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你這減不下來,還折騰爹的衣裳,再說了,自己長什麼樣心裡沒數嗎?真以為減下來就能跟外面的妖艷貨色比了嗎?

沈月容白了一眼,說道:「你這不是減不下來嗎?再說了,爹最近吃的好整個人都精神了,臉俊啊,跟穿衣裳關係大嗎?王地主穿的比爹好,也沒比爹好看啊,我有別的辦法!」

林沐秋來了精神。

丫頭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就算換了破衣裳,這沈大山就是長得俊,這是改變不了的。

如果能不減肥就有辦法留住沈大山,不讓他被人勾搭走,那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可是這丫頭真的會這麼好心嗎?算了,先聽聽總是不虧的。

她趕緊催促:「你快說,你快說。」

沈月容不禁想笑,忍住了,認真的說道:「你怕我爹被人勾搭走,不就是覺得我爹長的俊會吸引到別的女人嗎?既然你減不下來,不如你把我爹喂胖,你看那王地主,肥頭大耳的,穿蜀錦都不會好看。」

那王地主年輕的時候不賴的,這幾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越長越丑,丫頭這麼一說倒是想起來了,肯定是因為長胖了,跟頭豬一樣,穿金戴銀也難看。

這個辦法好,沒想到這丫頭這麼有良心,居然是真的幫我出主意。

林沐秋頓時一張大餅臉笑開了花:「有道理,有道理,我要多買點五花肉回來給你爹做好吃的,等他胖成王地主那樣,看還有哪個賤貨誇他俊。」

雖然有錢了,沈大山還是像以前一樣節儉,買了肉也是意思意思嘗幾口,大部分都進了林沐秋和姐弟倆的肚子。

對,就是這樣,幫我盯著我爹多吃點好吃的,不然每次吃肉都是他吃最少。

沈月容大手一揮,大方的說道:「對,你儘管割好肉,錢我負責出。」

林沐秋看沈月容如此盡心的幫自己出主意留住沈大山,還大方出錢,第一次真心的誇讚起沈月容:「算你這丫頭還有點良心。」

沈月容才不屑她的誇獎,只要不作妖就夠了,能幫忙把爹照顧好自然是更好的。

她愉快的去了酒坊。

武大哥皺著眉迎了上來,這怕不是酒坊出事了吧?

「沈家妹妹,你說你怎麼遇上劫匪了,還好你沒事,你哥哥我這小心臟嚇的突突的。」

武大哥邊說還邊誇張的拍了拍胸口,當然他昨天聽完眾人的話也是嚇得不輕的。

原來是這事,還好不是酒坊出事。

沈月容笑著說道:「武大哥放心,我這不是沒事嗎?我可從縣裡帶回了好多單子,你可有的忙了。」

武大哥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嗨,這算什麼?你又不是不給我開工錢,只要你活的好好的,武大哥給你釀酒釀到累死都行。」

「噗」眾人都笑開了花,釀個酒還能把你釀死,你咋不上天呢?

倒是這訂單越來越多,往後也會越來越多,倒是該去再招幾個會釀酒的。


沈月容打定了主意,問道:「你釀酒時間長,可認識什麼會釀酒的人?你給我介紹介紹,我再招兩個人來幫你專職釀酒,你也就能當管工了。」

什麼?真的能當管工?管工加工錢不說,這說出去地位也不一樣啊,更何況現在酒坊名聲在外,多的是人願意來幹活,倒是可以去問問。

武大哥保證的說道:「你放心,沈妹妹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要是找不來人,我就是把我爹拉來給你湊數,也得把你這酒坊的釀酒量給提上去。」

沈月容被逗的開心,一旁的員工也都在笑。

她又交代到:「技術差些不打緊,你負責把著質量就行。主要是人品要好,你也看到了,我們酒坊的員工這可都是實打實的又會幹活,又實心眼,可別招了那搗亂的來,到時候你是管工,你可得負總責任的。」

