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矮人族長說道:“將她們帶來,還給這位朋友!”

狼方領命而去。寧浮生見狂暴矮人族長如此好說話,心中的怒氣不由減少了很多,如果不是弗羅聖女與光蕊被抓,他根本不會這麼衝動。

“人類朋友,我叫桑丘,你叫什麼名字?”狂暴矮人族長說道。

寧浮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晚輩寧浮生,來自聖光城。”

桑丘緩緩點頭,寧浮生還要說話卻聽桑丘說道:“先不要說話,等你的朋友去到你的身邊後我們再說別的。”

寧浮生一怔,不過也點了點頭,不多時後,弗羅聖女、光蕊還有小東西就來到了寧浮生的身邊,這一來寧浮生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見到寧浮生無恙,光蕊與弗羅聖女也高興無比,但現在不是說話的地方,她們只能將滿腹的問題憋在了心中。

見兩女無事,寧浮生對桑丘說道:“多謝族長。”

桑丘擺擺手,臉色突然一變,喝道:“你的朋友毫髮無損,但我的族人卻被你擊成了重傷,這件事情我們怎麼算?”

寧浮生啞然一笑,原本他就懷疑這桑丘爲何這麼好說話,原來在這裏等着他呢。深深施禮,寧浮生說道:“此前晚輩擔心朋友的安慰,出手可能有些重,不過你的族人並無大礙,這裏我送上巨龍精血兩滴,保證他會很快康復!”


聽到這話,桑丘猛然一驚,巨龍精血珍貴無比,無論用藥還是用作鍊金,都是別的東西無法代替的。看着桑丘臉色微微緩和了一些,寧浮生不動聲色的拿出一個玉瓶,說道:“這裏面共有一百滴巨龍精血,其中兩滴是送給剛纔那位大哥的,剩下的就當做是晚輩的見面禮吧!”

“什麼?一百滴巨龍精血!不可思議!”地面之上的狂暴矮人叫道。

“這要是用作鍊金,恐怕可以煉製出很多神奇非凡的東西,嘿嘿,我喜歡!”說這話的無疑是個煉金術士。

桑丘盯着寧浮生看了半天,一笑說道:“去大殿說話!”

寧浮生微微一笑,暗道逢人送禮果然有用。隨着桑丘進到大殿後,幾人分開落座,桑丘着人將巨龍精血接過後說道:“你們來這裏應該是爲了我狂暴矮人與獸人部落聯盟的事情吧?”桑丘既然能夠擔任一族之長,見識必然不凡,自他聽到寧浮生說來自聖光城的時候,就猜到他們的來意了。

寧浮生說道:“正是!”既然對方都挑明瞭,他也沒有必要繼續裝下去了。

桑丘微微嘆氣,說道:“我狂暴矮人一族喜愛和平,當真不願與人類發生衝突,只是近年來我們的生活大不如前,所以只能與獸人部落聯盟了!”說這話的時候,桑丘的神色嚴肅無比,也沒有覺得自己做的不對。誠然,爲了自己族人的生活,做出這種決定是正確的。

聽到這話,寧浮生笑道:“在晚輩來此之前,聖光城主曾經說過,他說狂暴矮人一族從不輕易發動戰爭,這次答應獸人部落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是以聖光城主決定,無論獸人部落答應了你們什麼條件,聖光城會給你們雙倍!”既然桑丘已經說出了自己的苦衷,那麼剩下的事情就與談生意沒有什麼區別了,只要你能給得起價格,那對方肯定會同意。

桑丘呵呵一笑,說道:“獸人部落答應我,只要將人類誅殺,他給我三分之一的土地,聽清楚了,是人類土地的三分之一,你感覺這個條件聖光城主能夠答應嗎?”

光蕊神色一僵,原本她以爲這次的談判已經有了良好的開始,應該可以愉快的達成協議,不想桑丘一句話就將事情變的嚴重了起來。

寧浮生哈哈一笑,說道:“獸人王瘋了嗎?他以爲他有這樣的能力嗎?”

