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司王玉雪傳回來的消息來看,針對於玉龍山泉映山茶的商標註冊很幸運的並沒有被人拿下。

看起來那位老者之前所說的多次投資的那些人,無論出於何種目的,終究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去做這件事情。

不過宋乾也大概能想得到,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

畢竟那位老者給人的感覺實在是有一些像江湖騙子,不過在宋乾的眼中,對方所表現出來的仙風道骨是他平生僅見。

所以哪怕那位老者所講述出來的某些故事和所說出來的某些話讓人聽起來頗有一絲騙人的嫌疑,宋乾依舊還是能夠相信的下去。

因爲在他看來他寧願相信自己心中的那個想法,而不願意去相信別人的看法,這向來都是他爲人做事的標準。

“既然關於玉龍山泉和玉龍山茶的商標註冊,沒有任何的紛爭,那我就給你兩天的時間!”

“你去安排人把這件事情辦妥了,兩天之後我會飛回江南市,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開始着手去佈置關於開發玉龍山泉和玉龍山茶這兩個商標背後的商業價值!”

“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這次的項目我也是剛剛拿到手,接下來的一切我們都需要商量着去做!”

“不再像之前那樣,我只是機械式的讓你們去執行我的命令做實業的投資!”

“我雖然相信自己的目光,但是終究還是要看市場的預期和判斷,如果強行硬上的話,哪怕是你們的意見我也會聽取,因爲我對於自己的優點和缺點的判斷還是有點心得的!”

電話那頭的王玉雪連連搖頭,表示自己完全相信宋乾。

這種話,宋乾也只是聽聽而已。

又吩咐了對方几句便撂個電話,一旁的林芳菲遞過來了一個果盤。

兩個人就在距離玉龍山不遠處的一個度假別墅觀看着夕陽落下之時,玉龍山少有的難得的好景色,這也是之前那位老者告訴他們二人的一個祕密。

“宋乾,我看要不然把整個玉龍山直接開發成一個商標一樣的東西,既然他們已經使用這塊地方作爲網紅打卡地,到時候旅遊網紅打卡,以及玉龍山泉和他們製造出來的附加產品,這些東西聯名在一起去進行售賣豈不是更好?”

“我的想法不是很成熟,但是我想這這其中至少應該還是有一定部分的好處和利益可以得到的吧?”

宋乾看着林芳菲一股腦的說了一大段話,不過對方說出來的話卻頗具調理。

根本不像平時有點稀裏糊塗的樣子,他滿眼的驚訝。

他根本不知道這妮子什麼時候竟然有了如此的知識儲備,看到宋乾一臉驚訝的樣子,林芳菲驕傲的挺了挺小胸膛。

渾身前不受束縛的兩處也抖動了一番,看的宋乾眼花繚亂。

他做出一副捂着鼻子,防止鼻血滴下來的狀態,然後掩嘴而笑。

不是我說你是什麼時候居然對這些東西有如此的認知,難道瞞着我偷偷補課了。

林芳菲笑容散去,她淡淡的點了點頭。

“是啊,既然你整天接觸的都是這些東西,我爲了能夠接上你的節奏。”

“並且和你能夠保持布料一致的談話,這些東西自然是必須要做的了?”


“不過你放心吧,我不會因此而廢棄我自己的事業,這些已經是我的極限了,你相信我以我的腦子如果再繼續深究下去肯定會出事兒的。”

宋乾正準備點頭,忽然看到林芳菲殺人一般的目光連忙搖頭。

“怎麼可能?”

“以你這聰明的大腦瓜處理點這種金融問題肯定是手到擒來,像剛纔你的分析就是!”