這一番話不僅是說給武大哥聽,也是說給眾人聽。

現在人多,以後人會更多,現在的員工都有可能成為管工,當了管工既得了利益,自然責任也相應的要負起來。

一旁的幾人默默聽在了心裡,這東家人好,但是也不是任人揉捏的,幹活千萬要認真。

武大哥也不再嬉笑,一臉嚴肅的說道:「放心吧,我回頭找了人,你再親自過目,你滿意才是最重要。」

沈月容微笑點頭,她很喜歡武大哥這樣的員工,雖然有時候愛說笑,說一些恭維的話,但不會顯得諂媚,反而總能逗人一笑,這些應該是他賣酒鍛鍊出來的。

辦正事的時候又絕不打馬虎眼,不僅幹活認真,為人處世也是很好的,這也是個可發展的大人才。

這次拿回來的新品種藥材雖然比較多,但是沈月容也沒打算去看看。

有事情兩個管工自然會來問,自己去看反倒顯得不信任了。

沈月容也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光是這次在縣裡的賬,都夠她詳細記上好一會兒了。

這回頭得請個記賬先生,又釀酒又記賬,以前單子少不覺得,現在是真覺得有些忙不過來了。 沈月容忙到下午,決定提早回去,她直接去了王秀才家。

一見到沈月容,劉氏就連珠炮似的關懷:「月兒,我都聽年兒說了,怎麼就倒霉遇上劫匪了,幸好你沒事,我本來打算去酒坊找你,又怕打擾你幹活,你傷哪裡了?快給我看看。」

沈月容聽著劉氏的關心一點也不覺得煩,只覺得暖心。

雖然遇上劫匪是倒霉,但是顧大哥相救也是實屬運氣了。

其實鞭傷上了葯沒那麼疼,但是確實猩紅嚇人,昨天沈大山都嚇成那樣了,還是不給劉奶奶看了。

她打著哈哈,轉了一個圈:「沒事,你看我不好好的嘛,能吃能睡,能蹦能跳的,你要是不放心,要不我給你蹦一個?」

劉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看到沈月容確實沒設什麼事,還能開玩笑,也就放心了一些。

「姐姐。」沈年華看到沈月容來了,興奮的跑來,手裡還捧著看了一半的書。


沈月容順手接過弟弟手裡的書:「讓姐姐看看現在學什麼了。」

年兒居然能看《周記》了,這書可不好懂,沈月容欣慰的摸著沈年華:「這書你都看得懂嗎?」

沈年華搖了搖腦袋,眨么著大眼說道:「還是有一些看不懂,不過沒關係,有看不懂的我問王爺爺就好了呀。」

「月兒來啦。」王秀才也笑著出來了,他一直也很滿意沈年華這個學生:「年兒學習認真,資質也好,怕是很快我就沒有什麼好教他的了。」

王爺爺如此博學,要是沒東西教了,村學更沒法教。

沈月容笑嘻嘻的說道:「王爺爺,你也太謙虛了,年兒畢竟還小,學習的路還很長,勞你費心了。」

「就是呀,我就喜歡跟著王爺爺讀書識字,王爺爺最好了!」沈年華也很喜歡泡在王秀才家,尤其是那個裝滿書的書房。

王秀才雖然有謙虛的成分,但也不全是,他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被年兒的資質嚇到,進步真的十分神速。

等沈月容牽著弟弟回家,被飯桌子上的幾道菜驚呆了。

紅燒蹄髈、回鍋肉、攤雞蛋、汆丸子湯,本來該有冬瓜的丸子湯,也不見冬瓜的蹤跡,只有幾個偌大的丸子擠滿了碗,湯都不多。

沈大山疑惑的問道:「這不年不節的怎麼做這麼多好吃的?這麼大的菜量怎麼吃的完?」

反正不花我錢,不做白不做,再說了不多做點,你還怎麼多吃肉,怎麼變胖。

林沐秋有理有據的說道:「酒坊賺那麼多錢,孩子們又在長身體,多吃點肉怎麼了?再說這雞蛋,以前是存著賣錢貼補家用,現在不需要了,咱們家雞每天都下蛋,以後每天都有蛋吃。」

沈大山聽了這解釋覺得是有道理,但是又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說不上來。


沈月容看了一眼,發現居然沒有飯,晚上的主食是大肉餅,這林沐秋是瘋了嗎?