“話不能這麼說,這是獸人王給我的承諾,我感覺可以試一試!”桑丘正色說道。

寧浮生沉吟片刻,說道:“這樣吧,如果你與我們結盟,當我們將獸人全部誅殺後,可以將獸人的地域分給你們一半,如何?”

桑丘哈哈一笑,嘲弄的說道:“你在耍我啊?憑你們還想滅殺獸人,當真異想天開!”

寧浮生絲毫沒有示弱,從容說道:“族長,你錯了,不是在下耍你,而是獸人王先耍的你,他開除的條件雖然不錯,但根本沒有實現的可能!聖光防線綿延數百里,精兵強將多不勝數,你覺得憑着獸人的能力,可以將聖光防線擊垮?”

桑丘一愣,他沒想到寧浮生的言辭如此鋒利,不過他也反駁道:“蠻皇族也答應了獸人部落。”

“我們也有人去到了蠻皇族,現在他們可能已經達成和平的協議了。”寧浮生微笑說道。



這一來桑丘還當真不好判斷了,如果蠻皇族退出,那單憑狂暴矮人與獸人部落,還當真不能攻下人類地域。沉吟片刻,他說道:“我是族長,所以必須爲了族人的利益而着想,在這裏我問一句,如果蠻皇族還是幫着獸人呢?你們人類有什麼勝算?”

寧浮生咧嘴一笑,說道:“在我來這裏之前,已經去過黑暗魔龍一族了,我與黑暗魔龍的現任龍王達成了協議,在某些危難的時刻,黑暗魔龍是我們人類最強大的援兵!”

這話當然是寧浮生信口開河了,不過憑着他與撒貝卡的關係,想必撒貝卡也不會將他的謊言揭穿,且如果當真有危急的事情發生的話,或許寧浮生真的能與黑暗魔龍一族達成某種協議也說不定。

桑丘聽到這話着實一驚,站起身子游走說道:“黑暗魔龍一族啊,他們可是很強大的!”黑暗魔龍一族雖然不是真正的巨龍族,但實力與巨龍相比也弱不了多少。

“此話當真?”桑丘問道。

寧浮生笑道:“如果族長不相信,我可以帶你去見黑暗魔龍的龍王,而且爲了您的安全着想,我可以讓我的兩個朋友留在這裏,等待你我回來。”

桑丘神色一變, 總裁的危險新娘 ,但他失望了,寧浮生平靜無比,其中帶着濃濃的信心,這讓桑丘更不能判斷寧浮生話中的真假了。

“我需要一個理由,黑暗魔龍與你達成協議的理由!”桑丘鄭重的問道。

寧浮生凝重的說道:“想必族長也發現一些不正常了吧,這段時間無葬出沒頻繁。”

“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憑着我族中的伏葬師,還可以應付。”桑丘說道。

寧浮生緩緩搖頭,說道:“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難道族長就沒有得出什麼可怕的結論嗎?”

桑丘一怔,說道:“能得出什麼結論?”

“無葬要捲土重來了!”寧浮生慢慢說道,語氣嚴肅無比:“這是一位光明伏葬師告訴我的!”

看着寧浮生如此鄭重,不明就裏的人還當真會被他騙過。弗羅聖女與光蕊則是心中暗笑,心道寧浮生太狡猾了,爲了讓狂暴矮人一族與獸人部落解去盟約,當真什麼也敢說,不但將黑暗魔龍一族搬了出來,更將無葬也拿出來說事了。

“此話當真!”桑丘驚動無比。 「可這一顆能延續你家神猿十年,那得多少顆啊?」楚烈又問道。

「我們不敢奢求太多,五顆就可以,能讓神獸保我許家度過這次大陸動亂的危難。」許嫣紅道。

「如何取法?又為何相信我有這等實力?」楚烈問道。

「我們不知公子去涼州所謂何事,不過涼州有個雷池,那棵神樹就在那雷池之中。雷池有位神人,根本不是我等所能對抗,你擁有神獸鬼車,這種神獸生來就是為了殺戮而生的,所以我們堅信你的鬼車絕對可拖住那位神人,叫你取續命果有著更多的時間更多的機會。」許嫣紅終於說出了她的想法。

