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戲不錯,裝的比我們還緊張。”關曉萌冷笑一聲:“照片壞了還有U盤呢,裏面的視頻可撕不壞,不至於那麼緊張吧。”

瘋子陳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徹底失去了信任,不得不認真起來:“好,那我就給你們一個相信我的理由。”

馬馮三一臉疑惑,瘋子陳這會兒的一些表現,讓他都相信這傢伙是個特勤了!

“U盤裏面有什麼樣子的視頻我不知道,但是照片上有一個人,我卻認識。”瘋子陳淡淡道:“左邊數第五個女人。”

王聰拿起照片找人。

“她叫盧芙蓉,人送外號‘冰美人’。”瘋子陳認真道:“‘冰美人’並非說她這個人有多高冷,你們在照片上也看得出來,她玩的很嗨,叫她‘冰美人’是因爲她手裏有純度非常高的‘冰’,所以她纔得到了‘冰美人’這個稱號。”

聽到這裏,王聰等人的胃口被掉了起來,而馬馮三的臉色已經變成了驢肝一樣的顏色。

“你們以爲馬馮三隻是一個組織暴力團伙,會吸一點小毒,玩一玩女人的傢伙。”瘋子陳搖搖頭:“其實不然,他比你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他不但自己沾染上了‘冰’,而且還和‘冰美人’盧芙蓉一起做起了‘冰’的生意……”

聽到這裏,王聰衆人目瞪口呆!

馬馮三一聲怒斥:“瘋子陳!你他媽胡說八道什麼呢!”

就看現在馬馮三的樣子,跟剛纔比起來簡直變了一個人,這臉色,這語氣,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淡定。

瘋子陳完全沒有理會馬馮三的意思:“跟‘冰美人’比起來,馬馮三可小心多了,馬馮三有他自己的娛樂公司做幌子,掩蓋了他很多的犯罪行徑。他手底下籤約的一些十八線小藝人,其實根本就不是什麼藝人,說白了就是高端一點的陪溜妹。”

關曉萌徹底被瘋子陳曝出來的內幕給震驚了,這也太誇張了啊。

“因爲有娛樂公司做幌,他能接觸到各種身份‘高端’的人,手底下還有不少漂亮的陪溜妹,很快就形成了自己特殊的‘營銷手段’。”瘋子陳道:“人一旦出名了,有錢了,就會格外的空虛,當追求出現了畸形的時候,自然更容易接觸上毒品。”

“我他媽殺了你!”馬馮三一雙血眼暴瞪,血絲布滿眼球。

瘋子陳聳了聳肩膀:“只要那照片在,你恐怕就沒有殺我的機會了。”

就在這時候,鏟子突然一個飛撲衝向王聰,想要趁其不備奪取那些照片銷燬!

好在王聰反應快,一個後撤步躲開,轉身就是一記爆踹將鏟子給踹飛!

鏟子狠狠撞在夜總會包廂內的大影屏上,哐的一聲摔在地上,掙扎了兩下便放棄了。

“你還真是夠忠心的。”王聰驚魂未定道。

鏟子這可不是忠心不忠心的問題,而是馬馮三這個後臺一旦塌了,他這輩子也就完蛋了。馬馮三犯的那點事兒,鏟子都有參與,而且鏟子身上是有案底的,只要被抓就是一個死。

瘋子陳指了指王聰手裏的照片:“親,千萬別搞壞了。”

“在我手裏比在你手裏還要安全。”王聰自信道。

“總之,我該說的都說了,‘冰美人’三天前落網了,她已經招了她和馬馮三之間的交易,所以我這幾天接觸馬馮三,目的就是得到馬馮三和‘冰美人’接觸的證據。”瘋子陳道:“只要證據確鑿,馬馮三動用什麼關係都不可能自保。”

爽!

這真叫一個大快人心啊!

關曉萌真不敢相信,自己偷偷的拍攝的幾張照片和一個視頻,居然可以成爲破獲一件販毒大案的關鍵證據!

“你們不相信我,我能理解,我當了那麼多年臥底,我自己什麼樣子我自己也清楚。”瘋子陳笑了笑:“現在就連我家人都已經徹底相信我墮落了。”

“不好意思,我們也不得不小心。”蜜糖剛纔一直都在仔細觀察馬馮三的神態變化和肢體語言。

她相信剛纔瘋子陳說的這番話一定是戳中了馬馮三的痛點。

顯然,這一切都不是她能想像出的,實在是太恐怖了。

“現在我能打電話了吧?”瘋子陳苦笑道:“你們能有這麼大的膽子和馬馮三相抗衡,也一定不是一般人。我一定會讓我們大隊長給你們申請一個優秀市民獎!每個人都有!”

