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烏雲慢慢的變成了黑紅色,金色的閃電也慢慢地變成了紫金色的雷電,威力也提升了不知多少倍,而閃電的威力竟然還在慢慢地提升威力,慢慢地竟然和天劫的威力不相上下。薛易的臉色變得也嚴肅起來。

無數的雷電就好像是無數的紫金色藤蔓,他們相互纏繞,就好像是麻花一樣,十幾道雷電扭結成一道雷電。然後,這些類點就好像是有意識一般,朝薛易狠狠的轟了下來。

薛易手舉桃木杖,桃木杖瞬間變大了無數倍,然後準確的擊打在正朝薛易奔襲而來的雷電之上,水桶粗細的紫金色雷電被桃木杖打成了無數的碎片。 雷電,對於修道的薛易來說,最是不怕。修道之人修道之時,最先學習的就是五雷正法,又因爲渡天劫需要抗擊天雷,所以修道之人對雷電瞭解的最深,而且經常借雷電之威除魔衛道。最後薛易以雷電對雷電。


雙手結印,五雷正法的神通被薛易施展出來,水桶粗細的紫色雷電升騰而起,和天空中落下來的雷電相撞,“轟”,震耳欲聾的聲音充斥在整個空間,許多實力弱小的神靈和普通的生靈全都被這聲巨響震暈了,很多人竟然七竅流血,已經身亡。

又來了幾下,薛易已經來到了山道的最上方,當薛易邁出最後一步,天空頓時煙消雲散,再也沒有一絲烏雲。剛纔的一切就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就是薛易也有點懷疑自己的眼睛,剛纔是不是自己眼睛看錯了。

走完最後一道臺階,薛易來到了神殿的大門前。通體烏黑的神殿,給人一股十分壓抑的錯覺。如果是實力弱小的人來到這裏,早就受不了這種壓抑,倒身拜下去了。薛易稍稍運轉了一下元神,所有的一切不適都消失了。

惡魔之神哈哈大笑着從神殿裏走出來,對着薛易道:“厲害。沒想到今天能見到如此人物,真是三生有幸。裏面請。”

薛易拱手道:“見笑了,沒想到閣下佈置的禁止如此厲害。”“那還不是照樣無法撼動閣下分毫,哈哈哈。我們到裏面再談。”

惡魔之神絲毫沒有薛易想象中的高傲自大,到時很像人類之中的豪爽之人,也不客氣,隨他走進 神殿,神殿之中只有一把寶座,再也沒有任何椅子之類的休息用之物。惡魔之神右手超大殿的一旁的地上一指,平坦的地面慢慢地凸起,然後形成了一把石椅,石椅之上度着一層黃金,金燦燦的直晃人眼。

“請坐。”

薛易毫不客氣,也不怕他有什麼詭計,來到石椅前,毫不猶豫的就坐上去,然後道:“多謝了。”

雙方均都坐下,惡魔之神這纔開口詢問:“不知閣下來到我這裏所爲何事?我們之前好像從未蒙面還是我們曾經見過,是我大意竟然忘記了?還請指點,如有失禮之處,還請見諒。”薛易越來越懷疑這還是自己所認爲的高傲自大的那些神靈嗎?這簡直就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物。

薛易道:“我正在精靈大陸游玩,忽然看見很多人通過空間通道進入了一個位面,因爲好奇,於是也就跟着進來看看。沒有什麼其他的目的。而且,我還好像聽說,諸神之間好像有個什麼約定,在衆神之戰開始之前,諸神不得干預人間界的爭鬥。難道閣下就不怕其他諸神聯手找你麻煩嗎?”

