惱怒的拍打了陳曉芙一下,陳夜雪用斥責的眼神表達了自己的想法,而後看向黎生。

「黎生,你來多久了?」

「額,剛剛來,然後就被他帶到這裡來了。」黎生道,看向一旁的陳修傑。

「感覺怎麼樣,覺得還好么?」陳夜雪問道。

「感覺不錯,翠雲樓的美女比起前些年進步很大。」黎生點了點頭,說道。後者聞言,頓時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

「哼!一個野小子,能來過幾次翠雲樓。」索強譏諷的聲音突然傳來,讓場中的幾人一愣。

「英哲,這人就是幾年前被趕出索家的黎生。」索強轉過頭對身旁的少年說道。

「原來只是一個沒有背景的小子,夜雪姐,你怎麼也這種人打交道。」

聞言,陳夜雪頓時皺起了眉頭,微怒道:「我和什麼人打交道,管你哪門子的事。」

陳修傑的臉色同樣不怎麼好看,對著身旁的黎生輕聲解釋道。

「這人叫陳英哲,是我旁支的族弟,天賦過人,他爹陳雄在陳家旁支中實力最強,最近幾年很不安分。」

聞言,黎生頓時聽懂了陳修傑的意思。

陳家身為商賈不比尋常家族,一山不容二虎,而眼前陳英哲和他的父親,顯然就是自認為是陳家的第二隻虎。

「哼!再怎麼說你也是陳家家主的女兒,怎麼能和這種感覺來歷不明的野小子打交道,還有你陳修傑,陳家繼承人的臉面都被你丟光了。」陳英哲冷聲道,語氣之中對於陳修傑這個陳家的繼承者顯然沒有多少尊敬。

「陳家的臉面,還輪不到一個旁支的人說三道四。」陳修傑的聲音也冷了起來。


面對陡然變得劍拔弩張的氣氛,黎生無語的摸了摸鼻子,笑道。

「在下何德何能,能夠讓陳家的臉面都丟了。」

「陳兄說話,輪不到你插嘴!」一旁的索強見黎生開口,頓時呵斥道,語氣倒像是黎生的長輩一般。

眼前的黎生幾年前便已經脫離了索家,無依無靠,到現在又能夠有幾分本領?索強心道。當初黎生不知走了什麼運道,交上了陳家,竟然能夠眨眼間脫離索家。

好在老天有眼,竟然讓我在這裡又遇上了他,豈能讓他好過?如今索強已經修行了好些年頭,達到了七百多斤的力氣,再加上修鍊家族之中的武技,他相信,黎生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看這張狂的索強,陳夜雪和陳修傑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就連陳曉芙看著這人也有幾分不滿。

就在陳修傑要出口之時,黎生伸手止住了陳修傑,看著眼前的索明,眼角露出笑意。

「你說的對,輪不到我插嘴,不過…」黎生臉上的笑容退下,面色淡然開口道。

「你又算是什麼東西?」

聲音清朗隨意,就像認識的人問上一句『吃了么?』,可翠雲樓第二層都聽得清清楚楚,不少人已經將目光轉向這裡,想要看看接下來發生什麼。

眾目睽睽之下,索強被黎生的言語說的愣住,而後他的臉色變漸漸變紅,再由紅轉青,最終發出一聲怒吼。

「黎生!你想找死不成?」說罷,索強的拳頭緊緊握起,彷彿隨時可能暴起傷人。

「這裡現在是陳家的地方,索強你敢出手?」看著暴怒的索強,陳修傑頓時大聲喝道。

如果黎生真要是在這裡被索明打傷,那他還有什麼臉面?

索強氣勢一滯。他雖然想要在臉上的臉上狠狠的來上幾拳,可是面對著陳家的少主陳修傑,他並沒有多少膽量。

「陳兄,這是我和黎生的私事,還望不要插手。」索強道。

然而陳修傑顯然不吃他這一套,冷冷的回道:「誰是你陳兄,在我陳家的地上,輪不到你來撒野。你若膽敢出手,信不信我讓人將你扔出去!」

索強聞言,面露難色,目光看向陳英哲,然而後者面對著此時的陳修傑,同樣毫無辦法。

說到底他是陳家的人,能夠落一落陳修傑的面子,卻不能落了陳家的面子。剛剛陳修傑已經說出那樣的話,他也不能讓索強在陳家的宴會上動手。

而且重要的是,他爹終究不是陳家家主,他也不是陳家的繼承人。面對著此時的氣勢逼人的陳修傑,他的心中隱隱有些自卑。


少年總裁之校園縱橫 ,冷冷的盯著黎生。

「哼,黎生,沒了索家,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還能夠神氣到什麼時候?」說罷,轉身就要離去。

然而他還沒走出多遠,身後的一道冰冷的聲音卻讓他停住了腳步。

「你再說一遍。」 索強的話,成功的觸到了黎生的痛處。

無法容忍。

黎生的聲音平靜,沒有多少波動,然而那平靜之中的冰寒,即使是遠處的人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我說你離開了索家,不過是一個沒爹沒娘的野種。」索強冷笑道,他倒是希望黎生能夠忍不住對他出手,那樣的話,他就有了動手的理由。

得到回應的黎生沒有在理會索強,看向一旁的陳修傑。

「修傑,我要是在你家的宴會上鬧事怎麼辦?」

陳修傑一愣,隨後立刻眉角上挑說道。

「出了什麼事情,我負責!」

得到回應的黎生轉過身來,慢慢走向索強。

「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別人。」黎生道。

看著黎生向自己走來,索強向陳英哲眼神示意,得到後者的肯定答覆之後,頓時充滿信心的冷笑一聲。

「黎生,你自己忍不住,不要怪我。」說罷,索強猛然暴起!

