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萌萌正和紅客聯盟集中應對攻擊最強的交通系統,馬萌萌電腦裝上蘇南給的軟件後,功能強大了很多,能很輕鬆發現敵人行蹤,攻擊力度也強大了不少。

馬萌萌興奮地阻殺着來犯之敵,可無奈這次敵人有備而來,人數衆多,像是怎麼也殺不完。

馬萌萌心下着急,聯繫蘇南,可也聯繫不上。正心下着急的時候,聯盟內部傳來好消息:老大上線了!

所謂的老大,就是聯盟的會長,一個很神祕的人物,被稱爲中國網絡保護神。代號:盤龍。

盤龍每當在我國網絡安全受到嚴重危機的時候,總會騰空而起,給來犯之敵以血的教訓,相信這次也不會例外。

只見盤龍而到之處,敵人盡相授首,很快穩定了局勢,其它幾處的擾亂漸漸停止下來,只有交通一處還在頑強抵抗。在盤龍的號召下,所有網絡高手都集中過來,對敵人進行了追擊。

眼見可以盡殲來敵的時候,最後幾波攻擊突然急速退去,除爲數很少的人可以追上以外,其餘的人都再也不見敵蹤,盤龍當下叫停收兵,所有人都退了回來。

這場守衛戰成功了,時間也過去了兩個小時。因爲交通混亂,給北京市造成了很大損失,車禍,交通堵塞,等等重大事故多處都有發生。

讓馬萌萌等人氣憤卻也無可奈何,馬萌萌暗暗發誓,終有一日,將報這一箭之仇。同時也爲蘇南暗暗擔心,不知道蘇南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南被裝進袋子裏,被人帶到車上,一路向城外行去,在市裏繞了繞,又換了三次車子,纔到事先約定的院子。正是當初鈴木和喬治他們密謀的院子。

見到車來,喬治幾人迎到門口,見到車上下來的老頭,笑着說道:“哈哈,鈴木先生出手,果然是馬到成功!”

原來那假扮父親的正是鈴木,鈴木笑了笑:“喬治先生的中文學的不錯,成語也會用了。”說笑着把袋子擡到院裏。

李肇月問道:“沒有人跟蹤吧?”

鈴木有些不高興地說道:“李君是不相信我?在喬治先生網絡掩護下,對方要追蹤到這裏,相信也不是那麼容易。”

李肇星出來打圓場,說道:“鈴木先生說笑了,怎麼可能不相信您,我弟弟也是爲了安全,事關重大,小心爲妙。”

鈴木哼了一聲沒有理會,李子琪卻不依了,開口說道:“居然小看我們,有本事你們去把人弄來看看!”

喬治這才注意到李子琪,見李子琪生的十分漂亮,於是開口說道:“美麗的小姐,李肇星兄弟一時情急,請小姐原諒他們的無理,我叫喬治,不知小姐叫什麼名字?”

李子琪見喬治有禮,也笑了笑,說道:“我叫鈴木子琪,這位是我父親!”說完指了指鈴木。

喬治恍然大悟,說道:“原來是鈴木先生的女兒!”

鈴木不耐煩地說道:“喬治先生,這裏並不安全,相信很快就有人搜到這裏來了,我們應該早做打算。”

喬治點點頭說道:“鈴木先生說的對,我們準備以下馬上出發,現在就分爲兩隊,一隊帶着目標向南而行,再折向東去海邊。一隊負責引開對方的目光,直接向東去海邊。到了海邊坐我們安排好的船到深海,那裏有我們的艦隊接應。”

於是關於如何分隊的事情討論了一陣,卻沒有人願意負責做那吸引目光的敢死行動。不得以,喬治只好答應幾人一起行動,送死的人就交給下面的人。

幾個人又在院裏坐了下來,當下時間是晚上七點多,天色還有些微亮,準備等天亮完全暗下來,纔出發。

此時,丁伯正潛伏在院個外面一個草叢裏,一動不動,死死地盯住院子。這個時候他也不敢輕動,院子裏都是高手,自己上去也是白搭,只能等待後援。 不一會兒,天亮完全暗了下來,院子裏的幾個人起身就準備出發。丁伯着急了,這後援爲什麼還沒到來?拿出電話打了出去。

接電話是金雅茹,着急的聲音傳了出來:“丁伯,情況怎麼樣?”


