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的,這就是我的日常愛好。”

葉塵想想也是,伊森身爲機器人,也就這點愛好了。

“具體方位在哪?”

“臨江市的一個地下倉庫裏面。”

“呵,還是老地方呢。出發吧。”

葉塵餘伊森動身啓程。

在路上,葉塵撥通了凌妃煙的電話。

“現在有空閒時間麼?”

“嗯,怎麼了?是不是戰事出了什麼變動?”

凌妃煙在凌晨這個時間接到了葉塵的電話,不得不往壞處去想,聲音都跟着緊張了起來。

“別瞎捉摸,你現在就動身前往臨江市,我跟伊森也正在往那裏趕路。別跟別人透露行蹤,要保密的。”

“明白!”

伊森在臨江市購買了一個破舊小區的地下停車場。本來就是破舊小區,有錢人早就搬走了,剩下的窮人,買不起汽車,也買不起車庫,索性,小區物業就把整個地下停車場以很便宜的價格賣給了伊森。

伊森把停車場改造了一下,建成了一個地下封閉空間,把一些武器零部件和生產設備,運送到這裏來,沒事的時候,他也會來這裏鼓搗鼓搗。

……

“你們倆可真慢。讓女士久等的人,最差勁了。”

凌妃煙看見葉塵和伊森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忍不住抱怨了幾句。當初接到葉塵電話時候的擔心情緒,早就煙消雲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因爲睡眠不足而產生的莫名其妙的怨氣。

傾盡餘生去愛你 我們裏面說話吧。” 葉塵讓伊森帶頭,自己和凌妃煙跟在身後。

別看小區破舊,但是地下停車場已經被伊森改造的相當不錯了。乾淨、整齊、零部件和設備也都是完好無缺的狀態。

“猶斯蘭國那裏就這麼結束了?”

凌妃煙對於葉塵的行蹤,十分好奇。按理說,現在正應該是打的火熱的時候啊。

葉塵的表情有些失落,在猶斯蘭國發生的接二連三的事情,都與葉塵預期的產生極大矛盾,可以說,這次行程就沒有順利的地方。

“我沒有辦法拿到彼得的兵權……”

“哦……那……憑咱們這點力量,不可能去跟正規軍團硬碰硬的吧。”

“所以啊,我現在要做一批新的裝備。然後重新殺回猶斯蘭國的戰場。”

“新裝備?你有現成的技術和設計圖麼?研發武器裝備的流程你是最清楚不過的,等到你這裏完工了,猶斯蘭國和彼得都已經被寫在歷史書裏面去了。”

“不會耽擱那麼久的,我有辦法。”

葉塵讓凌妃煙和伊森坐到了自己的身邊,聽着他詳細交代任務。

“伊森,現在機器人都有學習功能,對吧。在宋林峯死的時候,追殺我們的機器人,動作越來越敏捷,這就是一個動作的模仿過程。”

“沒錯,要是機器人沒有學習功能的話,頂多算是一個活靶子,戰鬥力都拿不到檯面上來。”

“這個學習過程,是捕捉視覺畫面信號,進行轉換後,儲存在自己的處理器中。我們現在要生產的新設備,就是要重新設計機器人的動作程序。”

“重新設計?現在這種學習技術已經很成熟了啊?爲什麼要重新設計。”

“不精確。動作粗糙,與人類本身的動作存在很大差距。因爲機器人的學習是一個外部過程,我要研發的新設備,對於動作的產生,是基於電腦處理器內部自發的指令,簡單點說,這是機器人自己思考出來的動作。”

“我不明白!”

伊森搖了搖頭,葉塵的想法已經顛覆了伊森的思維,要是機器人的動作能自發思考出來,那它還算是機器人麼?

“你我負責這部分,你要做的工作是改造駕駛艙。”

“對,按照你的設計,駕駛艙裏面已經不需要駕駛員了,那這部分空間應該……”


“做成封閉容器,添加液態金屬修復液,然後用管線連接到機甲的四肢和其他主要部位。實戰的時候,如果哪個部位出現了破損,修補液會滲出來,自動修復破損部位。別管效果如何,多少會產生點作用的。”

“嗯,這個設計不難落實。”

“其他的事情我會跟凌妃煙處理,等到我把新的芯片交給你之後,你直接往機甲裏面安裝就好了。”

……

葉塵把伊森這邊的工作交代完以後,就帶着凌妃煙離開了地下停車場。

“我們下一個地方,是去哪?”

“出海。”

“你不是要做芯片麼?在大海上做芯片?”

