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幾乎所有人投放而來的眼神,為首之人的雙目隨之微微眯了起來,當他看到那原本應該屹立著巨大演武場之處竟然變為了一片廢墟之後,神色間頓時泛起了一絲詫異的神色,輕聲道。

「演武場居然坍塌了,我記得……我把報名參軍的事宜交給了張長運,張長運何在!?」

他的聲音確實很輕,可不知怎的,眾人聽得都異常清晰,就好似在他開口的那一瞬間,四周其他的聲音都徹底消失了一般,沒有任何的官腔,可卻是充滿著一絲勇武之意。

雖然這道聲音極具滲透力,可顯然,還是不能觸動到正在戰鬥的兩人。

「王老三,今天我要是不卸你一條胳膊,你真不知道我是誰!」


「哼!張長運,你也就嘴上的功夫能耐,戰鬥到了現在,你從我這裡討到任何好處了么?」

聽著那囂張的聲音,東西兩營的營長均是滿頭黑線,可沒有接到命令,兩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均是看向為首之人,顯然是在等著後者發號施令。

望著那戰鬥中的兩人,為首之人似乎也來了興緻,雙臂抱肩,右手食指輕輕拂動著插在馬背側面的馬鞭,似笑非笑地道:「他倆願意打,就讓他們一直打下去,誰若是先停手,就給老夫倒一個月的洗腳水!」

聞言,不只是兩人,四周許多人都差點笑出聲來,可在這種情況下,大笑出聲確實有些不合適,於是便都生生將那股笑意憋了下去,兩名營長互相看了看,隨後對著其拱手道:「是,將軍!」 第八百零四章大將軍,西門無悲!

將軍?

因為此時整個場面都是很安靜,所以兩名營長的話被眾人聽得一清二楚,而聽到了那個稱呼后,不少人的神情都是微微一愣,下一刻才猛然想起了什麼來!

難道這為首之人,就是西門大將軍不成?!

西門大將軍,可說在整個中原王朝內,都算得上是風雲人物,在整個軍隊內威望極高不說,就連大多數的江湖武者,也都從許多方面聽到過關於他的一些傳聞。

據說如果沒有西門大將軍,今日整個中原域王朝的領土面積,要整整少上一半左右,這是什麼概念?這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中原王朝的另一半江山!

不管是在哪個領域,哪片天地,強者都必然受到世人的推崇,在這遠古殺場內也是如此,哪怕這西門大將軍在修鍊上沒有太高的造詣,但他統軍作戰的能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此人就是西門大將軍?看起來果然不像一般的庸俗之輩,剛才說的一席話更是不同凡響,不知這是軍規還是什麼,輸了的人,居然要給他倒一個月的洗腳水……」

「說話的聲音也是鏗鏘有力,一看便是一名有著真性情的人,越是這種人,說出的話越是讓人信服,怪不得能夠被捧到如此高的程度,他確實是有著極大的人格魅力。」

「況且你們發現了么,雖然這東、西、南、北四名營長都是半王之境的強者,在軍營內可算是地位超然,可沒有西門將軍的命令,還是不敢輕舉妄動啊。」

七嘴八舌的聲音,悄悄的自人群中傳來,或許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面對著西門大將軍時,他們皆是一副寒蟬若噤的神情,有些人甚至暗想到,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氣場?

而這時,介於此時這有些安靜下來的場面,正處於戰鬥中的張長運和王老三兩人也是發覺出了一絲怪異之處,可兩人也並沒有因此而立刻停手,畢竟他們也無法確定,對方到底是否已經停手,若是自己這邊停手,可對方卻還在動手的話,那豈不是要吃虧?

兩人的攻勢,在同一時間有了一絲停滯,雖然並未徹底停下來,但兩人趁著這個空隙也偷偷地瞄了四周一眼,但就是這偷偷的一瞄,卻是讓他們的整顆心都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

東、西、南、北四個營長在那裡觀戰也就算了,在四名營長的中間,似乎還有著一人,此人淡然而立,雖然並未說話,但不知怎的,竟是透發出一股讓人神情一震的氣息來!

