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上去試試。」巧兒滿臉笑容,向魔晶床衝去。趙炎急忙喊道:「小心。」

已經太遲,巧兒的手先接觸到魔晶床,被燙傷了。

趙炎沖了過去,抓住巧兒的手,急忙吹了吹,揉搓道:「怎麼樣?痛嗎?有沒有事?」

巧兒猛的一愣,手就那樣被趙炎抓著,微微低下了頭。

周圍安靜了一陣,趙炎猛然感覺到尷尬,放開巧兒的手,傻笑道:「對……對不起。」

呼!

巧兒沒有回應趙炎,而是在他詫異的目光下,慢慢的彎下身子,在魔晶床上坐了下來。

叱!

房間內,傳來一陣衣服布料被燙壞的聲音。

巧兒!

趙炎驚道:「你這是幹什麼?」

巧兒笑笑,一陣苦笑,道:「老大的床,我當然要適應下來。」

轟!

巧兒輕描淡寫的一句,幾乎像一股巨浪向趙炎砸去,趙炎的內心,在瘋狂的翻騰。

「巧兒……你?」趙炎當然明白巧兒這句話的意思。

巧兒笑笑,嘴角滑過一絲苦澀,道:「老大,其實從我跟著你進來的那天起,我便下定決心要跟著你了。」

「跟著我?」趙炎反問道。

「恩。」巧兒點點頭,小嘴微啟,淡道:「在國家滅亡的那天,爸爸媽媽都紛紛的離去,而我的許多好姐妹都選擇了自殺,要不是有這麼多姐妹跟著我,我想死的心早就有了。」

「遇見你之後,跟著你來到炎城,我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這一輩子,除了我的父母,最大恩人就是老大你了,你給了這一百多個姐妹生存下去的希望,是你救了她們。雖然你表面上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但我知道,現在炎城還在建設階段,資金其實很缺,而你卻還要養著我們,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去報答你了。」

「老大,收下我吧。我從來沒有服侍過男人,但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會慢慢學的。」

說著,巧兒竟將手放在胸前紐扣上,準備脫下外衣。

看著巧兒的這個動作,趙炎剎那間凝固了。難道……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桃花運嗎?我趙炎也有今天?我趙炎也有女人主動投懷送抱的時刻?這……這真是太美妙了。

等等……

巧兒對我如此,難道我就要這樣得到她嗎?這……

巧兒根本沒有理會趙炎的回答,低著頭甚至看都不去看趙炎一眼,只是默默的解下一顆顆紐扣。

巧兒的外衣,已經全部解開,一對凸出的小衣暴露在空氣之中。趙炎忍不住望了一眼,他知道,在那最後一層遮掩的後面,便是巧兒的無限netbsp;趙炎感覺全身熱的厲害,這種溫度甚至連他自己也承受不了。

而巧兒,伸出雙手,去解開最後的絲掛了。

等等!

趙炎喉嚨堵的厲害,費盡牛九二虎之力才將這二字喊了出來。

「把衣服穿上,快!」

巧兒抬起頭,眼角殘留著淚花,看來在低下頭的同時,她在輕輕的哭泣呢!

「老大……」

「我叫你把衣服穿上!」

趙炎的雙眼冒著火,樣子十分嚇人。巧兒不敢拒絕,只好按照趙炎的去做了。

「老大,你不喜歡巧兒嗎?」巧兒抬起頭,聲音似柔似水。

僅僅一剎那,趙炎的心便融化了。

搖頭道:「不,巧兒,不是我不喜歡你,相反,我很喜歡你。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該怎麼說就怎麼說。說實話我很喜歡你,我喜歡你的美麗,喜歡你的漂亮,而且,我也想得到你。」

「但……我不希望你把身子獻給我是為了報恩,那樣的話,我會覺得我是趁人之危,那樣,我的自信心會受到嚴重的打擊。」

「老大……」

「所以……」趙炎向前邁出幾步,雙手抓住巧兒的胳膊,露出一個微微的笑容,道:「巧兒,不要對我記恩,我們之間隔著的不應該是恩情,而是感情。等什麼時候你真的愛上我了,自內心的願意跟著我了,那樣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在一起。這才是愛情。」

愛情?

趙炎點點頭,道:「對,愛情。」

巧兒的雙眼,漸漸的泛出淚花,水汪汪的翻滾著,但臉上,卻露出滿足的笑容。

……

送走巧兒后,趙炎靠在魔晶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巧兒剛才的舉動對他的衝擊實在太大了,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要對巧兒說出那些大義凜然的話。現在想起來甚至都還有些後悔,想想,如果開始允許了巧兒,那麼現在恐怕還在和她在這張床上盡情的纏綿吧!


巧兒的美貌,巧兒的身體,全部都將屬於自己。想想,那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啊!

趙炎搖搖頭,覺得自己還是太嫩了點,甚至思想變的比以前還單純了。

想想以前在地球上,整天泡吧逗mm,無話不說,無樂不取。而現在,又要考慮這,又要考慮那。哎,還真是煩啊!

其實巧兒的確很不錯的,現在的一切對於她而言都是新生活的開始,和她在一起,不會去考慮很多事情。家庭方面的,立場方面的,都不需要考慮。她跟著自己,就是完完全全的屬於自己了。這樣的一個女人,去哪裡能隨便找到?

趙炎仰天長嘆,一切隨緣吧!

再說,現在還不是談這些事的時候,現在的自己,應該多花jīng力在修鍊,地jīng展和炎城建設上。

地jīng!