只是出個主意讓她把爹喂胖,也不能一點素沒有,連飯都也沒有,就光吃肉啊。

沈月容無奈的說道:「你這也得做幾個素菜,都是肉可不行。」

每次買點肉都是你們幾個吃的多,你爹哪裡有吃多少,全是肉他不就不得不吃了,這樣我才能更快的把他一口一口喂胖。

林沐秋眉毛立馬豎了起來:「你早上可是說了,這買肉的錢你出,你可別反悔!」

原來林沐秋聽了沈月容的話,以為沈月容對她買了這麼多肉不滿,不願意掏錢了。

沈月容對於林沐秋的腦迴路感到深深的無力,她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和下來:「放心吧,這點肉還是吃得起的,但是也不能全吃肉,這樣身體不好,要葷素搭配。」

只要不是不給買肉錢,怎麼都好說,不就是要菜嗎?地里又不是沒有。

林沐秋這才放下心來,眉毛也歸了原位:「行,你要吃菜以後我就給你做一個青菜,其他的還是肉,這錢你往後可別捨不得給。」

沈月容無所謂的冷笑一聲,轉而又說道:「好,肉錢我不會捨不得給。」

沈大山拿著一雙筷子躊蹴,都不知道該往哪裡伸了。

雖然家裡現在很經常買肉,他還是習慣的吃點味就好,大部分時間還是吃青菜,這今晚一個青菜都沒有,一時還不知道如何下筷子了。

他只好拿起肉餅咬了一口,這才發現連肉餅也是滿肉餡。

林沐秋看沈大山一點自覺性都沒有,就伸出小胖手,急哄哄的給夾了一個大肉丸:「吃啊,愣著幹嗎?我這可都是專門給你做的。」

原來是專門給我做的?早上才跟我鬧,這是唱的哪出?

沈大山雖然心有疑惑,但看林沐秋沒再鬧還是高興的,他老實的點頭,吃了起來。

林沐秋看沈大山吃的歡,十分的開心,滿臉笑意的看著沈大山,眼裡的沈大山彷彿此時已經膨脹成了兩倍大。

沈年華給沈京也夾了一個肉丸子,還細心的用筷子分成了小塊:「小京兒乖乖,這肉丸子可好吃了,哥哥先給你吹吹。」

沈京愉快的看著沈年華,拍了拍手掌,一臉的傻笑。

沈京兩歲了,家裡的伙食見好,林沐秋就沒有讓沈京躲在屋裡單獨吃好飯了,而是開始跟大家一起同桌吃飯,跟沈年華坐在一起。

沈大山看林沐秋一直怪笑的盯著自己吃,只覺得怪怪的,但又不好意思不吃。

林沐秋看沈大山吃完了,立馬給沈大山又夾了肉,一頓飯下來沈大山碗里的肉就沒斷過。

一定要好好盯著你多吃肉,這樣才能快些吃胖,到時候我看還有沒有賤貨勾引你!

沈月容看著這四人反倒覺得心滿意足,來這裡這麼長時間,這應該是第一次一家子都坐在一起,並且顯得蠻溫馨。

雖然林沐秋做人差,但不管怎樣是爹的老婆,是京兒的娘,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無論如何也不好撇開她,如果能和諧相處,自然是最好的。

接連幾天,林沐秋都特別的殷勤伺候沈大山,既不願意沈大山幹活有所消耗,又逼著沈大山吃好吃的長肉,沈月容倒是省心了很多。

林沐秋的注意力全在爹身上,自然也就沒工夫再作妖了。


這天,沈年華在屋裡練字。

「鍋鍋。」沈京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

沈年華露出了笑容,不知道是第幾次矯正,噘著嘴說道:「是哥哥,不是鍋鍋。」

「鍋鍋。」沈京雖然長的不是十分好看,但卻十足可愛,一臉的純真的笑容還是把沈年華的小心臟融化了。

以前沈年華總覺得林沐秋和沈大山只疼弟弟,所以他就不喜歡弟弟,現在這個弟弟正是好玩的時候,爹也時常關注自己了,所以沈年華對於沈京的感情不自覺的濃厚了起來。

沈京走路已經很穩了,沒幾步就走到了沈年華的桌邊,只在眨眼間,就把硯台打翻了。

沈年華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睜著大眼,只看到硯台倒了,沈京一身一臉的黑黢黢,沈年華也沒有逃過這場墨雨。 沈京鼓掌笑的美滋滋:「好玩,好玩,還要。」說著還要上手禍害沈年華的毛筆跟紙。

弟弟還小,肯定不是故意的,要好好教教他。

沈年華趕緊抱著沈京,板著小臉嚴肅的說道:「京兒,這樣不對的。這是哥哥寫字用的,不能玩,王爺爺說了,浪費是可恥的。」

小傢伙一臉似懂非懂,只看著沈年華笑。

聽見動靜趕來的林沐秋不幹了,別的她沒聽到,就聽到了可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