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落在地上,這數千人頓時全部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兩人的身後,同聲大喊:“參見左右使者!”

兩人輕輕一擡手,上千人頓時席地而坐下,兩人則是慢慢的走進大院中,邊無涯定睛一看,頓時吃了一大驚,他想過任何人,但都沒有想到會是這兩個人,而且這兩個人他都還認識,白衣如雪,氣質出衆但卻深藏不露的那個人正是當日在大雪山變身成血刀老祖追殺他的林雲飛,也是天霄洞府的繼承人。

而另一人也是他的熟人,身材該高大,腥黑色的披風披在身後,濃眉寬鼻,臉色僵硬,此人正是南域海域九天島的少島主百鳴遠。


邊無涯覺得從來沒有一刻有現在這樣吃驚過,林雲飛和百鳴遠都是南域大宗派的繼承人,可是此刻卻同時來到了東域,聚集了這裏周圍無數的世家以及小宗派,上千人的聚會,而且聽那些人的口氣,他們纔是左右使者,那麼就是證明他們的上面還有人。

護法?堂主?副教主?教主?

邊無涯想都不不敢想象,到底是什麼人能夠將這樣一批向來都是桀驁不馴的人物訓練成這樣,甚至收服他們,邊無涯仔細的看過林雲飛和百鳴遠,他們的臉色跟平常的一樣,並不像是吃過什麼控制人心神的藥物,看來他們是甘心情願的不當他們的繼承人,而是去做這個使者。

越想邊無涯救越覺得頭皮發麻,好像有着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大人物暗中將這些人聚集在一起,他肯定是要做一個天大的陰謀,而且這個陰謀此刻正在進行。

邊無涯不知道他們的這個目的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他們的陰謀最後到底是爲了什麼,如果說紫山中的什麼六親不認是冥殿百年前搞出來的一個騙局,那麼現在的這個不爲人知的陰謀,邊無涯隱隱有種感覺,比起冥殿的百年騙局恐怕還要厲害。

他不再多想,而是靜靜的潛伏在橫樑上面,仔細的聽着他們說什麼!

有弟子不知從何處擡來了兩張虎皮椅子,林雲飛和百鳴遠分別坐了上去,餘下的數千人全部席地而坐在地上,個個表情恭敬嚴肅的看着林雲飛二人,就像看着自家的祖先一樣虔誠。

這時只見林雲飛淡淡的笑了笑,還是和邊無涯曾經見過的那個一樣,心如止水般的感覺,極其的平淡,深藏不露,但是其內心的奸詐以及惡毒邊無涯算是瞭解過的,真正的殺人不見血,笑裏藏刀。

“相信各位都是不遠萬里的從各個地方遠道而來的,在這裏我林雲飛身爲護法向各位表示感謝,日後我們造化城發揚光大,需要的就是你們這樣的人才,而你們也將會得到城主親手賜給你們的第二生命,然後各位就負責廣收弟子,創大我們造化城,一概人等都有資格獲得城主給你們的第二生命。”

“多謝使者,我們必定鞠躬盡瘁爲城主廣收人才,成就城主萬世不拔基業!”上千人同聲大喊,聲震四野,驚起山林中無數的野鳥。

邊無涯心裏卻是大驚,造化城?第二生命?城主?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城主好大的口氣,居然敢自稱造化二字,奪天地之造化,他寓意是想要做天,造化世界,還有那個第二生命,到底是怎麼樣的東西,爲什麼會被稱作是第二生命?

難道那個造化城主可以讓所有人都有兩條生命嗎?邊無涯這樣想想竟然不覺得驚奇,難怪會有這麼多人虔誠的尊敬他,就連林雲飛百鳴遠二人都不惜屈身做了使者,看來綁住他們的就是這第二生命。

可是邊無涯想了想覺得有點奇怪,其餘的人被第二生命誘惑那也很正常,可是以他對林雲飛的瞭解,這是個野心勃勃的人,不可能會被區區一個飄渺至極需有的第二生命誘惑,那就是這造化城主還有更厲害的東西能夠綁住二人,令二人死心塌地的效忠於他。

越想邊無涯救越覺得毛骨悚然,這造化城主到底是什麼人物?