「又是雷池,雷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楚烈心道。

「我有鬼車協助,可你們自己本身就有神獸啊!為何不要你自己的神獸協助做成這件事呢?」楚烈好奇雷池的同時也想到了這個細緻的問題。

「鋒哥,聽地神猿這種神獸大部分時間長居地下,或者不見陽光的空間之中,它的確有著超越一般神獸的戰鬥力,可它有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極度恐懼天雷,所以聽地神猿面對雷池只能望而卻步了。」秀兒這時說道。

在剛剛不久秀兒已經叫許家的三姐妹吃驚不小,這時更是另眼相看,都心中想到這仙子一般的少女到底何人,為何懂的這樣多。

「仙子妹妹知道的真多啊!咯咯。」楊太真笑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就要問一下我們的交易如何實行?」楚烈問道。

「我先預付你五枚駐顏丹,事成一手續命果一手另外五枚駐顏丹和我許家的那段定海神針。」許嫣紅道。

「好!」楚烈斬釘截鐵的道。

就這樣,雙方最終敲定結果。楚烈也得到了預定的五枚駐顏丹,只不過在送別楚烈之時,許嫣紅說出了她的一個希望,希望楚烈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此事,包括耿天南。楚烈也痛快的答應了。

第二日早,楚烈和秀兒就無聲無息的在這坤郡城消失了,令要相送楚烈秀兒的九寨溝二掌柜的曲萬財在城門白白的等了一早上。

因為在坤郡城耽擱的時間稍長,秀兒很是懂事,和楚烈商量就不要再坐馬車在各個郡城遊覽了,直接兩人駕馭兩大神獸直接奔向雷池方向,楚烈也同意了她的想法,奔向那神秘的雷池。

楚烈在這段時間與秀兒的感情日益增長,楚烈能得到秀兒無微不至的照顧,秀兒能感受到楚烈那默默的關懷,情愫的種子已經在兩人心中慢慢滋養,現在兩人對能感受到他們的感情已經開始偏離了朋友的軌道,可誰都沒有說出來。

兩人這一天第一次合乘鬼車邪九,烈火鐵鳳紅紅在旁跟隨。風吹拂著秀兒的長發叫楚烈呼吸著秀兒身上的味道,這叫楚烈心醉不已,楚烈還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心中那對秀兒的愛慕是這樣強烈,想緊緊的抱緊她,可伸出了一半的手又收了回來,這時秀兒卻自然的依靠在了楚烈的懷裡,楚烈頓時緊張萬分,又興奮非常,這緊張,這興奮,比楚烈經歷過的那些場生死之戰都來的猛烈,楚烈知道自己真的愛上了這個仙子一樣的女孩,也清楚的知道這仙子一樣的秀兒也喜歡上了自己,楚烈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伸出了手輕輕的攬住了秀兒的不盈一握的蜂腰。

這一刻,誰都沒有說話,各自默默的享受著心中的喜悅。

「烈,翻過這座山就應該是我們一路打聽的雷池了。」秀兒輕聲說道,這也是她第一次喊楚烈的單字-「烈」。

「秀兒,一會我到了雷池,我和邪九先試探進入,你在外等我消息。」楚烈道。

「我和紅紅也進去吧!多了我們更多些力量。」秀兒道。

「雷池的情況我們還沒有摸清,我有自我修復的能力,同時我還能修復邪九的傷勢,可我修復不了你,我怕有什麼閃失,會叫我悔恨終生的。」楚烈這是第一次拋心置腹的告訴秀兒他可以自我修復的事情,也表露出他對秀兒的關心,秀兒在楚烈心中的重要。

