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陽連忙擺手:“那可不行,安可可又不是你們專有的,她還有她的朋友們呢,到時候明天我安排一下吧。可可的生日是在後天,還來得及。”

“那也行,這件事就麻煩你了,反正你對餐飲這行業比我瞭解的多。”安金城低頭吃着晚餐。

今晚的話,程陽就在安家住下了。

之前還鬧了個烏龍,說程陽是安可可的男朋友,其實安金城感覺安可可還配不上程陽。

那對於年輕人有着獨特的審視目光。現在魔都大部分的商人子弟大多都是紈絝的,但是程陽不一樣,他沒有背景,他完全是一個人白手起家。

在閱歷和人生經驗方面就甩了同齡人好幾條街了。

李管家今晚又有的忙了,因爲他又要幫程陽收拾出一個房間。

“夫人,有時候我倒是想,我要是有一個像程陽這樣優秀的女婿,那我真的做夢都會笑醒。”安金城躺在牀上對着木華容說道。

“他有那麼優秀嗎?”木華容還是有些不解。

“這你就不懂了吧,如果是普通的富家子弟那還好,但是你要想一想。程陽這個小傢伙可是,從貧困出生,白手起家,自己親手積累了那麼多的財富,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做到。”

“畢竟我也是繼承家業。”安金城對於程陽的評價很高。

“覺得他以後會變成怎麼樣?”木華容問道。

“可能夠到達與我們安家平起平坐。”安金城說道。

“你不過和他吃了一頓飯而已,你怎麼就對他那麼有信心呢?”木華容不解道。

“這你就不懂了,這個年輕人身上的潛力是無窮的。你看他的氣質和談吐,他身上那種人格魅力註定了他肯定會有非凡的成就。”安金城說道。

程陽躺在在偌大的臥室裏面反而有點睡不着了,安家實在是太氣派,這麼大一張席夢思大牀睡的他骨頭都軟了。 到了第二天,安金城今天似乎沒有什麼事情做,於是他打算帶着程陽去了之前說過的那一家餐廳。

安可可因爲起的太晚的緣故就沒有跟着了,反而是安如意早早就起來了,她在陽臺梳頭髮的時候偷偷瞄了幾眼程陽,心裏面有一種難言的悸動。

”老爸,天不是週末,你不用上班的吧?”安如意看到兩個男人都穿好了正裝準備出門,她問道。

”噢,我打算帶程陽去之前說過的那一家餐廳看一看。反正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做。”安金城整理了一下領帶說道。

程陽因爲身.上穿着那一套黑白制服的緣故,他衣服款式是可以隨意變換的,這也省了他很多買衣服的錢。

“我也想去看一下誒。”安如意小聲的說。

程陽看了一眼安如意,這個姑娘的長相和安可可有着七分相似,臉蛋是鵝蛋臉,一對桃花眼兒還藏着幾分睡意和朦朧,說話的時候有一些可愛的味道,一種鄰家大女孩的感覺。

他完全看不出來這已經是一個25歲的姑娘了,不曉得的話,還會以爲她才18歲。

“我們男人談生意你去啥呀?”安金城有點奇怪,平時都喜歡宅在家裏面的大女兒怎麼今天會心血來潮想着和他們一起出去呢?

“待在家裏面太無聊了嘛。”安如意隨便找了個藉口道。

“伯父,沒事的,一起去逛一下玩一玩也沒什麼。”程陽豁然道。

三人這次去鳳冠餐廳坐的是安金城的車,他的車是一輛布加迪威龍,也算是一輛高檔車了,在配置方面都是非常昂貴的

程陽坐在副駕駛座上面,他總感覺安如意在用目光偷偷的看他。畢竟他是一個古武者,在感知方面比正常人強上很多。這姐姐不會是因爲他的緣故纔跟着他們來的吧。程陽心裏稍微有點不安。

“如意姐姐,你是一個作家嗎?”程陽被安如意的目光看的有點發麻,於是他主動攀談道。

安如意還沒有想到程陽會主動搭訕。這是兩天以來,程陽第一次和她說話,她有些害羞,然後點了點頭。

“我是寫網絡小說的。嚴格來說應該也能說是作家吧。”安如意說道。

“小說啊,我經常看啊,你是寫哪種類型的玄幻還是都市啊。”程陽反正也是投其所好的聊天。畢竟對方也算是一個美女了。對於美女,總不能冷場吧?

