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啊……

暗自搖了搖頭,若是心中真有著那個把握,拓虹恐怕早出手了,傲爽想做什麼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那就是屠城,況且他的實力還擺在那裡,在場之人屬實無人敢攔。

拓虹心中很清楚,自己如果出手,或許在某種程度上,能夠適當阻擋一下傲爽屠城的腳步,但也是適當的阻止一下了,想要在這種時候逞英雄,完全就是空想。

況且如果他真有那個實力,他早就出手了,現在能夠將傲爽擊殺或是打跑,那他拓虹真就成了沙漠中的英雄了,只不過自古的英雄大多數都是悲情人物,雖然讓後人歌頌,但結局都不怎麼美好。

所以想了想后,拓虹也是感覺自己根本不能當這個英雄,只能等家族內的高手降臨之後,聯袂對傲爽發起攻勢,這樣不僅會保險的多,自己也不至於在這裡栽跟頭。

「小子,我承認,你的實力確實很強,而且還很『會說話』,不僅三言兩語之間讓剛才的骨公拖住了我,更是讓現在的十人對我生出怨心,這種怨心恐怕就算我現在將你殺在這裡,都不會消除,不過……」

神色微凝,拓虹話鋒一轉道:「你剛才讓骨公拖住我,據我猜測,不還是因為心中對我有些忌憚么,況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可是答應骨公說我今日必定死在這裡,但我現在,可是活得好好的。」

或許是身為高手的驕傲,讓拓虹最終說出了這番話來,在他看來,他不敢對傲爽出手,想來傲爽那邊也應該是如此,對自己的實力有些忌憚,所以才讓骨公拖住自己。

不過,或許他還真是想錯了,當時傲爽好像還說過一句話,這句話是對著骨公問的。


『原本殺你們兩人也不費什麼力氣,但我現在就想問問你,我給你一個選擇,和我聯手,雖然我不會讓你帶走幽鬼,但我能保證,拓虹今日會死在這裡,』

或許正是因為這句話,才讓骨公繼續對拓虹出手,畢竟能夠除了一個心頭大患,確實是好事一樁,而且說起來,靈石這個東西,憑藉骨公的實力,怎麼還能缺了。

「呵呵……」

晃了晃脖子,傲爽看了看身旁的幽鬼,示意他先去擊殺這十名基本上已經失去了全部戰鬥能力的胡人域武者后,這才轉過身來望向了拓虹:「既然你這麼迫不及待想見證一下我的實力,那,如你所願吧……」

話音落下,傲爽『噗』的一聲便是將手中裂天血戟插在了一旁的地面內,雙拳緊握,身形宛若一道利箭般飆射而出,在這個過程中,他的一身氣機,已經徹底將拓虹鎖定。

「哼。」

冷哼一聲,感受到那股馳騁而來的狂猛氣息,拓虹的身體也是微微緊繃起來,他知道,自己想要真拿下面前這少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只是拖住的話,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同時,在得到了傲爽的眼神后,幽鬼也是毫不猶豫地沖向了那十名殘兵敗將,嘴角處掛著一抹殘笑,今日向這邊趕來之時,他便已經打破了心中的枷鎖,別說是此時陪伴傲爽屠城了,哪怕是逆天,他也願意。


「不知天高地厚。」

望著傲爽和那邊的幽鬼,拓虹驟然發出一聲怒吼,手中的玉刀一揮,頓時泛起陣陣青芒,細細看去,青芒似乎在空中逐漸凝化出了一頭頭青狼的虛影,這便是拓虹在達到了半王之境后,所擁有的演靈化形的手段。

「小子,讓你看看我的怖狼。」

一頭頭青狼,在看到傲爽之後,頓時張開了血盆大口,鋒銳無比地獠牙,閃爍著懾人的寒芒,四肢發達有利,尤其是那完全是青白之色的眼睛,若是一般心神不堅定者,或許不敢生出任何反抗之力都說不定。

「你是不是以為,這些在你口中所謂的『怖狼』都很恐怖。」

傲爽的聲音內,有著一股徹骨的冰寒,或許在尋常的高階天靈師武者眼中,這些怖狼確實能夠起到一些震懾性的作用,但在他這裡,顯然沒有任何的作用,因為他本就是一個,比怖狼更為兇悍的存在。

「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嗎。」

破空之聲的響起,印證著此時傲爽的速度在猛然增加了一分,不過即便是面對著一名由真正的半王境強者使用出的演靈化形的手段,他似乎還沒有使用任何靈器的想法,只是雙拳之間,泛起了一陣陣恐怖的氣浪。

