫頭,還特意邀他一起,哪知道葉心鈴剛剛的表現實在是太過平平。

「不,相反,我覺得十分有趣。」

「哦?」胡應訝異,能讓鐵木感興趣的事實在是不多。

「其實我見過這小姑娘,就在前幾天如玉樓的考核擂台上,當時公子也在。」鐵木將那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他言簡意賅並沒有過多的描述。

三言兩語之間就將那天的畫面勾勒在胡應的腦海中。 水逆少女進修記

看到她從骨子裡透出的倔強。

經過鐵木的描述他對葉心鈴也有了更深層的認識,這樣的丫頭即使在逆境中也會能如岩石邊的小草般茁壯地成長,甚至最後將壓迫她的岩石掀翻。(n.n)

難怪王伯會引薦她,想必也是早就看清了這一點.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敘述完那天的情景,鐵木突然想到了什麼從椅子上彈起來。「她是持引薦信來的?難道……」

葉心鈴家在青壤縣,而青壤縣能有引薦資格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魔鬼教頭王通。

難道王伯說得那個人就是她?!

「她的引薦人是王通?」胡應雖然沒有答話,但是鐵木已經從他的表情中看到了答案。

何處言情深 燒了它!」

「什麼?」胡應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燒了那封引薦信。」

「為什麼?」胡應不解。

「如果你為了她好就燒了它,你應該清楚魔鬼教頭在神行天谷意味著什麼。」

「你是說……」經鐵木這麼一提醒,胡應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發白。「這麼說上面已經開始……」

鐵木點頭,「早就有了苗頭,這幾年更是愈演愈烈。二少爺把你調到武國來就是不想讓你捲入其中身受其害。其實讓你燒信我也是有些私心,我希望她以後能成為幫助二少爺的奇兵。既然是奇兵就絕對不能讓人盯上!」

胡應似乎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二話不說將那封引薦信從抽屜里拿出來,當著鐵木的面用體內真火燒得一乾二淨。(/歡迎n.n).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葉心鈴在休息的時候雷仁一直在她旁邊。她原來有些擔心,但是後來才發現有他在的地方格外清靜,因為沒有人願意靠近他。

哪怕是司天嵐閑聊了一盞茶之後也默默選擇了離開。他們三丈之內竟然沒有一個人。

雷仁並非時時刻刻都那麼雷,在不說話的時候甚至會有點莫名的高深感,如哲人附體一般,帶著「世事皆濁我自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絕世清高。

那一刻會讓人覺得他的瘋癲他的雷,不過是以一種反諷的姿態嘲弄著芸芸眾生。

不過,葉心鈴卻看得出來他只不過是在那裡故作深沉。

「裝夠了嗎?」葉心鈴問。



「還差點。」雷仁輕撫菊花。

一個時辰過得很快,當胡應和鐵木再次出來時,那些躲的很遠的弟子也慢慢靠過來。

「第二階段最後一項考核,靈力控制開始。」胡應將她帶到另一個修鍊室,從修鍊室的柜子中取出一個兩尺寬的盒子。

重生軍營之最強軍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