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聲音再次的響起,「你們太笨了!」他們這才意識到上當了。剛想回頭,可是已經晚了。只看到一道寒光劃過他們的脖頸,兩人瞬間就愣在了那裡,緊接著就是兩道噴泉衝出,染紅了月色。

「好快!」冷麵虎他們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感覺到自己的脖頸都有些發寒,不自覺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覺到沒有任何的異處,這才放下心來。

這邊的危機已經解除了,可是那個暗中出手的人依舊沒有現身出來。讓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後背涼颼颼的。唯恐這樣可怕的人突然給自己來這麼一下,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圍攻一鳴的人也注意了這邊的狀況,心中暗自的叫苦。沒有想到一鳴不只是說說那麼簡單,這黑夜之中竟然真的隱藏著一個勢力強大的人。

「嗷……」

一鳴看到那邊已經結束了,也就不準備在磨蹭了。動用了目前所掌握的化龍術的最強戰力,雙拳彷彿是幻化出了兩條龍頭,張口仰天咆哮,熊熊的火焰燃燒,照亮了半邊虛空。

一拳砸出。直接崩碎了一個黑衣人的兵器,將人都崩飛了出去,大口的咳血。不等他再次站立起來,一道寒光再次襲殺而出。結果了他的性命。

「你別多管閑事!這幾個人是我的!」一鳴不樂意了,在半空中大聲的叫喊著,讓暗處的那個人不要多管閑事。

其他人聽了全都差點暈倒。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又不是在奪寶貝。竟然還分什麼你的我的。

遠處,一個清秀的面孔屹立在一座鐘樓上。背負著雙手,看著這邊的襲殺。道:「看來這次計劃失敗了,雖然不只是我們一方動手了。但是卻真的小瞧他了,沒有想到他小小年紀竟然是一個俊俠級別的強者。」

一個老者屹立在此人的身後,道:「少主,別擔心。他手中的東西過不了幾天,老奴一定會全都為少主搶來的!」

如果一鳴在這裡的話一定認得這個青年,面目清秀,眉心有一顆黑痣,不是凌源教的少主張通還會有何人。

城中另一處,一個少年站在那裡,背後有幾個青年隨從佇立在兩旁。他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樣子,可是身材卻十分的魁梧,衣著華麗,體內蟄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道:「這次刺殺孫家又是失利了,下次刺殺的時候一定要搞清楚這個一鳴的來歷!」

「是,少爺!我們知道了!」身後的那些隨從彎腰答道。他是周家的三子,叫做周亮。


這個時候一個青年跑了上來,對著周亮道:「三少爺,小姐也來到了風雪城,現在正在大吵大鬧著找你呢!」

周亮眉頭一皺,最後擺了擺手,道:「好了,那邊的遊戲也快結束了。我們下去吧!」

剩下的三個黑衣人全都大驚失色,沒有想到這次不光任務完不成,就連他們的性命能否保存都是一件難事兒。

「你們是誰派來的,如果說了興許我還會饒過你們!」一鳴一邊攻擊,一邊問道。殺不殺他們都無所謂,最重要的就是知道罪魁禍首是誰,知道幕後指使,就能斬掉源頭了。

「哼!你把我們想的也太貪生怕死了,我們就是死也不會背叛自己的主子的!」一個黑衣人冷聲喝道,雙眼冒著兇惡的光芒,手中的長劍錚錚而鳴,他動用了最後的力量,要燃燒生命之力自爆。


一個四重天的強者自爆,絕對會毀滅半條街。一鳴不敢讓他自爆,雖然自己不會有事兒,但是還在沖關的雪兒必定受到波及。因此,眸光一寒,雙手划動,烙印波動,他展現出了吞天術的力量。

左手像是變化成了執掌輪迴的令牌,一掌拍下去,空間都彷彿更迭了。直接將這個準備自爆的黑衣人打的四分五裂,從屋頂上掉了下去。


「去死吧!」他身後的一個黑衣人看到一鳴露出了後背,大叫一聲,眼冒凶光,狠狠的一劍就刺了過來。劍身上殺氣動蒼穹,可以感覺到此人身上的殺機和恨意。

「錚!」

同樣的,一鳴左手划動,吞天術還沒有撤去,牽引著這隻長劍錯過了自己的身子。單手成爪,直接粉碎了這把長劍,一腳就將這人踢飛了出去。摔倒在了街道上,口吐鮮血。

「嘩啦!」

一鳴腳踩屋頂上的瓦片,直接騰空而起,像是老鷹從高空俯衝而下,襲擊地面上飛奔的兔子。龐大的氣勢像是泰山壓頂一般,還沒有真正的接近街道上的那個黑衣人,他已經被龐大的壓力壓迫的七竅流血而死。