“諸神之間的約定?哼,嘿嘿。”惡魔之神不屑的冷笑了幾聲,道:“我對那個約定最是不屑。這些個自詡爲高高在上的神靈,嘴上一套,做起來又是一套。我可不像他們,我想做就做,不比偷偷摸摸。再說了,衆神之戰開始,什麼時候纔是開始?無人能說得清楚,我說現在就已經開始了,難道不是嗎?你看看人類之中的國度,早就開始了。”

惡魔之神從虛空中拿出一個臉盆大小的鏡子,然後,嘴中唸唸有詞,用手在鏡子之上一抹,從中現出一幅幅的畫面,這些畫面全都是一些人類國度的戰爭,無數的屍體留在了戰場之上,無盡的死氣在戰場上空飄蕩,枉死士兵的戰魂在戰場上飄蕩,無依無靠。很多戰魂都還沒有意識,只是本能朝着自己記憶之中的家鄉飄蕩而去,在人類之中引起了極大的恐慌。有些實力強大的戰士死後,戰魂之中仍舊保留着一些簡單意識,他們就開始吞噬其他的戰魂,或者聚攏其他的無意識戰魂,然後佔據一塊地方,興風作浪。

薛易看了嘆道:“這些軍魂不好處理,如果是一般的殘魂亡靈的話,一些牧師,祭祀應該就能淨化他們,可是這些都是戰意高昂,而且是死在戰場的軍魂,他們的死氣是非常難以淨化的,一旦他們形成了一股勢力,非同小可。”

惡魔之神看了薛易一眼,道:“閣下說的沒錯,這些軍魂最是難惹,特別是他們產生意識後。那些產生意識的軍魂就會聚攏以前部下的殘魂,然後修煉亡靈之術,最後就是神靈親往,對他們也是毫無辦法。”

薛易道:“你爲什麼對我說這些?我可不認爲我有這麼大的魅力,能讓你這麼信任我。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

惡魔之神雙眼直盯着薛易,好長一會兒才道:“我想和你合作。”“和我合作?爲什麼?難道你想打那些軍魂的注意?”

惡魔之神道:“對,不過我不是打他們的主意,我是想和他們聯合起來。嘿嘿嘿,我想你肯定想不到,我曾經也是一個無依無靠,四處遊蕩的軍魂。只是我運起很好,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找到了一株神草,生命之花。我當時可是欣喜若狂,知道如果吃了這棵草就可以在修煉出一具身體。而這具新的身體可不比一般的身體。這具身體天生就具有神性,數年就可以度過神劫成神,以後的修煉也是比一般的神靈要快上數倍。”說到這裏,惡魔之神笑道:“說偏了,言歸正傳,接着說那些軍魂。因爲我曾經是一個軍魂,所以我對軍魂的生活很瞭解。他們雖然很難被淨化,但是也不是沒有東地能夠傷害他們。而且,這麼強大的靈魂正是煉製強大神器法寶的關鍵,因此,很多軍魂被一些邪惡的強者煉製成了傀儡。我不想再讓他們這樣下去,所以想聯合一些神靈,在和他們這些軍魂聯合,建立一方勢力。大家各取所需,共同對抗強敵。”


薛易聽了心裏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早就知道這些了。那個世界還不一個樣子,只要有戰爭就會有軍魂,前世中的六國之時,白起坑殺四十萬趙軍,使得一下出來那麼多的軍魂,怨氣沖天,請來無數道德高隆的修道者和僧人都無法化解那些軍魂的冤屈,最後還是秦始皇賜死白起,以白起之兇威鎮壓那些軍魂,然後又請來道法精深的徐福,佈置大陣,把那些軍魂鎮壓在地下,這纔算擺平。軍魂之威可見一斑。

因此,薛易早就想打這些軍魂的主意了。如果把這些軍魂收歸己用,可是一個極大的助力,可惜,薛易現在的勢力非常弱小,不敢明着做這些事情。一旦被其他的神靈知道薛易的打算,肯定不會放過薛易的,那時就糟糕了。

現在惡魔之神竟然邀請薛易合作收服軍魂,薛易還真的有點意動。不過薛易可不會這麼輕易地就答應,還得仔細的盤算一下。

薛易哈哈大笑兩聲,道:“這個好說,不過這件事情牽扯太大,我需要考慮一下。我想你也應該明白,其他的人不會不插手吧。到那時可不是鬧着玩的。所以我需要考慮一下。還有,不會只有我們兩位吧。”