大將軍……西門……無悲!

這一瞄,不由讓兩人肝膽俱顫,其實他們見過西門大將軍的次數也不是很多,甚至說一年也就能夠見到一次,畢竟他們只是營長的下屬而已,不在一個層次,接觸的機會太少。

而雖然兩人沒見過西門大將軍幾次,但有的人就是如此,茫茫人海中,永遠是那麼的顯眼,哪怕只是見過一面,甚至只是一個側影,都足以讓人將其銘記於心。

顯然這西門無悲,就是這類人。

即便兩鬢已經斑白,可骨子裡那股冷傲氣息還是一展無遺,稜角分明的容貌,彷彿刀削斧刻而出,微微斜坐在馬背之上,彷彿一條潛藏於深淵內的蛟龍,隨時可能破天而現。

既然都已經發現了西門大將軍的到來,兩人若還出手的話,那就真是在作死了,連忙收手不說,更是單膝跪在了地上,雙手抱拳高過頭頂,齊聲道:「拜見大將軍!」

兩人如此做,倒也數正常,西門無悲不管是在軍隊內的聲望還是他此時的職位,他都是正勝對胡聯盟內的第一人,他前來之時兩人居然還在戰鬥,實屬有怠慢之罪。

而見到兩人如此,眾人不由望向了西門大將軍,想看看後者會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拜見大將軍?大將軍?大將軍?」

輕聲念叨著兩人異口同聲說出來的話,西門無悲翻身便是下馬,雙手負於背後,馬鞭在其手中輕輕晃悠著,緩緩往前踱步的同時,身形越發的挺拔起來。

「你們兩人的勁不少啊,是不是感覺英雄無用武之地了?」

如星的劍眉一揚,西門無悲的雙眼內隨之泛起兩抹精芒。

「好傢夥,這要是尋常之時也就算了,你們打也就打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們倆心裡沒數么?張長運,王老三,來來來,你們兩個告訴我,今天是什麼日子?」

數道冷汗,當即便是自張長運和王老三的額頭上流了下來,身為半王境強者的兩人,何曾被人如此訓斥過,但面對著西門無悲,他們兩人還真是不敢有任何的脾氣。

因此儘管是顏面無存,臉色憋得通紅,但兩人愣是不敢說話。

雙目微眯,西門無悲眼神內的精芒越發凝實起來,見兩人沒有說話,他再度往前走出一步,沉聲道:「我問的話,你們都聽不見?是我說的不明白,還是你們兩人都是聾子?」

身軀微微顫抖著,兩人心知若再不說話,恐怕西門大將軍真要大發雷霆了。


將身體再度壓低了一分后,聲音有些顫抖地道:「對前來報名參軍的低階天靈師(中階、高階天靈師)進行測試……分配小隊……說下上戰場的一些事宜……」

聽到兩人如此說,西門無悲的神情才略微緩和了一些:「做得如何了?」

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張長運心底頓感鬆了一口氣,潤了潤有些乾燥的嗓子才說道:「測試基本已經完成了,不過在最後出現了一些差錯,導致整個演武場都坍塌了……」

哼!張長運啊張長運,我這次看你怎麼矇混過關!

表面不動聲色,單膝跪在張長運身邊的王老三的心底卻是冷哼一聲。

今日的事,說起來他也是一肚子火。

幾乎莫名其妙地就和張長運戰鬥了起來,若只是兩人間的戰鬥倒沒什麼,關鍵是現在西門大將軍還出現了,這不合時宜的戰鬥,說不定就會對自己將來的仕途造成影響。

聞言,西門無悲神色不動,輕聲道。

「繼續說下去。」

這一下還真是有些超乎所有人的預料,本以為在西門將軍知道了演武場都徹底坍塌了之後,必然會大發雷霆,可照眼前這個情形看,似乎他並沒有表露出太多惱怒的跡象來。

不知是裝的還是常年指揮行軍作戰,使得他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能保持一副沉著冷靜的神色,或許他在這一瞬間,已經想到了很多方面的事情,這才使他並沒有發火。

好端端的,誰會待著沒事把整個演武場破壞掉?

