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其中幾個女弟子一臉防火防盜防自己的樣子,像是被自己的王八之氣折服麼?

“其實他們是我的嫡系師弟妹啊,我去哪裏自然跟到哪裏,當然我只是補充了一句,只要加入長情峯,一人一顆元力丹。”徐無風說完連忙遠離風逸一步雙手抱住頭,一副怕被風逸打的樣子。

誰知風逸卻是點點頭笑道:“這個還能接受,既然是嫡系弟子只要不背叛自然應該有這種待遇。”

“我沒聽錯吧老大,元力丹可以是下品真丹啊!這幾十個弟子,你…”

可是徐無風卻不知道風逸真脈一遊煉出的元力丹都快堆得發黴了,其中還有幾十顆中品真丹,幾顆上品真丹,一顆絕品真丹沒用呢。

“沒事,你老大我有的是丹藥,只要他們能夠刻苦修煉,好好爲我長情峯發展做貢獻,就算幫他們晉升玄君我也可以。”

“終於找對大哥了。”徐無風感嘆了一句。

惹得風逸一個白眼。

“幾位師弟妹,你們真的決定要加入長情峯?”風逸臉色鄭重的道。

“我們決定。一定聽從師兄的教誨。”幾十個人點頭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說什麼。”風逸點點頭,臉色突然浮現出一絲嚴厲:“別的什麼我可以不在乎,但我最恨的就是背叛。若是有人敢做危害我長情峯,危害師兄弟妹的事情,我一定讓他生不如死!”風逸幾乎是咬着牙說出這句話的。

就在他說畫的時候,那幾十個弟子紛紛覺得周圍傳來一陣冷意,風逸眼中的殺意讓他們身上每一根神經都緊繃了起來。霎時間他們都覺得風逸不是在開完笑得。

“說得跟真的似的,還不是天玄小成的螻蟻。”人羣中有一人不屑道。

“啊——”就在他話音剛落,衆人只聽他又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已經被風逸用右手捏住脖子向上擡起!

“你剛纔說什麼?”風逸眼神溫和道。

太快了,風逸的速度太快了,衆人甚至都沒看清風逸是怎麼過來的。

“我——我…”那名弟子像是感覺到風逸眼神中的冷色,被嚇得不敢說話。

“別用你的狗眼看低別人,衍天宗之所以有個戰力測試便是要告誡你們,一山還有一山高,並不是境界高的就無敵,境界低的就是膿包。”風逸哼了一身,身形瞬息間又回到了長情峯內。

“他的速度好快啊,我簡直不知道他是從哪裏出來的。”一些弟子嘲諷的眼神已經開始慢慢轉變。

風逸看着那幾十名打算加入長情峯的弟子,正打算開口,卻聽先前那名弟子,又在叫囂道:“我說你又怎麼樣,你就是孬種天玄小成的螻蟻,還想于成龍,我呸。”他是在後方叫囂,想着說完便迅速逃跑。

“聒噪!”風逸輕輕一笑,他的身影微微顫動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衆人只聽那弟子一陣聲音傳出,在看向他時他的臉都已經被打得腫了起來。

“你這就是所謂的天玄巔峯?太讓我失望了。”風逸搖了搖頭道。

衆人的眼神終於開始改變了起來。

“那人可是天玄巔峯啊!在他手裏竟然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也許他真的是天才!”有人驚愕的點了點頭。

“我們願意加入長情峯,從此生死與共!”風逸的強勢給了他們信心,那幾十個弟子神情莊重的點了點頭。

“如此也好。”風逸淡淡的點了點頭。

“什麼都沒有,還好意思這麼說?他真當長情峯是他家啊,既然你只是靠着運起接手長情峯那我就代替淚師兄收了你這山頭。”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在人羣的簇擁下走了上來。

(未完待續) “竟然是山河榜第十的邢師兄!這下風逸剛到手的鴨子得飛了。”

“是啊,邢師兄可是天玄巔峯的強者。據說不日便要突破天玄門晉升玄君,享受種子弟子的榮耀,風逸肯定不能與他相比的。”

“而且他還是淚夢堂的人,光憑這一點,風逸便不敢與其大戰吧。”