丁伯也有些着急,急聲問道:“還有多久,他們要撤離了!”

金雅茹說道:“還有五分鐘,風痕和蘇一牛強就來了。我們還要一會兒,北京交通現在很亂,堵的太厲害。”

丁伯又問道:“小黃呢,他不能過來嗎?”

金雅茹說道:“黃叔去調直升機了。”

丁伯回聲知道了,就掛了電話。五分鐘,只能自己來爭取這五分鐘了。丁伯起身,慢步向院子走去,他只想拖時間。

院子裏的人在丁伯剛一現身就注意到他了,看着丁伯的樣子,知道是個高手。院子裏的人不敢隨意行動,緊緊地盯着丁伯,一邊還不時的打量着暗處,想找尋看有沒有其它高手。

在丁伯剛走到院門的時候,喬治開口問道:“嗨,老頭,你幹什麼的?”

丁伯笑了笑,說道:“我見這裏幾位外賓,前來看看。”

喬治暗罵,但臉上卻沒有表情,說道:“我們還有事,天黑了,你快回家去吧,不然你家人會擔心的!”

丁伯搖搖着說道:“我沒有家人!”

喬治還想再說道什麼,鈴木開口急道:“不對,他在拖延時間!”

幾人也跟着反應過來,於是準備一起上前對丁伯出手,鈴木攔住道:“快帶目標走,我來攔住他。”說完就一晃隱住身影。

李氏兄弟走過去,擡起蘇南就向準備好的車子而去,準備離開。喬治和那美豔女人隨後跟上。鈴木子琪還想幫自己父親一把,可想了想也跟着蘇南向去,她必須要看住目標。

丁伯被人識破心思,也暗暗着急,但對於忍術他也有一定了解,不敢大意,戒備着四周,只是沒有辦法再阻攔其它人的離開。

在情況萬分緊急的時候,一道光影和馬達轟鳴的聲音同時傳了過來。風痕幾人終於趕到了。風痕沒有管丁伯,直接向停在旁邊的車輛撞了過去。

正要上車的幾人見此情形,急忙跳開。只聽轟的一聲,那其中一輛車就被撞翻了,車也變了形。風痕並沒有停下來,又轉頭向其它幾輛車撞了過去,把所有車全都撞翻在地,這才停下動作,打開車門。

車門開後,蘇一臉色淡定地走了出來,目光緊緊着裝着蘇南的袋子。牛強則不一樣了,臉色慘白,搖晃着出來,還差一點摔倒在地,好一會兒地站穩,開嘴就罵道:“奶奶的,暈死我了。回頭跟那小子算帳。”

丁伯一見來了幫手,就主動靠了過來,說道:“暗處還有一個,忍術了的,要小心。”

牛強點點頭,臉色也凝重起來,暗暗提起勁氣,暗黃色的光暈佈滿全身。蘇一則拿出激光劍,輕輕一抖,一道一米多長的綠光冒了出來,凝而不散。幾人也不着急動手,時間越久越有利,自己這邊有後援。