“都不是哦,我寫的是言情類的。”安如意是第一次被人深入地問自己的職業。

一般來說,別人只會問一下她是幹什麼的,然後她說自己是個作家,別人就不再問了。

“那成績怎麼樣?暢銷不?”程陽問道。

“還可以吧,反正賺得也不多。現在的讀者越來越挑剔了”安如意說道。

“有沒有興趣以我的人爲原型。加個龍套進去,把書名告訴我我肯定去追。”程陽嬉皮笑臉的說道。

“好呀好呀,求之不得。

兩個人就這樣聊了一路,因爲程陽大學的時候其實也是一個小說迷。雖然對於言情小說並不瞭解,但是對於小說還是有一定的閱讀量的。對於這個行業也挺有了解。

安金城算是看出來了,這是自己大女兒對程陽有意思啊。他還希望程陽能做自己的女婿的,但是他看安可可的態度似乎沒有對程陽有那種男女之情。

他是沒想到自己的大女兒居然對程陽有意思。

這倒是可以撮合撮合。畢竟他也知道,就以他大女兒安如意這個個性,估計也沒有哪個大家族的少爺也會喜歡。

“你的意思是說你以後想成爲一個白金作家嘍,就是那種有百萬訂閱的。”程陽道。

“對呀,這就是我的夢想,我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它前進呢。”安如意說道。

“這真是了不起。”程陽誇讚道。

“別說了,如意和可可的性格如出一轍,都是屬於那種嫁不出去的呀。我就就想不清了,女孩子家家的,找個良配過上安穩日子不才是最好的嗎?”安金城插嘴道。


“誒,伯父,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現在是這個社會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理解人生的機會嘛。人如果沒有夢想的話,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呢?”程陽反駁道。

安如意有些感動。因爲程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行吧行吧,真是搞不懂你們這羣年輕人。”安金城談了口氣道。

三人很快就來到了鳳冠餐廳,現在還是早上,所以餐廳裏面有些冷清,程陽三人進到餐廳裏面的時候那個服務員還有些懵。

“兩位先生您好,要吃點什麼嘛?”服務員問道。


“隨便來點早餐就好了,我們來這裏看看你們餐廳的佈置”程陽四顧着酒店裏面的裝飾。

餐廳裏面的佈置還算講究,但遠遠說不上豪華,只能說是勉強看得過去,如果要是程陽來佈置的話規格會更高一些。

“你們老闆呢,你們餐廳負責人。”程陽問道,他覺得還是可以進行商談一下的,這座餐廳還是有着一定的商業價值的。

“好,我這就去喊我們老闆。”服務員看對方似乎是有些來頭的,於是就迅速地往後面喊餐廳老闆去了。

鳳冠餐廳的老闆叫做武平。他在魔都開餐廳已經有十多年了。原本的鳳冠餐廳也只是一個小餐廳。但在他的經營之下,纔有瞭如今的規模。

現在的鳳冠雖然說不上是出名,但是在魔都也算是有一席之地。鳳冠餐廳出名的肯定不是這裏的菜品,而是他後面那一塊大草坪。有很多餐桌,很多婚禮都是在這裏舉行的,很有排面。

武平出來的時候,程陽正翹着二郎腿在餐桌面前看着雜誌。

程陽他是不認識的,但是他旁邊的安金城他卻是很熟悉,畢竟這可是整個魔都最有錢的男人之一。

“安總,你怎麼在這裏?”武平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

“這次其實不是我來找你,而是我的朋友,這位是程陽,他是一個酒店老闆,他來這裏是來找你關於收購鳳冠餐廳的事情的。”安金城介紹道。

畢竟考慮到程陽和武平並不熟悉,而他作爲一箇中間人自然是有這個義務。


“收購我的餐廳?”武平心裏跳了跳。 “怎麼說呢,武老闆,我是一個酒店老闆,我能理解你現在心裏的感受。你肯定是不願出售自己的餐廳的對吧?”程陽問道

“肯定啊,鳳冠是我從20多歲經營到現在的產業。比我的家人還珍貴呢,怎麼能賣給別人呢?”武平是堅決不會賣的。

“不過我也沒有說要硬買呀。我需要參觀一下你們的餐廳結構,可以帶我去看看你們的草坪嗎?”程陽請求道。

武平雖然知道對方是一個不速之客,但是程陽的這個要求也說不上是過分,於是就帶着程陽去了後面的草坪。

程陽看着這一塊綠化的草地,這裏確實很有味道,有西方歐式草原的感覺,要想弄出這麼一大塊草坪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估計要花不少的時間打理。


“武老闆,你這塊草地花了大概多少錢才弄成這個樣子的呀?”程陽問道。

“一塊地皮就差不多有1000多萬了。這片草地的話其實還好。花上了100來萬才弄成這個樣子。”武平說道。

程陽點點頭,確實,這一塊草地纔是最有魅力和價值的,畢竟在這個魔都能夠有着這麼一塊草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起碼在別的地方是看不到的。

