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寒凝雪一點也內有生氣,那一聲拉長了聲調的「喲」音,極盡了妖魅,令得周圍本來嘈雜是聲音也為之一頓,那最後的一串嬌笑更是令得周圍的男人心中一陣的蕩漾,就是一些圍觀的女孩子也是滿臉的羨慕痴迷。 趙庸也不得不說,一段時間不見,這個寒凝雪的妖魅之術又精進了不少,再說她本身就是一個妖惑眾生的主,又加上她一番有意的做作,還真讓人難以把持。

周圍不明真相的人還真是羨慕被她找上的男人,這樣一個絕色而且風情萬種的大美女都找上門來,不知道那個傢伙是修的什麼福!

那些聯盟的人現在聽她們的對話,也是知道了一些她們之間的關係,他們也不知道誰說的是真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不知道是小几的女人之間的爭奪戰,他們還真佩服他們的這個新上任的盟主,身邊有兩個傾城傾國的美女不說,現在又有一個人間絕品找上門來,而且還爭得面紅耳赤,內心還真是應了五個字:羨慕嫉妒恨!

葉雲也在圍觀的人群之中,看到現在她也是明白了,南宮燕兒當初在落魄谷和她說的那些也不是假話,還是真的不能再真的話了,她也明白南宮燕兒那麼說肯定是怕自己接近趙庸,拿那些話來打擊她,好讓她不對趙庸產生什麼別的想法。

不過這個女孩子來這麼一鬧,她也是突然就想明白了,趙庸已經有了那麼多的女人,別人都能忍受能主動的去爭取,自己為什麼不能?她雖然和趙庸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趙庸的身影已經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心裡,再也揮之不去了,她沒有必要委屈自己,強制自己壓制對趙庸的愛慕,她也應該大膽主動的去爭取屬於她自己的那一份幸福!

「誰是你妹妹,你不要亂認,你和庸哥哥拜堂了,誰能給你作證?你不要信口雌黃的亂說,我也從來沒有聽庸哥哥提起過!」

南宮燕兒絲毫不想讓,在天才學院這個妖女就老是想勾引趙庸都沒有得逞,現在竟然臉皮厚得跑來直接認男人來了!

柳青兒可沒有南宮燕兒那股潑辣的勁,現在她除了無語和有點氣憤,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喲,小妹妹,那個男人在外面偷腥還在他的其他女人面前炫耀的?你的庸哥哥還不是怕你吃醋嘛,你可還沒有和你的庸哥哥正式的拜堂成親,所以脾氣不要那麼大,小心你的庸哥哥不要你哦!」

寒凝雪還真是不怕事大,沒有的事都說得有鼻子有眼的,還tm偷腥,趙庸都有想吐血的衝動了,和這個成了人精的人斗,南宮燕兒根本不是對手,這要是再見南宮丫頭,還不知道自己的皮肉怎麼遭罪呢!

「我證明趙庸根本就沒有和這個女人成親!」

寒凝雪的話剛落,人群中就又走出來一個人來,趙庸一看,頭皮更緊了,這個小鳥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這個時候出來,這不是亂上加亂嗎?自己不是讓她會禁嶺了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這些人群就更加的炸開鍋了,這三個還沒有掰扯出來個裡表,又出來一個可以妖惑眾生的主,這是要爆棚的節奏嗎?

「雀兒姐姐,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啊?你快來說說,這個寒凝雪和庸哥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南宮燕兒見雀兒來到,就好像找到了一個可以共同作戰的聯盟。

「你們不要聽她胡說,拜堂的事情只是她一廂情願,趙庸根本就不在場,算不得數的!」

雀兒對那件事情可是從頭到尾經歷過的,這個寒凝雪趁趙庸傷重逼婚,結果弄得趙庸不得不逃走。

季無風看得也是越來越頭痛了,趙庸這個小子到處留情,弄得人家女孩子找上門來,他也掰扯不清誰是誰非了,弄得這聯盟烏煙瘴氣的,他也管不了了,給幽蒼和靈空悄悄說了幾句,就腳底抹油——溜了!

