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難受,但這裡也是有讓墨塵欣喜的地方,而且是欣喜若狂,因為他發現此處的火屬性元氣實在是太充盈了,他只是簡單的呼吸,都能感覺到身內的火元氣在增強。這!完全就是一個火屬性鍊氣武者的天堂,正好他墨塵就是冰火雙系的鍊氣武者,所以他哪能不高興。

一邊意淫著能在此處修鍊個十年八多,走走停停的已經過了許久,看著那團雲並不算多遠的距離,墨塵發現自己似乎就在原地打轉般。

道不是說沒有一絲前進的感覺,實在是這種前進的感覺跟「怎麼如此遠」的感覺比起來,差的實在是太遠了。呼吸著讓他欣喜的空氣,墨塵痛並快樂著,硬是走到天邊升起小半邊的太陽之後,才走到了那巨大的火紅之下。

火紅懸在天空,前面依然是一望不到邊的紅色,墨塵之所以停下,是因為前面出現了一個深坡,隔著幾步看不到坡下是什麼,但從感覺上應當是一個非常深的坡,墨塵沒有直接走進去,而是低伏在一塊稍高的黑石邊,頭緩緩的伸頭出去。

在一望無際的平坦黑石原上,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他不得不小心。

灼燒的熱浪一陣陣的不停,墨塵眯開了細微的眼縫。只覺陣陣嗆鼻的火浪無孔不入的撲到他鼻子里,在熱浪中艱難眯開細眼忍不住的眨了幾下,才敢再次眯開。火紅!這是墨塵的第一個感覺,因為入目處是一片望不到邊的赤紅岩漿,他恍然大悟道「還真是火山啊!害我擔心了這麼久,真是的」

有一絲埋怨,敢情他這一路擔心前面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形成天空那巨大的火紅雲團,到頭來還真是他最先猜到的火山。即然是這樣,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此處如此多的怪異了。

雖然被戲弄了一把,但即沒有什麼危險,墨塵道也放鬆下來,再看眼下赤紅的岩漿,全部都是在一個很深的洞里,或許用一個天坑來形容會更合適,因為從墨塵站立的地方望向對面,完全看不到這天坑的邊沿在哪裡。

坑底赤紅的岩漿,再看這坑的深度,及長的坡底依舊滿是黑石,延伸快到視線的盡頭便是底下的岩漿,雖然很遠,但那那陣陣翻滾的驚濤岩浪,依舊隆隆的傳到墨塵的耳中。

天空中,那團遮住半邊蒼穹的巨大火紅雲團,也是由岩漿中升起的一縷縷小雲團組成。看那飄起的雲如此之小,再瞧天空的那片如此之大,也不知道用了多長時間才聚成這個規模。

「只是這火山居然躲在這麼大的坑裡,難怪怎麼看也看不到,要不是本公子小心,說不定都直接走進去了,看這坡如此陡,能反映過來的可能性不高啊,掉下去定成烤肉之類的…………」心有餘悸的悻悻一笑,墨塵在原地站了會,適應了這火熱的氣浪,才是將眼睛完全張開,視線擴大,那一望都不到邊的岩漿更是讓他咂舌不已。

「看來我還是說錯了,這哪裡是火山,完全就是一個岩漿海洋啊,就算是一萬個火山丟進去,也不見得能冒起一絲的浪花」嘖舌的驚嘆與大自然造物的神奇,墨塵張開雙臂,呼吸著這裡比外面濃郁了好幾部的火系元氣,舒服的只想大吼一聲。

只是不知道那頭魔獸跑哪去了,怕自己的聲音將不好的東西引來,墨塵趕緊壓下心頭的激動。想到那頭消失的魔獸,他的眼眸再次抬起,視線在岩漿及陡坡之上仔細的看了半晌,確定不會有什麼危險后,才是將警惕的神念收回來。

想著這裡的黑石面積如此廣大,那魔獸也不一定就住在岩漿海邊。 「只是這裡的火系性元氣如此豐富,若是能在這裡療傷的話,那效果定會事半功倍」欣喜的伸出手來,感受四周涌動的火熱氣息,這一刻,墨塵發現自己體內一直沒怎麼修鍊的火系元氣,都發出絲絲渴望的燥動。

