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女子見到那金盒,眸光一亮,閃電般飛躍過去接,蘇靜兮見狀,抬手用內力凝成了一個火焰光球,朝她打了過去。

那黑衣女子側身一閃,躲過了火焰光球的攻擊,而那金盒受到火焰光球力量的攻擊,在空中化作一道弧線,朝方形水池落去。請牢記本站域名,[的拼音.後綴是]

… 「沒想到,你居然會御火術!」

那黑衣女子驚訝地看著她,不是說她蘇靜兮終生無法修鍊御火術么,現在她居然可以隨意用內力凝成火焰光球,而且攻擊力那麼強,看來御火術至少已經修鍊到了第三階。

「哼,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蘇靜兮說著,在金盒落下的之際,飛躍至水池的上方去接。

「是么,那我就拭目以待!」

黑衣女子眸光一寒,瞬間凝成一個火焰光球朝蘇靜兮打過去。

蘇靜兮側身一閃,金盒一時沒接穩被拋到了水池的對面。

黑衣女子見狀,立刻飛撲上去揀那金盒,然而,在她的手即將碰到金盒的那一瞬,金盒卻瞬間被蘇靜兮踢到了大殿角落。


「上次在鬼霧森林裡,我見你身手不凡,想必御火術已經超過六階了吧。你年紀輕輕就已經修鍊到六階,想必是蘇家的女兒……」

「不要胡亂猜測我的身份,就算你猜個三天三夜,也我猜不出我的身份來。」

不等蘇靜兮說完,那黑衣女子連忙打斷了她的話。

「既然你要阻攔我拿火靈珠,那現在就讓你看看,到底是你的御劍術厲害,還是我的六階御火術厲害。」

黑衣女子說著抬手一掌朝蘇靜兮打過去,那道掌力一出,倏地化作一條兇猛的火龍,朝蘇靜兮打去。

「不錯,掌力可以化成火龍攻擊。」

蘇靜兮冷笑一聲,手中承影神劍隨意一舉,承影神劍化作一道飄逸的藍色光芒將那呼嘯而來的火龍劈成了兩半。

「你也不錯,可以一劍劈開我的火龍。」

那黑衣女子冰冷的眸子里掠過一抹讚賞,隨即用內力凝成一道火焰劍,朝蘇靜兮斬了過去。

就在這時,整個宮殿突然一陣劇烈的抖動,那方形水池裡的水也突然沸騰起來。

「不好,結界被破,神獸朱雀要衝出來了。」

黑衣女子驚叫一聲,迅速後退至大殿角落,想揀起金盒跑路,卻不料蘇靜兮一個箭步衝過去,早她一步拿到了金盒。

「你……」

黑衣女子剛要怒罵,驀地一聲驚天巨嘯從古銅鏡中傳來,整個地宮震動得更加劇烈,彷彿馬上要倒塌一樣。

「算你狠!」

黑衣女子自知情況危急,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再跟她搶奪金盒,便一個箭步衝到大殿角落,按動機關,「轟動!」一聲悶響,角落的地板迅速移動,出現了一個黑暗的地道,那黑衣女子毫不猶豫地跳進地道里,在她跳進地道之後,那地板馬上重合了。

蘇靜兮暗驚,心想,難怪剛剛這個黑衣女子一進石門就不見了蹤影,原來是走了捷徑密道。

這時,狂暴的尖嘯聲一聲急過一聲,那古銅鏡開始開裂,想必那神獸朱雀即將要衝破封印,她得趕緊離開才行。

如此想著,她朝蘇靜香躺著的方向望去,卻驚訝的發現一直昏迷不醒蘇靜香不知何時不見了身影。

看來,一定是剛剛她跟黑衣女子打鬥的時候,蘇靜香醒過來悄悄地離開了。現在情況緊急,她也沒空去理會蘇靜香的事情,趕緊離開此地要緊。請牢記本站域名,[的拼音.後綴是]

… 她迅速朝地宮出口跑去,卻不料,才剛跑到大殿門口,「刺啦!」一聲,一道紅色霹靂劈了過來,蘇靜兮迅速向後一躍,躲過了那道霹靂。

「轟隆轟隆轟隆……」

地宮裡劇烈搖晃,紅色的池水噴涌而出,由永明宮燈組成的陰陽八卦陣在無數炸裂聲響起后,化為灰燼。


蘇靜兮回頭一望,那神獸朱雀已經破鏡而出,那一剎那,宮殿里火光四起,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啊!!!封印了五百年,我終於出來了!!!」