所以事出無常必有妖,而他這一到來,也並沒有聽到有人說什麼『胡人域』的事情,所以這問題的關鍵所在,應該還是在這批前來報名參軍的江湖武者。

「本來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使用戰力石測試也是進行著,期間出現了一名一等戰星。」

當張長運說到這裡之時,眾人都沒有表現出什麼異樣的神色來,一等戰星的戰力值是在八千以上,基本上每一個處於高階天靈師巔峰之境的武者,戰力值都能達到這個層次。

所以對於出現了一名一等戰星的事,並沒有人感到驚詫。

「出現了一等戰星之後,畢竟我也帶人測試過幾次,也知道差不多了,可就當只剩下兩個人時,又出現了一名超等戰星,戰力值還不低,是一萬三!」

嘩!

這次眾人還真淡定不下來了,初次測試便是達到了一萬三的戰力值,經過一番戰場上的磨練,假以時日,恐怕能夠穩穩地成為一名最強戰星,對於整個軍隊來說都是一件幸事。

就連張長運和王老三,作為營長的直屬手下,也只是兩名最強戰星,這就可以說明,最強戰星即便是在強者如雲的軍隊內也是比較稀少的存在,況且每一名最強戰星,都能得到極佳的待遇。

相較於東、西、南、北四營營長那動容的神色,西門無悲的神情顯然要從容地多:「第一次測試便是超等戰星么?一會把他的名字和資料交給我,不過……若只是如此的話,不至於造成整個演武場都坍塌的情況吧?」

他分析的沒錯,首次測試便能夠擁有一萬三的戰力值,達到超等戰星的層次,這種情況雖然稀少,但也並沒有太過讓人震驚,而且出不出現一名超等戰星,和演武場的坍塌又有什麼關係?

這其中,必然還有著一些隱情。

「咳咳……不愧是大將軍,這份心智,還真是讓我等汗顏。」

咳嗽一聲,並微微拍了西門無悲一個馬屁之後,張長運這才繼續開口。

拍馬屁有個屁用!別馬屁沒拍好,拍到馬腿上!

撇了撇嘴,王老三心中暗想到:西門大將軍是一般人么?他的屁股是你想拍就拍的?

就當他心中有些怯怯之意時,張長運的話音卻是已經慢慢響徹開來,可聽清了後者所說的內容后,王老三的那顆心,卻是如何也淡定不下來了! 第八百零五章明嘲暗諷的兩人!

「在這名超等戰星出現后,只剩下一名武者還未參加測試了,可那最後一名武者……」


眼中劃過不可置信的神色,剛才那一幕幕場景,確實有些不真實,不過既然西門無悲已經發問,他張長運就必須一五一十的將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不能有任何的遺漏。

「先前那超等戰星出現之時,整個演武場內都是掀起了一陣靈氣波浪,許多武者都身不由己地坐在了地上,這時我便發現,那名尚未測試的武者,在這股震蕩之下沒有任何的異樣,甚至好像沒有受到任何的波及一般,要知道就連那一等戰星,都險些沒有栽倒。」

這點眾人倒是可以理解,畢竟超等戰星和一等戰星之間雖然只是相差了一個層次,但其中的差別卻是猶如雲泥之別,一名超等戰星想要擊敗一名一等戰星,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過沒有受到任何波及,好像沒事人一樣,倒只有兩種情況能說明了,第一種就是此人的實力和這名超等戰星的實力相差不遠,第二種情況,就是此人的實力要超越他了。

