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堤上除了濤濤水聲和呼呼的風聲,很安靜,劉俊坐江堤上望江,忽然手機傳來了“叮咚叮咚”水滴清泉的短信提示音。

劉俊拿出蘋果手機一看,顯示有兩條未讀信息,最早一條是白梅發來的,剛剛接收到的是腰小青按劉俊要求發來的創意短信。

腰小青的短信有些長,象是記流水帳,大約每隔半小時就有一次事件記載,不過文筆不錯,短信還取了個吸引人眼球的標題“江南大美女的一天”,自我標榜江南大美女,小青式的幽默令劉俊開懷一笑。

短信的大致內容從早上幾點起牀記起,吃什麼樣的早餐、中餐和晚餐,白天接了幾回警,拆違現場遇到了哪些事。

腰小青在短信中還記載了上班途中路經人多的公交站臺時抓了個小偷;在街頭便衣巡邏時看到有城管掀掉一個老大爺的水果攤子上前說了城管幾句,城管罵她多管閒事,她一怒之下將城管上了銬子,引發城管大隊人馬堵派出所;還有江浩風又派周朋祕書聯繫她什麼時間可以補上一回K歌,等等。

腰小青的短信從早上幾點起牀一直記到晚上幾點上牀,當然腰小青沒有記晚上住哪裏或者是腰小青根本就是單身女警,關於腰小青更多的資歷劉俊也沒問過,盡是瞎猜。

這是腰小青凌晨一點多發來的短信,看來腰小青的工作確實很辛苦,是不是派出所長陳開故意安排那樣的配合拆違的工作整腰小青的也說不定,反正腰小青這段時間很忙很累,幾乎都沒上牀睡覺的時間。

時間太晚,劉俊不忍心打攪腰小青的睡眠,只回了五個字“收到,姐晚安。”

“阿俊晚安。”腰小青回了四個字,回得很迅速。

翻過腰小青的短信,劉俊再上翻白梅的短信,也就兩個字“晚安”,時間還是晚上11點11分的那個很光棍的時刻,想必白梅是晚上十一點半前睡覺的。

看到白梅的短信,便想到了白梅,劉俊一下就來了精神,白梅可以確定是單身女子,他去過白梅家的,暫時將大黑熊寄存白梅家,不就解決了大黑熊的安置問題麼?

劉俊興奮之際,還是不忘徵詢下啞巴的意見:“阿力,我想將大黑熊放阿梅家裏暫時寄養下,你覺得阿梅會同意嗎?”

啞巴眉毛抖了抖,重重地點點頭,表示白梅一定會同意的,還用手比劃,大意是說白梅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最看不得小動物大動物受傷的,她家裏養的那隻老鱉就是個例子,要是看到大黑熊受傷,白梅應該會動惻隱之心的。

“行,既然阿力都這樣說,那我也只好麻煩阿梅了。”劉俊說着用手機撥打白梅的電話,響了一遍沒接,劉俊有點失望,再打一遍接了,手機裏傳來白梅慵懶的聲音,顯然睡着了被吵醒。

白梅知道劉俊沒事不會半夜三更的打電話給她,問得很直接:“阿俊,這麼晚來電話,有事不?”

劉俊道:“阿梅,我和阿力在青江下游的密林子裏救了只大黑熊,想暫時放你家裏寄養下,好嗎?”

“什麼?大黑熊?放家裏寄養?不要啊,大黑熊會咬人的,我好怕。”

“阿梅,不用怕的,這隻大黑熊很通人性,他不咬人。”

“那也不行,你讓我一個弱女子在家裏面對一隻大黑熊,我能不怕嗎?你還是把大黑熊在林子裏放生了吧。”

劉俊沒想到白梅會拒絕,但還是企圖說服白梅接受暫時安置大黑熊,勸道:“阿梅,可是,大黑熊受傷了,放歸林子,恐怕就活不長久了,有很多偷獵者在追殺這隻大黑熊咯。”

白梅猶豫了片刻,忽然說一句:“這樣啊,好吧,你先帶大黑熊來,不過,我是不敢一個人睡的,你要陪我睡一夜,行嗎?”