對了,地jīng!炎城的事落實好了,也是時候該回塔巴巴村了。炎城,有斯格,阿拉樂斯等人在這,問題不是很大。而塔巴巴村,沒有合適的管理人才,科普思現在也不知道做的怎麼樣?



最讓趙炎放心不下的,還是地jīng部落呢!可偏偏這最放不下心的,卻是他最關心的。

再睡一晚,明天就出吧!

……

清晨,巧兒很早便起來,準確的說,昨天一夜她都沒有睡著,趙炎的話久久在她腦海里回蕩。

她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對趙炎是真正的喜歡還是出於恩情。

她思索了一夜,沒有答案。

想到這裡,她決定去見見趙炎,為趙炎做好了早餐,便進入火宮了。

一路上,巧兒都在思索,待會見到趙炎了該說些什麼,突然之間,巧兒的臉上便紅撲撲了。

趙炎的房門沒關,巧兒在門上敲了兩聲,便推門進去了。

咦?

令巧兒詫異的是,趙炎並不在房裡。

巧兒自語道:「老大起來的真早啊。」 ()陽光格外刺眼,趙炎緩緩的睜開眼睛,但眼睛才剛睜開一條縫又急忙縮了回去。趙炎覺得納悶,自己在炎城火宮,怎麼會有如此刺眼的陽光呢?

這一覺,趙炎覺得自己睡了很長,就連夢,也像放連續劇似的放了好幾套了。而就在快要蘇醒的那一剎那,趙炎居然做了個net夢,在夢裡,一個狂野的女人在他身上游來游去,不斷的舞動著身體。

剎那間,趙炎覺得無比舒適,並且渴望這種感覺持久一點。

但好景不長,趙炎的身體不知受到什麼東西的撞擊,迫使他從夢中驚醒,實在是net夢了無痕。

不過趙炎醒來說的第一句話便說,「我要走桃花運了?」

趙炎說這話時,眼睛還是眯著的。

啪!

一陣清脆的聲響,趙炎覺得臉上一陣炙熱,隨即傳來的是他所熟悉的聲音,這聲音,雖然很好聽,但總覺得有些潑婦罵街的味道。

「流氓!級大流氓!連做夢都不老實!」

這一下趙炎實在痛的厲害,猛的一下將眼睛撐開,呈現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副讓他又驚又喜的面孔。

艾瑪婭!

趙炎笑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艾瑪婭瞪了趙炎一眼,道:「你笑什麼?我可不是你的桃花運!哼!都落在我手裡了,居然還笑的出來。」

落在你手裡?

趙炎小聲的嘀咕著,挪動著身子,隨即才現全身已被繩索捆綁住,就連雙臂展開的力氣都沒有。

「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把你帶回去嚴刑拷打!」

「帶回去?帶回哪裡?我說,你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好,我現在都糊塗了。」

嗖!

趙炎眼前,一陣寒光閃過,艾瑪婭手中的彎刀已經架在了趙炎的脖子下。

艾瑪婭的臉sè冷峻無比。

「沒人和你開玩笑,炎,我真看不出,你究竟還是個深藏不露的人吶!」

頓了一下,艾瑪婭又道:「暗修基地,還抓走了雲天國的1oo多個女人去給你們的人當奴隸,簡直是畜生!」

趙炎猛的一愣,愕然的看著艾瑪,驚道:「你跟蹤我?」

哼!

「從你把那1oo多個女人帶走的時候我就跟著你了,我就是想看看古烈斯秋的好徒弟,帝世曼紋的總決賽代表之一究竟是什麼身份,把那些女人帶走要幹什麼!但沒想到,你居然也是個強盜!」

既然炎城的事被艾瑪婭知道了,趙炎也不好狡辯,現在最重要的便是穩住她的情緒,絕對不能讓她把炎城的事泄露出去。現在軍隊才剛剛在組建當中,現在的炎城,是沒有戰鬥力的啊!

趙炎辯道:「艾瑪婭,你誤會了,不是你看到的那樣。那些雲天國的女人們已經走途無路了,是我收下了她們,讓她們去我的城市生活啊。如果我不救她們,她們就會活活的餓死啊!」

艾瑪婭滿臉匪夷所思的神sè,把臉向趙炎逐漸湊近,冷道:「你的城市?收留她們?你會有那麼好?你有自己的城市?」

啪!

艾瑪婭又狠狠甩了趙炎一巴掌,道:「強盜就是強盜,還裝什麼英雄,你以為我會被你騙了嗎?那地洞里,全部都是些野蠻的男人,你把雲天國的姐妹帶下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幹什麼嗎?可惡!要不是我要帶你回去交給將軍,我恨不得立馬殺了你!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

「潑婦!三八!胸大無腦的女人!」趙炎覺得每次遇見了艾瑪婭就准沒好事,此時他也是怒極了,被人冤枉的感覺實在不好受,大罵道:「你這個蠢女人,你難道就不會用腦子嗎?看過你的那場比賽,還以為你還有得救,但沒想到你還是這麼蠢!白痴八婆,你快放開我!」

啪!

艾瑪婭的巴掌又落在了趙炎的臉上,剎那間,趙炎雙眼瞪的血紅,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打過自己的臉。而這個女人,從上次在魔法工會到現在已經在自己的臉上留下了不少不可磨滅的傷痛。這個女人,一定要好好的教訓她!

「炎,你不要考驗我的耐心,我沒時間和你開玩笑!等把你帶回去了,我一定會殺了你!」

你一定會殺了我?我還一定會**你呢!趙炎撇了撇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