衆人正在猜測着。

風逸卻是直接不理會邢師兄,走上前兩步對着那幾十位弟子說道。

“既然是我長情峯弟子,那就進來吧。”風逸雙手一揮,天空中似乎有一道無形的屏障被拉開。

衆人皆是大吃一驚,沒想到在短短的一天內風逸竟然已經在長情峯設下大陣。

“好小子,竟然已經設下陣法還真當長情峯是你囊中之物啊!”那邢師兄冷笑一聲,開始迅速的向長情峯飛過來。

“淚師兄的地方,你休想染指!”邢名話音冷冽,變拳爲掌,向着風逸衝過來。


“風逸完了,邢師兄這碎骨掌還沒打偏過呢,以他玄君小成的實力打在風逸這小身板上,恐怕下輩子只能在牀上度過了。”衆人一陣羨慕的看着邢師兄的傲人身手。

“既然是師傅留給我的,那淚夢寒就別想拿去。”風逸淡淡道,連看也不看那邢師兄一眼,繼續打開缺口讓幾十位弟子一一進來。

“等我之後給你們每人一個本命靈符以後我長情峯就可以隨意出入。”

“拜見風師哥。”衆人對於風逸還是很恭敬的。

“好了,我這裏不需要過多的禮節,大家互相進步就好。”風逸對着衆人微微一笑。

”碰——“就在此時天空中傳來了一聲巨響,竟然是那邢師兄強行衝向風逸撞到了大陣上被自己的力量反彈了回去。

“這——”衆人一驚迅速向前輕輕一碰,果然,你用多大的力那大陣便返回給你多大的力。

除非你能一下爆發破了這金剛伏魔陣,不然只有被自己的力量打傷。

“竟然能夠將碎骨掌防彈,這大陣果然非同凡響。”

“這風逸看來真有些本事。”一些中立的弟子點了點頭道。

“再非同凡響也不是淚師兄、君師兄等人的對手。”一些弟子傲然道。彷彿他們就是淚夢寒、君不凡似的。

“笑話,你天玄小成的時候,能夠在雷師兄面前喘一口大氣我給你一枚下品真丹。”另一個弟子埋汰道。

不多時刑名從虛空站起有些狼狽的起身,臉色陰沉道:“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這小小的弟子。”

看着邢師兄身後不斷出現的千百隻虛無之手,在一旁;看熱鬧的弟子一驚道“千面閻羅手!這可是地級功法!加上邢師兄玄君小成的境界,甚至能與一些平常的玄君大成高手抗衡。這風逸的大陣,能擋得住麼?”

就在衆人驚訝的時候,事實回答了他們。

那邢師兄的千面閻羅手,就像地獄中攀爬而出的鬼手一般,駭人至極,那些手不斷的去嘶那金剛伏魔陣。

一時間竟然將大半個陣包裹住。

大陣上甚至出現一些微小的裂痕。

邢師兄得意一笑,正要加大力量,卻見那金剛伏魔陣頓時放出一陣金光宛如天堂般的神聖。

“啊——”邢師兄身後那些鬼手頓時發出慘烈的叫聲,像是遇到比他們更可怕的東西一般。

“噗——”邢師兄臉色一白竟然吐了口鮮血。

“自作孽,不可活。你竟讓用地獄來的東西對付我這金剛伏魔陣,這不是自投羅網麼?這相生相剋的道理你還不懂?”風逸搖頭笑道。

“哼!”邢師兄哼了一聲,卻是不敢有動作。

他現在看着風逸的眼神也開始變化了起來。

“無崖子師叔是我平生所見第一能人。雖然我不知道他爲什麼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爲什麼總是不肯收我爲弟子,但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有道理,刑名我閉關的時候,若是那風逸來了,莫招惹,切記切記!”淚夢寒的聲音再次浮現上邢師兄的心頭,他此時已經有些後悔了。

無崖子是什麼人物,當初吧仙道十門鬧得天翻地覆,若不是武宗派出兩位掌教鎮壓他,恐怕無崖子還會更有作爲。


他收的弟子豈會是凡人。

這一點的確是自己大意了。

而此時場上的衆人絲毫也開始慢慢的忌憚了起來,說得話,雖然還是有些埋汰風逸但已經公平了許多。

風逸搖了搖頭:“想不到到了仙道門派還是要面對這麼多爾虞我詐。什麼是公平,有實力就是公平!”