他們不着急,喬治他們卻按奈不住了,知道時間緊迫,喬治高聲喊道:“動手,不然誰也別想活着離開這該死的鬼地方。”說完當先向蘇一撲了過去。

李氏兄弟也動了,兩人一起向牛強而去。那豔女則拿着手槍找着機會。鈴木子琪呆在了袋子旁邊,負責看着蘇南。

丁伯沒有出手,他提防着暗處的忍者。

喬治是一個四級金屬性異能者,一雙手冒出金黃的光芒,與蘇一對陣中幾着與激光劍想觸,卻絲毫沒事。

蘇一也知道他的雙手有古怪,也不再往那裏使勁,專挑下半身下手,使喬治有些手忙腳亂。好在豔女不時放一槍,讓蘇一不得不用劍擋下,這纔給喬治有喘息的機會。

蘇一應付自如,但牛強的情況就有些不妙了。李肇星是一個三級風屬性異能者,速度非常快。而李肇月是個電系三級異能者,雖不足以外放,但觸到也會被麻。

牛強防禦很強,但缺少進攻手段,不時被麻一下,就被李肇星藉機攻擊到身上,雖然沒什麼傷害,卻也弄得他狼狽不堪,消耗很大,衣服都已多處破破爛爛。

鈴木老頭看出牛強有些勉強,暗暗靠了過去,準備先對牛強下手。丁伯看牛強情形不妙,也猜到暗處的殺手肯定會找弱點攻擊,迅速向牛強靠了過去。

丁伯正欲對李氏兄弟出手,只見暗處現出一把短刀,急速向牛強喉嚨劃去,急忙放出內勁一擋。那鈴木老頭見一擊不中,正想隱去身形,丁伯欺身過去,纏住了他,兩人鬥了起來。

鈴木的身形飄忽不定,遊動不定,讓丁伯一時也拿他無可奈何。李氏兄弟也像看清形式,只有他們迅速拿下對手,才能夠儘快結束這場戰鬥,手下攻擊更加凌厲了幾分,牛強的情況變的更爲危險了。

風痕這時不好變身,卻並非沒有手段。只見它車前伸出兩支黑洞洞的槍管,由於幾人都是近身戰鬥,風痕沒有辦法開槍,就把槍管對着豔女,然後車前大燈一閃,照向豔女的雙眼。

豔女只覺得眼睛一閃,短暫的失明,心知有異,急忙跳了開去,正好躲過了風痕連發的兩槍。豔女見那輛車有古怪,不敢大意,躲到門邊,讓自己身體不至於完全暴露在槍口之下,對着車燈開了兩槍。

風痕兩槍無功,就直接突突連發,掃射起來。豔女被逼往院裏退了進去。

突然的情形讓場裏衆人都是一驚,不知風痕情況的喬治等人,以爲車裏還有人,心下更是着急。

更在這裏直升機的轟鳴聲傳來,更爲喬治等人雪上加霜。

喬治等人見任務基本算是失敗了,這種情況下想帶走蘇南肯定不可能了,於是喬治準備撤退了,虛晃一下,身形一動,也向院裏退了去。

李氏兄弟見喬治的動作,也無心戀戰,心意相通的兄弟兩對視了一個眼神,也跟隨其後進了院子。 鈴木子琪正想帶着蘇南,突然大腦一陣剌痛,手腳也遲緩了一下。

鈴木老頭一個閃身過來,抓起她的胳膊也閃進了院內。留下了蘇南。他沒急着帶着蘇南這個包袱,因爲他還留了一手,只要能活着離開,還可以再回來找蘇南,到時候不怕蘇南不乖乖就範。

丁伯幾人沒有追,首先來到蘇南身邊,把蘇南從袋裏放了過來。只見蘇南全身光溜溜的,不過手裏拿着一把手槍,看樣子早就醒了過來,剛纔正是他趁機用精神力刺了鈴木子琪一下,免去了被帶入院子的命運。

蘇南緩緩地睜開雙眼,看了看衆人,不好意思的縮了縮身子,說道:“呵呵,你們好!”

丁伯幾人都被逗蘇南的樣子逗的不行,牛強第一個沒忍住就笑了起來,說道:“哈哈,蘇南兄弟,你這樣子很拉風嘛!”

蘇南取出防禦服穿在身上,一邊穿一邊說道:“還行,對了那幾個傢伙呢?不會跑了吧!”

丁伯搖了遙頭,說道:“應該跑不掉,你擡着看看!”


蘇南擡頭一看,七八架直升機從四周圍了過來,探照燈把整個院子周圍都照的亮堂堂的。前面一架直升機飛到衆人上空十幾米高的時候,兩個人影直接從直升級上跳了下來。

其中一個正是黃宗,只見黃宗雙腳冒出紅光,與空氣行成反衝,減緩下落的速度,落到地上也讓地面出現兩個大大的腳印。


別一個則四十來歲,生得高大俊雅,一身中山服穿着得體,尤其下落的姿勢十分優美,輕漂漂的如落葉隨風,落到地上無半點聲響。應該是個風系異能者吧,蘇南心底想到。

黃宗來到衆人身邊,問道:“情況如何?”