凌妃煙也不能理解葉塵的想法了。

沒辦法,葉塵沒有時間跟他們解釋,自己做的那個奇怪的夢境,也沒辦法把白鬍子老頭交給他的設計圖展示給凌妃煙查看。

臨江市,聽着名字也能知道,這裏有非常發達的航運業。

葉塵來到了海邊,找了一個最大的航運公司。

“租一艘遊輪。”

“好啊,這是價目表和遊輪的配置明細。”

服務員看見葉塵凌妃煙,就知道眼前這兩大年輕俊美、舉止不凡的人,是個大金主。

“這艘吧!兩週時間。”

葉塵指着圖片上的一艘遊輪說道。

“好的,那什麼時間起航呢?”

“別忙,我還有其他要求。第一,給我配置五臺遊戲全息影像倉,還有二十個全息影像頭盔。”

“好的,我們會去採購。”

“不用任何船員和服務員,我們自己駕駛。”

“這個……要是沒有我方人員陪同的話,押金要翻倍的。”

“哼,錢的事情就不用你考慮了,照辦就行了。”

“那,還有其他的事情麼?”

“我要一些金條和美金。因爲我們兩個人不想去銀行聯繫押運事情了,你們直接把金條和現金運到船上去,我給你轉賬的時候,你把這筆錢直接算進去就行了。美金要一千萬,金條二百克的要五十根。”

“我會把你的要求全部上報的。”

對於葉塵提出的奇怪要求,服務員已經不能自己做主了,先要上報主管部門進行決斷。

“隨你吧,越快越好。我就在你們大樓的休息室裏面呆着,爭取幾個小時之內,就能出航。”

葉塵跟凌妃煙去了休息室,其他服務員緊跟着就把茶點和餐飲送了過來。葉塵已經被他們列爲了重要大客戶,必須好好招待。

“你這個架勢倒更像是逃亡啊。”

凌妃煙吃些點心,看着葉塵。

“這回啊……哎……都是些髒活。”

“我一猜就是,要不然你也不能出海啊,在公海里面做髒活,誰也管不着。”

凌妃煙也是狠角色,殺人放火這種事情,對於她來說,跟家常便飯也差不到哪裏去。

“我現在不明白的是,你爲什麼一定要幫着彼得站穩腳跟呢?猶斯蘭國是個爛攤子,多少勢力覬覦這裏啊,等他們打的差不多了,我們再去收拾殘局不好麼?”

“人家有正統的地位,是這片土地上名正言順的主人,這就是民心和正道,要是我們等着彼得亡國了,再去搶地盤,就失去這個優勢了。別看這些都是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有時候對於局勢的影響,一點都不弱。”

“……”

凌妃煙一臉迷惑的表情,很可愛。

葉塵不再解釋下去,只是溫柔地對凌妃煙來了一記“摸頭殺”,充滿愛意、狗糧滿滿。

……

“先生您好,你提出的條件我們已經全部接受,而且已經落實到位了,隨時可以起航。”

“好。”

葉塵站起身來,拍了拍睡在身邊迷迷糊糊的凌妃煙。

“您確定不需要其他人手麼?這艘遊作起來比較複雜。”

“哈哈,小菜一碟。”

葉塵謝絕了服務員的好意。 天青水碧、鳥語花香。

陽光灑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現在沒有風浪,是個出海的大好日子。

能源、食物、淡水、維修設備和部件,在遊輪上都準備的十分充足。

葉塵之前說的兩週時間,其實已經打着富裕了,他根本就不會浪費這麼多時間的。

彼得戰場也等不了他這麼久的時間。所以說,船上的這些準備,很充裕。


葉塵啓動了自動巡航系統,把目的地設置到了明珠羣島國。

這裏是大洋中的一個島國,零零散散有數十個島嶼。由於國土面積狹小,經濟落後,明珠羣島國家沒有什麼像樣的開發,旅遊業都不發達,更別說其他什麼產業了。

整個國家唯一的出口商品,就是近海里面捕撈的各種魚類,這還是周邊國家爲了照顧他們而走形式採購的東西呢。

凌妃煙沒有歇着,把燒烤架支在了甲板上。船艙裏面有現成的海魚,都是活蹦亂跳的。凌妃煙把魚收拾出來,插在鐵扦上面,架在了炭火上。不一會兒,香味就彌散到了葉塵所在的駕駛室。

“你還真當這次出行是度假啊。”

葉塵笑嘻嘻地走到了夾板上,看着眼前豐盛的海鮮大餐,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喝點紅酒麼?”

凌妃煙搖了搖手中的高腳杯。

“一會再說吧。”

葉塵拿了一根鐵扦,開始吃魚。眼神卻在遙望遠方,觀察着海面上的天氣。


海面上的氣候說變就變,跟陸地上沒有可比性。真出了危險,只能棄船逃生。幸好,遊輪上連直升機都配備好了。

“別光顧着吃啊,該給我介紹介紹怎麼設計芯片了吧,這艘船上可沒有生產芯片的正經設備啊。”

“我要的是數據,把信息採集足夠充分了以後,直接放到計算機上進行分析,轉換成電信號就行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