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畜,你也敢在本尊眼前造次?」木白聲音渾厚平靜地開口。

當然,這聲音被施加了秘法,也只有火麒麟才聽得道。

那火麒麟一聽木白的聲音,整個身子劇烈一顫,體外燃燒的火焰,瞬時被他收斂入體內。

「嗷嗷——」

火麒麟在半空低頭匍跪在木白腳前,像是犯了什麼大錯一樣,一陣瑟瑟發抖。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官翰山環顧四周。只見,這一衆金衣漢子個個凶神惡煞,皆已彎弓搭箭,蓄勢待發。

“原來,你早已部署周詳。”官翰山冷冷道。

“哈哈,爲了將你等一網打盡,我不得不步步爲營,精心策劃。”歌沐天笑道。


“天殺的歌沐天,蛇教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竟讓你如此死心塌地的爲他們賣命?”石鶴道長問道。

“好處?這好處是你等所謂的武林正道給不了的!”歌沐天道。

石鶴道長冷哼一聲,道:“說的好聽,無非就是地位,金錢或者女人罷了。”

歌沐天冷冷一笑道:“錯,是尊嚴!”

石鶴道長一怔,喃喃道:“尊嚴?”

“在蛇月聖教內,大家都是個憑本事。我靠着自己苦練而來的武功,座上了四堂之首。除了教主之外,我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教內衆部,無不對我尊敬有加。哪像在你們武林正道,只因我是官翰山的師弟,爾等才尊我一句‘二莊主’。”歌沐天道。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沐天,我從不知道,你竟會這般想… …”官翰山嘆道。

“事到如今,你還在惺惺作態!官翰山,我告訴你。今日,便是你等一衆武林正道的末日。”歌沐天道。

火煞神忽道:“歌兄,莫要在和他們多費口舌。如若不降,那便盡數殺了!”

這時,一道人影忽的從人羣之中躍起,直襲向歌沐天。

“歌沐天!你這卑鄙小人!要我等羣雄歸降與你?簡直癡人說夢!”來人正是崆峒掌門莫凡。

只見,莫凡鼓起殘存內力,手持七尺崆峒短槍。連人帶槍直刺向歌沐天。

莫凡手中短槍名曰‘毒龍’。乃崆峒派鎮派只寶。歷代掌門代代相傳。過去十年來,莫凡憑着一身卓越的‘七十二路游龍槍法’修爲和手中的‘毒龍’,秉持正義,除惡揚善。爲崆峒一派打下了空前的威望。

如今,眼看幾位正道高手相繼死去,武林正道正面臨着空前的危機。一向嫉惡如仇的莫凡又豈能坐視不理。

但見,歌沐天卻微微一笑,絲毫沒有動手還擊的意思,他淡淡道:“放。”

當‘毒龍’離歌沐天還有一尺之遙的時候。莫凡的攻勢已戛然而止。

只聽得一聲慘叫聲,莫凡赫然便已倒地不起。

官翰山一怔,循聲看去。但見,莫凡背上直直的插着一支箭。正從背門而入,貫穿心臟。

“哈哈,我勸各位不要輕舉妄動。在下這些弓箭手,每一個皆是能夠百步穿楊的好手。到時候,落得和莫掌門一樣的下場那就不好了。”歌沐天喝道。

莫凡掙扎了幾下便不再動彈。鮮血直從他的身體裏緩緩流出… …

“歌沐天,你好狠!”官翰山喝道。

“無毒不丈夫。官翰山,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帶領衆人歸降本教。也免得再有無辜的傷亡。”歌沐天冷笑道。

“歌沐天你做夢!盟主,別聽這廝在此鬼話連篇。我等誓死不降!”石鶴道長喝道。

“老雜毛,你誓死不降是吧?好,那你便去死吧!”歌沐天喝道。

官翰山一怔,喝道:“不要!”

話音剛落,只見金光一現,一顆血淋淋的人頭便已滾至自己面前。

官翰山緊緊的閉上了眼睛,無奈的搖了搖頭。

“老雜毛,非逼我殺雞儆猴不可。”歌沐天喃喃道。

他轉過身來,對着衆人喝道:“誰還要做無謂的反抗?下場便和這老道士一樣!”

衆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鴉雀無聲。

“還是歌大哥手段高明,三兩下功夫,已叫這些人沒了脾氣。”方有藍笑道。

歌沐天冷哼一聲,道:“這些所謂的武林正道表面上說的冠冕堂皇。其實,哪一個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歌兄說的是。”火煞神道。

“歌… …沐… …天… …”

歌沐天一驚,緩緩的轉過頭去。


只見,官翰山掙扎着站了起來。他雙手凝聚着‘蒼穹’、‘瀚海’二色刀氣。此時,正一臉憤怒的盯着歌沐天。

方有藍搶前一步,道:“官堂主,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你中毒已深,勉強運功只會讓毒性發作的更快。”

“官… …官某今日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們的陰謀得逞!”官翰山一字一句正色道。

火煞神快步上前,喝道:“官翰山,你已是強弩之末,就讓我來了結你!”