「喲,雀兒妹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知道你也喜歡趙庸,我都不介意他身邊有多少女人,你何必介意多我一個姐姐呢?你放心,我可以把老大的位子讓給你,不和你爭的!」

「你……」

雀兒頓時被寒凝雪的話給嗆得紅了臉,雖說這寒凝雪說中了她的心事,可是一直都沒有表現出來,暗埋在自己的心裡,不像柳青兒和南宮燕兒已經有了婚約可以拿到檯面上來說的。

「呵呵,雀兒妹妹,不,應該叫姐姐了,你放心,我說道做到,今後這老大的位子就非你莫屬了,不過,你這做姐姐的,也得管管你下面的妹妹,今後我們可是要伺候一個男人的,這要是我們不和可怎麼好,都說家和萬事興嘛!」

寒凝雪莞爾一笑,並沒有因為雀兒的出現而無言以對,很快的就反客為主,佔據了上風,趙庸這個時候如果能吐血的話,估計早就血盡人亡了,這寒凝雪不僅媚功深厚,就是臉皮也夠厚,說出來那肉麻的話就像出口氣那麼的簡單,就算她們三個加在一起,也不是這個人精的對手。


「行了,我不知道你們誰是誰非,誰真誰假,如果你們都是喜歡庸哥哥的話,就不應該在這個地方吵吵鬧鬧的給他丟人,好歹庸哥哥也是一盟之主,家務事也不要拿到聯盟里來說,有什麼事我們回去再說!」

葉雲及時的站了出來,剛聽了開頭的趙庸心想,終於有人出來說句場面話可以救救場了,可是一口氣還沒松下去,聽到葉雲的一聲庸哥哥,眼前頓時一黑,差點一頭栽倒,靠,這又是什麼狀況?這裡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她還要上來攪上那麼一棍子,難道這又是黃泥掉進褲襠里的節奏嗎?

葉雲的這句話頓時在人群中激起了軒然大波,其他的女孩子一些圍觀的人可能不知道,這葉雲的名頭可是天上吹喇叭——名聲在外,她可是出雲帝國的佼佼者,先不論實力如何,就是容貌氣質也是不輸眼前的這幾位,眼光高於頂,對那些追求的她的人也都是不屑一顧,沒想到這大庭廣眾之下,也是庸哥哥庸哥哥的,喊得那麼的親熱,看來他也是對這個他們所說的聯盟的盟主情有獨鍾了,這樣一個高傲的人竟然也會和這幾個女孩子爭一個男人,這簡直是一個驚爆所有人眼球的一個消息! 葉雲的出場不僅沒有緩和南宮燕兒和寒凝雪之間的緊張的關係,反而讓那南宮燕兒更加的惱火了,看來趙庸在她不在身邊的時候,不知道又做了多少勾引別家小姑娘的事情,要讓她逮到機會,飛讓他脫層皮不可!

「庸哥哥,哼,你叫的倒挺親熱的,既然你想要給庸哥哥面子,話說的那麼冠冕堂皇的,那就不要亂叫再添亂!」

南宮燕兒絲毫沒有因為葉雲的話而熄火,而是更加的火大了。

「咯咯咯……」寒凝雪一陣嬌笑,笑得還是花枝亂顫的那種,「哎呀,這下家裡就更熱鬧了,多個妹子就多個談心的,這多好啊,燕兒妹妹,你也別吃醋了,這一點你得和青兒姐姐學著點,哎,你看看人家,那才是做大姐的范兒,心胸開闊,有容人之量,姐妹多了不是也很好玩嘛!」

寒凝雪唯恐是天下不亂,幾個半青不熟的丫頭還想和自己鬥嘴,還太嫩了點,自己就和她們胡攪蠻纏,她就不相信趙庸那個傢伙不出來。

這兩個丫頭說什麼趙庸不在聯盟,那個傢伙分明就是在躲著自己,她就是咽不下那口氣,自己那麼一個大美女送上門他都不稀罕,自己哪裡比那幾個小丫頭片子差了?不管是論容貌論心智還是論身材氣質,自己都不輸於她們,自己身上更有她們所不具備的成熟的風韻,窩心她,那她就讓趙庸這個傢伙也不能安生。

趙庸現在連吐血的心情也沒了,不論是是和寒凝雪鬥嘴還是玩心眼,那倆丫頭都根本不是價,就算現在南宮燕兒臉皮夠厚,那也絕對厚不過寒凝雪這個妖精,那話說得自己都有點想找地縫鑽進去的感覺,好像自己愛玩雙飛,甚至三p四p似的!

