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想啊,但太難了,不能太貪心,你沒聽人形骷髏蟲發動元神死咒的內容啊,一旦不成功,我們就要與符天徹底絕對對抗,現在還早了些,只有讓它走了,走了也好!」江帆無奈的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主人,再喊上空間獸一起拿下人形骷髏蟲和小憨應該就沒問題了!」雙頭裂體獸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建議道。

「雙頭,你想的太簡單了,其實人形骷髏蟲離開了還是有利的,什麼事都可以推到它頭上去,死了反而不好!」江帆道。

「除了符天和符地,幾乎沒誰有能力輕易殺人形骷髏蟲和小憨,人形骷髏蟲和小憨死了,不管是符天還是符地都能猜到是怎麼回事,會想到我的,這不是沒事找事啊!」江帆又道。

「呃,是小的考慮不周了!」雙頭裂體獸怔了怔,有些不好意思的訕訕道。

江帆風之眼遙視周圍近五千里範圍,沒發現異常,將枯骨靈王喚出召喚亡靈,這次效果不錯,十幾分鐘便召喚出七八千白骨亡靈收復,又是馬不停蹄的趕到另一處,再次收復一萬餘亡靈。

已是過去半個多小時了,江帆沒再繼續尋找亡靈,立刻返回丸城附近的山中,人形骷髏蟲還在那等待著。

江帆把化符原珠交給人形骷髏蟲,人形骷髏蟲興奮萬分,骷髏眼中竟是流出了激動的淚水,江帆又把設置好的空間獸分身交給人形骷髏蟲,交代叮囑幾句便要離去。

「呃,蟲子怪物開始發動進攻了!」忽然人形骷髏蟲道,剛剛收到了負責丸城這個區的一個魔神主的信息。

「這是無法避免的,不過這也是好事,對我們的行動有利!」江帆皺皺眉,嘆了口氣,半天的時間終於過去了,想了想道。

雙頭裂體獸馱著江帆飛離,找到空間傳送場,來到另外一個區,出了空間傳送場打聽到工廠位置,便來到工廠附近三百餘里的山中。

江帆略一思索給符神界的混沌神獸發出指令,接著取出空間獸留給自己的紫灰色果凍似的軟性小球聯繫空間獸,讓空間獸趕緊過來,就要動手了。



「主人,真的要把抓到的符妖或者二怪的其中一個交給符地?」雙頭裂體獸忽然問道,竟是捨不得了,打起主意來。

「你不要光想好事,符地交出了化符原珠,結果沒有收穫,這不是公然與他反目嘛,符地會放過我們?」江帆自然明白雙頭裂體獸的意圖,有些無語的提醒道。

「呃,小的只是覺得可惜了,而且那樣的話符地的勢力豈不是又變得強大了!」雙頭裂體獸惋惜地道。

「這沒關係,符天和符地都是敵人,符天相比勢力更加強大,這次行動削弱了符天的勢力,雖然讓符地勢力加強,但總的來說敵人的數量還是被削弱了,對我們有利!」江帆不以為然道。

「符天這邊失去了人形骷髏蟲、小憨、符妖或者二怪必然要損失一個,空間獸會幹掉一個戰將,對符天來說是重大打擊!」江帆分析道。

「符地這邊會煉製出一個異形獸,但估計這個異形獸的強大總不至於能強過人形骷髏蟲太多,無法彌補失去的四個強大,總體上敵人的勢力還是削弱了!」江帆又道。

「符地肯定急著煉製異形獸,會閉關不出,我們就暫時免去面對符地這個傢伙的威脅,可以一心的對付符天,壓力輕鬆不少,而且符地肯定會派出三屍凶,還可以打打它們的主意!」江帆最後道。

雙頭裂體獸聽的連連點頭,江帆又要說什麼,忽然精血符球有異動,江帆忙取出查看,頓時笑道:「呵呵,吃蛋在符神界摧毀了一個工廠和屠宰場了,黑皮仆獸頭疼,問我該怎麼辦呢!」

「主人,為何這次行動不把最厲害的這個黑皮仆獸拿下?」雙頭裂體獸也是歡喜,忽然心中一動,驚訝道。

「黑皮仆獸現在是符天手下最強大的,拿下的難度比符妖或者二怪要難,而且我與黑皮很熟悉,這傢伙比較聽我的話,拿下了以後與其他的打交道絕不會有與黑皮打交道容易有利!」江帆解釋道。