興奮的尖嘯聲從朱雀口中傳出,他一回頭,便看見了大殿中的蘇靜兮,而蘇靜兮也在看著她,目光里有些震驚。

這上古神獸朱雀,體型較大,形似鳳凰,不過全身羽毛都是火紅色的,翅膀和尾部羽毛上都燃燒著火焰,聽它那粗啞暴躁的聲音,想必是只公的。

「是你解除了封印么?」

朱雀犀利的目光射來之際,一道紅色霹靂隨之而來,蘇靜兮舉起承影劍,一劍擋去了那道霹靂。

「怎麼,難道你就是這樣報答你恩人的?」蘇靜兮與他犀利的目光對視一眼,毫不畏懼的說。

「恩人?」

朱雀無限嘲諷地大笑起來,隨即一眼瞪過去。

「你們蘇氏一族的人把我封印在這裡整整五百年,我恨不得殺光你們蘇氏一族的所有人,還恩人,真是天大的笑話。」


「封印你的人早就死了好幾百年了,我們這些人可跟封印你的事情沒有半毛錢關係。」

此時,蘇靜兮一心想要離開,這朱雀是蘇家的死敵,要對付也應該是蘇耀威他們,她可不想在這裡耗損她的功力,而且,看樣子,這朱雀可是個極難對付的主。

「雖然他們已經死了,可是他們的後代還活著,就像你,你就是他們的後代之一,所以,你也該死!」

朱雀暴躁地狂吼一聲,一口九陰真火朝蘇靜兮噴過去。

蘇靜兮手中承影神劍一轉,一道強勁的結界撐開保護在周身。

「修為還不錯,居然可以撐開結界擋下我的九陰真火,那好,就讓你成為我出關后第一個殺死的人吧。」

朱雀狂傲地吼著,迅速抖動巨大的翅膀,朝蘇靜兮噴出無數道九陰真火,一轉眼,蘇靜兮便陷在一片火海里。

那九陰真火威力強大,溫度極高,饒是她撐開了結界,也覺得如陷入在火爐里一樣炙熱,若再這樣下去,就算她不被朱雀斬殺,也會被烤成人肉乾。

她想要反擊,但朱雀的九陰真火太猛,若她一動,火焰便會趁虛而入,將她烤焦。

「九天魔龍,你有沒有辦法對付朱雀?」

蘇靜兮用心聲問九天魔龍。

「朱雀為上古神獸,修行千萬年,強大的修為是無人能比的。當年,你們蘇家人可是犧牲了無數人,付出了巨大代價才僥倖將他封印的。如今他再次衝破封印而出,雖然修為已經大受損耗,但攻擊力還是非常強大的,現在以你的修為想要對抗他,簡直是以卵擊石。」九天魔龍嘆息說。請牢記本站域名,[的拼音.後綴是]

… 「事已至此,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縱然不是他的對手,也要放手一試。」蘇靜兮堅定的說。

「你說的對,他報復心極強,他現在盯上了你,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活著離開的。這樣吧,你讓神魔蘇靜兮來對付他!」九天魔龍提議說。

「讓另一個我來對付他?」蘇靜兮驚問。

「對,神魔蘇靜兮的修為是你我疊加的數倍,只有讓她來對付朱雀,才會有一絲勝算。」

「看來只能如此。」

蘇靜兮說著,馬上撤去周身的結界,霎時,無數道九陰真火撲面而來,身後霎時成了一片火海。

蘇靜兮望著那漫天的火焰,一絲陰暗在心底散開。

「哈哈,真是蠢貨,居然撤去結界,這不是自尋死路嘛!」

朱雀無比得瑟地狂笑一聲,隨即張開大口,一口烈焰噴了過去。

「呼!!!」

一聲風響,熾烈的火焰如洶湧的海浪般朝火焰里的蘇靜兮捲去,轉眼將小小的她淹沒了。然而,就是淹沒的那一剎那,「嗖!」地一聲,一道犀利的藍光從火焰中射出,以風馳電逝的速度朝朱雀的心臟射了過去。