而這時大院之中,唱完白臉的林雲飛停了下來,唱黑臉的百鳴遠喝了一聲,冰冷的眼神看着大院中的上千人喝道:“第二生命乃是城主奪天地之造化練就的神藥,可以讓人有第二次生命,爾等誰若是敢背叛我造化城、敢將造化城的祕密泄露出去,我必殺此人!”

千餘人同時打了個冷顫,看來百鳴遠在他們的心中還是有着一定的地位。

“各位不用緊張!”

白臉出場,林雲飛伸手安慰衆人,道:“當然,我們造化城的懲罰雖然重,但是若成功的完成了獎勵,得到的獎賞也是相當的重,須知道城主奪天地之造化,第二生命只是城主的小小獎品,只要誰完成了任務,城主必定給予更大的獎賞,功法武技神兵天蓮,尤其是後者,這些都是傳說中強大無比的神兵,但只要誰能夠立功,城主就會給誰!”

“好的口氣!”

邊無涯倒吸了口涼氣,功法武技倒不說了,可是神兵天蓮本來就是天地之間產生的神物,本來就極其的少,而據他所知,九幽鏡此刻在太一聖地的手中,而四象塔在王憐花的手中,他也聽花三少說過一星半點,雖然沒有看到花三少用過,但花三少手中最起碼也有着一樣神兵,這樣加起來就去了三樣神兵,可這造化城主居然說神兵應有盡有,這口氣之大,連邊無涯都倒吸了口涼氣!

而那天蓮就更不必說了,據他所知,他不曾見過有修士用過天蓮,而其中在最爲幸運的他居然逆天的擁有了兩朵天蓮,第九種天蓮九轉青蓮和第六種九天火蓮,可以說都已經是奪天地之造化了,可這造化城主居然說應有盡有四個字,邊無涯已經無話可說了。

只聽大院中,林雲飛看着衆人道:“我們從南域廣招門人來到了東域,其中居功至偉的當屬五仙教教主藍月亮,現在我就賜你第二生命,望你以後再接再厲!”

五仙教教主藍月亮是個二十一二歲的女子,雖然穿着都和其餘人不同,但不得不承認這是個極其漂亮的女子,最重要的是她擁有了女子沒有的豪爽性格。

藍月亮抱拳走了出來,單膝跪下恭敬的道:“多謝城主,多謝使者,藍月亮以後必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林雲飛接着又道:“東域太一聖地的傅傑明,妮子啊東域也算是居功至偉,召集了秭歸城這麼多兄弟到此,而你也勇敢的叛出了太一聖地,勇氣可嘉,城主命令,也賜你第二生命,望你日後還要多多建功!”

太一聖地中,一白衣男子走了出來,二十七八歲左右,相貌平平,但修爲卻也到了化劫境,聽林雲飛的口氣,這次召集這麼多人來這裏聚會都是他的功勞。

傅傑明也走了出來單膝跪地抱拳恭敬的道:“傅傑明感恩城主,感謝使者大人,日後必定全心全意的爲造化城出力。”

林雲飛點了點頭道:“至於其他的各位兄弟,由於你們入造化城太晚,暫時還得不到第二生命的恩賜,但我相信,只要你們敢拼敢搏,要不了多久你們都會有第二生命的恩賜。”

說完只見他右手對着跪在地上的藍月亮和傅傑明一揮,頓時兩顆鮮紅色的神藥從他的識海里面衝了出來,這兩個丹藥一出,頓時光彩照耀了黑夜,一瞬間同時飛進了二人的嘴中,剎那間一股奇異的氣流籠罩在二人的身上!

ps:誰能猜到造化城城主是誰?各位兄弟趕緊在書評區留言了哦! 兩顆紅色的丹藥從林雲飛的手中飛出,頓時兩股赤紅色的光芒就衝破天機,如兩道激光一般,藍月亮和傅傑明身子上前一揮,頓時一人一顆丹藥的飛進了他們的嘴裏,這就是造化城中神奇的第二生命。