惡魔之神道:“當然不是。”看他的樣子,非常自信,一臉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樣子。這讓薛易感到有點不妥,心道:“如果真的這麼容易,其他人都幹什麼去了?都眼睜睜的看着你站這麼大的便宜嗎?”接着又聽惡魔之神道:“我還聯合了幾位神靈,實力並不在我之下。嘿嘿,而且我還有一個籌碼。所以,請你放心,我不會魯莽行事的。還請閣下仔細考慮。我這就通知他們前來,順便給你們介紹一下。相互認識認識。”

薛易心裏嗤笑道:“認識認識?我看你是怕我跑了,把這個消息放出去,壞了你的好事吧。請他們來也是爲了防止我逃跑而已。哼。不過,我就跟你們玩玩。正好多多見識一下這些個神靈。以後對敵起來也有個防備。”於是道:“好啊,我認識的厲害的神靈還真的不多。在這裏多結交一些高人也不錯。”

不多長時間,薛易就感覺周圍的空間出現一陣波動,在大殿的門口處的虛空,出現了一陣扭曲,然後就出現了九個身材同樣魁梧的中年男子,每個人都穿着一身鎧甲,有的是黑色,有的是金黃色,有的是銀色,還有的是火紅色。每一個人都是一臉高傲,身上散發出一陣陣的能量波動,竟然都有神王的實力。神王之威浩浩蕩蕩,充斥在整個大殿裏,十個人站在一起,威壓更甚,薛易都感到有點心驚。

薛易有點詫異的看着這些人,心道:“難道現在的神王就這樣不值錢了嗎?隨隨便便就出現這麼多?而且這些神王的實力可不是在海底見到的那些神王所能比得。”薛易能從他們身上的氣勢感覺的出來,這些人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神王。以前那些只能算是僞神王,和這些人相比,根本就不再一個檔次。薛易在心裏比較了一下,如果自己只憑自己的真實實力和這些人當中的人和一人比較,都是一個相同的結果,慘敗。

當然這是在都不用自己手中的靈寶的情況下。如果薛易利用自己受傷的靈寶和他們都上一場,雖然不能取勝,但是要想全身而退,還是可以的。

薛易只是一愣神,惡魔之神就大笑着道:“哈哈哈,歡迎各位前來,這次,我有給我們找了一個幫手,我來介紹一下,大家相互認識一下。”

其中一個穿着黃金鎧甲的神王,瞟了薛易一眼,不屑的道:“我看只我們這些人就夠了,怎麼有多了一個人?而且,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的人多了反而不利。這些你又不是不知道,難道還用我們提醒你嗎?”

“很狂妄,很自大。”這是薛易對這個身穿黃金鎧甲神王的第一印象,竟然會和這樣的人合作,薛易還真有點不願意,這樣的人往往會壞事。

惡魔之神看到薛易和那位神王的樣子,怕兩人鬧僵,急忙岔開道:“好了,都先坐下,我們再好好的聊一聊。”神殿之中不知何時又多了十把石椅,薛易和他們都走進來分別落座。這個惡魔之神倒是沒有那麼多的客套,也沒有弄點飲料和神果什麼的。十二個人就這樣乾坐着,互相的打量着對方。

等到衆人都坐下後,惡魔之神也做到他的寶座上。然後開口道:“哈哈哈,這件事情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做成的,多謝幫手總是好的。這位是我新結實的薛易真人,其實我注意他很久了。感覺他和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對那些軍魂感興趣,而且實力···嘿嘿,你們先看看薛易真人的實力如何?”