劉俊怔愣了下,忽然間氣血上涌,心裏怦怦直跳,白梅說的話是什麼節奏,要他陪她睡一夜,這話聽起來多了好多的纏綿啊。

“我怕大黑熊,你陪我睡一夜,到底行不行嘛?”白梅的聲音開始嗲起來。

“行,那絕對的行。”劉俊脫口而出,男人怎能說不行?瞬即劉俊的體內升騰起一種膨脹感,強烈地預感今夜和白梅之間會有故事發生。 和白梅通過電話後,劉俊的心裏便有了種期待,在他的身上從來就不缺熱血,深夜裏接聽一個美女主播慵懶的聲音,倍感銷魂。

“阿力,真被你猜到了,阿梅是個善良的女人,他答應了,大黑熊可以在她那裏安身了。”劉俊摸着大黑熊的頭,和啞巴說話時,心裏一直都靜不下來。

劉俊可不是傻子,白梅對他的情意,他又不是感覺不到,他又何嘗不想男歡女愛你情我願呢,原來礙於自己一個鄉下人的身份有所顧忌,還有些許的自卑,現在不同了,都滅了段二炮,江湖稱雄了,也有一幫兄弟跟着混了,對自己喜歡的女人得拿出勇氣來上了。

哇哇哇,哦哦哦,說不出話的啞巴,聽劉俊說白梅同意了在她家安置大黑熊,興奮的手舞足蹈,聲帶在喉嚨裏急得亂顫,就是說不出來,嘴巴哇哇哦哦吚吚呀呀含糊不清。

劉俊望着啞巴激動的神情,實在忍不住了,問啞巴道:“阿力,只是阿梅說了,她,她說要讓我陪她睡一夜,說是一個人在家怕大黑熊,你說我要不要陪她睡一夜啊?”


啞巴想了想,搖了搖頭,閃着炯炯有神的眼神,背靠着大黑熊,認真地比劃着,雙手圈了個愛心,手語問劉俊:“阿俊哥,你愛她麼?”

神了,啞巴居然也懂說愛,這一問,問得劉俊面紅耳赤,是啊,他愛她麼?白梅愛她,所以什麼都願意爲他做。可是,劉俊慌了,他知道自己喜歡白梅,但還不知道那算不算一種愛,他沒愛過……

劉俊不想在啞巴的面前隱瞞自己的想法,對啞巴他也沒必要說假話,說道:“阿力,我,我覺得阿梅挺好,就想和阿梅有那事,說實在話,還真的不知道那算不算愛。”

啞巴沉思了一陣,手語道:“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愛,那我問你,你和阿梅睡了,你以後會娶她麼?”

劉俊被啞巴問得很茫然,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不知該說什麼好。

啞巴馬上又比劃:“阿俊哥,我看得出來,對於阿梅,你還沒有充足的思想準備。我覺得,愛她,你就要娶她。你不打算娶她,就不要和她睡。”

劉俊被啞巴說得無語了,若有所思,小聲道:“阿力,其實我挺喜歡阿梅的,貌似你說得很有道理。”

啞巴見劉俊認真聽他說,便憨厚地笑了。

可是,劉俊卻料不到啞巴向他大談特談有關愛的話題時,啞巴心裏卻在想某個人,啞巴心想:“阿俊哥,你不知道的,要是我和胡亞男睡了,就一定會娶她。”