因為前世修鍊冰系功法的原因,墨塵平時也是習慣性的,將元氣轉化成淡白的冰系。所以,他雖然是一個冰火雙系的鍊氣武都,但真正對火的修鍊和使用上都是非常少的。現在面對如此豐富的火屬性元氣,他早已經是迫不及待,若是再不利用,可就真是天大的源費了。


沿著岩漿海的陡坡邊走了會,墨塵找到個乾淨的黑石板,面對著岩漿湖便是盤腿坐下,靜心一吸,四周那此幾乎不用力氣就自動湧來的火系元氣,讓他心中舒暢難平,雖然元氣中夾雜著從岩漿里混冒進來的灼熱狂暴之氣,但在墨塵天鼎決的運轉下,便是將它們全都煉化了,絲毫不會影響鍊氣的質量。

只是吸了一口,墨塵就是大呼滿意,同時也是明白了如此濃鬱火系元氣之地為什麼沒有武者到來,先不說十萬山脈本就處處兇險,就算是他們真來到這裡,那如此狂暴斑駁的元氣,也不見得他們就敢吸進去,幾口還好,若是多了,墨塵可以肯定這些人不是走火入魔,就是暴斃而死。

畢竟,整個鍊氣世界像天鼎決這般變態的功法,實在是少之又少,或者說乾脆就沒有。

「嘻嘻,這樣也好,安靜點就不怕有人來打憂了,而且這麼狂暴的能量,人受不了魔獸也不見得就受得,那來這裡的魔獸肯定就很少了,本公子在此處鍊氣完全不用防備呀!」哈哈一笑,墨塵雖知這裡定不是只有他一個活的東西可以到來,但內的心欣喜依然是難掩,畢竟前世今生他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如此對他有利的鍊氣環境,試想一個人獨霸整個天地,想不激動都難。

哈哈的笑罷,墨塵才是將路上採到的療傷葯葯一一拿了出來,只見他一邊擺弄著藥材,臉上的苦色也緩緩的多了一分,待在他的面前擺成一個零零散散的可忴小葯堆后,少年的臉上徹底換成了苦嘆的無奈。

「哎……有這麼好的鍊氣療傷環境,卻是只有我如此一般的藥材,現在又沒辦法煉製成丹藥,效果就更一般了,也不知道把你們吃完,能不能起到一層的療傷效果」連連嘆息,墨塵嘀咕完伸手從小葯堆中拿起一朵巴掌大小的藍色蘿花,清眸中難得的露出一絲苦澀的淡喜。

藍葉曼陀羅!是一種生長在擁有特殊土質地方的珍貴藥材,只在陰月半落時才會開花,而且一開只有半刻鐘,若是半刻鐘之內沒有摘去,便會被花葉中分泌出的霧珠化掉,再次作為藍葉曼陀羅的養分,待五十年後重新長出開花。

不得不說墨塵當時的運氣逆天,正好就趕在了五十年只開半刻鐘的時間之內,好巧不巧的撞上了這朵珍貴的藍葉曼陀羅,說來當時也驚危,墨塵看到這朵花的時候,它綻放的時間已經到了半鍾最後關頭,若不是墨塵手快,是決對弄不到這朵花的。

如此難得,自然也是這一堆藥材里最珍貴的了,或者說這堆藥材里的其它葯全部加起來,都沒有它的價值高。墨塵最先將它拿出,就是要看看這種沒有煉成丹藥的藥材效果會如何,如果實在是太差的話,那也就沒有再去試其它藥材的必要了。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吧……」喃喃出聲,墨塵手掌慢慢捏緊,絲絲火紅的元氣湧出將藍葉曼陀羅壓到極置,只見一滴滴晶瑩的液體被巨力壓出,緩緩的順著指間滑下,如一連串的藍寶石般,在陽光的照耀下極為幻麗。

咧嘴一笑,墨塵嘴巴一張,將之全部吞到身內。

沒有丹藥,他也只能破罐子破摔,沒有了再多的猶豫,將被吸完藥液的藥渣丟到一旁,雙目一閉將手緩放在膝上,天鼎決運轉間便是將吞到身內的藥力輸送到身體上的各處,恢復那可怕的傷勢。

艷陽緩緩的移到正中,墨塵一坐就是動也不動的過了整整半天,四周火紅的元氣如一團團元氣火龍般,不斷的竄到他的身體之內,幫助藥力吸收。頭頂浩淼的蒸騰著陣陣霧氣,聚散之間只見一絲絲細小的黑氣夾雜其中,被逼出體外后遠遠的飄走。