這些人自從進來後就沒有人真的打量過薛易的實力,只是感到薛易的穿着很奇怪而已,而且,薛易天人合一,整個心神都融入到了整個空間之中,乍一看,和普通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分別。現在既然惡魔之神都這麼說了,衆人也都沒有掃他的面子,認真的打量着薛易,這一看才都驚訝起來,他們發現,竟然看不同薛易的實力。

每一個人的臉上這才或多或少的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惡魔之神趁着衆人驚訝之時,道:“怎麼樣?哈哈哈,我都說過了,這三界之中,有大神通者無數,讓你們平時多關注一下人間界,你們偏不信。這位就是一個隱匿於人間的強者。”接着惡魔之神臉色一變,整個人都顯得冷冰冰的,道:“我們這次所做的事情可不是什麼小打小鬧,低着那些軍魂不放的神靈大有人在。我們只要能分的一杯羹就已經不錯了。你們一個個盲目自大,目中無人,早晚有你們後悔的時候。”

薛易這才發現,這個惡魔之神竟然是這些人中的老大,聽到惡魔之神的話,下面這十個神王竟然沒有一個敢反駁的。薛易不僅把惡魔之神的實力又提高了,這可是一個實力爲尊的神魔世界,誰的實力強誰就是老大。沒想到惡魔之神把自己的實力隱藏的這麼好,薛易竟然也沒有看穿。

等了好一會兒,纔有一個身穿銀色鎧甲的神王道:“大哥,我聽說你去找自然女神信徒樹人族的麻煩去了,結果怎麼樣?”薛易聽在耳裏,竟然是一個女子的聲音,這聲音猶如百靈名叫,玉珠落盤,清脆悅耳。讓人聽了,有種說不出的享受。

聽到這個女子的話,惡魔之神的臉上好看了一些。道:“說起這件事,我猜想起,我還沒有給你們介紹呢。這位是薛易真人,你們都知道了,這位薛易真人還是玄黃宗的宗主呢?能自創一教,絕對是有大神通的強者。我沒說錯吧,真人?”

薛易笑道:“沒想到神王的消息竟然這樣靈通。”心裏卻驚道:“看來關注自己的神靈絕對不會少,自己以後的行蹤要更加小心了。看來,自己這次幫助樹人族的事情,他也應該知道。剛纔應該是故作不知。”

果然,惡魔之神接着道:“ 特工悍妻不好惹 。可惜,最後薛易真人把他們給勸回來了。哈哈哈,我也只好讓 惡魔之神用手一指剛纔說話的那個女神王道:“這位是艾莉娜。他是我們之中最小的,但是,她的實力卻非常強,只在我之下。哈哈哈。可以說是女中豪傑,不讓鬚眉。他們幾個你就以他們身上鎧甲的顏色稱呼即可。他就是金甲神王或者金甲神。”說着惡魔之神又指着一個神着金色鎧甲的神往道。

薛易客氣的道:“在下見過各位神王。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艾莉娜嘻嘻笑道:“薛易真人?好奇怪的稱呼。讓我們指教可不敢當。我看真人的實力可不比我們弱,以後還得請真人多指教纔是。”艾莉娜上下打量着薛易,看的薛易心裏直發毛。這個艾莉娜神王雖然是個女子,而且聲音甜美,可是看他的體形,卻怎麼也聯繫不到一塊兒。薛易道:“艾莉娜神王客氣了。”

其他的神王也都簡單的對着薛易一抱拳,算是見過。薛易也回了一禮。

惡魔之神等薛易和這些神王互相結識,又道:“現在距離行動還有一段距離。人類的戰爭也只是剛剛開始而已。我們還要再等上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我們也得好好的合計合計。如果有可能的話,最好在找幾個實力強大的幫手。”

薛易突然問道:“除了我們這些人外,還有什麼勢力也在打這些軍魂的主意,難道就沒有人出來阻止嗎?難道軍魂裏面就沒有強者嗎?”

