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你現在還有機會,只要是你肯現在就認輸離開的話,我倒是不介意你打傷他們的事情。”墨鏡老者說道。

許昌碩呵呵一笑,說道:“不用那麼客氣,你還是儘管介意好了。”

我艹!

墨鏡老者差點兒沒有因爲許昌碩的這句話而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尼瑪!

這是非要逼迫自己動手嗎?

於是,那墨鏡老者便是再一次站立了起來,雙手揹負在後面,猶如一個道谷仙風的老者。

“那既然閣下故此的執迷不悟,就不要怪老夫以大欺小了。”

“嗯嗯嗯,看起來是挺像是一個厲害人物的,就是不知道動起手來,是不是也像是現在一樣的牛逼沖天的。”

許昌碩笑過之後,便是就開啓了天眼,在查看了老者一番過後,便是就發現者老者確確實實是有些內力在裏面的,而且,是比自己還要多的樣子。

雖然經脈通的比自己多,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氣血,非常的弱,就好像是大病初癒一樣,所以,總的分析下來,他是趕不上自己厲害的。

“咳咳咳—-”

墨鏡老者又咳嗽了兩聲,說道:“那既然如此的話,那老夫便就成全你!”

說完,那老者便是就慢慢地擡起了右手向着臉上的墨鏡伸去,而隨着他的這個動作,他整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立刻就跟着變了。

一開始這老者給人的感覺是仙氣兒飄飄,而現這股氣勢卻是變的有些凌厲。

其實,從一開始的時候,那墨鏡老者也是已經感覺出來這前來砸場子的小子並不是一般人,如果說他的感覺沒有任何錯誤的話,應該也是和他一樣,是一個先天高手,所以說,兩個人既然要交手的話,那斷然是沒有不慎重對待的一個道理。

感受到老者氣勢的變化,許昌碩的神情也跟着凝重了起來,雖然說對方的強度不如他,但是年齡上已經佔了很大的優勢了,再加上全身經脈都通了,所以就單純的說這實戰經驗就不知道要比自己高上多少了。

許昌碩從來就不做那種小看對手的事情,畢竟戰場上一個不經意就有可能會要了他的小命,他的開掛人生纔剛剛開始,所以說,他絕對不能就這樣死掉。

宏圖大業等着他去完成,一衆女神姐姐也等着自己去推倒,自己別墅的房間還沒有住滿人,所以,就算是不爲了自己,他也絕對不會做出輕敵這樣的傻事兒來的。

許昌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快速將功法運轉了起來,將所有的真氣都匯聚在丹田之處,做好隨時應敵的準備。

“放!!”

墨鏡老者大喝一聲過後,墨鏡便是就跟着被取了了下來,然後就朝着許昌碩看了過來。

而許昌碩在看到那墨鏡老者的眼睛的時候,立刻就驚呆了。

尼瑪!

這也太扯了吧,這墨鏡老者竟然是一個鬥雞眼!!!

頓時,一萬隻奔騰的草泥馬從心中跑過!

現在,許昌碩頓時也就明白了爲什麼這老者大晚上的還要戴着一副墨鏡了,就他這個眼睛,估計是換了誰,也是不好意思在人前展露的吧!


但是,許昌碩這邊纔剛剛是一副瞭然的狀態,那邊便是就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不但是手腳已經不受控制了,就連眼珠子都不受控制地集體向着鼻樑看了過去。 很快,許昌碩的視線也都出現了重影,腦袋更是猶如針扎一樣疼痛。

“我艹!!!”

許昌碩頓時就爆了粗口,這特麼的到底是個什麼技能,這鬥雞眼居然能夠影響到自己,該不會是自己在古裝電視劇裏面看到的攝魂術吧。

據說那攝魂術就可以影響到別人,讓別人猶如一個提線木偶一樣聽話。

許昌碩快速將那原本匯聚在丹田處的真氣朝着眼睛運轉而去,他需要讓眼睛快速地回覆正常,但是這原本看起來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做起來竟然是這樣的困難。

無論他如何努力,那真氣竟然都衝不過去。

很快,許昌碩也和那老者一樣,變成了鬥雞眼!