如此靜靜,又是過了許久,才是見到四周的火紅元氣湧入的速度開始放慢,少年身表鼓動的氣勢也是緩緩的散去,蔚藍的天空下,只見墨塵眼眉乍然睜開,嘴中「噗」的吐出一口極為濃郁的黑血,落在身前的黑石上也能看到那深邃的詭異黯色。

「好厲害的毒,居然只是解了一半」沉凝一聲,少年緩緩呼出一口濁氣,盯著面前的黑血半盯后唇角卻是慢慢的浮現一抹喜色「只是其它的內外傷基本都好了,剩下的這點毒,道也只能算是微不足道呵呵,藍葉曼陀羅果然沒讓我失望,若是煉成丹藥…」淡笑的聲音一頓,少年又是有些無奈的搖頭。「道是我貪心了,呵呵」

輕笑一聲,墨塵將那絲無奈散去。一朵藍葉曼陀羅,效果完全的出呼他的意料,果然不愧是「輪迴一曇花,曇花便輪迴」的藍葉曼陀羅,記得在丹方上這種藥材是可以與其它材料煉製出高級丹藥的,現在當白菜吃都有如此神效,那丹藥的效果定是逆天了。

嘖嘖嘴的搖頭,墨塵壓下心頭的讚歎,目光便是看向地上的其它藥材,這一堆的東西都是比不上之前的一朵藍葉曼陀羅,雖然都是一些療傷丹藥的材料之一,但墨塵明白,這些東西基本只能拿來充數,至於效果……

「就當是配菜了吧,總了腦於無吧」嘻嘻一笑,墨塵自我安慰一聲,伸手就將一塊根狀的藥材拿出,同樣的動作將葯村壓成手餅,滴滴葯汁落入嘴中,墨塵再次運功,這種動作基本是每隔半個時辰就會上演一次,如此反覆又是過了大半天的時間。 待到烈日偏西的時候,墨塵一晚上采來的藥材也是消耗完畢,體內藥液的吸收已經是到了最後的關頭,那越發紅潤俊秀的臉頰上,已經很難看到一絲傷病的影子。

又過了半晌,體內的藥液徹底吸收完畢,陡坡的黑石崖上,少年雙眸乍然睜開,同時一抹欣喜的傲笑也是在唇角緩緩浮現,周身的氣勢一收,火紅的元氣便是散去。

眼眸中神采奕奕,盯著自己身上原本滿是傷痕的地方,現在卻是膚細如膩完全看不出之前是受過什麼可怕的傷痛,滿意的點點頭,墨塵咧嘴一笑,撫去身上的塵土站了起來。

蔚藍的天空下,少年一襲黑色衣衫,孤傲的站在高耷的坡崖前,遠處涌動的岩漿浪如潮似涌,拍打的轟哮聲不時傳來,適應了會刺目的太陽光,墨塵臉上的傲笑也是慢慢收斂成傷痛痊癒之後的自信淡笑。

「沒想到這堆藥材居然讓我修復了七層的傷勢,真是大大也呼我的意料,而且這短短的半天時間,還讓我的元氣鍊氣大的精進吶!」伸手纖長的手掌,墨塵看著從經脈中隱隱浮現的火紅元氣,那股比之前強大上不少的力量,讓他直有與魔獸群再大戰一場的自信。

「只是……後面的藥材療傷效果已經不明顯,看來只有找到比藍葉曼陀羅更高級的藥材,才能夠彌補藥力上的不足……!」掌中隱動的元氣一滯,手指輕攆便是之化去,背手身後,淡淡的聲音已經帶著絲絲迫不及待。

之所以迫不及待,是因為墨塵已經確定,這個地方實在是一個鍊氣大陸少有的鍊氣寶地,他只是用了療傷的時間稍微將吸入體內的元氣鍊氣,居然就讓他有如此的突進,若是他靜下心來認真鍊氣,那豈不是隨時都有突破到成武三星的可能!