江帆立刻給黑皮仆獸發去訊息,建議黑皮仆獸趕去符神界查看,不能不管符神界的工廠安全,否則符天知道了會責怪,符魔界可以讓人形骷髏蟲負責。

黑皮仆獸果然接受江帆的建議,召喚上二怪,兩個戰將趕往符神界,這樣符魔界只剩下符妖和四個戰將了。

不一會,人形骷髏蟲發來訊息,黑皮仆獸把符魔界的工廠安全交給了它,江帆立刻命令人形骷髏蟲開始動手按照計劃摧毀工廠和在建的屠宰場。

江帆才發完命令,雙頭裂體獸道:「主人,空間獸來了,小的察覺到它們的氣息了!」

江帆立刻風之眼遙視,只見千餘裡外的空中三個三隻紫灰色果凍似的軟性團狀物急速飛來,不過速度在減慢。

很快只空間獸便來到江帆幾十米前,大空間獸直接的問道:「我們要做些什麼?」

「我們就在這等待,很快會有符妖和一個戰將過來,到時那個戰將就交給你們了,是殺死還是抓住用來強大實力你們自己考慮,拿下后你們要趕緊走,至於符妖不用你們管了!」江帆道。

「大王,肯定是抓住戰將用來強大實力!」一個小空間獸有些興奮的對大空間獸喊道。

「那是自然!我們對付符妖不好嗎?」大空間獸應了句后沖著江帆問道,有些心大,想拿下符妖,畢竟符妖比戰將強大不少。

「呵呵,你別太貪心,你們三個分一個戰將,不錯了,我這邊是混沌神獸,人形骷髏蟲,小憨分一個符妖呢,這種分配應該是合理的!」江帆笑道。

「呃,人形骷髏蟲就是你說的幫手!它不是幫符天的嗎?」大空間獸驚訝了,也打消的捉拿符妖的念頭,混沌神獸就敵不住,何況還有一個強大的人形骷髏蟲,也只能分得一個戰將了。

「呵呵,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這次行動完后,人形骷髏蟲不會再和符天攪合在一起,對你也是好事,符地就在附近,行動一定要迅速完成立刻撤離!」江帆敷衍了句叮囑道。

「我們分頭對付自己的獵物,互相不用支援幫助,得手就趕緊走,要是引來符地麻煩就大了,別說沒提醒你!」江帆恐嚇道,得給空間獸壓力,防備萬一這些傢伙起了貪念鋌而走險。

「對了,符天很快會出來,他說要解決你們,你們一定要躲好,不然我們以後沒得合作的機會了!」江帆想了想又道,不希望空間獸過早的被解決了,暫時留著不但能牽制符天,還能利用一下。

「呃,知道了,抓住戰將后我們會採用特殊的辦法藏起來,正好修鍊提升一下實力,符天要找到我們不容易,不過還請有情況及時通知我就更好!」大空間獸吃了一驚,忙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放心吧,一般來說符天的行動我能都會知道的,有情況我一定會通知你,我們已經聯手合作了,是盟友,少了你們,我對付符天就更難了!」江帆滿口答應。

「不過你可要隨時保持與我的聯繫是暢通的,別藏起來無法聯繫上你就麻煩了!」江帆提醒道。


「不會,我們的聯繫隨時暢通無阻!」大空間獸應道。

「對了,我已經冒充你搗毀了符天的幾個工廠,黑皮仆獸知道了很疑惑,說什麼符天不認為你會破壞那些工廠,這是怎麼回事?」江帆忽的心中一動,試探道。

大空間獸頓時不吭聲了,江帆眉頭皺起,不悅的施壓道:「怎麼,這也不能說嗎,這樣顯得一點也不像是朋友,真是令人失望啊!」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一些情況,符天的加工廠最終的成品是一種粘稠的漿糊似的東西,叫做血魂封印漿,用來封印五行繭房的!」大空間獸想了想有些無奈的嘆道。

空間獸本不想透露,合作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現在看來江帆的表現超出它的想象,竟然把人形骷髏蟲都拉到這邊反水符天,不由的另眼相看了,覺得這種合作很不錯,態度也就出現鬆動了。