邊無涯大感稀奇,他纔不相信什麼第二生命,生命只有一次,這是誰都知道的,也許就是因爲造化城城主傳出了這第二生命的丹藥,纔會有這麼多人加入造化城。

這時,突然砰砰的兩聲悶響從藍月亮和傅傑明的身體裏面傳出,緊接着一道奇異的紅色光芒將兩人籠罩在了一起,而兩人的身子騰空起來,飄飄然的飛到了半空之中,兩人同時間昏迷,而奇異的紅色光芒卻依然緊緊的將兩人包裹住,很是奇特。

大院中其他的所有人完全看呆了,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飄蕩在空中的藍月亮和傅傑明兩人也各自沉睡着,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所有人都一直緊張的看着,大約小半時辰後,兩人的身子再一次猛的一震,接着他們的身子裏面傳出了咔咔咔的聲音,聲音過後,兩人同時間醒來,當即就飛進了自己的識海之中,查看情況,半晌之後,兩人飛了出來中心單膝跪在看了地上,同時抱拳道:“多謝使者恩賜第二生命,我等日後必定全心全力的爲城主辦事!”

二人的臉上十分高興,還真的就像是得到了兩條生命一樣,邊無涯納悶了,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第二生命,兩人已經是化劫境的高手了,如果是一般的普通之物他們一眼就看得出來,可此刻看他們的樣子,分明就是真的得到了那第二生命,如果真的有第二生命的話,那麼造化城的崛起必然勢不可擋。

想到這裏邊無涯已經覺得恐怖了,姑且不管這第二生命到底是真是假,但只要消息一放出去,肯定有着無數的人來投靠造化城,而那個時候,隨着人數的增加,造化城的勢力也會越來越大,那個時候就算是冥殿真的復活了種族,那也可能無濟於事了。

“一定要阻止才行!”

邊無涯的心中默默的起了這個念頭,但看了看大院中這麼多的修士,下去以後直接等於是找死,必須要找到合適的機會。

林雲飛賞賜完畢,退了下來,這時百鳴遠戰了上來,凌厲的雙眼掃過場中所有人,所有人看着他的那雙眼睛都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只聽百鳴遠冷冷的看着衆人說道:“造化城一直以來都是有賞就有罰,今天既然賞賜過去了,那就是開始我的懲罰了,來啊,跟我帶出來!”

百鳴遠剛剛說完這句話,頓時在大院的外面,兩個修士推着一個被綁着的人走了進來,此人長髮凌亂,亂糟糟的,身上的衣裳也破了許多地方,露出雪白的肌膚,身材嬌小,全身無力,看來受了很重的傷,是一個女子。

邊無涯看着這個女子突然大驚,這女子不是別人,而是當初在大雪山的時候和他曾經一起患難過的程阿九,她父親乃是北野獅王,堂堂王者,而她怎麼會淪落到東域來,南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着此刻程阿九落難的情景,邊無涯心裏莫名的一疼,程阿九雖然和他只見過一次面,但也算是生死患難了,當初他強行將程阿九擄走來到大雪山,無奈被血刀老祖抓住,兩個人都落在了血刀老祖的手裏,最後經過一番智鬥,逃脫了血刀老祖的手中,還將四大王者都引了出來。

邊無涯還想起他和雕皇衝出大雪山的時候,這小丫頭孤身一人身材單薄的跪在雪山腳下,爲邊無涯燒着紙錢,可是一轉眼纔是年把的時間,怎麼程阿九被造化城的人抓住了,還淪落到了東域,這簡直令邊無涯是匪夷所思,難不成四大王者都遇害了嗎?不然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着程阿九被轉到這裏來。

邊無涯不敢亂動,而是仔細的看着,只見又是兩個修士推着一個男子走了進來,這男子也是神情頹喪,狼狽不堪,但邊無涯依然可以認出來,此人就是程阿九的表哥,叫做張清遠,乃是四大王者其中一位的兒子,連他也被抓來了,可以想象四大王者已經遇害了。

這造化城城主也太過恐怖了吧,四大王者都是王者境界的人物,他居然可以將他們給滅了,那他的修爲到底有多高呢?