那葉雲在這個時候也來橫插一杠子,還有小鳥在中間那麼一攪和,那就不是一鍋粥的事了,要讓趙庸說,那就是一無底的稀泥窩,現在只要他一現身,絕對會被吞沒。

柳青兒也想說點什麼,可是話到嘴邊的時候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她的內心也不止一次的告訴她,趙庸絕不是她一人可以獨享的,她也有那個心理準備,可是真到趙庸身邊的女孩子越來越多的時候,她還是感到心中有一種淡淡的不適,她也說不出來那是難過還是什麼,趙庸已經為她的事情付出了那麼多,她沒有理由再要求趙庸做些什麼或者不去做什麼。

所以面對南宮燕兒的排外,她既沒有阻止也沒有幫她說話,或許她的內心也有那麼一點的期望,那燕兒可以讓她們多分享一點趙庸的愛,但另一方面她擔憂這是不是讓趙庸很為難,可以說現在柳青兒的心情很複雜也很無奈。

「哼,那是青兒姐姐太善良了,懶得和你們這些厚臉皮的計較!」

燕兒冷哼一聲,就是青兒太善良了,所以自己非得出這個頭不可了。

趙庸看到這裡也沒法淡定了,而是沒法不蛋疼了,這下自己想不出名都難了,這下估計都知道自己這個聯盟的盟主是個花心大蘿蔔了,這讓自己今後在聯盟里還怎麼混啊?

眼見這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自己也沒法收拾了,還是去找季無風那個老小子算了,這個傢伙怕麻煩早早的就溜了,可是這事還非得他出面不可了,不然就沒完沒了了。

趙庸想到這裡正要打算離開,可是他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的波動,令得他心頭一震:這股氣息怎麼那麼的熟悉?

還沒等趙庸琢磨出點頭緒來,一個人的身影就突兀的出現在人群的中間,隨即一個清脆的聲音就響起:「呵呵,這裡好熱鬧啊,那麼多人爭一個男人,嘖嘖,還真讓人羨慕!」

「幽蓮!」

柳青兒、南宮燕兒以及雀兒同時驚呼一聲!

幽蒼和靈空臉色也頓時一變,閃身站到了青兒和燕兒的前面,一臉警惕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幽蓮。

周圍的人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全身黑衣的年輕女子,但是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但是他們內心的驚嘆絕對是無法形容的。

這個全身裹在黑袍里的女子,不論是從各方面來說,都不亞於那幾位女孩子,只是她的身上散發出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冷,那種冷不僅僅是肌膚之上的那種感覺,而是那種從內心都感覺透出寒意的那種冷,那種冷透出一股凜冽的殺伐和死亡的氣息,甚至讓人對其項背都不敢直視的那種的冷!


圍觀的人都不自覺的撤出去一段距離,就好像站在他們面前的不是一個冷艷的美人,而是一個隨時可以收割人生命的死神!

「怎麼,見了老情人也不出來打聲招呼嗎?」

幽蓮絲毫不理會青兒和燕兒,對於幽蒼和靈空的舉動也是毫不在意,就彷彿他們不存在一般。

幽蓮的一句話更是驚呆了圍觀的眾人,這幾個還沒有撕扯清楚,這又來了一個,看這架勢肯定又是討情債來了。

「沒想到你還真有膽子來到西陸聯盟,你就不怕來了就再也走不了了嗎?是不是那種被囚禁的滋味還沒有嘗夠?」

趙庸這個時候也不得不出來了,剛才在幽蓮出現的一剎那,他就想出面阻攔,可是他轉念一想,隨即就放棄了自己的那個念頭。

幽離敢獨自一人現身聯盟,就應該沒有什麼敵意,要不然也不會站在那裡說風涼話了,而是直接出手,他相信就是自己拼盡全力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就算聯盟的七位長老齊上陣,估計也是沒有辦法能夠擋下他。

還有就是他也不想因為自己的什麼舉動讓幽離誤會而出手,這個時候最好還不不要刺激他為好,表面上他還是幽蓮,可是她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

「呵呵,我來找我的老情人,又不是來鬧事,我想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敢不給西陸聯盟盟主的老情人一個面子,大家說是不是?」

幽離說完環顧了一下四周,周圍的人也紛紛躲避那似乎能刺透人心的目光,彷彿看上那麼一眼,就像被毒蛇給盯上了一般。 趙庸聽著「幽蓮」一句一個老情人的說著,表面上沒什麼反應,但是內心都有點想吐了,幽蓮現在是徒有一個軀殼,已經沒有了靈魂,確切的說是靈魂被幽離控制,說是女人吧,靈魂卻是男人的靈魂,說是男人吧,可是她確確實實是女人的軀體,在圍觀的人看來,被這麼一個冷艷的美女稱作老情人,那也是一件人生的一大美事,可是在趙庸聽來,這麼都覺得彆扭。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以及雀兒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面對著突如其來的變故都保持著警惕,一言不發。