牛強當先答道:“報告局長,敵人全數進了院子。”

黃宗點點頭,指着另一個來人說道:“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內衛副隊長,董風雲,七級風系異能者。”

牛強知道內衛隊,當先敬了個禮,說道:“董隊長好。”

董風雲只點了點頭,神色有些倨傲。其它人隊了蘇南問了個好外,丁伯只是點了點頭,蘇一則跟本看也沒看他。

董風雲心裏不爽,也不好發作,拿起對講機就下起了命令:“目標前面這座院子,攻擊!全殲敵人!”

蘇南暗歎,還真狠。衆人也不阻止,戰鬥直升機就對着院着開了火,有便攜式***,重機槍等重火力像不要錢似的一個勁向院子轟去。

五分鐘後,院子不見了,只有一片廢墟。董風雲見差不多了,就下命令停火,然後讓直升機上面的人下來打掃戰場。

蘇南心生感慨,武功好有怎麼樣?會異能又怎麼樣?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一樣這麼渺小,跟本不需要面對面,直接就讓你變成塵土。

一衆成員開始打掃戰場,突然,廢墟里冒出三個人影,離的近的三個成員當即被割破了叫喉嚨。三個人影沒有停頓,分三個方向急速逃去。

黃宗對着就近一人,手一揚,一團火焰就罩了過去,直接就包住了他,隨着幾聲美式英語的慘叫,人就變成了一具黑碳屍體。

董風雲身影一閃,就來到其中速度最快的一人身邊,隨時一劃,那人的喉嚨就出一道口子。那人擡手沒來得及捂上喉嚨,就倒地氣絕了。

另一人一看情形不妙,馬上停住,雙手一畫,身影就消失不見。

董風雲來到他消失的地方,一運氣,全身布起一道風牆。然後他雙手一揚,風牆向四周推去,只聽啊的一聲,那消失的身影就被撞倒在地,眼看就只剩一口氣了。一看原來是鈴木。

蘇南暗自感嘆,這纔是真正的異能者能量啊!七級異能者好牛,黃叔應該也是七級異能者吧。

其餘幾個人的屍體被找了出來,基本身體都不全了,不是少胳膊就是少腿的。放在一起,只鈴木老頭還沒有死去,還有口氣在。

他費力的睜開眼,看了看蘇南,說道:“我們失敗了,但是你也不會好過,嘿嘿,你中了我下的毒,只有七天好活了,除非你去日本,才能得到解藥。”

蘇南心下一驚,正待上前問個明白,鈴木老頭脖子一歪,氣絕了。氣的蘇南狠狠地踢了幾腳屍體,卻也沒有絲毫辦法。去日本?開玩笑,去了還不被抓起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不去的話,難道就這樣等死?

董風雲一揮手,幾人把屍體放到一起,點火把屍體燒掉,然後把自己成員屍體擡上了直升機。


董風雲見事情完了對黃宗說道:“黃局長,我還要去追跑出去的那些人,就先行離開了。”說完看了一眼蘇南,也不待黃宗說話,就轉身上了直升機。

黃宗眉着也皺了起來,想了想說道:“你太大意了,不應該以身爲餌。哎,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去檢查到底有沒有中毒,中了什麼毒,抓緊時間想辦法。”

蘇南苦笑着說道:“我只知道他們不會殺我,只有我活着纔有價值,沒想到他們居然下毒!”

黃宗搖了遙頭,說道:“日本人就喜歡用這種招數,你是沒有經驗。”

蘇南點點頭,說道:“是啊,考慮不周,這次虧大了。總不能真去日本,回去再說吧,先別讓雅茹她們知道,免得擔心。”


黃宗說道:“如果你要去日本,上面肯定會對你出手,只能想其它辦法!”心裏想到:如果她還在就好了,一定會有辦法的。

蘇南搖搖頭,說道:“去了也是生不如死,不去也罷!”

等了一會兒。金黃二女終於趕到,一下車就衝了過來。白若楠則先來到牛強身邊,爲他看了看身體,見只是消耗過度,也沒幫他治療。

金雅茹在蘇南全身上下看了看,見他沒有受傷,也就放下心來。

黃瑩則笑道:“小老公,下次泡妹妹可要小心哦,別一不小心把命都弄沒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