這是一股肉體力量,純粹無比的肉體力量。 第八百七十章拓家拓空。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一力破十會。

當力量真的達到了一定程度時,別說是什麼演靈化形的手段了,哪怕是蒼穹,都能夠生生轟碎,否則靈玉大陸從古至今,也不會有那麼的武者想要將肉體力量修鍊到極致了。

此時的傲爽就是如此,上百萬的肉體力量一出,什麼怖狼,都變成了如同一張紙片,瞬間便是被一雙鐵拳轟成碎渣,只見漫天的青光瀰漫,映襯著此時拓虹那極為難看的臉色。

若到此時他還不知道什麼情況,那他就真成傻子了,這少年的實力絕對要超出自己幾個檔次,而且因為並沒有和他真正意義上的交手,使得他都不知道傲爽處於怎樣的一個境界。

真正意義上的交手,當然就是使用靈力對轟了,可傲爽剛才使用的,只有純粹的肉體力量,但就算如此,還是把拓虹那賴以倚仗的怖狼摧毀,這般實力,著實讓人感到恐怖。

無奈之下,拓虹只能暫避鋒芒,同時心中也是急切地思索著相應對策,繼續戰鬥下去的話,自己哪怕再使用一些其他手段,恐怕也不能有所建樹,如今也只能期盼家族內的高手儘快到來了。

不得不說,還真是被他等到了。

「何人在欺負我拓家之人,不知我拓空就在附近么。」

這時,一道宛若悶雷的怒喝之聲,頓時自遠處傳來,下一刻,眾人便是看到了一名壯漢,孔武有力地四肢,似乎充滿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尤其是那雙銅鈴大眼,更是讓人看得神情一震。

「拓空,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不會是那個在拓家之內,威名甚至比拓虹還要高上一些的拓空吧,據說他最擅長的領域便是肉體力量,雖然已經達到了半王之境,都尋常之時戰鬥,都是使用純粹的肉體力量。」

……

看到又出現一名強者,那剩餘的十人在躲避著幽鬼擊殺的同時,神色間也是出現了一絲喜色,他們正愁此時不知如何撤離,而拓空的出現,恰巧是給了他們一個恰到好處的機遇。

「拓空……救我。」

雙目微眯,望著突然出現的拓空,拓虹的心中本是一喜,可當他看清了來人之後,不知怎的,眼底深處竟是劃過某種失望,似乎此時的來人,他又希望能夠幫助到他,又不希望是拓空一般。

對於拓虹的這種表現,倒是只有一種情況能夠說明了,那就是他和拓空有些過節,雖然兩人都是一個家族,但這種情況倒也正常,畢竟越是大家族內,越是容易出現紛爭。

「咦,我道是誰燃放的求救煙花,原來是你拓虹啊,哈哈,真巧啊,我可是聽說,你前些日子沒少在家族內說我的『好話』,你說今日這種情況,我倒是救不救你呢。」

離得近了,當拓空發現竟然是拓虹后,竟然也沒有搶先出手,而是雙臂抱肩地懸立於虛空之中,嘴角處掀起一絲壞笑,看那意思,似乎對前些日子的事情有些耿耿於懷。

而拓空之所說,也是讓眾人的眼神內劃過一絲詫異,畢竟盛名之下無虛士,他們起先以為,拓虹既然有著玉龍刀客之名,且沒有什麼不好的傳言,應該也是一名光明磊落之輩,可那句『在家族內說我好話』,只要是明眼人都能聽出來,必然是打了什麼小報告。

喜歡打小報告,又能是什麼光明磊落之輩呢。

被人當面揭穿,拓虹也是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氣急敗壞之下,不由惱羞成怒地說道。

「拓空,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居然還跟我說這些東西,這小子的實力太強,我一個人還真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你想看到我死在這裡,隨便,你就站在那裡看著好了,反正我死後,你也好不到哪去。」

而說是唇亡齒寒,或許又有些過了,只是拓空已經來到了這裡,如果他拓虹真是在他眼睜睜看著,並且沒有出手的情況下殞命,他回到家族之後恐怕也會受到一定的懲罰,畢竟家醜不可外揚,在家族內鬧也就算了,若是讓外人知道,豈不是落了整個家族的笑柄。

「哼,看你那一臉悲催的樣子,現在後悔給我打小報告了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二叔兒子的份兒上,我今日非親眼看著你死在這裡,多大的人了,連一個小輩都拿不住。」