就在許昌碩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只聽那老者再一次大聲喝道:“鬥雞模式開啓!”

許昌碩全身一震,頓時他的右腳就已經不受控制地彎曲擡起,盤在了那左腳的大腿上,雙手更是將右腳抱住,然後左腳就開始左邊跳跳,右邊跳跳的,居然還真的就成了鬥雞的姿勢。

許昌碩現在那是滿心滿臉的懵逼,草泥馬的,這不是小時候在男孩子之中最爲流行的鬥雞麼?

就這玩意兒居然也被融入到了武學中來。

果然,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人家做不到。

只不過,這孩子在一起玩兒那是一個樂呵,可是,現在他一個大老爺們在人前做這種姿勢,未免也是太過於丟人了吧。

那幾個小混混倒是無所謂了,但是好歹這現場還是有三個美女的,自己那帥氣無敵的形象豈不是要被破壞個徹底了。

雖然說自己並不想要收了那幾個女孩兒,但是這是兩回事兒好嗎?

形象不可破,這是底線!

於是,許昌碩猛地爆喝一聲,體內的真氣就猶如潮水一樣向自己的眼睛處衝擊而去。

噠噠噠—-

艹,這聲音怎麼那麼像開啤酒蓋子的聲音呢!

不得不說,人的潛力都是無限的,也都是被逼出來的,所以,隨着許昌碩的這一次猛烈反攻,許昌碩的眼睛終於是恢復了正常。

而隨着眼睛的正常,他也終於是重新拿回了自己手腳的控制權,艹,自己的手腳控制權竟然都不在自己的手裏,真特麼的悲催!

等到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之後,許昌碩打喘了好幾口的粗氣,好可怕的功法,居然能夠控制別人的四肢和眼睛。

如果說在自己被控制的時候,有人攻擊自己,那豈不是就猶如那案板上的魚肉要任人宰割了。

那樣一來,後果簡直就是不堪設想了。

這樣一想,許昌碩看向那對面的鬥雞眼老者的時候,臉色也是變的異常的凝重了起來。

看來這還真的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看來以後自己更要加強修煉纔對,不然的話,哪天真要是碰到一個高手,就憑藉自己現在這點兒修爲那根本就不夠人家看的。

本來還要等一等的,現在看來這段時間自己就要找機會拿下那對雙胞胎姐妹花了,一開始和林嘉蔭在一起的時候,自己的修爲提高的還很快,可是後來的時候,提升就不算是太過於明顯了。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和同一個女人有關係,所以說,他需要儘快的拿下雙胞胎姐妹花,只有拿下她們,他才能夠驗證自己的想法。

只有快速地提升自己的修爲,統一江北纔有可能,不然的話,真的是想都不要想。

統一了江北的地下世界,就算是自己拿不下凌甜甜那隻小野貓,最起碼這按摩一次過過手癮也是可以的嘛!

“我輸了!”

就在許昌碩暗中做下決定的時候,那鬥雞眼老者便是已經再一次把墨鏡戴回了眼睛上,而他的嘴角卻是有些許的鮮血流了下來。

其實,剛纔那只是無形之中的一場戰鬥,簡單點兒來說,就像是武俠片裏面的內力比試,雖然沒有招數,但是比試已經開始。

而剛纔的真氣碰撞,那鬥雞眼老者很明顯是處於了下風,所以現在的他可以說是內力有了些受損,嘴角流出的鮮血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旁的周子豪在聽到那墨鏡老者那樣三個字的時候,立刻就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連自己的大伯都不是這小子的對手,今天自己只怕是要廢了。

見那墨鏡老者主動認輸了,許昌碩自然沒有要爲難對方的意思。

因爲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剛纔的真氣碰撞,他可是用盡了全力了,所以說,傷到對方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他現在也是已經沒有了更多的內力再去做一些別的動作了。

不過,許昌碩向來就是一個惜才的人,尤其是現在他又急需要人手,所以,他不打算就這樣跟他們爲敵。

“在下許昌碩,不知道前輩高姓大名啊!?”許昌碩笑着問道。

說實話,他對那老者的功法是真的感興趣啊,攝魂術,這鑰要是自己掌握了這門技能,那以後自己豈不是……

想到這裏,許昌碩不由得邪笑出聲,一個很是齷齪的想法逐漸是在他的心中形成。

“前輩不敢當,許先生年紀輕輕就有了如此高深的造詣,老朽在你的面前可不敢當這前輩二字!”