艾莉娜沒等惡魔之神回答就搶着道:“有當然有了。不過我們這次也是志在必得,因爲我們要這些軍魂還有大用處。我們和你可以商量分配我們所得的軍魂,但是絕對不能白白便宜了別人。軍魂裏的強者也有,不過不是太多,而那些軍魂修煉成爲的至強者又有人制約他們,所以不能前來阻止我們。不過這次就不一定了。”說到這裏她看來惡魔之神一眼,見到惡魔之神沒有什麼表情的臉,才接着道:“衆神之戰,你應該聽說過吧?”

薛易點頭道:“這個我知道。”艾莉娜見薛易點頭知道才又道:“這次是千年的人類大動亂的時節,也是萬年一次的衆神之戰時間,而且是一個萬年之數,因此,這次的衆神之戰很有可能有很大的變數。以往許多沒有出現的強者都可能出來湊熱鬧。至於參與這次搶奪這些軍魂的勢力,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每一個勢力都會參與的。嘻嘻嘻,黑讓你失望吧。這樣的好事情哪會只有我們知道,最後只是誰得的多些或少些而已。”

薛易看着惡魔之神道:“那搶奪這些惡魔之神的目的不會那麼簡單了吧?”

惡魔之神哈哈大笑了一聲道:“這樣說吧,這些軍魂只要稍作修煉就可以形成強大的戰力,是組成神戰軍團的最好選擇。”說着眼光還是有點閃爍,看來還是有所隱瞞。薛易沒有再追問。

金色鎧甲的神王突然站起來道:“大哥,我的回去了。”惡魔之神眉頭一皺問道:“怎麼了?難道又是那些不知死活的東西嗎?”金色鎧甲神王道:“嗯,也不知怎麼了,最近一段時間,他們總是無緣無故的攻擊我所在的位面,而且他們都好不怕死。”

惡魔之神喃喃自語道:“難道天界之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們那個陣營位面的傢伙最近好像總是不老實。”然後猛然擡頭道:“你回去吧,不要和他們太認真,注意着其他位面的反應,這其中可能又有什麼變化。”

金色鎧甲神王告辭走出神殿,在神殿門口就直接破開空間離去了。接着又有幾個神王因爲有事也離開了。最後只剩下薛易、惡魔之神和艾莉娜神王三個人。

薛易道:“不知神王還有什麼指教,如若沒有,我也應該離開了。我也要做一下準備。至於這件事情,你放心,我是不會泄露出去的。”惡魔之神笑道:“這個我當然相信真人了。我想帶着真人去個地方看看,不知真人意下如何?”

薛易一愣道:“好啊,我也想見識一下究竟是什麼地方,竟然能讓一個神王這樣重視。”心道:“管你什麼地方,只要不是和大羅金仙實力的人打架就可以。其他的人想傷害我可沒那麼容易。”

艾莉娜有點撒嬌的道:“大哥,我也想去看看。”“好吧,我們就一起去看看。”

艾莉娜匆匆走到薛易身旁,拉着薛易道:“你就跟着我吧,別迷了路,那就讓別人笑話了。”也不管薛易願意不願意,拉着薛易就向外走。惡魔之神看到後只是笑了笑。

來到大殿外,一揮手,三人面前就出現了一道裂縫,三人先後走進裂縫,出來後再看,發現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地方。而薛易發現自己和身邊的這個女神王一比,都有點慚愧。艾莉娜簡直就像令小孩一般的掂着薛易前進。

薛易道:“艾莉娜小姐,你可不可以把握放下來,我自己可以走。”艾莉娜道:“距離那兒可是還有一段距離的,你能跟得上嗎?”然後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急忙把薛易放下。青雲直接就出現在薛易的腳下,載着薛易快速的跟着惡魔之神快速的前進。

艾莉娜身上閃過一陣金光,魁梧高大的女神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異常美麗的女子。滿頭金髮隨風飄浮,猶如金色的綢緞,散發着金光。皮膚則猶如剝了皮的雞蛋一樣白嫩,吹彈可破。可愛的小瓊鼻不時的皺上一皺。身高和薛易不相上下,整個身體簡直就是黃金比例,身材苗條,一雙修長的大腿。雖然仍舊穿着銀色的鎧甲,但仍舊遮擋不出她那誘人的美好身材。