不過,啞巴建議歸建議,啞巴一個比他還小的男孩,又懂得多少愛呢?劉俊聽歸聽,該怎麼和白梅相處,任其自然就是了。

人家對你好,你也得人家好,女孩子嘛,得哄,得真心喜歡她才行,對白梅,劉俊的想法就是愛到哪算哪,儘管劉俊是鄉下娃,但喜歡上網的劉俊,自以爲思想比起啞巴來開放多了。

劉俊與啞巴兩人對坐在江風習習的江堤上談男女之愛,大黑熊累了乏了,趴在啞巴的腳下安心的睡眠,大黑熊發出一陣一陣呼嚕聲,鼾聲如雷啊,大黑熊這個樣子,晚上讓白梅還怎麼睡得着啊,恐怕大黑熊在白梅家裏是呆不長久的了。

過不多久,江堤上亮起了車燈,陳爾林開着麪包車回來了,這下麻煩了,大黑熊睡着了,只得弄醒它。


可是大黑熊睡得夠死,陳爾林拍了幾下熊屁股都沒醒,驚訝道:“我靠,這樣打屁屁都不醒,這大狗熊夠酣的啊,不會提前進入冬眠了吧?”

劉俊道:“大黑熊太累了,就讓它睡吧。”

無奈,陳爾林將麪包車的後蓋上掀,將椅子後翻,三人一起用力將大黑熊擡上了車。

大黑熊一擡上車,車子明顯一震,大熊的份量夠重。

將大黑熊送往藍天碧水白梅住處的路上,陳爾林告訴劉俊,剛纔黃毛在車上連夜通知了在段二炮手下混的幾個玩得好的死黨,說炮哥隱退江湖,俊哥上位,以後兄弟們就跟着俊哥混社會了,黃毛告訴那些兄弟俊哥訂的約法三章不得破例,否則別怪他黃毛不講兄弟感情。

劉俊聽了,很滿意:“看來,黃毛是個可造之才啊,但願浪子回頭金不換吧。”

陳爾林道:“我覺得黃毛不錯,他來我家告訴段二炮要綁架我時,我當時不太信他,他居然拿刀子要我捅他一刀來證明他沒有說謊,這人有種,不過,惡習太重,也只有俊哥能鎮得住他了。”

劉俊點點頭道:“阿林,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有種的人有前程。象黃毛那樣,你給他壞的平臺,他會很壞。你給他好的平臺,他會做得很好。和我們一起混,我相信黃毛會做得很好。”

“也是,俊哥約法三章第二章兄弟須要真誠團結的。”

щщщ ⊕тт kдn ⊕C O

“阿林,你小子,記性不錯啊。”

陳爾林嘿嘿一笑:“俊哥說的話,那必須得記心裏,得有空了,我給俊哥整本俊哥江湖語錄出來,和毛太祖一樣牛逼的語錄。”

劉俊哈哈大笑:“阿林,你得了吧,就你能侃,你想捧死我啊,個人崇拜搞不得滴。”

說笑一陣,車子來到藍天碧水白梅住處樓下,看着車裏的打呼嚕弄都弄不醒的大黑熊,劉俊真沒打算將大黑熊往白梅的房子裏送,人家白梅真心對你好,你便不能做人家不喜歡的事,大黑熊再通人性,一隻巨大的動物呆在房子裏,讓人家白梅一個女子如何面對?

劉俊讓陳爾林將裝有大黑熊的麪包車開到白梅的車庫邊上,然後摁響了樓下的門鈴,揚聲器裏傳來白梅的聲音:“阿俊,門開了,你們上來吧。”

“阿梅,還是你下來吧,記得帶車庫鑰匙下來,我想了想,還是讓大黑熊到車庫安下身,明天再送走。”劉俊想到了個好辦法,白梅的車庫關過光頭,自然也可以關大黑熊。

“好吧,稍等。”白梅應聲,少傾,便穿了套睡衣下來,都快凌晨了,夜色很深,藍天碧水小區的住戶都進入了夢鄉,小區靜得象無人的影劇院,似乎只有劉俊、陳爾林、啞巴幾個人在默默地彩排。

當白梅下得樓來,看到劉俊一隻光胳膊,一隻長袖子,淺黃色的襯衫上還有斑斑血點,嚇了一跳:“你,你是阿俊不?”