秀兒心如鹿撞,她也明白了楚烈的用心,很是感動。

「那好吧!我在外面等你,不過你要把這個帶上, 亂記隨筆免費線上閱讀_風三十五_95總裁小說 。」秀兒說時拿出了那碧玉的哨子交給楚烈。

「好吧!」楚烈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就接了過去,他並不是真的為了不時之需,只不過是想叫秀兒在外面安心的等著他歸來。

「前面應該就是雷池了。」秀兒說時,只見前面一座大山,比剛剛的大山不知巨大多少倍,沒有巨石嶙峋,沒有參天大樹,可以說是特別的荒蕪,整座大山呈圓形,緩緩的坡度直入雲霄。

「秀兒,就在這吧!你和紅紅在此等我。」楚烈把裝著駐顏丹的玉盒交給秀兒說道。

「好,你小心。」秀兒道。

秀兒與烈火鐵鳳在這山腳下停留了下來,楚烈駕馭鬼車邪九順著那延緩而上的山坡飛騰而上,待楚烈向那山頂飛去時才知道,這山坡竟然是這樣的長,,周身的溫度也在隨著不斷的攀高而驟然下降,楚烈已經穿進雲霧,可還沒有看到那山頂的盡頭,又飛了片刻才看到了那山頂,風雲雷動的山頂。

「邪九,我們慢慢前進。」楚烈道。

鬼車邪九扇動它那巨大的翅膀,控制著速度慢慢的靠近那山頂,在他們現在的位置已經可以聽到那滾滾的雷聲和閃電傳向四周的餘光。

更近,更近,越來越近,楚烈都感受到這個空間,包含他所在的空中都被那雷鳴聲所震動,終於已經來到了山頂。

在楚烈面前的是一個上空雷電交織,下面驚濤駭浪的巨大湖泊,湖泊的四周生長著一些都長的不算太高的植被,所有的植被都是黑綠色,黑綠色的植被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雪霜,像似給它們帶了一頂白色的帽子。湖泊岸邊有一座高有十丈的巨大石碑面向楚烈,上面巨大的字映入眼帘---闖雷池者死!這五個字,筆走龍蛇,劍拔弩張,簡單的五個字中都有著奪人魂魄的劍意,楚烈再細看,突然,每一道筆畫都化作一道劍勢,共化作幾十道劍勢呼之欲出,像似立馬要把楚烈斬殺於這雷池湖畔。

「啊!」楚烈一聲炸雷般的喊叫,把自己從那虛幻的劍勢中解脫了出來。

「好厲害的劍勢,好深的劍意。」楚烈心道。這時不敢再多看那石碑。

再看雷池,以楚烈的眼力,都看不進裡面十里的樣子,雷電實在是太過密集,奇怪的是,這些雷電沒有雲層的搭配,好像是雷電自己憑空的在湖泊的上空肆虐它們的威力,不時還有粗壯的雷柱擊打下面的湖面,湖面隨之變得一片藍色的雷光,再襯托著那不安分的巨浪,倒是叫楚烈看得獃滯了片刻。

「好特別的雷池,好漂亮的雷池。」這是楚烈給雷池的評價,自言自語道。

「呵呵,小友,這是唯一到這雷池給予你這樣的評價,那你就闖一闖這『漂亮』的雷池吧!哈哈。」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楚烈感到這聲音並不是那樣的震耳欲聾,可就是蓋住了那天震地駭的滾滾雷聲。

「是你!」楚烈想起了這個聲音,這個曾經在旗郡城天空環繞的聲音。這時楚烈腳下的鬼車邪九已經扇動巨大的翅膀停頓在空中。

「不錯,是我,呵呵,你能來我很高興,自己進來吧!只有你闖進來我才會見你。」那道聲音道。

「好,待我進去,我不會叫你就等太久。」楚烈大聲道。


「邪九,那就叫我們來闖上一闖這雷池吧!」楚烈對鬼車邪九高喊道,霎時豪氣干雲,氣勢如虹。

「吼!」鬼車邪九也興奮的巨吼一聲。

楚烈挺直的身板站在邪九的背上,手中的斬天神劍已經出鞘,楚烈本身也變作一把鋒芒畢露的神劍,邪九虎頭巨吼,另外八隻蛇頭也囂張的擺動。這一人一獸帶著滿腔的信心與亢奮向那肆虐無忌的雷池挺進。