“真的?”王聰樂了:“給多少獎金?”

沒等瘋子陳作答,冰冰就一口拒絕了:“我們不想要什麼優秀市民獎,我們只希望你能答應我們一件事情。”

瘋子陳一怔,這還提條件了:“這個……我也不當家,我只能說盡量幫你們給領導申請一下。”

“我的條件很簡單。”冰冰道:“我相信你自己就能做主。我希望這件事情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們也不想上什麼新聞,要什麼獎勵,更不需要什麼新聞曝光,就讓這一切都當做沒有發生過。”

“啊?無名英雄啊?”瘋子陳一怔:“可……我們領導若是問我是誰幫了我,我怎麼說?這明顯不是我一個人能搞定的啊。”

蜜糖想了想,對瘋子陳道:“那你就說,是撕蔥俠幫了你。”

“撕蔥俠?什麼鬼?”瘋子陳哭笑不得。

但他們幾個人卻不給他任何拒絕的機會。 冰冰和蜜糖的意見很統一,趁着警方沒來之前就走,她們既不想浪費時間,也不想讓自己曝光上新聞。

這年頭的媒體鼻子非常靈,特警若是出動來抓人,一定會有搞新聞的人追過來。

現在離開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但關曉萌心裏就有點不放心了,畢竟她們一走,這裏就剩下瘋子陳一個人,馬馮三在這裏可是人多勢衆,就瘋子陳一個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

好在瘋子陳接下來的一個行爲讓她們吃下一顆定心丸,瘋子陳撿起冰冰拆掉的手槍零件,**,套筒,槍管,機體,扳機,擊針……三下五除二的咔嚓一聲就給裝好了。


冰冰推掉的所有子彈也被瘋子陳一顆一顆撿起來安進了**裏。

瘋子陳用他的行爲告訴他們,作爲一個刑偵特勤,他雖然已經因任務需要把自己僞裝成了一個混蛋,吊兒郎當的樣子也深入骨髓,但他依然是一個警察,這些基本功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默默的做完一切,瘋子陳在衣服內袋掏出一個老式諾基亞手機,扣開後蓋和電池之後,又在左腳襪子的內側拿出一張電話卡塞進去,這纔將手機裝好,嫺熟的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他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手裏的老式諾基亞:“這東西待機時間長,一星期不充電都沒問題,現在出的智能手機實在不適合我們幹特勤的用。”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瘋子陳咧嘴一笑,開門見山道:“頭兒,快來紫禁皇都吧,老三和‘冰美人’碰面的證據找到了,你帶幾個兄弟來把老三抓了,回去看看他和‘冰美人’還怎麼狡辯。對了,還有一個事兒,老三手底下那個叫鏟子的玩兒槍啊,也該好好查查他底子了,說不定犯過的事兒比老三還重呢。”

電話另一端的人聞言很激動,一陣狂贊,表揚他英明神武把事情給解決了。

瘋子陳苦笑的搖搖頭:“解決這事兒的不是我,是撕蔥俠。”

“什麼鬼?”電話另一端的刑偵隊老大也有懵圈的時候。

“不是鬼,是俠。”瘋子陳淡淡道:“快點來吧,人家超級英雄做完事情都要轉幕後,你們來之前人家就走了,別你們還沒到呢,我再讓老三的人給辦了,到時候你不但拿不到證據了,還得去深山老林裏給我收屍。”

那邊啪一聲就掛了電話,抓捕行動正式開始了。

瘋子陳看了看手錶:“這裏距離我們局只有十三公里的距離,十分鐘之內他們就趕來了。”

“他自己也能解決麻煩,刑警隊的人很快就來了,這下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我們走吧?”冰冰對關曉萌努努嘴,關曉萌也瞬間放下心來。

“陳sir,剩下的可就交給你了。”王聰嘿嘿一笑:“我們先走一步。”

“超級英雄。”瘋子陳喊了王聰一聲:“走好。”

王聰他們迅速撤離,而他們一出門兒,包廂裏面的幾個公主也都趕緊往外跑。瘋子陳並沒有理會那些小姐。

這一下,夜總會徹底混亂了,誰都沒想到這水居然那麼深!

