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桌子周圍做了幾個人,其中一個正是黃遠。

而在黃遠的面前擺了足足一堆籌碼,少說也得有七八百萬。

如此情況顯然是贏得盆滿鉢滿了,黃遠的臉上也帶着一絲得意的笑容。

至於桌子上的其他的幾人,則是一副氣不過的樣子,有的則是一臉的懊惱。

正專心贏錢的黃遠並沒有發現陳明的到來。

陳明自然也沒有和黃遠打招呼的想法,只是站在後方看着黃遠的表現。

一個賭桌上總共有五個人,除了黃遠外,都是托兒。

賭桌上有輸有贏,不過總得來說,黃遠贏得次數和金額都比較多。

當然這也是陳明故意安排的,之所以讓他多贏點,就是爲了把坑挖的更深,讓黃遠掉進坑裏後不得翻身!

看着黃遠一臉得意的將一堆籌碼攬到他面前的模樣,陳明臉上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直到十一點多,賭局纔算結束,黃遠面前的籌碼也突破了兩千萬。

再次成爲了地下賭場中最引人注意的人。

只不過結束太早,黃遠還有些意猶未盡。

其實更多的是想要贏更多的錢。

不過坐在同一個賭桌上的人都輸得差不多了,他也不好意思再硬拉着人家賭。

旋即只好離開地下賭場,上樓繼續找樂子了。

而此時,在夢夜的某間辦公室中。

陳明和王光面對面的坐在沙發上,王光遞根菸給陳明,然後幫着點上。

“陳總,你看今天這安排的怎麼樣?”

“不錯,明天再繼續。”

“還繼續?陳總,錢…”

“錢不是問題,只要你能保證最後給我贏回來就行。”

“陳總你放心,肯定能給你贏回來,我找的那些人,不說是賭界頂尖的水平了,最起碼一流還是能穩住腳的。”

“嗯,等這件事辦完,贏回來的錢分你一半,至於你怎麼和你找來的那些人分這個錢,那就是你的事了。”

王光一怔,分一半?

就算是現在投進去的錢都有三千多萬了,而且陳明還準備繼續砸錢呢,到時候能分到他手中的可就有最少兩千萬了。

而且要是陳明再多吊幾天的話,自己所能分到的錢就更多。

至於說找的那些人,到時候隨便分給他們百八十萬就行,剩下的不全都是自己的。

想着,王光不由感覺他眼前都是錢。

錢途一片光明啊!

至此,王光也在心底打定了跟着陳明的想法。

看着陳明的眼神都閃閃發亮。

而陳明看着王光看自己的模樣,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然後跟他交代兩句,沒有在夢夜多停留。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陳明就帶着高茹和小陳譯前往了陳家村。

雖然陳母嘴上沒說,但每次陳明帶着小陳譯回去,還是能看出來陳母也想看看高茹。


所以這次趁着沒什麼事就帶着高茹一起回老家了。

雖然陳明和高茹在一起並沒有舉行婚禮,但該做的事情卻是一樣沒少,甚至連孩子都有了,所以自然要回去看看。

雖然高茹之前來到陳家村,但這次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陳明當然也知道高茹回去肯定會不習慣,但醜媳婦還要見公婆呢,更何況兩人已經這樣了,她還是小陳譯的媽媽。