墨鏡老者擺擺手,繼續說道:“在下週智,是這周子豪的大伯,子豪不懂事,冒犯了許先生,還請許先生看着老朽的薄面上,放他一馬。”

“週日???”

尼瑪,這是什麼鬼名字?他該不會是還有一個小名叫做星期天吧!

“咳咳咳..老朽名爲周智,智慧的智,不是週日。”那墨鏡老者乾咳了幾聲,這什麼聽力呀,年紀輕輕難不成就耳背了不成嘛?

還週日??

“呵呵呵..抱歉,是我聽錯了!”

許昌碩乾笑着道了一個歉,便是繼續說道:“那周老,敢問你剛纔施展的那是什麼功法,這作用居然會那麼打,要不是我體內真氣渾厚,今天只怕輸的人就是我了。”

許昌碩說完,便是就自顧自地拉過一把椅子,就坐了下來。

這特麼的到底是不是懂得待客之道呀,自己這都來了這麼長的時間了,居然還讓自己站着。

既然沒有人邀請,那就只好自己坐下來了。 那墨鏡老者聽到許昌碩誇獎自己的功法,臉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身板比起剛纔來,甚至於都挺的更加的直了,幾乎就是一轉眼的功夫,他便是就又恢復了之前那仙氣兒飄飄的高人形象。

周智拉過一把椅子也隨之坐了下來,隨後就摸着那不幾根山羊鬍子說道:“我這門功法乃是我的家傳絕學,名爲鬥戰士,等到全身經脈都通了之後,就可以學習了,而我更是學了一個十成十,曾經也是家族的榮耀,但是三十年前和一個強者交手的時候,身受重傷,導致全身的經脈大部分都出現了萎縮枯萎的情況,所以,現在就是你看的這種情況了,真氣雖然說也可以運轉,但是根本支撐不起自己全力進行戰鬥。”

“鬥戰士,我怎麼看都像是鬥雞式呢!”許昌碩想也沒想直接就開口說道。

那周智聞言直接就尷尬了一下,轉而就說道:“那個,許先生說的沒有錯,它的本名確實就叫做鬥雞式,只不過我這覺得難聽,所以,就給改成了鬥戰士,聽着霸氣一些。”

我艹,這都行!

許昌碩不由得在心中腹誹了一下。

“周老,這隻有鬥雞式,還有沒有別的了,什麼虎呀,牛呀,豬呀,猴呀的?”許昌碩也不知道腦子是不是抽了,隨後竟然是問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在問出這個問題之後,連自己都驚呆了,尼瑪,自己以爲在這兒過十二屬相呢,怎麼還能夠問出這樣一個問題出來呢!

“那個,周老,我……”

許昌碩剛剛想要解釋,就聽到周智用無比驚訝的語氣對自己說道:“許先生果然是博學多聞,就連我家族的法寶竟然都曉得。”

“啥?”這下子輪到許昌碩懵逼了。


他說什麼了,他就知道這周智家族的法寶了。


“不瞞許先生說,其實我家裏有一共有十二本家族絕學,名爲‘十二生肖鬥戰訣’,我剛纔的鬥雞式就只是其中的一項罷了。”

聽了周智的話,許昌碩算是明白了,搞了半天,原來他說的是這個啊,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隨隨便便那麼一說,竟然就猜到了人家家中的絕學。

看來自己還真的是個人才啊!

“那這麼說來的話,豈不是其他招式的名字都是叫做鬥虎式,鬥牛式,鬥猴式…….了?”許昌碩緊接着問道。

誰知道那周智一下子就又尷尬了起來。

“沒..沒錯!”

許昌碩頓時就翻了一個大白眼,我的天哪,這都是什麼奇葩名字啊,這難不成是創造這功法的周家祖先,這文憑實在是太有限了,所以說才隨隨便便起了那麼幾個容易記住的名字嘛?

好吧,人家愛叫什麼就叫什麼吧,反正功法厲害好用不就可以了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