眼睜睜看着王聰他們幾個人出來揚長而去,愣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攔。

至於這夜總會有公主的不良風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問題,所以瘋子陳也懶得理會,只要抓住今天的主角,事情就完美結束了。

“瘋子,你這戲可太好了。”當王聰他們離開之後,馬馮三伸出大拇指對瘋子陳感慨道,隨後便抓起一杯酒,一飲而盡,壓了壓驚。

瘋子陳轉頭看了馬馮三一眼:“誰演戲呢?馬馮三,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坐着,我現在沒心情和你扯淡。”


“瘋子,別鬧了。”馬馮三用哈哈的大笑來掩飾自己的內心活動。

“誰他媽跟你鬧呢。”瘋子陳不耐煩的擺擺手:“馬馮三,你不是傻子,我是演戲還是玩兒真的,你早看出來了,若不然你也不會等人一出門兒就摸酒杯。”

瘋子陳一語道破天機!

馬馮三的身體僵住了,握着酒杯的手也有些微微的顫抖。

“你不會真以爲你拿一酒杯就能逆襲了吧?”瘋子陳不屑的笑了笑:“我讓你拿,就是給你機會了,你可以試試的。”

馬馮三這一刻真的有衝動想要用酒杯拍過去。

瘋子陳不爲所動,繼續道:“你敢反抗,我就能直接開槍,一點都不違反我的紀律。目前,除了戰爭罪,侵略罪,反人道罪這些公認爲的違反國際法的國際犯罪之外,滅絕種族,航空器劫持,還有販賣毒品,這些也都是違反國際法的國際犯罪。就你和‘冰美人’之間交易的數量,我斃了你一點都不過分。”

兩人說話的途中,吳晟想悄悄爬走。

“你給我窩着!”瘋子陳第一時間就看破了吳晟的動機:“你小子敢勒索,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馬馮三都敢招惹,也是個老鳥了吧?回去給你好好查查底兒,你也準沒好兒。”

吳晟連求饒也不敢求了,只能乖乖趴在地上。他是真被關曉萌給害慘了啊!


這個房間裏,唯一讓瘋子陳感覺有威脅性的,恐怕就是站在牆邊的鏟子。

但鏟子一直都沒有動,非常守規矩。

鏟子是個識相的人,自從瘋子陳把手槍組裝好,子彈上膛以後,槍口就一直都對着他的方向!

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信號,只要鏟子敢有一點亂來的意思,瘋子陳想都不會想,就一定是要開槍的。

這沒什麼好說的。

十分鐘之後,隨着警笛聲的呼嘯而至, 正道天穹

躲在一百米外小樹林裏的王聰和幾個美女也終於徹底的安心了。


“好了,這下我們也能回去睡個安穩覺了。”王聰伸了個懶腰兒,初到帝都就解決了一件大事兒,這感覺相當美妙呀。

這一刻王聰還真是找到了一絲做俠客的感覺,成就感滿滿的,就一個字兒——爽!

關曉萌雖然這邊安心了,但心裏還有其他心思呢:“梨子還在醫院呢。”

她一說,王聰纔想起這茬兒。

蜜糖已經掏出手機撥通了百合的號碼,百合辦事兒的確讓人挺不放心的,平日裏她就是一個小糊塗蛋兒。

電話打通,蜜糖就聽到了一陣歡快的嬉笑聲,聽到這聲音,蜜糖也就放心了:“梨子已經沒事兒了?”

“蜜糖姐,梨子已經沒事兒了,我們剛剛回到家。”百合笑着道:“你們呢?你們也已經解決好事情了?”

“恩,已經解決好了。你們在家等我們吧。”蜜糖笑了笑。

王妃傾城:皇上有喜了 ,家裏纔剛剛出了事情,他們這邊的事態又不明朗,萬一他們這邊失手,那兩個不長心的小姑娘回家就是等着狼羣入窩抓她們呀。

不過好在一切都順利,蜜糖這些後怕也都是沒必要的擔憂。

關曉萌已經叫了滴滴快車,車來之後幾個人迅速返回家中。

雖然說家裏因爲剛纔那羣人的造訪而有些狼藉,但百合和梨子都是勤快的姑娘,不到一小時的功夫就把一切都給清掃了出來。

一場大劫平安度過,關曉萌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爲了表示慶祝,她表示要請大家去小區對過一家大排檔吃點東西。

說起吃,王聰當然第一個舉手表示同意,這一晚上也夠折騰了,吃點東西彌補一下自己的胃也是應該的。

梨子表示女孩晚上不能吃東西,尤其是她這做主播的,要對得起粉絲,如果吃的那麼臃腫會掉粉兒的。

重生之超級大亨

其他幾人也沒什麼意見,她們的想法其實跟梨子都差不多,吃東西是次要的,大家一起喝一杯酒,表示慶祝還是可以有的。

關曉萌拿出手機:“我給米爾打個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