寒凝雪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她能從面前的這個冷艷美人的身上明顯的感到了危險,面對這樣的情況,她也知道這個時候也不宜再鬧下去了,很自覺的站到了一邊,她是來找趙庸出口氣的,可不是來找死的。

當然葉雲也感到了氣氛的不對,就算她和趙庸接觸的不夠多,但是她也了解一些趙庸的情況,在落魄谷面臨那麼大危險的時候,也沒有見他那麼的緊張過,可是看現在,趙庸的緊張就差拿筆寫在臉上了。

感覺到動靜的季無風也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隨後聯盟的七位長老也都突然現身。

季無風溜回去以後,對趙庸那些糾纏不清的破事也沒放在心上,怎麼說那也是那小子的家務事,自己也不好插手過問,在他正想偷個懶,卻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波動,這種氣息是他所不熟悉的,而且還相當的恐怖,所以也不敢大意。

連季無風都能感覺到,當然聯盟的七位長老也不可能不察覺,這是他們在聯盟以來所感覺到的最強大的氣息了,而且實力也遠在他們之上,這下他們還怎麼能坐得住?

可是當他們來到聯盟門口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個渾身黑袍,面目冷艷的女孩子,也不由得令他們大吃一驚,什麼時候這個大陸的年輕人變得如此的厲害了,他們碰上一個趙庸就以為夠變態的了,實力的提升根本不按常理來,可是面前的這個黑袍女孩看起來明顯的比趙庸還要小,可是真實的實力就是他們也沒法看透。

季無風和七位長老的到來,並沒有讓「幽蓮」看他們一眼,甚至連頭都沒有動一下,只是保持著冷冽而又淡然的表情看著趙庸。

「季無風大師,七位長老,不好意思,都是家務事,讓你們見笑了,我自己能解決,」趙庸皮笑肉不笑的對趕來的季無風和七位長老說道,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凡是聯盟的人現在統統隨長老們回去,再留在這裡看熱鬧不聽號令的,一律逐出聯盟,靈空,你們帶青兒、燕兒還有雀兒也回去!寒凝雪,現在不是你胡鬧的時候,哪涼快哪去!還有其他人也都散了吧!」

現在看來那幽離就是沖自己來的,趙庸可不想在這個時候惹出無法收拾的場面,現在就是全部加起來也不是那幽離的對手,所以留在這裡和離開這裡也沒有什麼區別,所以還是保險起見讓他們全部離開。

「庸哥哥,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如果你還叫我庸哥哥,那就聽我的話!」

南宮燕兒話還沒說完,就被趙庸厲聲打斷,南宮燕兒也從來沒有見過趙庸如此厲聲的對自己說話,但是她知道這也是趙庸擔心他們的安危,雖然有些擔心趙庸,儘管心裡很不情願,也知道她們留在這裡根本幫不上趙庸什麼忙,反而令他分心,也只好和青兒、雀兒隨著聯盟的人員回去了。

幽蒼和靈空也本想留下來,他們也知道面前的那個小姑娘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姑娘了,但是她來到這裡沒有選擇直接動手,就說明她不是來找趙庸的麻煩的,所以還是讓他們自己來解決,就是留下來估計面對幽離的壓倒性的實力面前,他們也根本沒有和他對抗的那個實力。

季無風和七位長老心中雖有疑惑,但是看到趙庸堅定的神情也回去了,說不定這個有點詭異和恐怖的女子還真是是來找趙庸討情債的,這樣的事情還是讓他自己來解決比較好,更何況這樣的一個人真要動起手來,他們可沒有把握攔下她。

不過他們覺得還是回去問清楚南宮燕兒和柳青兒那兩個丫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庸怎麼會和一個實力那麼恐怖的丫頭有糾葛。

其他圍觀的人也明顯的感覺到了情況有點不對頭而散去了,雖說他們是普通的人,不知道實力的大小,但是對危險的感覺還是有點的,人家聯盟的人都回去了,他們這些普通人還敢留在這裡看熱鬧?