成武三星,對於這急需要實力的墨塵來說,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他已經是迫不及待,實力的低微讓他在這十萬山脈受盡了苦頭,想他若是鍊氣修為突破到成武三星,那一般的成武五星都不是他的對手,成武六星他也有把握與之一戰。就算是成武七星,若是他拿出衛魔劍,也照樣也有可能將之斬殺。

這就是突力增長給墨塵帶來的自信,他相信天鼎決不會讓他失望。


站在原地憚憬了好一會,墨塵對是悻悻一笑,尋了塊石頭坐下,戒指中拿出東西簡單吃了點,便又是開始迫不及待的行動了。

這次,他決定先將身內的傷勢修復,再尋找機會將鍊氣修為突破到成武三星。帶著傷在萬惡的十萬山脈里走實在是太危險了,而且以他現在的實力,墨塵也是明白,就算他能趕到神鳳谷,那裡滿地都是寶物,他也沒能力拿。

成武二星,在這裡地方實在是太不夠看了。而且他心裡還有直覺,那群魔獸決不是莫名其妙的發瘋,就算不是被一頭絕世凶獸控制了,背後也一定有什麼未知的力量在布置著這一切。

這未知的神秘力量他現在明顯沒有實力去查明白,但有一點他卻是很認定,那就是,這魔獸很有可能是為了阻擋那些來到十萬山脈里的人,才會如此瘋狂聚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昊玄他們那群大隊伍趕在自己之前,那定是會損失慘重,他自己目標如此小都差點死了,昊玄他們沒理由活的比我還開心,即然大家都受傷,現在也就沒有什麼人可以先到神鳳谷了,也就是說他在這裡消耗點時間增加實力,問題應該不大。

畢竟這裡的火屬性元氣實在是太豐富了,就算是坐著一動,也直有往他身體里涌去的衝動,決對是一個鍊氣突破的好地方。只是現在,他必須先將身上的傷恢復好,要不然沒有誰敢帶傷突破的,墨塵自然也不會狂到違背天理的地步。

「高級療傷藥材!哪有呢?」墨塵迫切的目光四周掃了一圓,來路上全都是黑矮無奇的石頭,連根小草都不長,更別說是藥材了,回走定是一無所獲。

明眸投回到下方一望無邊的岩漿海中,陣陣的熱浪襲來,縱是墨塵恢復了元氣修為,也直感喉中乾渴難忍,咽了幾口唾味潤了嗓子,才是雙唇緊閉的將目光投了回去。

岩漿海遠遠的望不到邊,也不知道盡著通到哪裡,墨塵瞧了幾眼就是將目光收了回來,轉而投向了岩漿海中不斷升起的火紅雲團,盯它輕如雲彩緩飄於空中,卻又聚而不散,隱隱透著絲絲神秘的火熱。

正所謂越是詭異的地方,就越有可能存在天材地寶,雖然有點唬人的意思,但墨塵也知道這話也並非沒有道里,他此行專門去的神鳳谷,不就是一個非常詭異危險,卻又奇寶偏地的所在嗎!最少從別人的嘴裡,墨塵是如此聽說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地方雖詭異,但只能我小心點,問題應該不是很大,要不然永遠都找不到能起效果的療傷葯!」臉上掙扎的糾結了好一會,墨塵跺跺腳的給自己打氣,當下大步邁開就是跳到了下方的石坡中。

坡很陡,墨塵一落下便是抓住身旁的凸石,微弓的將身子穩定,那隱隱透衣而來的滾燙,讓他不得不運轉功法保護身體不至於被燙傷。有點詫異天這幾步之隔的地方溫度怎會差得如此之大,墨塵確是已經沒有回頭路。破釜沉舟的將目光股向下方密密麻麻的黝黑亂石,墨塵確定好方向,腳下速度更快,在那凸凹不平的亂石中迅速往下躍去。

四周的黑石越來越高,這是墨塵沒有想到的,因為他之前從上往下看的時候,除了偏布的小黑點之外,跟本就分不清是高是矮,再看現在這滿布的都是比他高出半個頭的凌亂黑石,而且還有越往下越高大的趨勢,在這又陡又高的亂石中,墨塵甚至已經看不到岩漿湖的身景,只能在一不斷躍起的時候,偶爾能瞧見遠處的赤紅。