顯然對高茹來說回陳家村也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事情。

之前她和許玉峯在一起的時候可沒有見公婆一說,畢竟和許玉峯在一起也不是她真心實意的,只不過因爲兩家的一個約定而已。

現在這情況則完全不一樣。

回到陳家村時,雖然高茹看着周圍的情況,怎麼看怎麼彆扭,不過心裏還是極力的剋制着。

雖然僅僅是一中午而已,但對高茹來說卻是如同過了許久一樣。

陳明將高茹的表現看在眼裏,心裏也一陣感激。

今天高茹的所做作爲,讓陳明很滿意,自己知道高茹是個什麼樣的人,她能喜笑顏開的和陳母相處就已經很不錯了。

至於說幫着陳母幹活,高茹也不是沒上手,就是有些看起來比較髒亂的地方會讓她有些厭煩,不過倒也沒有刻意的表現出來。

下午時分,陳明和陳母聊了聊陳父在國外的情況,然後便開車帶着高茹和小陳譯離開了。

路上,陳明跟高茹閒聊着很快就回到了廬州。

旋即陳明則直接開着車奔這南湖而去了。

傍晚時分,陳明獨自前往商場買了一堆菜重新回到別墅酒店。 而此時高茹正抱着小陳譯在二樓坐着看風景呢。

陳明上去看一眼跟高茹打聲招呼,然後便下樓準備準備做飯了。

飯菜做好,高茹也把小陳譯哄睡了。

別墅一樓的餐廳中,陳明點燃了事先準備好的蠟燭,然後從一旁拿過來醒好的紅酒。

高茹走到餐桌前,一臉驚喜的看着陳明,心裏好奇陳明這是要幹什麼。

“爲你準備的,喜不喜歡?”陳明將手中的餐盤放在桌子上,轉身摟住高茹。

“喜歡。”高茹點點頭,一臉幸福的笑容。

說話間,高茹也轉身抱住了陳明,擡起頭紅脣朝着陳明吻去。

見狀,陳明也沒有拒絕,而是和高茹相擁在一起忘情的纏綿起來。

過去好一會,陳明停下道:“先吃飯吧,再不吃菜都要涼了。”

高茹聞言點點頭,這纔不舍的和陳明分開坐到座位上。

飯間,兩人喝完了一瓶紅酒。

微醺的感覺下,高茹也放開了,兩人在樓下纏綿了許久才一起上樓。

轉天一早,陳明從牀上醒來,看一眼躺在自己旁邊,小鳥依人的高茹,忍不住在其臉上親吻了一下。

而這一吻,也讓睡夢中的高茹甦醒了過來。

於是隨即兩人趁着小陳譯還沒醒,又是一陣纏綿悱惻。

一番激烈的戰鬥後,兩人收拾一下,一起進了浴室。

從浴室出來,小陳譯也醒了過來。

吃完早飯,陳明在別墅陪一會高茹和小陳譯,便獨自回了廬州。

不久後,陳明來到了明帆房產。

坐在辦公室,抽着煙看着資料。

一直到傍晚時分,陳明都在明帆房產度過。

晚上陳明又前往了一趟夢夜,來到夢夜的地下賭場,看了看賭桌上激動無比的黃遠,點燃了一根菸。

今天就是最後一晚!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只見黃遠面前的籌碼一點點的減少,最終到面前空無一物。

而此時黃遠臉上則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而同一賭桌上的其他幾人則變相的用勸着黃遠退場的方式激將着黃遠。

目的就是爲了讓黃遠繼續賭下去。

而前些天連續應了幾千萬的黃遠自然禁不住他們那種激將了,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兌換籌碼,繼續和那些人賭。

而這一幕也是陳明正想要看到的。

半個小時後,黃遠兌換了五百萬的籌碼輸得一乾二淨。

於此同時,一個賭桌上的人則開始勸着散場,下次再約時間。


而其中一人則有意無意的提起了黃遠前幾天贏了幾千萬的事。

這情況也讓黃遠更加堅定了要繼續的念頭。

於是乎黃遠這次足足兌換了一千萬的籌碼。


可很快,黃遠面前的籌碼就再次輸光了。

“黃總,看來你的運氣是前幾天用完了啊,要不咱們改天再戰?”坐在黃遠旁邊的光頭似笑非笑道。


“哎,光頭佬,怎麼說話呢,黃總是差那一兩千萬的人嗎?對黃總來說,輸得不過都是小錢。”這時黃遠左手邊的人跟着道。“黃總,我說的對不對?”

黃遠臉色變幻着,沒有迴應那人的話,只不過眼神中的不甘,還有緊攥的雙拳能夠表現出他現在的心情。

“黃總,還玩不玩了?給句話啊,不玩我們可就走了?”這時又是一道聲音響起,那人說着話還饒有興致的看着黃遠,玩着面前的籌碼。

“玩!”黃遠咬咬牙,憤怒道。

說話間,黃遠拿出一張銀行卡交給旁邊的服務員,讓其幫着去兌換籌碼。

“兌換兩千萬的!”

服務員接過銀行卡,轉頭看一眼不遠處的王光,見後者點頭,這才轉身前往兌換籌碼的地方。

很快,兩千萬的籌碼就來到了黃遠面前。

看着面前的籌碼,黃遠心裏立馬就來了底氣,道:“現在咱們每個人的籌碼都在千萬以上,要賭就賭大一點,怎麼樣?”

“我沒問題,就怕有些人輸了會哭鼻子。”光頭哼哼一聲。

“我也沒問題,既然黃總你要賭大一點,那我奉陪便是。”

“你們都同意,我要是不同意的話,豈不是一點面子都沒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