“你的分析其實就很有用,而且我也想過了。”


“如果我們單純只是去做玉龍山茶和玉龍山泉,這兩種東西,後面勢必會引發一系列的分糾看吧,如果有機會而且時機成熟的話,我會將整個玉龍山做成一個品牌。” 得到了宋乾肯定的回覆,林芳菲顯得很高興。

一方面他是感覺到自己的建議終於得到了承認,肯定發自內心的開心。

而另一方面自己既然能夠和宋乾在這些問題上達成一致的看法,並且它從某種角度上來講幫助到的宋乾。

這對於他而言纔是最重要的,一直以來他都認爲宋乾所搞了一些金融啊,投資這些東西實在是有一些太高端。

而他卻更像是一個花瓶的存在,之前的那一次直播中已經看出來的問題。

如果不是因爲它蠢萌的特性在其中,那上次直播會效果會大打折扣。

當然她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開心快樂,甚至還有一絲委屈。

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僅僅如此爲此,他研究了更多關於金融的知識以及其他的一些理論。

這才能夠在剛纔既然達成那樣深層次的交流,幾乎平等的交流,這是他一直想要的結果。

等到第二天宋乾和林芳菲如約再次來到了那位老者的攤位前,然後者今天已經將之前的玉龍谷錢幣收了起來。

還是擺上了一本本的小冊子,那些冊子看起來都有些破舊古老。

“宋先生,就知道這些東西應該是傳承了很久了!”

林芳菲百無聊賴拿起來那些冊子看了起來,沒想到這一看便看了進去。

雖然那些冊子有些缺頁,有些字跡已經看不清楚,卻並不影響林芳菲去觀看裏面的內容,正所謂漢字的博大精深就在於此。

時間沒錯。

終於翻完了一本大概也只有三十頁的小冊子,林芳菲長長出了一口氣。

他抻着抻脖子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有些意興闌珊,也有些意猶未盡。

一直在和老者飲茶的宋乾看到這個樣子,林芳菲不由得有些好奇。

他擱下茶杯,倒了一杯茶,遞給了林芳菲笑着說道:“怎麼,難道你還被這裏面的故事所吸引了?”

他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林芳菲竟然在點點頭。

“是啊,不知道爲什麼,這裏面的故事讓我整個人都沉浸了進去。”

“彷彿我也同時在爲裏面的那些人而感到開心快樂,又有一絲悲哀興奮,這種感覺在我的內心來回縈繞,可是我卻絲毫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興奮和快樂,不知道到底是因爲什麼,可是我總是覺得這個故事應該有更好的結局。”

宋乾從對方手中接過來那本小冊子,上面封面畫着一頭乘風而起的玉龍。

而旁邊有幾個已經看不清楚具體內容的小字,憑藉着基礎的判斷,大概認得出來,那裏邊叫做玉龍記。

他當時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故事內容。

能夠讓林芳菲這樣沒頭沒腦的妮子能感懷傷神到這種地步,拿過來之後他隨便翻了幾頁裏邊的故事,很快便漸入佳境。

哪怕是他也被吸引了進去,秉持着絕對的理性的投資觀念的宋乾,向來對於這種喜歡賺人眼淚的小故事不是很感興趣。

可是意外的是這次這個故事卻讓人異常的沉浸進去,不知道爲什麼,就像林芳菲所說。

宋乾花了幾分鐘看完了小故事之後他也有同感,覺得這個故事應該需要一個結局。

“這樣吧,宋乾。”

“如果到時候我們真的開發出來玉龍山這個品牌的話,到時候可以把這個故事做成一個大長篇,然後給他一個完滿的結局。”

“我去找一些我靠譜的編輯朋友,如果到時候有機會的話,甚至可以給他做成系列電視劇或者電影,你覺得怎麼樣?”