也不知道這兆頭是好是壞,墨塵眼眸四處掃動希望會有哪個不經意的瞬間,就給他撞上一種療傷的聖葯,那他就有理由開開心心的往回走了。可是一路下來,除了身旁越長越大的黑石外,便只能看到腳下滿布的峰利碎石,可以說是連根多餘的毛都沒有。 這裡候他心裡已經開始發毛了,就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真能長什麼藥材?心中一個大大的問號,墨塵有些捉摸不定,但即然已經下來,現在又沒有到盡頭,無功而反實在不是他的性格。︾⑦

沒辦法,又是悶頭往前走了好久,原本還能看到一丁點的蔚藍天空早已經沒了影子,每次抬頭唯一還能看到的,就是那籠罩整個天空的火紅雲團,如此的切身其中,墨塵才是真正的感覺到這火紅雲團的巨大,人走在它的下面,一種蒼海浮舟的渺小感不盡的就早由心而生。

不想被這種渺小的感覺壓迫自己的感官,墨塵盡量不去看天空的火紅雲團,一顧的悶頭往下走去。只是越走,他心裡就越犯嘀咕。

因為從他跳下陡坡走到現在,最少都已經過了兩個時辰的時間,估計外面天都已經黑了,可怎麼還不到盡頭呢?


看不到岩漿的影子,他又已經累的夠嗆,想著自己之前從上往下看也沒多遠的樣子,心裡就是難已抑制的鬱悶。四周的黑石已經完全不能用石頭來形容,而是一坐坐真正的小石山,嗆鼻的煙霧糊亂竄動,一片的死氣沉沉毫無生機。要不是前方時不時還會傳來的岩浪拍打聲,他都要以為自己走錯路了。

「不行了,必須得休息會」墨塵氣息喘喘的停了下來,衣袖擦去額著上如蒸鍋般的斗大汗珠,燥熱的空氣加上頻繁的運功走去,實在是讓他有些吃不消,背靠著一塊相對比較陰涼的石頭坐下,抬頭回望,哪還能見到他出發時的地方。

「果然是眼見也不一定就真,快都走半天了,居然還……」墨塵罵娘的還沒說話,就感大地一陣巨顫,聲音一頓,身子蹌踉的差點坐不穩,還沒有絲毫的反映過來怎麼會有震動聲,就聽到一陣滿涵怒火的嘶啞咆哮聲傳來。

咆哮聲如狼如獅,尖利的嘶啞及為刺耳,遂不及防,只覺一頭髮瘋的魔獸在自己耳邊嘶啞的吼叫,腦中頓時翁翁作響,差點就沒一口逆血噴出。

艱難的站穩身子,天鼎決運轉下,墨塵才是勉強的將那可怕的吼聲中耳中隔離開去,只留一絲容聽,同時蹭的站起身,驚駭的目光就是在四周掃動。

空無一物!

地上的顫動很快是平靜了下來,似乎只是一陣碰撞傳來的震感而已,只是那吼叫卻一陣接著一陣,凄慘的嘶啞讓墨塵聽了有些發毛,只是這吼叫的東西他一時也分不清是什麼,但細叫了幾聲后,他也是明白這聲音的來源離他很遠。

這道是讓他安心了不少,雖然那突然傳來的聲音定是非常可怕,但只能他不靠近,那問題應該不是太大的。


驚駭的內心緩緩平靜下來,看著滿是大如小山的黑石,回去的路更是遙遙無其,墨塵知道就算他緊張那也沒用,當下深呼氣息,側耳靜聽起了那嘶啞的咆哮聲,慢慢的,少年的臉上開始露出絲絲怪異的疑惑,或者說是糾結。

因為那聲音吼得震天炸響,聽上去應是哪只獅狼猿之類的強大魔獸在亂叫,可是隱隱的,他又覺得有些不像。

「如果是魔獸的話,難道就是之前的那頭,可是……我怎麼感覺得吼聲中還帶有非常強烈的怨恨」喃喃出聲,墨塵搖頭的不敢確定,『怨恨』這可是人才會有的情感表達,怎麼會在魔獸的吼聲里聽到呢,能道是我聽錯了!