「血魂封印漿!封住五行繭房?這是不讓五行獸出來嗎?好像符天和符地的實力應該不會畏懼五行獸吧!」江帆驚訝,腦筋急轉狐疑道。

「呃,符天和符地是不懼五行獸,血魂封印漿不是用來封住五行獸的,血魂封印漿會滲入五行繭房外面的封印罩,封住裡面的空間隧洞的進出口!」大空間獸爆料道。

「我靠,五行繭房中有空間隧洞!」江帆頓時震驚了,隨即追問道:「五行繭房中的空間隧洞連接哪裡?五行獸是從空間隧洞過來的?」

「呃,我以前聽說過五行繭房的一些事,具體的並不怎麼清楚,據說五行繭房的主人很厲害,也不知到是誰,我想符天和符地害怕的應該是五行繭房的主人!」大空間獸答道。

「血魂封印漿封住空間隧洞的進出口,五行繭房的主人就過不來了,符天和符地的危機也就能解除了!」大空間獸又道。

「哦,原來如此,原來符天和符地是害怕這個啊!我靠,五行繭房主人的實力豈不是非常的恐怖了!」江帆終於明白了。

「呃,那你為何不願對符天的加工場動手?破壞了打擊符天和符地不好嗎,對你好像沒什麼壞處,只有好處吧!」但江帆還是迷糊了,這只是提到關於符天的事。

「呵呵,這裡面有個特殊的情況,因為我想得到血魂封印漿,我另有其他作用,所以不對工廠動手!」大空間獸解釋道。

「你也要得到血魂封印漿?用來做什麼?那你豈不是要和符天爭奪了?符天說你不會動手,說明知道情況,難道就不擔心你去搶?」江帆頓時詫異了,不禁問出一串的疑問。

「兄弟,這裡面牽著到我的一些秘密,與現在局勢沒多大關係,我就不說了,你還要打聽好像說不過去吧!」大空間獸卻是拒絕道。

「哦,既然與局勢沒多大關係,又是你的**,那我不問就是!」江帆皺皺眉,露出不悅之色道,有些失望,不過總的來說還是十分高興,又得到了重大的信息,搞明白了許多事了。

同時江帆又十分好奇了,覺得事情很詭異了,似乎有些自相矛盾說不通,看來其中有重大隱情,但不好直接再問,江帆沉吟了會又試探道:「空間兄,那你害不害怕五行繭房的主人?」

「怎麼說呢,這裡面有些特殊的情況,我不好說,可以說既怕也不怕吧!」大空間獸遲疑了下含糊的答道。

「我靠,既怕又不怕,這是什麼意思?這傢伙還是不想說真話!」江帆有些鬱悶,話音一轉笑道:「萬一我們要是無法對付得了符天,最後還可以藉助五行繭房的主人來滅掉符天了!」


「這個到時再說,最好是不依靠五行繭房的主人滅掉符天!」大空間獸沉默了會莫如深諱道。

江帆沒再說話,琢磨起空間獸的話,忽然大空間獸道:「呃,好像是你的混沌神獸來了!」江帆心中一喜,抬頭風之眼遙視南面方向,果然三千餘裡外,混沌神獸正急速飛來。

「吃蛋,辛苦你了!」很快混沌神獸到了面前,江帆笑道。

「吃蛋不辛苦,能為媽媽做事吃蛋很高興!」混沌神獸道。

江帆正要說什麼,這時人形骷髏蟲的牙齒有異動,江帆取出查看,人形骷髏蟲已是摧毀了三個區的工廠和在建的屠宰場,正朝著這邊過來了。

「空間兄,人形骷髏蟲馬上就到,待會要麻煩你派出一個和人形骷髏蟲的小憨打上一場了,當然不是真打,但氣勢要做足!」江帆不再去想其他,忙道。

「假打?嗯,明白了,這個沒問題,不過你要和小憨說好,免得出現意外!」大空間獸先是一愣,接著明白什麼意思,強調道。

江帆點頭,等了會,人形骷髏蟲帶著小憨出現,人形骷髏蟲對江帆說道:「我剛才給黑皮信息了,說這裡出現一隻空間獸在破壞工廠,我正帶著小憨與空間獸廝殺!」

「黑皮問我要不要趕來支援,我說調集符妖和一個戰將幫忙就能打癱這隻空間獸,讓它不用擔心,注意符神界那邊,另外也給符妖和戰將老四發出指令,它們很快就到了!」人形骷髏蟲又道。

「很好,做的不錯,那就依照計劃行事!」江帆表揚道。

「空間兄,你派那個來和小憨打?」江帆問道。

大空間獸對左邊的一個小空間獸命令道,小空間獸立刻前出,人形骷髏蟲對小憨叮囑幾句,江帆也交代幾句,小憨和小空間獸立刻飛上空中打了起來。

小空間獸和小憨都是爆發出強大的氣息,在空中七八千米高打的比亦樂乎,並迅速的朝著工廠方向去,順便摧毀工廠,不斷的爆發出轟轟的鳴響傳出老遠,強大的氣息散發出數千里遠。