考慮到武平對於自己的餐廳有如珍寶,他是肯定不會出售的。我已程陽只能夠考慮和他合作了。

“這樣吧,武老闆,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你們這個酒店的佈置。我最近遇到了一個生意,有興趣聽一聽嗎?”程陽坐在草坪上的一個餐桌上,問道。

“我說吧,我聽着的。”武平道。

“想必武老闆也聽說京城李家要和天海陳家聯姻的事情了,這件事的其實是由我負責的,他們的婚慶這方面我的一個朋友聯合我一起來舉辦。”

“是我的酒店呢,我覺得我並不能夠給李家提供一個合理高檔上的排面。再加上我的酒店在天海。女方那邊,讓男方到女方這邊來舉行婚慶,這樣是不是顯得有些不太恰當的?”程陽慢條斯理地說道。

“確實,所以程老闆就找到了我?”武平道。

“原先呢,我是想收購鳳冠餐廳的,但是看到了武老闆對於這個餐廳的熱愛,我決定和武老闆你談一談今後的合作。”程陽說道。

“如果是爲了婚慶這方面的事情的話,我肯定是願意接受的。”武平看上去也不是那種不太好說話的人。

“這樣吧,我們不收購鳳冠酒店,我們就進行一個長期合作我們盛世酒店有一個特徵,就是做出來的菜非常好吃。在鳳冠酒店這方面應該是比較薄弱的吧,至少在料理方面我感覺到了你們廚師的欠缺。”程陽說道。

“料理確實是我們鳳凰酒店一直存在的問題,畢竟魔都不像天海,我們這裏高檔的廚師都被大酒店給搶走了。我這個小餐廳也只能僱傭一些小廚師了。”武平對於這件事顯得非常無奈。

“如果程老闆願意分給我們一些廚師資源的話,我們可以考慮長期和盛世合作,操辦婚慶這方面的事情。”武平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畢竟在商業這方面,互相索求各自的利益纔是目的。

“這個不是什麼大問題。如果武老闆願意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考慮簽訂合同的事情。關於廚師的話,我可以先分配給鳳冠酒店一名高檔廚師,五名中檔廚師過來。”程陽覺得離李家和陳家的婚禮已經不遠。所以他迫切趕緊完成這件事情。

“行的,程老闆還真是挺有誠意的。”武平笑道。

“這邊的話,我們可以爲盛世提供長期的大型活動場地。”武平道。

“不如這樣吧,程老闆,我給你們廚師,你每個月交付我們這些廚師的工資。關於你們的場地,我們每次活動也會交一些場地費用。這樣顯得更加公平,不是嗎?”事實上程陽只是覺得用六個廚師換這麼一塊草坪有一些不太值。

他可不想吃虧。

“這也沒關係。都可以。”武平覺得無傷大雅。

是兩人就這樣確定了一個合作關係,這樣一來,盛世旗下的合作伙伴又多了鳳館餐廳。

但是程陽手下的兩千萬,還是沒有花出去。他得考慮考慮看看魔都有沒有其他有待開發的餐廳。

在這個合作談判的過程中,安金城一直有在觀察程陽,這個年輕人的商業頭腦確實很不錯,爲人處事也有自己的一套。

“所以說鳳冠酒店還是沒能買下來。不過這樣的合作關係也不錯。”安金城坐在汽車裏面,對着後面兩人說道。

“那不成,我都說了要在魔都開新的連鎖店的。鳳冠不行的話,我還得找找其他餐廳,最好是那種比較落寞的小餐廳,我相信以我的能力能夠把它改造成豪華餐廳。”程陽自信和偏執道。

這還真是一個有個性的年輕人。安金城心裏評價道。

“這就得去問問我的朋友了。我一般吃過的餐廳都是些大餐廳。小餐廳的話,我雖然也知道幾個,但是也都是很受歡迎的你說的那種比較落魄的餐廳,還得問問譚總。”安金城說道。

“您說的這個譚總又是何許人也?”程陽問道。

“韓總和你是一類人,他也是弄酒店行業的,但他在魔都這邊可是個大頭。整個魔都他的品牌有20家。至於整個華夏可能就有100多家了。他的酒店名字你肯定也聽說過,無痕。”

程陽恍然,原來是無痕酒店的幕後老闆。這可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程陽剛剛開辦酒店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參考對象就是無痕。

無痕在酒店行業也一直都是一個領頭羊的存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