數米遠的距離只一步已經跨過,來到了黎生的近前。

拳頭揮出,帶起一陣風聲,索強相信,不出片刻,黎生一定會倒下,等到那時候他就會知道,沒有家族的支撐,沒有索明,他什麼都不是。

然而拳頭揮出,索強卻愣住了。

打空了?

看來黎生也開始修行了,索強心道,不過沒關係,就算他再怎麼修行,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他已經想好了一揮如何羞辱黎生。


一拳無果,索強迅速變招,拳變為爪,向著一旁閃躲開的黎生爪了過去。

一爪,兩爪,三爪…奇怪,怎麼抓不中?

爪爪如風,爪爪落空。索明沒想到自己竟然不能夠迅速的拿下黎生。

以為逃得快就行么?

招式變換,再度攻向黎生,然而無論他變換什麼招式,還是無法碰到黎生的身體。

隨著時間的流逝,索強的臉色越來越紅,那是氣的。

他本打算快速拿下黎生,沒成想這麼多招打了出去,竟然還沒有效果。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保留了。

索明大喝一聲,實力全面爆發,將近七百多斤的力量灌注全身。

「疊浪拳!」輕喝一聲,索明一拳轟出,再無保留。

黎生一直沒有出手,不是他想要保留,而是在思考。

從幾年前霸天死的時候黎生就已經恨死了索強,雖然時間過去了很久,但是這恨意並沒有消除。

而今天,他終於有了出手的機會,他卻不知道到底如何。

如果將他廢掉,自己固然解氣,可是索家在聚仙城勢力龐大,一定不會放過自己,可還是如果就這樣輕輕的放過,又是在不是黎生的性格。

突然間,黎生眼角一瞥,看見了不遠處的高台,高台上面還有幾個翠雲樓的女子敬業的跳著舞,哪怕這邊打了起來也沒有停下。

一時間,黎生有了主意。

恰在此時,索強輕喝了一聲『疊浪拳』,黎生的嘴角露出了冷笑。

索家的功法武技,他八歲之前就已經看過了。疊浪拳,是索家先天功法《疊浪勁》簡化版的拳法,未入先天的人也可以修鍊。

疊浪拳講究的是勁力雄厚,拳法連綿,一波強過一波,只不過眼前的索強是什麼貨色?就他也能夠使出疊浪拳?

陡然間,黎生出手了!準確的說是出腳了。

面對著氣勢逼人的索強,黎生不退反進,一腳甩出,勁力爆發!

「嘭!」

沉悶的敲擊聲響起,隨後,場中眾人便瞪大了眼睛。

方才氣勢洶洶的索強已經如同一個包袱般,飛向了半空中,化作一道弧線,準確的砸在了舞台上。

撲通一聲,舞台似乎被震得抖了一抖。

舞女們尖叫著逃下了舞台,只剩下台上的索強抽搐幾下,隨後再無聲息。

疊浪拳,浪還未起,便已經碎在了沙灘上。

好半晌,場中的眾人才反應過來,隨後場中便嘈雜起來。

「李兄,你看剛剛那小子出手是什麼水平?」

「嗯,我不是先天高手,眼力不是很好。不過看剛剛那個先出手的氣勢不弱,恐怕起碼也有七百斤力氣了。至於另一個,我沒看出來, 神級情緒系統 。」

「嗯,我看也是。」

第一層的人自然沒什麼先天高手,不過同樣有眼裡不凡的,看出了黎生的不簡單。

陳修傑和陳夜雪等人看向黎生的眼光頓時有些變化。尤其是陳夜雪,他本以為黎生就算有些修為,也不會強到哪裡去,可還是看剛剛的出手,這黎生的伸手顯然不簡單。

「黎生,你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沒有理會有些雜亂的場面,陳修傑看著黎生,神色之中有著驚喜「看你的身手,要是和我相對的話,誰輸誰贏很難說啊。」

「真的假的,哥,你不會連他都打不過吧?我不信,剛剛那索強明顯是中看不中用。」陳曉芙說道,最後不屑的撇了撇嘴。


沒有和陳曉芙爭論,黎生看著台上的索強,問道。


「怎麼處理?」

「不用你管,我來處理就好。」陳修傑說道。

因為索強是陳英哲帶來的,後者重傷,他也自然沒有臉面在這裡多留,氣憤的看了黎生一眼便離去了。

不多時,在陳修傑有條不紊的指揮下,場中再度回到了之前的氣氛。只不過場中幾人看向黎生的眼光不太一樣了。對此,黎生沒有意外,既然他打算在聚仙城混出一個樣子,不讓索明丟臉,那就不能夠一直藏拙下去了。

說實話,陳茂財舉辦的宴會還真是不賴,也可能是因為翠雲樓的姑娘真的不賴,陳修傑幾人不一會兒便沒了興緻,黎生卻興緻勃勃的東走走西逛逛,看著各色各異的女子,心情舒暢。

「黎生,你要是喜歡,不妨挑幾個,我送給你。」看著黎生興緻勃勃的觀賞,陳修傑忍不住笑道。卻是沒有看見身後的陳夜雪猛地伸長了耳朵。

「我才十三歲!」黎生詫異道。

「怕什麼,十三歲已經不小了,再過兩年你就用得上了,現在帶回家去欣賞也好啊。」陳修傑取笑道。黎生搖了搖頭。

「算了吧。」

一眨眼,一個時辰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陳茂財和一眾聚仙城的人物們走下樓,穿過了第二層,走到了最底層,黎生等人自然也跟著下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