信心必備,可實力也是不可缺少。楚烈粗中有細,不敢冒然直接進入雷池深處,在已經可與他有親密接觸的雷池邊緣試探著,楚烈站在邪九虎頭的脖頸之上,手握金角尖部,另一隻手中的斬天神劍所帶動的劍芒與他前方的那些雷電試探著的接觸著,逐漸的,斬天的劍芒越加的粗壯,迎接的雷電也越加密集,邪九的巨大翅膀也變得靈活了起來,像兩把劈山巨斧也在與那些雷電對抗,把它的下位及兩側的雷電全部阻隔在外。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這時楚烈想起書中有傳說在上古時期有的修道之人要度過雷劫以求得更高境界,可現在這個時代,那些修道之人早已經過了若干年的衍變成為了以戰悟道的時代,早就失去了雷劫之說,沒有想到他今天竟然也來經歷了這傳說上古時期才有的產物。


楚烈想到這裡更是豪氣衝破霄漢,邊緣的試探已經當做熱身,雷池總是要進的,必須要進的,楚烈又大喊一聲。

和反派離婚的日日夜夜 斬天所向,誰能擋我!」

楚烈斬天的劍芒已經化作一道長三丈的金光長鞭,抽碎所有阻擋在楚烈前面的雷電之光。

楚烈與邪九已經向雷池內推進五里。

「轟!」一道直徑有一丈粗細的巨大雷柱向楚烈擊打而來。

「破軍神劍。」所有的劍芒瞬間匯聚,成為一道寬大的光弧迎向那粗壯的雷柱。鬼車邪九這時拼盡全力護住楚烈,擋住周身那些稍微細小的雷電。如今以楚烈對破軍式的感悟,幾乎行走,吃飯,只要不是睡覺的時候都會叫真氣在那十三大穴竅不停的遊走,從未間斷過,所以現在楚烈運行破軍式的需要的間隔時間已經越來越短,幾乎相隔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就可以連續使用破軍式,在今日也是到了全面發揮的時候。

「咣!」一聲巨響,一聲彷彿是實質性的物品撞擊的聲音響徹四周。破軍神劍劍芒的光弧和那巨大的雷柱都隨著這一聲巨響同時破碎。楚烈和鬼車邪九也被這一次的撞擊而突然下降了五丈,已經快要貼近那驚濤駭浪的湖面。

這時…..

「噗!」本來就不平靜的湖面上突然伸出五隻長長的觸角纏向楚烈和邪九,楚烈所能看到露出水面的觸角根部得有七尺粗細,長有十丈開外,並有著大小不一無數個吸盤密密麻麻的排列在觸角之上。

「什麼東西,也來撒野。」楚烈騰身而起,脫離了邪九巨大的後背,準備斬向那五隻觸角,可這次因為楚烈剛剛爆發破軍神劍的關係,身法稍微變的緩慢,邪九的速度快在了他的前面。只見邪九的那八隻蛇頭,更加靈活的,並且突然伸長,更為準確的咬在了那五隻觸角上。

「咔嚓!」五隻觸角應聲而斷。同時已經露出湖面一尺多的另外三隻觸角也縮回到了湖裡。

「哼!是八爪魔魚。」楚烈這才看清這凶獸的樣子。

周身的雷電沒有停止,不時又會出現粗壯的雷柱擊打楚烈和鬼車邪九,楚烈是破軍神劍儲備完成就直接和雷柱對撞,破軍神劍消失就和鬼車邪九儘力躲避,還要不能太過靠近湖面,因為不知這雷池中到底有多少八爪魔魚,因為只要他們臨近水面就會有觸角衝出,最多時竟然有二十多隻觸角從水面衝去襲擊他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