如此美麗的尤物,只讓薛易看的一陣失神,薛易雖活了兩世,還真的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美女呢。在龍族雖然也見過一個美麗的無常的龍族的老祖宗,可是那個美女卻是太冷酷了些,板着臉,從來不笑。

看到薛易是神的樣子,艾莉娜忍不住笑出聲來:“嘻嘻,真是一個大色狼,你難道沒有見過美女嗎?”聽到艾莉娜的話,薛易直打了個激靈,“沒想到自己堅如磐石的道心差點失守。難道出世就必須的入世嗎?不經歷感情的洗禮真的能斬斷情絲嗎?自己修道真的要清心寡慾,脫離塵世嗎?”一時間,薛易想了很多。最後薛易對自己道:“如果修道就是要拋卻七情六慾,那修道還有何用?既然從來沒有這樣修道者,那自己就做第一個這樣的修道者吧,感情因果就讓他來得更猛烈些吧。”

艾莉娜用手在薛易的眼前晃了晃,道:“嗨,我說話呢?你聽到了沒有?你在不理我,我可要生氣了。”薛易甩掉心中的煩惱道:“哦,我只是突然間想到了一些事情,對不起,我並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那你說,我漂亮嗎?”

“呃”薛易差點沒有被噎到,苦笑道:“哪還用問嗎?如果你在不漂亮,那這個世界就沒有什麼美女了?”聽了薛易這樣評價自己,艾莉娜高興地又蹦又跳。薛易都有點懷疑,這真的是一個實力強橫的神王。

惡魔之神在前面破空飛行,根本就不憑藉任何外物。薛易知道這應該就是這個世界神靈的飛行方式了。

“哇,這是你的東西嗎?它難道能帶着你飛行嗎?我能不能上去?”艾莉娜一邊飛行一邊好奇的看着薛易腳下的青雲。薛易真的沒有想到,擁有神王實力的艾莉娜竟然是這樣的單純爛漫。

“這是我一時興起煉製的,名叫青雲,平時爲我代步用的。你可以上來試試。”薛易心意一動,腳下的青雲又變大了一倍,正好可以容納兩人。惡魔之神看到後,也是感到稀奇無比,他雖然是神王,實力強橫,但是,平時卻一心用於修煉,鬧有心思琢磨這些東西。在它看來這純粹是浪費時間,煉製這些新奇的東西,還不如用來修煉。

可惜他卻不知道,又是這些看似沒有用的東西,在某些時候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用處。而女孩子,即使他是實力強橫的神王,也有女人的一些行爲,就是看到新奇的東西就像小孩子看到新奇好玩的玩具,不會輕易就算的。

惡魔之神道:“沒想到真人還能煉製神器。這件神器就瀟灑無比。”惡魔之神嘴上雖然這麼說,可是眼中卻是不屑。薛易道:“見笑了,我也是在平時閒來無事時隨意煉製的,也就能代步而已,還真的沒有其他的作用。”

艾莉娜站在青雲之上來回的走動,道:“能不能再大一些。”薛易心念一動,青雲又變大了數倍,就是承載數十人都沒有問題,艾莉娜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薛易的時候裏面都是小星星。他都有點崇拜薛易了。接着在薛易的控制下,青雲之上又出現了幾把椅子,還一張桌子,然後又拿出一些仙果放到桌子上。

“看來還有一點距離,不如先到這上面休息一下,順便吃點我搜集的這些神果。”薛易對着破空飛行的惡魔之神道。

也不知飛行了多久,三人來到了空間的邊緣,在這裏能明顯的感覺到空間的波動,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外面正攻擊着這個位面。

惡魔之神對薛易和艾莉娜道:“你們準備好了,我們這就進入空間夾層,我們的目的地需要經過空間夾層。”三人面前無聲的打開了一道巨大的空間門,三人飛身進入空間夾層,空間夾層裏面的亂流不停的撕扯着薛易三人。