宋乾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她點了點頭。

我覺得這樣很好,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這倒是可以作爲一次有力的突破。

“原本這種有形的資產投資就要和無形的價值投資綁在一起,我正在發愁到底是怎麼樣去運作這件事情,你無意之間的這個發現倒是給了我靈感,看來真的可以這樣幹了。”

林芳菲嬉笑顏開,他感覺這玉龍山好像是自己的福地。

自從來了這之後,不僅自己幫助了宋乾很多,而且也明悟了很多以前沒有想明白的事情。

原本就有很多問題,總是在不經意間之不經意之間得到解決。

這便是人生的樂趣,林芳菲顯然還是沒有想到這一層,不過他好歹已經經歷到了。

眼下兩個人商議之間便已經得到了,接下來關於開發玉龍山這個品牌的第一步,應該怎麼樣去走!

宋乾有感而發,很少遇到投資項目這麼順利的。

當然,這也只只是他的第一次嘗試。

以前他都是在搞熱錢的過程當中去得到收益,不過怎麼樣也沒有想到就這樣會和實業投資打上關係。

如果這次玉龍山的投資真的能夠大獲成功的話,哪怕就是達到他預想的效果。

他也會願意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畢竟在股市和期貨市場當中搏殺,對於他而言並不是一個穩定的方法和道路。

而現如今既然已經有了其他的方法,那麼他現在自然就不會再將自己侷限在原本的小圈子裏,此行度假有了如此的收穫,對於他而言已經是喜出望外。

經過這次之後,他和林芳菲之間的關係再次更進一步。

兩個人從之前的親密關係之外,再加上了一個靈魂伴侶,在相同的興趣之內能夠擁有相同的話題,這對於他們兩個人是難得的一層關係的進步。

宋乾自然知道,林芳菲在努力的向自己靠近。

他也在感受着這一股家人的好心好意,而且他也明白,無論林芳菲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他都會全力的支持對方,這也是爲什麼?

林芳菲剛纔提議將玉龍記這個故事延展開去做成電視劇或者電視連續劇和電影,甚至還可以做出更多其他形式的傳媒載體的作品。

宋乾都是點頭同意,因爲他知道此時的林芳菲一方面在抗在向自己靠近,而另一方面也在自主的學習着宋乾的某些思維方式。

神級投資觀念,對於宋先生來說已經不再是一個負擔。

他開始習慣於用這種觀念的改變,去認識去看待這世間其他的東西,他也終於明白了自己一直以來所差距的地方到底在哪? 到了離別的這一天,宋乾主動提出邀請老者去他那兒坐一坐。

老者點了點頭說:“可以!”

不過有朝一日他也必定會前去,不過在那一天到來之時,必定將會是整個玉龍山泉和翼龍茶名揚天下之時。

宋乾沒有沒有怪罪這位老者的直言直語,他點了點頭定然不會讓您失望。

“小子這次既然借了您玉龍山的名頭,那麼自然就要闖出一番名堂出來,那要不然豈不是讓你墮了玉龍山的名聲了嗎?”

“而且我也知道,對於你來說,玉龍山這塊招牌是您畢生的心血。”

“我也明白究竟如何才能夠將執行是有效的發揮出來,這一切都在於到底怎麼樣才能夠做到更深層次的解脫,或許直到有一天,這玉龍山背後的祕密被我真正發掘出來之後,並且伴隨着其產生巨大的商業價值,如此才能夠讓您真正放心,明白理解我現如今的真正的思考的根源是什麼?”

老者如釋重負,點了點頭,彷彿這次真的將玉龍山的招牌交給了宋乾的手中之後。

他真的便能夠就這樣放下心來去做更多他之前一直想做的事情。

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我也相信我自己不會看錯人。

既然現如今我們之間已經能夠達到如此這般地步的信任,那我也能夠相信。

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已經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阻擋我們接下來的決議和決心。


“玉龍山這塊招牌我已經交給你了,而且你已經查過,沒有人再去做過這方面的準備,那麼我便等着你的好消息就是了,希望你下次來御龍山的時候能夠帶來好消息。”

和老者作別之後,宋乾和林芳菲便上了返程的飛機。

按照老者的說法,玉龍山泉離開了這塊地方,便會變成其他的味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