「符妖和戰將老四過來了,就在五六千裡外!」人形骷髏蟲忽然道。

「空間兄,你趕緊藏起來,主意收斂氣息,待會你們就在這裡解決戰將老四和符妖,解決完立刻離開!」江帆忙道,立刻將混沌神獸收入符咒世界,大空間獸帶著小空間獸隱入山腳下一處草叢。

人形骷髏蟲和騎著雙頭裂體獸的江帆飛到屠宰場,轟……只見小憨正在狂暴的攻擊地面建得差不多的屠宰場,至於修建的工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骷髏兄,你去迎戰將老四和符妖,我這邊和小憨追趕小空間獸!」江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說好了,我將符妖打成重傷就立刻帶著小憨走!」人形骷髏蟲強調道。

「咦,你用化符原珠離開,不是需要符印的嗎?你怎麼走得了?」江帆點頭,猛然想起什麼,擔心的問道,還真忘了這茬了。

「呵呵,我怎麼會忘記這事,已經解決了,符天為了表示誠意,已經給了我五塊魔神主符印了!」人形骷髏蟲笑道。

「哦,那就好!」江帆鬆了口氣,不然真的麻煩了,人形骷髏蟲立刻閃身消失,江帆對著幾百米外的小空間獸喝道:「開始撤離,回到剛才的山頂位置!」

小空間獸立刻閃身快速飛離,小憨最後朝著滿是大坑一片狼藉的地面轟出一拳,便慢悠悠的追向小空間獸的方向,江帆騎著雙頭裂體獸在後面跟著。

人形骷髏蟲出現在兩千裡外正在趕來的戰將老四和符妖面前,不悅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怎麼來得這麼慢?」

「骷髏蟲,我一接到你的信息就全速趕來,這離著二十餘萬里呢,你還要我多快?」符妖頓時不滿道,戰將老四則是不吭聲,它的實力最弱,既是不滿在兩個強者面前也沒有發言權。

「那趕緊跟我來!」人形骷髏蟲哼了聲道,朝著設伏地點飛去,符妖和戰將老四立刻跟上,符妖與人形骷髏蟲並排飛行。

「你怎麼不拖住空間獸,小憨頂得住?空間獸豈不是跑了?」符妖忽然覺得有些奇怪,質問道。

「跑不了,空間獸已經被我打傷了,小憨正在拖住它!」人形骷髏蟲道。

「呃,那你和小憨豈不是能解決,還喊我怕和戰將老四來做什麼?」符妖一楞,奇道。

「妖兄,其實我和小憨對付就成,只是費事些,喊你來的目的是要拉上你也沾點功勞,你也知道我和黑皮不對付,你們對我也有成見,我想和你搞好關係!」人形骷髏蟲忽悠道。

「哦,這樣啊,呵呵,那就謝謝你了,其實我對你沒多大意見!」符妖怔了怔,隨即明白了,原來這貨是要向自己示好,不由得有些得意道。

「那就好,還希望妖兄幫著我搞好和其他兄弟的關係!」人形骷髏蟲諂媚的笑道,符妖自是滿口答應。

人形骷髏沖,符妖,戰將老四飛得非常快,很快便來到設伏地點山頭百餘里遠,符妖首先是看到了江帆,驚訝道:「咦,這個江帆怎麼也在這裡?」

「哦,他是在附近尋找能量石的,正好趕上了,看熱鬧呢!」人形骷髏蟲解釋道

「好濃重的氣息,怎麼沒看到空間獸?小憨傻傻的在那幹什麼?」符妖沒多想,接近到三四十里遠了,掃視了下周圍,見小憨真再百餘米高空懸停,奇道。

「小憨告訴我,空間獸躲進了地下的一個洞穴呢,我們快過去吧,別真的讓空間獸逃了!」人形骷髏蟲敷衍道,一個閃身就到了小憨身邊。

符妖急忙加速也跟上,與戰將老四拉開一下距離,戰將老四也趕緊跟上,正好從騎著雙頭列體獸的江帆身旁兩三百米遠經過。

江帆爆發了,使用穿越石位移猛然出現在戰將老四側面十餘米遠,意念發出催動元神空間的白色符印,強大的符咒能量狂涌而出,照著戰將老四就是狠狠一拳轟出。

砰的一聲爆響,戰將老四根本沒的想到江帆會偷襲它,瞬間被擊飛,大口鮮血噴出,這時地面的三隻空間獸也發動了,暴吼的圍撲上去。

江帆一發動,才趕到人形骷髏蟲身旁的符妖立刻察覺身後不對勁,急忙高度警惕猛然轉身一看,驚呆了,還沒等反應過來,身旁的人形骷髏蟲和小憨憨也爆發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