劉俊奇怪道:“是啊,阿梅,我都不認識了嗎?”

白梅定了定神,按住胸口,喘道:“額滴神啊,阿俊,你嚇死我了,怎麼穿成這副樣子?身上還有血,你又打架了?”

劉俊朝身上一看,明白過來,嘿嘿一笑:“阿梅,什麼叫又打架了?你以爲我就是個好勇鬥狠的角色麼?我是一時來了興致,和阿力去了青江下游的密林裏練射箭玩,救了一隻受傷的大黑熊,身上的血是給熊治傷時弄上去的。”

劉俊隱瞞了荒灘上與段二炮手下火拼的事,他不想讓白梅知道一些關於俊哥江湖上的事,有句話說的好,戰爭讓女人走開,意思就是不要讓女人蔘與男人的江湖恩怨。

白梅看着劉俊搞怪的裝扮,好奇地問道:“那你這袖子?”

劉俊笑道:“當時沒有帶子止血,情急之中就撕了條袖子給受傷的熊腿包紮了。”

白梅哦了聲,纔想起來,劉俊是送熊過來安置一夜的,便問:“阿俊,大黑熊呢?”

“在車庫邊。”劉俊說着起身向車庫走去。

白梅跟隨劉俊來到車庫旁,和啞巴、陳爾林見過招呼一聲,便到麪包車上看了眼大黑熊,見大黑熊打着呼嚕,沒見到大黑熊兇悍的樣子,白梅覺得大黑熊不是那麼的討厭,便將車庫門打開,將咖啡色的寶馬X5開出庫停在綠化帶旁。

劉俊、啞巴、陳爾林三人費力地將大黑熊擡進車庫裏,大黑熊一下都沒醒,呼嚕一聲緊似一聲,睡得比死人還死。

“阿林,很晚了,你先回去吧,這大黑熊的事,有我和阿力在這兒就行。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上的事,多和黃毛商量着,不可亂來,你先摸清一些情況再說。”將大黑熊搬至車庫安放好後,劉俊將陳爾林叫到一邊交待事情。


陳爾林讓劉俊放心,他會有分寸,俊哥不在的時候,他不會自作主張的,一切都等劉俊練完一個星期的車後再說。

陳爾林將弓弩箱子拿給啞巴提着後,便開車離開了。

劉俊則對白梅說:“阿梅,真不好意思,打攪你了,你就進屋睡去吧,我和阿力在車庫裏貓一夜。”

白梅不高興了,嗔道:“阿俊,那怎麼行,我睡上面,你和阿力貓車庫裏,我能睡得安心嗎?”

不待劉俊回話,啞巴卻激動地上前來,站在劉俊與白梅中間,比劃一陣,大意是讓白梅趕緊地帶劉俊上樓去換套衣服衝個澡,就讓阿俊在白梅家裏睡一宿,車庫裏有他陪着大黑熊就行,反正也就幾個小時就天亮了,不礙事。

劉俊和白梅被啞巴比劃得面面相覷,劉俊剛要說幾句,啞巴卻又急着比劃,要劉俊和白梅兩個人上樓後得想好明天這大黑熊該送往哪裏,要不然白天被小區的人發現了就不好了,大黑熊是不可能長期關在車庫裏養的。

啞巴比劃着不待劉俊說話,用力將劉俊推開,趁白梅不注意的當兒,朝劉俊使了個眼色,不由分說,便將車庫的捲簾門拉下,任白梅怎麼叫都不開。

劉俊望了眼車庫拉上的捲簾門,心道啞巴肖力真是個給力的好兄弟,於是朝白梅雙手一攤,無奈狀:“阿梅,沒辦法,只能陪你睡一夜了。”

“切,想得美,你就當門神,車庫外站一宿吧。”白梅白了眼劉俊,心裏一陣小鹿亂撞,嘴上卻毫不留情。

劉俊愣了,站在原地邁不動步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想白梅說好的要讓他陪她睡一夜的,怎麼說變卦就變卦了呢?