嘖嘴的弄不明白,墨塵只能靜下心來,繼續聽那已經越來越嘶啞狂爆的吼聲,而且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地面,又開始發出轟轟的顫動,這次墨塵有了準備,很是真切的感受到那巨大的撞擊形成的大地震動。

身體左右搖晃,墨塵咂舌的低聲驚嘆道「這到底是什麼級別的暴力狂,力量居然如此之大,這麼無聊的撞石頭,難道是要把岩漿海填平嗎!」

嘴上罵咧,墨塵耳朵上又是集中了所有的識別力,深眉緊皺的聽了好一會才是喃喃的道「卻實是非常人性的暴怒感,而且還帶著元氣涌動的力量,這個我決對不會聽錯,可是這聲音,又分明是魔獸的,怎麼會是人呢?」

感覺頭大的轉不過來,拚命的撓著頭,墨塵知道,人性!這麼複雜的東西,決對不是魔獸能夠叫得出來的,只是即然不是魔獸,又是什麼東西呢?頭疼!撓頭的動作換成的捶打,卻是見墨塵捶了幾下,身體突然一僵,雙眸瞪大的似乎想到什麼,身體忍不住的一顫。

「難道是已經化形的魔獸?!」墨塵大驚一聲,目瞪口的盯著岩漿海的方向,僵硬的身體蹌踉的退後一步,卻也被自己的話嚇到。化形的魔獸,也就是指那些可以隨時在獸形與人形之間來回變化的魔獸。

這可是鍊氣大陸決對的頂級巔峰存在,怎麼可能在十萬山脈里!墨塵拚命的搖頭,不敢讓自己再去猜測。這種級別的存在,他若是真遇上了,縱是有三頭六臂,那也只有玩完的分,墨塵甚至懷疑自己的一方塔,能不能擋住這等絕世神獸的追殺。

也只有化形之後的魔獸,才能解釋為什麼這聲音聽起來像是獸吼,但吼叫中卻又帶著人性的憤怒和元氣的鼓動氣息。

「我這是撞了多大的霉,才能路到一頭化形魔獸的窩裡來,看這樣子好像他現在還非常的不喜歡接客……」只覺后脊骨發涼,咽了口唾味,墨塵心裡已經十之**的確定,這嘶啞吼叫的來源,很有可能就是一頭化形之後的絕世凶獸了。

是走是留,他有些不知所措,因為如果真是一頭化形之後的魔獸的話,那也就是說他完全擁有那等存在的強大修為,自己躲在這個地方,別聽著離聲音是很遠,但若對方真想知道他的位置,那也只是輕而易舉。

在很有可能這頭絕世凶獸已經發現他的情況下,自己冒然逃走,定是只有死路一條。可是若不走,難道就讓他一直僵硬在此處嗎!這一刻,墨塵只覺嘴中吞了蒼蠅般的難受,想發又沒處,心中突的一股逆火升起,反而是把他的驚懼給壓下了不少。 「如果左右都是死,那我還不如在死之前,看看你這頭絕世凶獸到底長得什麼模樣!如果不是太過強大,說不定我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躲到一方塔中,想來,就算你再強大,也不可能短裡間里抓到我!」臉上陰沉無比,墨塵狠一咬牙,狠勵的聲音后反而是露出一絲桀傲的瘋狂,唇角掀起淡淡狡笑,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之前的思考本身就出了錯誤。

或者說,那未知的可怕東西,並不見得就真能要他的命。

剛才他是被『化形魔獸』這等可怕存在的突然出現驚得不知所措了,光想著對方的強大,卻是忘記了自己的一方塔,乃是一方老人所送,一方老人那是何等的存在,不見得就比那頭化形的魔獸差,而且更大的可能是,比對方強上很多。

即然如此,那他送出的一方塔怎麼又會是等閑之物,這可是能裝人的空間寶物,哪有如此被攻破的道理。就算對一方塔不是太了解,那從塔中化出的天鼎決,應該是夠了解了。

功法如些強大,那一方塔沒理由就弱到哪裡,想來只要自己能夠在第一時間躲進去,縱是化形魔獸再強大可怕,也是奈何不了我。

心中有了安慰,墨塵腳下自然就有了底氣,只要不丟命,那去看看又何妨,說不定那裡真有什麼頂級的療傷藥材,要不然,又怎麼會吸引魔獸卻那裡。而且,那東西是不是一頭化形的魔獸,還只是猜測而已,若不是的話,那笑話可就鬧大了。

「對,那東西也不見就是一隻化形的魔獸,畢竟魔獸我接觸的太少,他們有沒有人的情緒這事還真不好說,若是真的話,那玩笑可就大了」想到那種笑抽的可能性,墨塵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訕笑。雖然知道自己這個想法太過勉強,完全就是為了讓他走下去鼓足勇氣。