空間夾層裏面沒有方向,也好像沒有時間,三人悶聲不響的向前飛行,也不知過了多久,惡魔之神突然停了下來,雙手在前面的虛空處劈砍了一下,又出現了一道空間門,三人閃身進入 這個位面。

一進入這個未知的位面,薛易就感覺眼前一亮,這個位面和惡魔位面明顯的不同。在這個位面你能看到太陽高懸在天空,天空中漂浮着多多白白雲,無數的不知名植物生長在這個位面的大地上。三人落腳處正好處在森林和一塊草原的交界處,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碧綠草原展現在薛易的面前。 蒂亞大陸

惡魔之神道:“我們走吧,目的地就在這個位面,不過我們要小心些。”薛易有點不太明白,在這樣美的位面之中難道還有什麼危險?看到薛易疑惑不解的表情,艾莉娜頓時心情大好,拉着薛易道:“你不知道了吧,我來過這裏幾次,這裏確實不**全。就是擁有神王的實力,如果不小心,也有可能吃個大虧的。”

薛易道:“這裏面有什麼危險?”薛易用神識搜索了一下附近,發現並沒有什麼強者存在。艾莉娜道:“你不要看這一小片很平靜,我說的是這個位面的中央。你知道這個爲是什麼地方嗎?。”

“什麼地方?”艾莉娜看到薛易向他請教,嘻嘻笑道:“這個位面可是一個特殊的位面,在這裏有通向天界和幽冥界的通道。你不知道吧?這兩界可不像人間界容易到達。這兩界裏住着的都是絕世強大的神靈,就是我們這些自以爲很了不起的神王,在他們的眼裏也不過是弱小的螻蟻而已,他們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把我們碾死。”

薛易聽的心驚肉跳,可以輕易碾死神王的強者,那是什麼實力?薛易心裏開始沸騰起來,自己本以爲可以在這個世界縱橫一番了,可現在竟然又聽說有這麼強大的東西,不免讓薛易有點心虛和泄氣。心道:“看來自己還是太弱,但是拿出千百年的時間修煉又不太現實,還真是麻煩。”

惡魔之神站在青雲之上,突然對薛易道:“聽一下。”薛易隨即把青雲停留在空中,然後升到天空中的白雲之中。問道:“怎麼了?難道有人要找我們的麻煩?”

惡魔之神道:“我感覺這次有點奇怪,到了這裏竟然還沒有碰到其他人,這可有點反常?”薛易道:“那我們就在這裏等等吧。”接着薛易眉頭一皺,他感覺自己的元神一陣悸動,又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們這纔好像碰到麻煩了。”


話音剛落,就見從雙方極遠處出現了無數的黑點,黑點快速的接近,慢慢地就看清了,竟然是兩幫人馬?薛易用神識觀察了一下,這些人一共能有數萬人之多,但是強者較少,最強者也就是上位神的實力。

薛易急忙把青雲又升高了千丈,已經到了極高處。離開了兩幫人馬的相遇之處。惡魔之神卻無奈的道:“沒想到又碰到了天界和幽冥界之間的爭鬥。”

薛易聞言向兩邊的人馬望去,發現這兩幫人馬還真的有很大的差別。 兩方人馬最大的不同就是雙方穿着的鎧甲顏色。薛易右邊的數萬人馬全是清一色的銀白色,其中前面還有幾人穿着金色鎧甲。身下都起着全身都是如玉一般的天馬,天馬頭上長着一根金色的獨角,脊背之上長這一對數丈的銀翅,真是一個天馬行空。那些其在天馬身上的神靈全都是拿着銀色的長槍。隊伍整齊劃一,一看就知道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天神戰團。