白梅故意走得很慢,卻沒聽到後面有動靜,知道劉俊沒跟上來,氣得一跺腳,回過頭來,瞪着劉俊,嗔道:“討厭啊,你,還不過來。”

“哦,遵命。”劉俊聞聲三兩步跨上前去,一把攬住白梅纖細柔軟的腰身,白梅甩了甩,沒甩掉劉俊強壯有力的手,索性依偎着劉俊厚實的胸膛由着劉俊攬腰上樓去。

攬着白梅的腰,劉俊心花怒放,想着剛纔白梅一嗔一怒的,終於恍然大悟,敢情女孩子都是正話反說的,討厭就是喜歡啊。 一夜激情,劉俊與白梅身心交融,愛與被愛高度統一,有過第一次的情愛,劉俊感覺自己脫胎換骨了,從此便要作一個頂天立地對愛負責任的男子漢了。

面對我見猶憐的美女主播白梅,一對男女,幾度纏綿,二十年蘊藏的火力一夜間噴發,貪心不足的劉俊趴在白梅的身上險些精盡人亡,幸好劉俊的體質好,小睡到天亮便恢復了體力。

劉俊醒來時,身上蓋着一張線毯,臥室門開着,能聞到加了蔥花、小拌麻油的麪條香,白梅已早起給劉俊做麪條了。

牀頭上有隻小藥盒,劉俊拿過一看,是緊急避孕片,想必白梅是早有準備,意外懷孕的事是不用擔心了,只是,劉俊卻又無端地升起一種失落感,心想昨夜要是洞房花燭夜的話,或許一夜激情便會有個小俊俊了,或者老天開眼,憑着劉俊與白梅的俊男美女拉郎配,一炮打響中標個龍鳳胎也有可能啊。

“阿俊,快起來啦,衝個澡,趕緊地下樓去換阿力上來吃碗麪條吧。”白梅在廚房裏喊。

“好嘞。”劉俊看下手機,才五點三刻白梅就起牀了。

快速沖澡,洗漱完畢,劉俊心安理得地穿上了白梅老爸的衣服,想着得空過問下白梅老爸生日的事,都和人家的閨女好上了,怎麼能不去拜訪下岳父大人呢?

“阿梅,好香。”劉俊鑽進廚房,從後面抱着白梅的腰,附在白梅的肩頭嘻皮笑臉。

“是嘛,你是說麪條香吧。”白梅反轉臉來朝劉俊啵了一個。

“我是說你的體香,聞香識女人嘛。”

“切,沒個正經。”白梅甩了甩腰,“對了,阿俊,你想過那隻大黑熊送哪裏去不?據我所知,私自飼養國家保護野生動物是違法的,我們可不能知法犯法啊。”

“哪能啊,我可是良民。”劉俊呵呵笑着,反問白梅,“阿梅,你想過送哪裏去不?”

白梅不假思索道:“還能送哪裏,不就送野生動物保護站,或者送動物園去好了。阿俊,你說呢?”


劉俊卻道:“阿梅,那隻大黑熊很通人性的,昨晚我和阿力要離開江堤時,大黑熊可是咆哮着要死要活地跟着我們過來的,我倒是想將大黑熊放歸森林,送給保護站或者關動物園我不忍心啊。”

“你倒是好心,那就放歸森林吧,可也得等熊傷好了才能放歸吧。”

劉俊道:“那是,要不先送動物園養着,跟動物園籤個協議,待熊腿傷痊癒恢復了體質再放歸森林好了。”

白梅點點頭:“是個好主意,就送動物園先養着吧。”

劉俊說着話,忽然想起一件事來,當初白梅要養的那隻背上划着十字架的王八時,記得白梅說過她有個同學是農大水產養殖系的,那麼白梅的同學的同學當中肯定也有畜牧養殖系的,對於養殖動物方面的人肯定也認識幾個,不如讓白梅問問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