但中還是會有點僥倖,畢竟有時候也正如他所說,很多東西都是自己嚇自己。

當然,還有一個墨塵不得不走下去的原因,他要在留在此處突破成武三星,那就必須找到療傷的藥材,可現在一樣藥材都沒有找到,就讓他半路退回去,他實在不甘心,縱是他退到森林裡找葯,難道就不會撞上魔獸嗎,如果是註定是要撞上魔獸而死的話,那死在一頭化形的魔獸手裡,跟死在一頭四級的魔獸手裡,有什麼差別呢。

或許確實是有點差別,那就是他寧願死在一頭化形的絕世凶獸嘴中,也不願死在一頭四級的般通魔獸腳掌之下。

這話雖然有點狂賤,但也不失為他一個信心的來源,因為這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原先對那未知的可怕東西所有的恐懼,都如煙消雲散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唯一留下的,也只是一點救生的渴望以及有可能面對死亡時,不可避免的忐忑心恐而己,與其它的東西完全無關。

「呵呵,無所顧忌的感覺,真是舒服」淡笑一聲,墨塵心中也大是舒暢,拿出水喝了幾口,腳下便是邁開,踩著地面布滿的碎石,向那聲音的來源而去。

沒直幾步,墨塵眉頭就是皺了起來,因為他發覺自己真是太大意了,畢竟他不是真有想要死,哪能如此興高彩烈的樣子,該有的防備還是要的。

抹過指間的戒指,衛魔劍翁響轉聲,被墨塵緊緊的握在了手上,看他再次抬腳輕聲謹慎的樣子,也是警惕了不少。

墨塵一步步向下走去,那咆哮的吼聲漸漸也是平靜了下來,似乎是喊得太累了,要休息會。腳下沒有停步,方位墨塵已經記住,道是不用聲音來指引了。

待再也聽不到一絲的吼聲后,天地間便是詭異的安靜下來,就連那岩漿拍打的嘲聲,墨塵都已經能難感覺得到。四周只能聽到他粗重的呼吸,空氣與地面的熱度越來越大,火熱的氣息,加上本就有些緊張的神經,更是讓他額頭上汗冒不停,心中只能不斷的默道著「快點到」腳下的速度也是加快了不少。

艱難的又是爬過一個黑石坡,墨塵抬眼望去,那本該習慣性出現在面前的黑石山,卻是消失了,出現在面前的,居然是一個滿是巴掌大碎石的山谷。

嘣!巨大的岩浪拍打聲瘋狂的痛入他的耳中,讓毫無防備的墨塵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岩漿海邊了,也就是說那未知的可怕東西,定在他的周圍。

幾乎是瞬間墨塵趴了下來,胸口在凸凹不平的堅硬黑石上狠狠一砸,震得他虎口生痛,卻是絲毫不敢作聲,就連嘶痛的呼吸都被他壓下。雖然對方如真是一頭化形的絕世凶獸,那他這些動作完全就是一個小丑在人山人海的舞台上表演,跟本就不可能躲得過對方經易的感知,但墨塵知道,謹慎決對不會錯。

幾乎是在趴下的同時,墨塵如鷹鷲般尖利的眼神就是掃了出去,瞬間就是將黑石崖下的場景內入眼中。

山谷!一條足有幾百數長的圓形山谷,在他的正前方盡頭處有一個出口,那裡,一片望不到邊的火紅岩漿,幾乎是深深的刺在了墨塵的眼裡,之前隆隆的狂河怒濤聲,就是岩漿不斷的拍打著山谷盡頭的亂石撞出聲聲震響,同時陣陣可怕的火熱氣息,發著可怕的蕭蕭聲向著遠方滾滾而去,所過之處整片天空都如被燃燒的扭曲,墨塵暗暗咂舌,幸虧這火熱氣流沖的特別高,在他頭頂高高滾動而過了,若是真衝到他這邊的石崖來,可以想像就算是那可怕的東西還沒有出來,他也要先成烤肉了。

果然不是個人待的地方!心中嘀咕,墨塵收回目光,再次向岩漿海中看去,發現那裡除了岩漿之外,便別無他物,除了岩潮退去之時,留在亂石上的殘餘岩漿便是迅速冷卻變黑,似乎就是滿地黑石的來源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