歌沐天忽的攔在火煞神身前,喝道:“煞神暫且退下,官翰山由我來應付。”

“着!”

二人說話間,官翰山已殺至眼前。

歌沐天閃身一避,冷冷道:“身中劇毒,還要呈兇?官翰山,我看你是老糊塗了。”

“就算今日便是我官翰山的死期,我也要你等陪葬!”官翰山喝道,反手一掌,直削歌沐天。

歌沐天身形一沉,已然輕鬆避開。

官翰山中毒已深,現下他所使出的每一招皆只有平日裏的三分功力。

四十招過後。

官翰山氣喘如牛,顯然已經後繼無力。

“官翰山,你的大限已至!”歌沐天喝道。左掌一翻,已緊緊掐着了官翰山的脖子。

他發力一提,赫然便將官翰山凌空提起。

官翰山仍想出招。怎奈‘鎖清秋’毒性發作。丹田之內一震激盪。一時間,半分內力也聚不起來。

“官翰山,我不會殺你。我要你身敗名裂!”歌沐天冷冷道。

只見,他右掌赫然聚起金色刀氣。猛然進招,掌鋒不偏不倚,正刺在官翰山丹田之上。

官翰山只覺丹田一震絞痛,內力迅速外泄,臉色鐵青。

歌沐天冷冷一笑,左掌一鬆,便將官翰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官翰山掙扎着想要再爬起來。可渾身上下盡使不出一絲力氣。

“哈哈,官翰山。你的武功已盡數教我廢去。以後,你這堂堂的正道武林盟主便是廢人一個了!”歌沐天笑道。

反觀官翰山,臉色煞白,似是瞬間蒼老了十歲。原本悠然自若的神態早已蕩然無存。

一代強者,就此隕落… …

歌沐天出手狠辣,在場衆人無不心寒。 這一幕,被木天恆等人瞧見,如將他們瞬間從天堂拉地獄,打擊得體無完膚。

木天痕氣得頭髮都快冒煙了,一口老血差點就噴了出來。

眾神更是大驚,不知道木白剛才對火麒麟說了什麼,會把他嚇成這樣。

……

「萬年之後,本尊便會歸來,你靜候便是。」木白略微一揮手。

那火麒麟聞言,驚喜無比的一點頭,身體逐漸退化成天龍的變身形態,又漸漸變成了木奇瑞的樣子。

此時,他已經陷入重度昏迷,渾身看不見一絲完整皮肉,身子直朝地面墜落。

那些內族的人,都傻了眼,還沒從極度反差中回神過來,竟一時忘了去接住木奇瑞的身子。

……

很快,木白的神色就恢復了正常,剛才的事情什麼都記不起來,就像是做了一場奇怪的夢。

「你剛才幹了什麼?」木白大驚的問道。

幻夢微笑道:「沒什麼,總之這場比試你贏了。」

「贏了?」木白臉色一怔。

「那內族的人主動認輸了?怎麼可能?」

「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剛才明白可以擊敗外族的傢伙,為什麼要認輸呢?」


眾神一片嘩然,討論得甚是激烈。

木白微鬆口氣,身子輕飄飄地落在木蒼陽等人身前。

不敢相信,剛才要不是火麒麟主動認輸,自己現在就連骨灰都找不到了。

木蒼陽一臉震驚道:「你剛才對那內族的人說了什麼,他怎麼可能主動認輸?」

眾神一臉驚奇的盯著木白,很想知道答案。

木白微笑道:「這個不能告訴你們。」其實,是連自己都知道,只能如此敷衍。

寒煙和迪拉兩人從人群中衝出來,撲入木白懷裡,一陣啜泣,剛才著實為木白受驚不少。


木白安慰道:「我現在不是沒事了嗎,以我的實力,沒人能夠傷得了我的。」

……

良久之後,內族的人才回神過來。

一名青年沖入比武戰場中心的巨坑底下,頓將木奇瑞的身子從中抱了出來。

木天痕怒氣沖頂,但也只能等木奇瑞清醒過來才能弄明白他認輸的原因,一擺手道:「先送他回去療傷。」 (本週全面爆發!每日三更至少!敬請期待!希望讀者朋友們鮮花,票票,收藏給力!謝謝!)

ωwш●тт κan●C〇

歌沐天冷冷的站在衆人面前。

血,直從他的掌緣滑至掌鋒,滴落。

官翰山的血。

當今武林盟主的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