悻悻然地冷哼一聲,拓空雖然名義上這麼說,也就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難道真看著拓虹死在這裡,所以他既然已經來了,就無論如何都要出手,其中的利害關係,他也清楚。

眼珠一轉,拓虹順著拓空的話說道。

「連一個小輩都拿不住,哈哈,拓空,要不說你是目中無人之輩,你總是不相信,這樣,今日你如果能夠將他拿下,以後我拓虹就加入你的勢力,並且永遠跟隨你左右,反之,如果你做不到的話,就跟隨我,怎樣。」

經過剛才的交手,他已經無比確信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憑藉著拓空一個人的力量,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對傲爽造成任何威脅的,最多也就是比自己強上一些罷了,所以他才敢如此明目張胆的說出這句話來。

而聽到拓虹所說,拓空也是雙眼一亮,雖然他一直有些瞧不起拓虹,但不得不說的是,這拓虹的實力還算可以,最起碼在整個拓家之內,都屬於中上層,若是能夠讓這種人當自己的隨從,那麼以後自己在家族內的地位,必然會增加一大截。

剛想應承下來的拓空,突然眼珠一轉,感受事情有些不對勁,拓虹可不是什麼傻子,如果沒有一定把握的話,怎可能說出這種話來,而他既然說了,那就是證明,他心中有著足夠的把握,自己無法憑一人之力拿下這少年。

雖然拓空長得五大三粗,可他還真不是什麼無腦之輩,所以最終他還是沒正面回答拓虹自己到底願不願意跟他打得賭,而是狂笑一聲:「哈哈,我當是什麼,誰想要你這樣的隨從,拓虹,你且看著我把這少年拿下。」

「去……」

聞言,拓虹撇了撇嘴后,身形便向後爆退開來,他這是給拓空讓開了位置,讓他先試試傲爽的火力,省得他一直瞧不起自己,而待得一會他吃癟后,自然就會知道其中的端倪了。

見拓虹退開,拓空倒也樂得如此,免得一會動起手來添麻煩,不過他雖然如此想,但暗中早就生氣了警惕之心,從種種跡象表明,眼前這少年的實力絕對不和年齡成正比,拓虹連那種話都說出來了,不可能沒有什麼把握。

「怒駝。」

一聲暴喝,只見在拓空的身體周遭,驀然呈現出了一頭約莫有兩張高的駝鈴虛影來,顯然他心中沒有任何的輕視之心,這一出手便是和先前的拓虹一般無二,演靈化形的手段。

這頭駝鈴,顯然不是普通的駝鈴,不止雙眼內猩紅無比,就連微微張開的口中,牙齒間也是涌動著殺氣,不過對於遠古之時靈獸了解並不多的傲爽,還真是認不出這種駝鈴到底是何物來。

但,何需要直到那麼多呢,現在出現了拓空,一會指不定又會出現拓家的哪位強者,所以想這麼多根本沒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使用自己的力量,將眼前的一起盡數摧毀。

……

有件事,不得不和大家說一下,下個月,也就是九月,小雪的更新恐怕會減少一些,應該是一天一更。

現實中有些事情,讓我不得不如此,畢竟小說發表在網路上,人生活在現實中。

有些時候,我希望朋友們不要為了網路,而耽誤了現實,曾經的我就是如此,因為貪玩,沉迷於網路,失去了了很多機會,也讓很多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失望,想挽回的時候,真的已經晚了。

《魔舞日月》,傾注了我很多的心血,付出的也不少,說實話,這種話其實我真的不願意提及,因為有時候感覺很沒意思,我原來也是看小說,基本上看到這裡后,我都會習慣性的翻到下一章。

可當我真正寫起來之後,才知道作者究竟有多麼不容易。

馬伊俐說過,戀愛雖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但我更想說,提筆雖易,落筆不易,且行且堅毅。

有的時候,真的是很想提筆狂書千行字,但真正把手放在了鍵盤上后,或許只是因為想起了一個詞,就有可能擾亂自己先前的思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跟看電影是一個道理,一部電影,最多兩個小時,但有可能拍攝的時候,一個場景就需要花費幾天、幾個禮拜、幾個月的時間。

當然了,人家拍個電影動輒上億……

怎麼說呢,哪個寫小說的,不希望成為土豆,西紅柿,三少那樣的大神,但能夠達到那種成就的,又能有幾個。

所以我想了想后,發現我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寫好這本小說,不求凡事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天暮雪,2014,8,31,19.51 第八百七十一章**力量的比拼?