緊接着不斷有人被帶了進來,前前後後差不多有十幾個,全部被帶到了大院的前面,半跪在地上面對着數千人。

只聽百鳴遠喝道:“這些人都是不忠於我們造化城的,他們寧死不屈,在我看來只不過是嫌命長,任何人都不敢和城主作對,今天我就在這裏殺一儆百,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不服於我們造化城是什麼樣的後果。”

邊無涯手心一陣緊張,其他人死倒不要緊,但是張清遠和程阿九都跟他有關交集,其中當年大雪山一站,四大王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算是他們的救命恩人,此刻他不看到這些事情也就罷了,但若看到了豈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當下扣動了識海,只要那裏一動手他這裏就飛身出去救人,最好是迅速救人,殺個措手不及,然後趕緊逃走,他一個人面對這數千人已經是一種困難,如果再加上兩個此刻已經看起來已經是累贅的人,那就是找死。

只聽百鳴遠大聲的吼道:“這些人的背後都是強大的勢力,但是他們卻不願意臣服於我們呢城主,尤其是南域的四大王者那幾個老傢伙,這其中就有他們的子女,今天我就要殺一儆百,要讓你們看到我們造化城賞罰公平!”

百鳴遠這一聲喊出,頓時底下所有人都跟着舉起了右手,大喊:“殺一儆百、殺一儆百…………”

千人一起吶喊,聲音傳出去很遠。

“呸,我東溟伯父不會放過你們的!”突然程阿九喝了一聲,擡起頭來,蒼白的容顏上還有這點傷痕,頗有點讓人覺得楚楚可憐的感覺。

百鳴遠哈哈一笑:“東溟海王,那個老不死的,當時只是他不在,要不然四大王者不會只死了三個老傢伙,你想等他來救你們,我看還是下輩子吧,哈哈!”

邊無涯聽完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喜是憂,喜的是四大王者還有這老大東溟海王活着,聽他的意思好像是當時東溟海王不再,而邊無涯想起了當初花三少曾對他說過,東溟海王曾經軟禁過她,爲的就是問出花三少師父到底在哪裏,恐怕東溟海王當時是去找花三少的師父去了。

而憂的是雖然東溟海王不在,但其餘的三大王者都是人王級別的人物,居然三大王者全部被造化城的城主殺死,這城主未免太過恐怖了吧。

“還廢什麼話,有種的殺了我!”程阿九大喊一聲。

百鳴遠喝道:“好,果然不愧是王者子女,連死都不懼,來人啊,動手!”

百鳴遠說完,頓時從旁邊走上來十幾個大漢,人人都扛着一把大刀,看這情形是要看透了,這十幾人都被封印住了修爲,被人一刀砍下腦袋來,死得也確實冤枉。

十幾個大漢各自一人站在了一人的身後,同時亮出了森冷的大砍刀,刀鋒陰冷,一刀下去,在堅硬的腦袋也會被一刀斬下。

百鳴遠似是沒有看見一般,走退後了幾步,與林雲飛一同退到了後面的大廳之中,百鳴遠一聲令下,大喊:“斬!”

斬字一聲落下,頓時十幾個大漢一同舉起了大砍刀,轟的一聲,十幾把大刀同時向着他們的腦袋砍去,就當所有人都以爲他們要被斬去頭的時候,突然就在半空之中,一道氣流橫掃而下,在這半夜之中,捲起了一道狂風,將這十幾個大漢卷飛而出。

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驚,有人驚聲大喊:“有人!”