而左邊的數萬人馬則是清一色的很色,前面也有幾人身着血紅色鎧甲,看來應該和對面的身着金色鎧甲的人一樣,這些應該就是雙方的頭領。他們身下騎着的和天馬形狀無二的天馬,只是全身都是漆黑之色,在陽光的照射下還閃着亮光,猶如墨色的寶石。這些騎兵手中也全都拿着統一的黑色長槍。

在這兩隊人馬的身後還都跟着一些人,那些人都沒有騎着天馬,而是破空飛行,緊緊地跟在天馬騎兵的身後。

惡魔之神看着這些人道:“我本來打算帶你去看看通往天界和幽冥界的空間通道,看來是不可能的了。”薛易雙眼盯着兩方人馬道:“你爲什麼帶着我去看這兩個通道,我可沒有興趣爲了看這兩個所謂的通道而惹到這麼大的麻煩。幸好我們躲得快,否則。我們就要被他們雙方一起攻擊了。天界和幽冥界兩大強者所在的對抗,我可不認爲我有對抗他們的實力。”

“嘿嘿嘿”惡魔之神嘿嘿笑道:“我帶你來看看這兩個通道,其實也是想讓你幫忙看看他們周圍的魔法陣。你應該知道,我們神靈之中精通魔法陣的神靈很少,而精通魔法陣的神靈一般也都是絕世的強者,我是請不來的。但是,我卻發現真人很精通魔法陣,所以想讓真人幫我參悟一下。”

薛易道:“難道你想進入到天界和幽冥界?剛剛艾莉娜不說那兩界可不是好去處,至少我們也的擁有超越神王的實力以後在進入。現在進入基本上就是找死。”

惡魔之神沒有反駁薛易,只是說道:“我必須的進入天界或者是幽冥界。如果有其他的辦法,我纔不會向着到那兩界去呢。”

看到惡魔之神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薛易正想問,卻發現艾莉娜正朝他使眼色,好像是在讓薛易不要再問。而這時下方的兩方人馬也開始交戰。薛易於是沒有再問,而惡魔之神也沒有再說什麼,和薛易一樣注視着下面的戰鬥。

薛易道:“不想惹麻煩,可是麻煩卻來找你,你就是想躲都躲不了。”隨着薛易的話音落下,數十人把他們三人包圍了起來,一半身穿金色鎧甲,一半身穿血紅色鎧甲。這些人正是那些跟在天馬騎兵身後的那些破空飛行的上位神。

“你們是何人?爲何在這裏?難道你們不知道私闖兩界戰場將成爲兩方共同的敵人嗎?”兩人的頭領同時呵斥道。

艾莉娜猶如天真的小孩子說道:“我們怎麼知道你們要開戰?我們只是聽說這裏非常美,所以才一起來看看的,沒想到卻碰到戰爭這樣掃興的事情。要早知道這些事情,就是有人請我來我也不回來的。”聽了艾莉娜這番話,那兩個頭領都是一愣,他們沒想到這個小女孩根本就不怕他們。

艾莉娜和惡魔之神在來之前都隱藏了自己的實力,把自己的實力僞裝成上位神的實力,因此他們也並沒有發現三人的真實實力。看到艾莉娜這麼一副孩子氣,卻也不好發作。他們也怕別其他的神靈笑話欺負小孩子。

勢力強橫的神靈,他們的孩子有的就在孩子時就因爲天賦好,而很早的就達到了天神的實力,可是他們的脾氣和小孩子一般無二。而一旦成年的上位神和這些上位神發生爭執,不管結果如何,最後一般都會被其他的神靈恥笑。

金色鎧甲的上位神接着道:“你們見到我們要交戰,爲何不快點躲開。”這次是惡魔之神開口說道:“其實,我們也想躲開,可是又怕你們誤會,所以只有在這裏等你們了,我們向和門解釋一番,免得你們誤會我們。”

看來他們雙方也不像現在和幾個上位神實力的神靈結仇,齊聲道:“你們速速離開,否則不要怪我們。”薛易急忙鼓動全身的真元,催動腳下青雲,迅速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在極遠處又停了下來,觀察着戰場中的變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