“今日多謝諸位來給風逸接風洗塵。風逸來日必有答謝,現在各位請回吧。“現在還是低調一些好,抱着這樣的想法,風逸倒也沒和那刑名死磕。

刑名早就心生膽怯,既然風逸給了他這臺階,他自然見好就收。

“風逸,我承認你很強,但長情峯是淚師兄的心願所在,我們是不會放棄的,你就等着淚師兄出關吧。”邢師兄哼了一聲帶着淚夢堂一干弟子離去。

“不是我的我不會去強,是我的,誰也搶不去。”風逸微微一笑直接從無盡之河中召喚出兩頭天階巔峯玄獸出來。

“天階巔峯玄獸!”中一陣大驚,就連走到不遠處的邢師兄也忍不住微微側目。

雖然他已經玄君小成,但面對天階巔峯玄獸還是得小心翼翼的。

如今風逸竟然如此輕鬆的召喚出兩頭!

“看來這風逸的實力不止如此,得迅速稟報淚師兄。

天階玄獸雖然不能面對玄君大成,但對於玄君小成還是有一定的威懾力的。

所以風逸用它們來配合金剛伏魔陣來鎮守長情峯應該算是可以了。


玄君大成衍天宗的年輕弟子中也就那幾個。所以風逸一點也不擔心。

“等我去虛無之涯取得了超天大帝傳承後,六大戰神守衛長情峯,就算是掌教至尊想要進來恐怕也得徵得我的同樣吧。”風逸在心底意淫了一把。

看着衆位弟子極其忌憚的眼神,風逸大手一揮。兩頭玄獸一前以後的開始巡邏起來。

“風師兄,告辭——”此時陣外的一些弟子看得風逸的眼神已經開始變得尊敬了起來,雖然人家境界不行當然人家實力強悍。

在這殘酷的仙道世界裏,只有強者才能贏得尊重。

而此時風逸也用他的手段和實力贏得了尊重。

一些人恭敬的朝着風逸一拜才悻悻離去。而風逸卻沒有注意到此時那名腰間掛着玉佩的女子看了他一眼像是要把他刻在心底一般,最後迅速離去。

風逸感覺今天還算不錯,有了自己的山頭,有了弟子。接下來便是對長情峯的建造了。

無崖子身前只要了一間茅屋,看來他也是喜歡清淨的人。


雖然現在長情峯可以由風逸自由建造,但還是要顧及師傅的感受。

所以風逸決定,除了主殿要華麗之外,別的地方綠樹鮮花、小橋流水也不錯。

風逸想把這長情峯分爲三個地方,正如他心中夢想的三個世界一樣。

第一個就是華麗的主殿羣,要峯主的霸氣,就像當初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那人一樣,俯瞰萬里山河,天下無敵。

第二要有家的溫馨,也就是小橋流水,無需奢華但要有四合小院的味道,這也是風逸將會居住的地方。

主殿太**風逸不會去休息,只有四合的小院,樹腳的藤椅纔是棲息之所,要是旁邊再加上一條仙河,風逸風逸覺得人生之樂也就如此。

第三便是風逸心中的淨土,和佳人的淨土,不需要多華麗,也不需要多溫馨,這淨土可以是碧海藍天,也可也是璀璨星空,也可以是溫泉瀑布,總之風逸的設想就是浪漫,做一些讓自己女人喜歡的事情,是風逸對她們的補償。

風逸陶醉的點了點頭,感覺這中想法還不錯。但想要完成這一切似乎還有很長的時間。

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將衆人助的宮殿,和修行的地方弄好,然後努力修行等待打開萬界圖的時候。

“希望不會晚吧。”想起幽憐夢風逸心底就一陣的愧疚。

“無風,這些丹藥,就給師弟師妹們分了吧,這也是我風逸的見面禮。”風逸收回自己的想法,對着衆人笑道。

“我們會自己修行,這丹藥還是師兄自己留着吧。”衆位弟子一陣搖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