一時間大院中全部亂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漆黑的夜空之中,一道人影飛速的翻身而下,雙手之中各自盤旋飛出一朵蓮花,一朵是發着青色幽光的蓮花,另外一朵是閃着幽紅色光芒的九天火蓮。

邊無涯不願意耗戰,他要一擊得手,然後轉身走人,不然他死都不會將他有天蓮的事情泄露出來。

九天火蓮和九轉青蓮同時飛出,場中氣氛頓時詭異起來,一邊是炙熱至極,一邊又是寒冷至極,一冷一熱充斥着場中。

邊無涯右手揮動,頓時十幾朵天火從九天火蓮身上飛出,向着地上的人撒了下去,天火一沾到修士的身上,頓時燃燒起熊熊大火,一陣陣的哀痛慘叫聲傳出,而九轉青蓮則是猛的飛到了邊無涯的頭頂之上,一道道玄奧至極的氣流從九轉青蓮身上發出,如一道瀑布般將邊無涯包裹起來。

青色的光芒猛的從九轉青蓮身上發出,如發射激光一般,十幾道激光一同射了出去,噗噗噗的聲音不斷的傳出,那是激光射穿了一些修士胸口傳出來的聲音。

而這個時候邊無涯的身子猛然向前,全身燃燒起來熊熊大火,將他包裹住,所有的修士都不敢靠近他的身旁,一碰到他就會沾上天火。

而邊無涯就趁着着一股子勁,直接衝到了程阿九的前面,一把將程阿九和張清遠的身子提了起來,提張清遠的時候發現他的身子死沉死沉的,一點知覺也沒有,而程阿九看着眼前的邊無涯卻是大驚,震驚得張大着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此刻林雲飛和百鳴遠二人簡直肺都要氣炸了,但是場中實在太過慌亂,他二人一時間竟然阻止不了,邊無涯一把提起二人,身子猛的御空飛去,爽朗的笑聲在空中傳出:“林雲飛百鳴遠,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們都當了走狗,我邊無涯還真羨慕你們啊!”

說完人都已經御空飛了出去,林雲飛和百鳴遠半天才衝了出來,看着空蕩蕩的天空,林雲飛狂吼道:“邊無涯,我

誓殺你!” 林雲飛的聲音咆哮的傳出,聲震四野,平常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是風輕雲淡的他,可是隻要一遇到邊無涯,不知怎麼的,他心裏的情緒就很難控制住,在南域的時候如此,可他沒有想到的是,來到了東域居然還遇到了邊無涯,而且看剛剛邊無涯的身手,修爲比兩年前還要精進不少。

林雲飛懷恨邊無涯也是有理由的,從南域大雪山他變成血刀老祖想把邊無涯的荒古帝體取到,然後獻給他的師父東方寒的時候開始的。

他林雲飛自問才貌雙全,修爲出衆,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爲數不多的高手,但在南域無論怎麼樣設計邊無涯,但最後都被邊無涯逃脫了,在海域上的時候,本來以爲可以擒住邊無涯,沒想到盜帥王憐花和浪子花三少出來相助於他,讓他的計劃再一次泡湯。

所以他的心裏面有一個永遠的痛,那就是邊無涯,今天邊無涯再一次的壞了他的好事,在數千人面前,當着兩大使者的面將人救走,那等於是當面打他的臉,所以他纔會控制不住情緒咆哮而出。

大院中的數千人都震驚了,他們從來沒有看過使者發過如此大的脾氣,藍月亮等人是南域南疆的人,這也是第一次來到東域,沒有聽說過邊無涯的事,但傅傑明卻是太一聖地的弟子,對於邊無涯他也不陌生,當即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林雲飛,低聲道:“稟使者,這東域最近一年的時間,突然就冒出了個邊無涯來,傳說他是荒古帝體,在東域了掀起了很大的風波,難道使者和他有什麼仇恨?”

藍月亮笑了笑道:“使者不必動怒,且讓我藍月亮出馬,給他下個巫術,讓他聽命於我們,豈不是更好。”

這時旁邊有底子走了上來,道:“稟使者,剛剛那人的搗亂,致使我們人馬損傷一百多人,化劫境的損傷了兩個,其餘境界的底子不計其數,加起來一百多人左右。”

邊無涯剛剛猛的一下從房樑上衝出來,是所有人都i始料不及的,況且他一出手就是兩大殺招,就是九轉青蓮和九天火蓮,他整個人就如同火人一樣,而大院中的人從來沒有想到會有人出來搗亂,一下子也被殺了個措手不及,死傷很大。

百鳴遠看着林雲飛的樣子笑了笑,看着衆人道:“大家不用緊張,那邊無涯和我們是舊仇,不關大家的事,只是藍月亮說用巫術可以控制他,那你速速去辦,一路小心,這邊無涯聰明絕頂,雖然修爲可能沒有你的高,但是一身上下寶物層出不窮,你需要小心!”

