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令不少人感到意外。

很明顯,老祖這是來尋仇的。


就在老祖出現之後,許十安也從地洞中出來了。

“還活着?”

衆人看向許十安的時候,驚訝地說不出話。

地下的雷火如此熾熱,就算是虛神大能,在裏面也不敢多待。

許十安不過是神通境修爲,怎麼能夠支撐這麼久。

“前輩,烈火宗滅門之事,就是這小子策劃的”

許十安手指着蘇御,陰笑道,一副小人得逞的樣子。

’ “聖子,這可是烈火宗的老祖啊,一位羽化境界留下的意識,我們還是趕緊逃吧”

震天教的看着突然陰沉下來的天空,對着蘇御勸道。

羽化境的一縷意識,在人間也相當於一位虛神大能了。

他們並不知道,蘇御身邊的長相秀氣精緻的隨從,是天人境劍皇。

“逃,你們逃得掉嗎”

老祖冷笑一聲,身上的氣息猛地一震,向着四周爆射而去,周圍一些修爲低的修士,身體立即被震爆。

天空陰雲密佈起來,出現了一副畫卷,其中包含了無數雷電的宇宙,令人心悸的威能,從畫卷中釋放出來。

無數道神通,從畫卷中,向着蘇御爆衝而去,帶着秒殺之勢。

形成的威壓,讓得這片空間所有人,動彈不得。

想逃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見蘇御並沒有逃跑的想法,反而是站在原地,無所畏懼。

有着致命反傷卡,能夠擋過一道致命攻擊,用來裝逼再好不過了。

咻!

就在無數的神通,剛要碰到蘇御的瞬間,一道黑色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一道劍影閃過,凌厲無比的力量,向着無數道神通斬去。

嘩啦!

賽亞人里的加點升級

出劍之人,正是蘇御身邊的那個隨從,花素晗。

這一劍,斬破了威壓,周圍小勢力修士,擺脫了壓迫,方纔能夠自由行動起來。

女總裁的終極兵王

花素晗妙曼的身影,向着畫卷疾衝,一劍刺出,璀璨無比的法力,聚集在劍上。

這一劍的威力,赫然便是天人境劍皇。

撕拉!

劍影劃過,畫卷被切成兩半,其中的日月星辰,浩瀚宇宙,也瞬間崩塌開來。

無數的雷電在一瞬間消散,畫卷最終消失半空。

烈火宗老祖的攻勢,竟然被花素晗一人斬破!

其他勢力的修士,見到這一幕,一臉駭然。


難怪蘇御這麼淡定,原來是有這種依仗。

即便如此,蘇御的這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讓他們感到敬佩。

如果換做是他們,即便是身後有着高手保護,面對虛神的攻勢,也不能這麼淡定,嚇尿了都是輕的吧。

“天人境劍皇,你就是滅了我們烈火宗的那位嗎?”

老祖眼睛微微一眯,詢問道。

通過剛剛的一番交手,他知道眼前這人實力很強,不好對付。

他只是一縷意識,不是真身,想要戰勝這名劍皇報仇,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只是聖子的保鏢而已”

花素晗淡淡地道,眼中的戰意,始終沒有消減,反而持續增加。

“你的實力很強,能夠修煉到這個境界不容易,我勸你還是識趣點離開的好,以免交代在這裏”

老祖眼睛一眯道。

花素晗冷笑道:“大言不慚,能打贏我再說吧”

言罷,花素晗身形向着老祖疾衝而來,二者繼續交手。

許十安看到突然出現的天人境劍皇,當下也是失望至極,甚至極爲氣憤,身體顫抖起來。

目光也是變得赤紅,他蘇御憑什麼?

憑什麼他的身邊有着兩位天人境的劍皇保鏢。

他嫉妒,他不服氣。

“蘇御,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有個了結了”

許十安向着蘇御疾衝而來。

這個時候,蘇御竟然向後撤了。

見此,許十安很是得意,蘇御終於是知道怕他了。

這段時間他的努力修煉終是沒有白費。

唰唰唰!

千鈞一髮之際,幾道身影突然出現,擋在了許十安的面前。

這些人正是周圍勢力的修士,其中兩人已經到了長生境後期。

還有幾位是長生境初期和中期修爲。

單單是長生境,就有五位修士。

“哼,想要報復聖子,先問問我們同不同意”

這個時候,周圍勢力無人退縮。

聖子有着兩位天人境劍皇在身邊,這等實力,間接證明了他的地位能力。

蘇御絕對是穩妥的大腿。

雖然幫助蘇御有些冒險,可是富貴險中求,越是這樣,就越能攀上關係。

“你們幾條蘇御的走狗,也想攔我!”

許十安怒目一瞪,對着面前幾人喝道。

“找死!”

聽到許十安這話,中間的一位身穿月白錦袍的長老,怒喝一聲,旋即出手。

天空中浮現一座道法所凝的大鼎,對着許十安的當頭蓋下。

這座大鼎,奇重無比,能夠將一座山壓平。

在這位長老出手的同時,其他幾位長老也是紛紛出手,向着許十安施展神通。


無數璀璨的光芒,充斥着這片空間。

強橫無比的能量漣漪,向着四周散去。

周圍的岩石樹木,頃刻間化爲齏粉。

這等破壞力,讓得四周化爲沒有生機的蠻荒。

面對五位長生境強者的一同進攻,許十安嘴角浮現着笑意,淡定從容,引雷心決念起,紫火天雷施展開來。

猙獰恐怖的雷蛇遍佈劍上,強橫無比的劍氣,席捲整個空間。

下一瞬,許十安身形向前疾衝,一劍斬出。

劍出鞘,龍出海。

龍泉劍法施展開來,一劍擊破大鼎,其餘長生境修士的神通,也是被他抵擋下來。

“天人境,劍修,龍泉劍法!”

見到他們的神通,均是被這一劍斬得支離破碎。

幾位長生境的長老,臉色瞬間凝重起來。

許十安的實力,超乎了他們的意料。

分明是長生境初期修爲,卻能對戰他們五人,而絲毫不落下風。

望着幾位長老吃驚了臉色,蘇御微微一笑。

氣運之子,就是不一樣,在絕境中修煉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臉。

五位長老的表現,全在蘇御的料想之中。

不過,這個時候蘇御不打算出手。

此時出手,能夠一擊斬殺許十安,這樣不一定能夠得到全部的氣運,而且賺不到太多的反派值。

既然是割韭菜,就要發揮出韭菜的最大價值,榨乾他。


“此子有些古怪,我們不要留手!”

錦袍長老對着其餘修士,大喝道。

其餘幾位長老聽聞也是贊同地點頭。

接下來他們都是施展了最強的神通。

許十安眼睛一眯,六合劍法也是施展開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