「轟隆!」

街道原本平整的地面被這一擊壓迫出一個大坑,那個黑衣人直接化作了一灘血泥,癱在了那裡,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如今還只剩下一個人,一鳴轉身騰空而起,奔雷拳疾如閃電,勢若奔雷。化作了一道雷電,直擊而上。直接將最後一人攔腰截斷,血水撒了一地。至此,所有前來刺殺他的人全都死傷殆盡,沒有一個活了下來。

他一人佇立在屋頂的上空,冰冷的環視了這個風雪城的四周,眸光中有兩道淡藍色的火焰在跳動。將所有飛在半空中亦或是站在屋頂上的俠客全都看了一遍。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鑽進了自己的屋子裡。

「一鳴你沒事兒吧?」看到一鳴進屋,冷麵虎忙問道。雖然他們已經看到了戰況,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一鳴搖了搖頭,看著他們三人身上的傷勢,從懷中拿出了一個藥瓶,遞給他們道:「這是藥粉,治療外傷最好了。你們三個都上點葯吧,最近幾天恐怕不會太平靜,要有實力才行!」

很快,冷麵虎和子均全都上了葯,只是等到胖豬上的時候,有些不情願。最後還是在冷麵虎的好說之下才上了一些藥粉,不過看著一鳴的眼神還是有些不舒服。

這個時候一鳴突然對著窗外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是誰呀?冷麵虎三人同時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這才想起來剛才在暗中幫助自己的人。

窗戶果然應聲而開,進來了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裝,身材苗條可人,一身烏黑色的長發齊腰的女子。

「啊!這是……」他們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沒有想到在暗中幫助他們人竟然是一個女子。按照他們的猜想,怎麼也應該是一個青年才俊,卻不曾想到是一個妖嬈的女子。

雖然面容被黑紗遮蓋著,但是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卻能透漏出這個女子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

「一鳴,沒有想到這才一年多不見,你的實力提升那麼快!真是讓人吃驚!」這個女子開口了,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盤,悅耳動聽。

一鳴隨意的做了下來,倒了一杯茶,示意這個女子坐下。笑道:「哪裡趕得上你呀,如今早就是俊俠二重天的強者了。不過這一年來你倒是沒有什麼長進呀,如果不努力的話,再過一兩年,大牛就可不會要你這樣的老婆嘍!」

「你……」這女子剛坐下,突然手中寒光一閃,一道黝黑的匕首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遙指坐在她對面的一鳴。殺機凌然,讓這個屋子裡面的空氣都快要凝結了。

不錯,此女正是月影,當初被一鳴整天嚷嚷著要大牛娶她做老婆的少女。如今一年不見,再相見,本來是要找一鳴看看他的實力如何了。卻沒有想到又被對方給調戲了,讓她暗自生氣。

其他人有些搞不懂了,剛才還相互配合殺敵的人,怎麼這一會兒就拔刀相向了呢。(未完待續。。) 看著兩人劍拔弩張的,三人倒是都沒有敢說話,畢竟他們兩人看起來好像並非一般的關係。要不然那個黑衣女子也不會出手幫助一鳴來殺敵,至於現在為什麼又要拔劍相向他們也就不得而知了。

少女高挑的身材盡顯無疑,緊身的黑色衣服將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高聳的雙峰,完美的臀部,盈盈一握的蠻腰,曲線凸顯,讓人眼熱。可是現在除卻一鳴之外,沒有人敢欣賞這一份美麗,因為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殺意,能將人們體內的血液凝固。

「搞什麼呀!這麼久過去了,你的脾氣還是這麼火爆,還是這麼孩子氣!」一鳴搖了搖頭,看著她笑道,眉宇間總是有一股看起來像是調戲的味道。

月影氣急,看著一鳴這份欠揍的樣子,攥了攥拳頭,最後將匕首放了下來,重新做了下來。知道這樣的賤人是無法動刀動槍的,就連生氣都只是傷害自己而已。不由得以轉變,笑道:「哎喲,和你這樣的賤人下流胚子比起來,我這脾氣可是太不如別人的法眼了!」

「呃……」一鳴倒是正眼看了她一眼,沒有想到她轉變竟然這麼大,還真是有些不適應,不過他一鳴是誰呀,怎麼可能會害怕別人的諷刺。「哦,是嘛! 丹鳳朝陽 ,我就傳授你一套『賤人無敵』功法吧,倒是真適合你。」

「你……」雖然看不清楚面紗下面的面容,但是一鳴已經可以透過月影的雙眸看出她現在有多麼的生氣了。甚至可以清晰的聽到她銀牙咬的咯吱咯吱的聲響。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高聳的胸脯上下起伏了幾下。惹得冷麵虎他們三人不斷的斜視,可是又不敢正視。最後咬牙切齒的道:「一鳴。真希望你別被人殺了。 我的男友,是大佬 !哼!」