朱雀大驚失色,龐大的身子瞬間偏開,但那道藍光還是射穿了他的右翼,鮮紅的血液頓時洶湧而出,滴落在他下方沸騰的水池裡。

「難道,你以為你是上古神獸朱雀,就敢在我面前倚老賣老么?」

冰冷狂傲的聲音從火海中傳來,一道黑色光芒在朱雀眼前一閃,化作一個絕色女子。

血紅的雙眸,冰冷的臉頰,狂舞的長發,凜冽的殺氣,恍若一個睥睨天下的女羅剎。

「居然可以魔化!」

朱雀看著眼前狂傲的女子,犀利的眸子里掠過一抹嘲笑:「原來,蘇氏一族的後代居然修鍊禁忌魔功,最後走火入魔后被迫魔化,真是可笑。」

「走火入魔?」

蘇靜兮不屑地冷笑一聲:「難道你是老眼昏花了么?我並非魔!」

朱雀一驚,仔細地朝她瞧去,果然,她身上雖然有濃重的煞氣,卻又蘊含著一股很特別的氣息。

「神魔合體?」

「是!」

蘇靜兮衣袂狂舞,在漫天火海里揚起一抹狂傲的笑。

「神獸朱雀,既然你誇下海口說要殺我,那我們就來比試一下,看誰的修為更勝一籌,最後,誰生誰死!」


冰冷的話語剛剛傳出,她手中的承影神劍倏地從手中飛射而出,卷帶著扭曲空間之力,朝朱雀斬了過去。

朱雀尖嘯一聲,周身火焰暴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火球如一道無比堅韌的結界,將他保護了起來,無數倒塌下來的碎石碎瓦,在距離火球一丈遠的距離瞬間化作一道道白煙,消失不見。

「刺啦!!!」

一聲驚響,承影神劍斬在那火光之上,霎時,無數道霹靂從神劍中散發出來,擊打著那劇烈燃燒的火球。

「修為還不錯,不過,不是我的對手!」

朱雀尖嘯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道從火球里衝出,承影神劍「砰!」地一聲,被反彈了回去。請牢記本站域名,[的拼音.後綴是]

… 「如果你還是以前的朱雀,我肯定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你被封印在銅鏡里五百年,修為大為損耗,功力大不如以前,那麼,我要打敗現在的你,應該是綽綽有餘的!」

蘇靜兮揚唇冷笑,閃電般飛躍而起,承影神劍在她手中光芒萬千,刺耳的劍嘯衝天而起,那一剎那,蘇靜兮人劍合一,如離弦的箭,衝破了漫天的殺氣和火焰,直直地朝朱雀的火球刺去。∴屋*^_^*檐£下∫文ョ學⌒網wuyaпxia.ン

「刺啦!」一聲刺耳的聲響,承影神劍斬在火球上,這一劍,威力巨大,整個火球震了震。朱雀頗為驚訝地看了蘇靜兮一眼,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的修為還真不是蓋的。

不過,即使他朱雀的功力不如以前,也絕不會輕易地被她一個小丫頭斬殺。

朱雀一怒,迅速扇動巨大的雙翼,此時,火球燃燒得越劇烈。蘇靜兮見狀,心一橫,將所有的內力都灌輸在承影神劍上。

「嗤啦,嗤啦……」

承影神劍與火球交鋒的地方隨著兩人內力的加大,散發出閃電般的白光,熊熊的火焰終是抵擋不住承影神劍的攻擊,開始出現裂縫,而且裂縫迅速擴大,劍峰一點一點地刺入火球中。

朱雀看著一點點刺入火球的承影神劍,冰冷的眼眸泛起一抹驚詫的光焰。那一刻,一股如冰刀般的寒意衝破炙熱的火焰,迎面襲來。

就在這時,蘇靜兮目光一寒,瞬間聚集所有力道於承影神劍上,大喝一聲:「破!!!」。

隨著她一聲大喝,承影神劍瞬間煥發出耀眼的藍光,藍光在燃燒的火焰中炸開!

「砰!!!」地一聲巨響,火球被擊破,承影神劍如一道閃電,夾雜著凜冽的寒風襲來,衝破了朱雀最後的防線,深深地刺進了他的右翼!

「啊!!!」

朱雀看著刺入右翼的承影神劍,震驚又難以置信。

真是不可思議, 喪屍國度 ,刺傷了他。

他堂堂的上古神獸朱雀,今日居然被蘇氏一族的小丫頭重傷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