「那這麼說,最後那名測試之人,應該是一名特等戰星了吧?」

極具磁性的聲音,自西門無悲的口中傳出。

如果最後一名的實力和先前的超等戰星相差不多,那麼此時的演武場絕對不會是一副坍塌的景象,所以也只有第二種情況能夠說明了,他的實力要超越那名超等戰星。


「特等戰星?不可能吧,第一次測試就是特等戰星?!」

「有可能,你們想想,但凡兩人實力差距不大,事情也不可能發展到這般地步,大將軍正是想到了這點,才能如此確定的說到,心思縝密啊,這份心智實在讓人汗顏。」

「那有沒有可能是……最強戰星?!」

「你他媽今天出來沒吃藥?還最強戰星?剛才戰鬥的兩人你們都知道吧,那可都是營長的直屬手下,可也只是兩名最強戰星,一名剛報名參軍的武者是最強戰星?你打死我吧!」

……

超等戰星之上,的確是還有著兩個級別,特等戰星和最強戰星,但在場之人,即便是西門無悲,都認為根本沒有出現最強戰星的可能性,畢竟那可是兩萬五以上的戰力值啊。

「出現了一名特等戰星?張長運,你不是再給自己找理由吧?是不是演武場的坍塌就和那名特等戰星有關係?而現在整個演武場變為廢墟,他是不是已經被壓死了?」

撇了撇嘴,王老三此時一副忿忿的神情,從張長運的話中可以聽出,似乎他正在推卸責任,所以王老三必須從側面提醒西門大將軍一下,不讓張長運的計策得逞。

這種事情,自然是不能直接說出來,難道要王老三去跟西門無悲說『大將軍啊,張長運這個卑鄙小人是在麻痹你,他這是用了一手聲東擊西,想要推卸責任。』?

不說他的話到底對不對,西門無悲身為大將軍,心智和謀略都屬絕佳,難道猜不出張長運這是什麼意思?還需要你王老三告訴我?我難道是吃白飯的不成?

所以如果王老三真直接說出來的話,反而有可能會起到反效果,因此他才極為隱晦地說了出來,以西門大將軍的心智來說,自然是能夠了解到其中的端倪。

哼!我懶得跟你爭辯,一會咱們就靠事實說話。

心底冷哼一聲,即便此時張長運很想站起來抽王老三一個嘴巴,但西門無悲就站在這裡,他還真是不敢放肆,把頭埋低之後說道:「演武場的坍塌,確實和他有關係……」

「哈哈!」

大笑之聲,驀然自王老三的口中傳出,他看到張長運把頭低下去,以為他是在思考著如何編造謊言呢,可居然按照自己先前所說的劇本演下去了,讓他不由心底發笑。

「我沒有造假,整個演武場之所以會坍塌,的確是因為那最後測試的人。」

回想起剛才那一幕幕超出他認知範圍的場景,張長運在不知不覺間,心臟又是開始了加速跳動,他知道,自己說最後出現一名特等戰星恐怕眾人都無法相信,更不要說出現的並不是特等戰星。而是……

最強戰星了!

草,我害怕什麼?當時那麼多人在場,演武場坍塌又能有幾人被埋在下面?

張長運頓時想起,最強戰星出現之時,可是不止只有自己在場,除了自己的幾名手下之外,那報名參軍的四百名武者也都看到了,在場之人恐怕都能達到五百人了。

如果說萬一,萬一那名最強戰星真死在了其中,只是張長運一人看到的話,那還就真成了一樁無頭冤案了,可當時在場的人遠遠不止他一人,眾人都看到了那三萬多的戰力值。

「將軍,最後那名武者並不是特等戰星,而是最強戰星,並且當時並不只有我一人在場!」

說道這裡,他看向身旁的王老三,眼神中有著一絲譏笑:「那可是將近小五百人呢,就算我一人造假,可堵不住所有人的口吧?你說是吧,王……老……三!」

其實後面的話,王老三根本沒聽到,因為他從聽到那句『最後那名武者並不是特等戰星,而是最強戰星』之後,他整個人都徹底愣在了那裡,短時間內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止他,整個場面都是在瞬間寂靜了下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