說完,她直接轉身就走了。化作一個黑影直接融入了外面的黑暗之中。不知道她到底走沒有走。

「這女人還真是麻煩!」一鳴看著消失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早在看到這個匕首的時候就認出了月影,畢竟和當初在英俠鎮刺殺他的一模一樣,甚至就沒有換過。

直到月影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后,冷麵虎他們三人這才敢說話。

冷麵虎走過去,透過窗子向外看了看,沒有什麼人,而且天色又開始發白的時候。這才關閉了窗戶。走過來,問道:「一鳴,剛才那個女孩兒是誰呀?怎麼這麼強大?」

一鳴笑道:「曾經的一個朋友,她可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算是一個頂級的天才吧!」

三人見一鳴不願意多說,也就不再問了。四人的場面有些尷尬,誰都沒有在說話。空氣都有些凝結了,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一鳴忙站起來開門,原來是春桃和秋紅。看到她們二人,一鳴問:「春桃姐。你們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秋紅一臉擔心的上下打量著一鳴,道:「我們在半夜的時候就醒了,聽到你們這有一陣打鬧聲,嚇得沒有敢過來。這不。等到打鬧聲消失一會兒了,才敢過來看看。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兒吧?」

看著兩人著急擔心的樣子,一鳴將她們迎進門了屋。笑道:「放心吧,買什麼事兒。就是幾個小毛賊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直在沖關的雪兒發生了情況。

一道道的烙印不斷的從她的身上傳出來。她的第五座燃界早就開闢出來了。只是依舊一直在沖關,好像有一口氣突破進入俊俠之境的意思。

他們都緊張的看著床上被光芒和道紋籠罩的雪兒,一道道的烙印不斷的閃爍,交織融合,形成了一張巨大的法網。

身後五座燃界不停的轉動,像是一道璀璨的神環,將她襯托的彷彿是九天之上下凡的仙女一樣。

許久之後,這種力量才消失,被她收斂到了自己的體內。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冷麵虎、一鳴還有秋紅他們六人的面孔。

看到她醒來,胖豬算是欣喜壞了,忙道:「怎麼樣,感覺怎樣?」

其他人也是期待著望著她,希望她趕快給一個答覆。她笑著從床上站了起來,環視了眾人一圈,笑道:「當然是很好了,途中沒有一點困難的就晉陞到了五重天大圓滿的境界。再有一步,我就能進入俊俠境界了解誒!」

「什麼?五重天大圓滿!」除卻一鳴之外,所有人全都是一驚,張大了眼睛嘴巴,久久的不能喝上,彷彿看到了神跡。

「這是真的嘛?元俠五重天大圓滿!這可是整整的跳躍了整整一個大境界了。據傳說就算是服用了『歸元花』也不過是只能提升一個境界而已,萬不能圓滿呀!」冷麵虎如此冷酷、縝密的人都忍不住的驚嘆,在他的映像中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就算是聽都沒有聽過呀。今天的事情真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不錯!是五重天圓滿!我感覺到雪兒的體內擁有著一股如海的力量,彷彿是一頭蟄伏的猛獸!」子均雖然瘦弱,可是嘴巴卻不小,張的大大的。

「嘖嘖!」就連胖豬也嘖嘖稱奇,暗自的感慨。不過心底的憂色卻更加的沉重了,感覺到對手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雪兒就更別提有多麼的興奮了,這一下可是省卻了她不少的時間,讓她領先了同人還多路呢。她看著一鳴,心中說不激動是騙人的,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感覺到了有些羞澀,看著一鳴壞壞的笑容,竟然感覺到了有一絲的欣賞。

她扭扭捏捏的雙手放在身前,不停的攀著手指,低著頭走到了一鳴的身前,臉色都有些緋紅了。吱吱嗚嗚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心底有一絲絲的竊喜。她抬頭,看著笑意的一鳴,心中百般糾結,最後還是問道:「那個……一鳴謝謝你!」

說完,她閃電般的在一鳴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掉頭就羞澀的跑了出去。留下了一屋子獃滯的如同木頭的人。

「呃……」不要說其他人了,就算是一鳴也愣住了,沒有想到雪兒竟然會親自己一下。他納悶的嘟囔了幾句,用手擦拭了一下自己額頭突然大叫了起來,嚇得人們一陣驚異。大叫道:「啊!流血了!流血了!我受傷啦呀!」

原來他的手指上竟然躺著一絲絲的血跡,其他人先是一驚,不過緊接著秋紅和春桃就掩嘴偷笑了起來。秋紅顰嘴笑道:「少爺,那不是血跡,是口紅!抹在嘴巴上的胭脂水粉!」

「哦,原來是口紅呀!我知道呀,你們不用給我解釋的!」一鳴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發燒,暗道自己太沒有文化了。故意裝作非常的有范兒,但是突然又問道:「口紅是幹什麼用的?」