望著高舉著一雙拳頭便是沖向自己的傲爽,拓空的嘴角處也是掀起了一絲濃厚的笑意,先前他倒還真是對後者生出了一些戒心,但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比自己還狂,還傲!

「比拼純粹的**力量么?我給你這個機會,哈哈!」

大笑一聲,但見拓空那裸~露出的那雙粗壯的手臂上,一道道青筋宛若虯龍般暴起,厚重的如同山嶽般的氣息,自然而然地透發而出,他的身形,徹底超越了周身的幾頭眼中蘊含嗜血利芒的駝鈴,直衝向傲爽。

感受那邊戰鬥雖然還未徹底打響,但已經出現了的陣陣狂暴氣息,正在和幽鬼戰鬥的幾人也是看了過去,當他們看到兩人竟是想要比拼**力量后,一人當即冷聲道。

「這小子,仗著自身實力絕強便是目中無人,居然還想跟拓空比拼純粹的**力量?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據我所知,若只是比拼**力量的話,拓空似乎還未怕過誰。」


聽到前者之言,旁邊一人也是隨之附和道:「不錯,我估計這小子應該是中原域內某個大家族的子弟,誤打誤撞地闖到了沙漠中,雖然他的實力著實強勁,就連我都不得不稱讚一聲,但是這般舉動,還是有些託大了啊……」

聽著身邊之人的碎語閑言,幽鬼明面上沒有表露出什麼來,只不過手中土黃色長刀揮舞地速度倒是越來越快,狂猛地攻勢傾瀉而出,在他看來,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用手中的刀,堵住這幾個人的嘴。

剛剛看向傲爽和拓空戰鬥處的幾人,面臨著幽鬼突如其來掀起的狂猛攻勢,不免一陣手忙腳亂,而雖然他們的實力在抵擋傲爽之後得到了極大程度的削弱,並且此時早已無心再戰,可畢竟都是天靈師階的武者,因此幽鬼想要在短時間內擊殺他們,也不是一件易事。

「破敵七刀!」

驟然間,幽鬼將手中長刀一翻,刀背上隨之竄出數道土黃色利芒來,徑自在空中演化成了整整七道長刀型虛影,分作不同的角度,兇猛無比地揮擊向幾名胡人域武者。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當即自人群中傳來,有些人在抵禦這破敵七刀之時,手中的靈器都是差點被震飛,暗想原來這幽鬼也不是什麼簡單之輩,含怒之下出手,同樣不可小覷。

其實也不怪他們先前有些小瞧幽鬼,畢竟傲爽的出現給他們帶來了太多的震驚,他們甚至都有些適應這種震驚了,心裡也有了一些免疫力,而他們順帶著便遺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當年的拓烏,可是死在幽鬼的手中。

而這破敵七刀,當然不是什麼演靈化形的手段了,而是傲爽在這些日子搜集到的刀法中給幽鬼親自挑選的一種,作用就是在尋常之時,武者能夠凝練出七道刀芒來,並且將之隱藏於刀身之內,戰鬥之時突然爆發而出。

「呃!」

一名胡人域武者在冷不防之下,頓時被一道刀芒削去了半截耳朵,誠惶誠恐之下不由連忙伸手捂住了斷耳處,而就感覺到掌心內傳來陣陣涼意,下意識地看過去之後,頓時驚呼出來。

「血!血!我不幹了,說啥也不幹了!」

他的掌心之內,確實滿是鮮~血,或許經歷了剛才的一連串事情之後,他的心裡防線早就在悄無聲息之中被攻破了,因此看到自己流血之後,登時便轉身向城鎮內跑去。

步履蹣跚之下,在沙漠中留下了混亂的腳印,他甚至都忘了,作為天靈師階武者的他,是具備著飛行能力的,但從他那混亂的氣息內或許也能夠感受而出,他的心中早已成了一團亂麻。

到了這種情況,幽鬼又怎能放任其離去?

「唰!」

身形越過眾人之後,幽鬼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正在逃向城鎮內的胡人域武者上方,手中的動作乾淨利落,反握手中長刀一劃,一顆沾染著鮮~血的人頭,便徹底衝天而起。

都已經到了這種情況,死個人啥的實在不能給這些人帶來任何的震驚,只不過看到前者那飛起的頭顱后,僅剩幾人的眼神內,也是隨之劃過退縮之意,此時傲爽是被人拖著,但這幽鬼殺戮的舉動,可是沒有任何人前來制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