林雲飛淡淡的看了一眼百鳴遠,沒有說話,藍月亮不知道爲什麼林雲飛使者被氣得如此,偏偏百鳴遠使者卻像沒事人一樣,反而比剛纔還要高興的多,但是她也不敢多問,只好應了幾聲,帶着自己五仙教門徒速速離開了大院中,尋找邊無涯的蹤跡而去。

她哪裏知道百鳴遠和林雲飛一直都是表面上和氣,內心裏卻是一個對付一個!

而此刻在秭歸城的空中,邊無涯一手提住一人迅速的御空而過,藍色的光芒從空中閃過,人影已經飛出千米之外了。

邊無涯不敢逗留在秭歸城中,在大院中的時候他就聽到了那些弟子說這附近很多修煉世家都是秭歸城左右,而現在他們都投靠了造化城,消息靈便,耳目衆多,留在這裏等於找死,他只好臉色飛速的離開這裏,向着東域的正中心飛去,他相信只要來到了東域的正中心地段,有四大宗派駐守,造化城的勢力暫時還伸不到這裏來。

程阿九和張清遠因爲受傷太重,此刻早已沉沉昏去,什麼事也不清楚,邊無涯也落個輕鬆,飛速的帶着他們御空而去,一天一夜只好,邊無涯再一次的來到了福源城,這裏就是當初他第一次揚名的地方,因爲這裏有一座英雄樓!

當初英雄樓是楊虛真的地盤,後來楊虛真爲了自保,投靠太一聖地,追殺邊無涯,一起逃入了紫山中,在紫山裏面被冥殿復活的荒古種族所殺,現在的英雄樓也不知道是誰的地方。

邊無涯想起當初英雄樓羣雄聚會,商討一起攻入葬藥山,而到了現在卻是鬧了個分散,往日的英雄樓恐怕也沒有那麼熱鬧了。

現在想起了,邊無涯也是一陣陣的感嘆,但知道此時此刻還是先要問清楚南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最爲重要,他不相信連三大王者都會遭受毒手。

他進福源城的時候,已是半夜時分,大街上十分冷清,蕭瑟無比,陣陣涼風掃過街頭,將地上的風沙吹上了高空,放眼望去,只有少數幾家人的燈光若隱若現,其他的都是黑燈瞎火一大片。


邊無涯沒有在意,回憶着英雄樓的方向,一路飛速飛過去,不多時,一座四層樓高的樓閣出現在他的眼前,正是英雄樓。

奇怪的是英雄樓的最上方居然還有一盞燭火燃燒着,卻不知道是不是現在英雄樓的主人,但是他當時也沒有時間去細問,只好輕盈的竄進英雄樓中,隨便找了間房子,將程阿九和張清遠放了下來,兩股真氣頓時從身體裏面發出,灌進了兩人的身體之中。

隨後盤膝坐在地上,雙手牽引出兩道真氣,籠罩在二人的身上,仔細的爲他們療傷,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的清晨,他額頭上佈滿密汗,但卻長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將兩人的命給拉回來了。


清晨的時候,門外有人敲門,邊無涯一陣疑惑,難道都有人知道他來了,想起昨晚上的孤燈,便釋懷的笑了笑,看來這英雄樓現在住着一個高手啊。

當即打開了門,奇怪的是門外一個人也沒有,只是放了一盒飯菜,很是精細,邊無涯莞爾一笑,主人家這是不願意打擾別人,看來她把程阿九兩人的傷弄好以後,還需要親自上門去拜謝一聲。

不多時,程阿九首先醒了,先是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然後在定睛的看向了邊無涯,嘴角一笑,她在昏倒前就依稀看到了是邊無涯救了他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