幾人差點暈菜,原以為他真的知道呢,卻沒有想到連幹嘛的都不知道。

「好了!我們就不在這裡打擾你了,我們三個也先告辭了!」冷麵虎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以及今天各種錯綜複雜的事情。

子均也是這樣,看起來有些虛弱的身體其實充滿了力量。他有些苦笑的道:「就是,我們就先告辭了!」

三人起身,準備轉身就走。可是胖豬還愣在那裡,魂不守舍的,雙眼盯著桌子上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不知道該怎麼和一鳴起掙,一顆可以讓人直接提升一重天的『升龍丸』。不要說是給女孩子了,就算是給他,他也會選擇跟著一鳴的。

「我們該走了,胖豬!」冷麵虎看著胖豬沒有動,還在那裡愣神,就忙對著他說道。可是接連說了幾遍他都沒有什麼反應,只得在他的肩頭拍了一下。

「啊!怎麼啦?」胖豬正想著怎麼打敗一鳴,追求雪兒,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忙回過了神。驚道。

冷麵虎深深的看著一眼胖豬,大概是猜出了他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沒有揭露,而是點了點頭,道:「咱們該回去了!」

說著再次和一鳴告辭,三人這才全都離去。天已經涼了,春桃打了一盆水,讓一鳴把額頭上的口紅給洗掉了。不過一鳴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他可不知道這一吻意味著什麼。

倒是這兩個來自煙花之地的女子,對著有些經驗,春桃笑道:「少爺,我看那個雪兒小姐可能喜歡上你了!」

「喜歡?」一鳴皺起了眉頭,說到喜歡他的心底就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大大的眼睛,還請她看過大戲呢。現在想起來還忍不住的發自內心的笑。「瞎說什麼呢,雪兒姐姐怎麼會喜歡我。胖豬喜歡她倒是真的吧!」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又有人敲門了。開門只看到一個青年走了進來,看到一鳴道:「一鳴少爺,我家雪兒小姐派我將這個請柬送給你,請你務必去明天風雪城舉辦的拍賣會!這是請柬!」

那人離開之後,一鳴看著手中金燦燦的請柬,終於知道了這幾天為什麼風雪城這麼多大勢力的人聚首了。「拍賣會嘛!不錯!不過這拍賣會到底是幹什麼的?」

等了半天,秋紅和春桃還是沒有聲音,他不由得回頭一看。這才發現,兩人不知為何已經暈倒在地了。(未完待續。。)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潮起潮落,等到天空再次亮起來的時候,整個風雪城更加的熱鬧和歡騰起來。

一鳴帶著春桃和秋紅兩女打扮了一番,一大清早的吃過飯就向著今天的拍賣會的舉辦地方,城中的最大的酒樓走去。

經過了昨天的一夜時間,秋紅和春桃總是給他解釋清楚了什麼叫做拍賣會,以及拍賣會中要注意的各種情況以及一些規則。

這倒是讓一鳴有些驚嘆,感覺到這種方式不只是方便,而且還能引起足夠大的轟動。

街道上各種人馬車隊成排的向著城中的風雪樓趕了過去,一路上讓所有人都為之驚嘆。

「看到嘛!那輛被三條玄獸拉車的青銅車鸞是凌源教少主的車,竟然用三頭玄獸拉車。實在是奢華的一塌糊塗呀!」人們驚嘆,認出了這輛馬車的主人是誰。

緊接著又是一輛豪車行駛了過來,竟然是一頭背生雙翼的老虎拉車,讓所有人倒吸冷氣。

有人突然驚叫道:「那是咱們風雪城城主朱雄的車輛!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拍賣會竟然請出來了風雪城的城主!」

不只是普通的居民就算是那些俠客也全都一驚,因為都知道這個風雪城的城主可不單單是一個城主那麼簡單,而是一個俊俠巔峰的強者。靈王之下罕見有敵手的存在,俊俠巔峰的俠客,說出去就讓人心驚膽顫的。



來自深海 ,看著十層的樓層,外界的街道已經被車水馬龍淹沒了。只有門口被人撐開了一個大大的通道。

而門前有兩個人筆直的站在那裡,有禮貌的檢驗著進去人的請柬。這場拍賣會和其他的不一樣。這一次全都是各種強大的俠客或者是達官貴人,也可以說能進入的每一個人都是大勢力的代表。

「吳公子。你請進!歡迎你參加這一次的拍賣會,希望你能拍到你喜歡的物品」他們熱情的將一個青年接到了裡面,而這個青年的身後還跟著幾個一看就不俗的強者。

「少爺,我們也快點進去吧。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秋紅在一鳴身後跟著,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