能看熱鬧固然不錯,但是要是這兩位真打起來,就是自己被碰到一星半點那也是致命的,所以誰也不想因為靠熱鬧而丟了性命。

「你怎麼還在這裡?」

看著還沒有點動身的意思的寒凝雪,趙庸就有點氣結,憑她的心智應該不會看不出來這是什麼情況,還傻傻的呆在這裡跟自己胡鬧?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我可不是聯盟的人,沒必要聽你的命令,」寒凝雪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不過只要你承認我和你是拜過堂成過親的,那我就可以聽你的話了,丈夫命令妻子那是理所應當的!」

寒凝雪雖然對面前的這個女子深感壓抑,但是從剛才的情況來看,她也沒有很強的敵意,所以又恢復了那妖惑狐媚的樣子。


「呃……」這個妖精這個時候還跟自己玩這個,他還真是無語了,不過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幽離來找自己,可不是和他來聊天嘮嗑的,自己也不能和幽離在這個地方說事。

趙庸想到這裡,疾風訣展開,向著遠處沒有人煙的山林飛去,雖然這疾風訣的速度夠快,但是在幽離面前應該不是什麼問題,他肯定會跟上來,只要能甩掉寒凝雪就行了,自己雖然不太對這個妖精感冒,但是也不能讓她攪進來受到什麼傷害。 趙庸直到確定離開有人煙的地方足夠的遠了,才在山林深處停了下來,那幽離也如影隨形趕了過來。

「怪不得鬼靈都栽在了你的手裡,沒想到你連風行的疾風訣都能掌握,我還是小看了你,念你放我出來的份上,我放你一馬,沒想到你還真成了氣候!」

「呵呵,你要是後悔的話,現在也一樣可以動手,在你面前我還真沒有逃生的機會!」

趙庸知道現在這幽離是不會動手的了,要不然也不會跟自己啰嗦到現在,從鬼靈的口中,他也多少能揣摩一點這幽離的意思。

如果現在幽蓮能恢復先前的實力,他也根本不會留自己到現在,肯定是他有什麼不得已的理由,這理由也肯定和數萬年前背叛了他的人有關。

可以說,在幽離沒有恢復實力之前,他沒有辦法既想對付背叛他的人的情況下,又和人類開戰,除非他還想被囚困。

更何況看現在的情況,恐怕就是對付背叛他的人,他現在也是有心無力,不僅如此,還可能就是自身也難保,他之所以先拿獸族開刀,估計也是這是他所拿手的,他就是想逼迫獸族再次站在他的那一邊,然後藉助獸族的力量對和背叛他的人對抗,可是卻被自己給攪黃了,幾乎全軍覆沒。

這次來聯盟找到自己,不出趙庸的意外的話,他應該是來拉聯盟的,他想和人類聯手共同對付那個背叛他的人。

「嗯,你倒有自知之明,你害我損失了將近百人,本來我想殺了你,可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以往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那要看是什麼事了,如果是違背我良心讓我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寧願死在你的手裡也不會答應你!」

趙庸對幽離的來意也畢竟只是揣測,如果他真要自己來滿足他的野心的話,他說什麼也不會去做的。

「和我聯合,去對付背叛我的人!」

幽離也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思。

「呵呵,和你聯合,我憑什麼相信你?你數萬年前給人類造成的災難,到現在還是人類內心的一個結,和你聯合,無異於與虎為伴,就算我同意了,所有的人類也難以接受和給他們造成巨大創傷的人聯合的!」

趙庸這句話可不是說的應付幽離的話,雖說自己現在是西陸聯盟的盟主,如果自己提出這個建議的話,肯定會遭到所有人的反對,每個人都有一個底線,這幽離就是整個人類不能容忍的底線,如果誰觸及了這個底線,趙庸相信,別說自己是一個還立足未穩的聯盟的盟主,就算是他是一個具有和先前的幽離實力一樣的人,他們也不會屈服的,現前的幽離的失敗就是很好的證明!

「你先別忙著拒絕,如果我說那個我要對付的人是魘魔祖的話,你是不是會考慮考慮?」


「什麼?」

趙庸吃了一驚,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沒有聽錯,那個背叛我的就是魘魔祖,在數萬年前,在我們取得節節勝利的時候,沒想到他竟然打起了我的主意,想成就他稱霸五陸的野心,誰料想到最後還是功虧一簣,以失敗而告終!」

幽離想到這裡,身上就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股股騰騰的殺氣,強橫的氣息把他身邊數十米範圍的樹木都攔腰斬斷,腳下堅硬的岩石也出現了絲絲的裂痕,向四周蔓延開去。

幽蓮那眉心的一朵黑色的炎火印記也清晰的顯現了出來,靈動的好像要從她的眉心跳出來一樣,長長的烏髮也四散飄蕩,冰冷的氣息也乍然而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