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廣告就都要打出去了,要是還解決不了道路的問題,到時候豈不是要鬧笑話?

一直到傍晚時分,陳明也沒有能想到什麼好辦法。

看看時間,陳明也沒有繼續留在明帆房產。

大地集團。

陳明接上小陳譯和高茹後,並沒有直接回金香園,而是帶着其前往了市中心的西餐廳。

吃完飯,這才一起回家。

金香園,陳明洗漱一番後便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點根菸抽上,腦海中都是關於玲瓏城修路的事情。

畢竟一天解決不了,就會耽誤一天時間。

不久後,高茹哄睡小陳譯後,也同樣來到了客廳。

看着愁眉不展的陳明,高茹頓時忍不住露出一抹嫣然的笑容:“怎麼了?你這幅樣子可不多見,還是爲了南湖的路?”

陳明掐滅煙,點點頭:“玲瓏城的工程已經快要結束了,如果路還是那樣,肯定會影響銷售。”

之前就是一條小水泥路,施工的時候過了不知道多少趟大車,早就被壓得不成樣子了,比之先前可破爛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算是想要在玲瓏城買房子的,看見那路估計都會打退堂鼓。 高茹看着眉頭緊皺的陳明,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了。

當然,高茹不是因爲玲瓏城那邊的路沒修好而高興,而是看着陳明那副模樣而高興。

她和陳明在一起這麼久了,還沒幾次能見到陳明愁眉苦臉的樣子呢。

現在因爲南湖的路,卻是讓陳明愁的不行。

就算是對付許玉峯的時候,陳明也沒有這樣過。

“對了,你說如果我自己來修玲瓏城的路會怎麼樣?”旋即陳明突然想到什麼。“不經過上級批准,咱們自己修。”

“可以啊,把原來的路翻修一邊,在道路周圍可以栽一些楓樹,雖然窄了一些,但也要比之前好很多。”高茹點點頭道。


從主路前往玲瓏城的路,高茹也走過,確實得修一下。

就算不能加寬,那像陳明說的那樣翻新一下也好,最起碼能讓人有一些好感不是。

“完全可以,就是不知道翻修的時候會不會有人搗亂。”陳明點點頭皺着眉頭道。

“想那麼多幹什麼,先翻修再說,畢竟馬上就要開始發售了,總不能一直讓道路那樣吧?”高茹道。

“嗯,明天我就安排人。”陳明重重點頭。

就像高茹說的那樣,現在根本就沒有那麼多考慮的時間了,把路修好最關鍵。

就算不能加寬道路,那也要翻新一下,在道路兩邊栽上風景樹,美化一下道路。

至於加寬的事情,後面可以慢慢進行。

一兩次申請不行,那就多申請幾次。

隨即陪着高茹繼續在客廳聊一會,然後兩人才一起回房間。

轉過天一早, 亡靈放牧者

修路方面,王鵬和王山等人並沒有經驗,不過楚天宇的天宇建築對這方面還行,所以陳明來到明帆房產後就直接給楚天宇打了個電話。

掛上電話不久,楚天宇便來到了明帆房產。

如今的天宇建築負責的所有工程都是明帆房產的,楚天宇自然也知道陳明的實力雄厚,所以肯定要抱緊陳明的大腿。

見到陳明後,瞭解一下玲瓏城的情況,楚天宇便一口答應了下來,然後跟着陳明一起前往玲瓏城實地看了看情況。

因爲翻新也是偷着進行的,所以陳明對楚天宇的要求不多,就是要迅速。

一定要快!

否則被許玉峯知道情況,他肯定會從中作梗!

中午十分,陳明帶着楚天宇回到廬州,楚天宇立馬就去安排翻新道路的事情了,至於陳明則回了明帆房產。

下午十分,陳明正在看明帆商城的資料呢,一陣手機鈴聲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明帆房產被孤立了!

因爲廬州房價的驟降,讓很多開發商對明帆房產心生恨意,所以許玉峯和杜黎兒把那些開發商全部都聯繫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聯盟。

剛剛聽到這個消息,陳明頓時不由一怔,不過隨即也就淡然了。

形成聯盟又怎麼樣,最終還是需要用銷量來說話。

房地產講究的就是回款,如果樓盤開發完成還沒有能夠回款的話,那可就是虧損。

再說了,明帆房產所制定的房價也是符合自身利益標準的。

利潤上也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保證,這也就是所謂的薄利多銷。

雖然那些對手開發商記恨上了明帆房產,但明帆房產的這種銷售方式卻受到了大衆的喜愛。

畢竟能夠讓明帆房產資金迴流的是客戶,而不是那些對手開發商。

掛上李濤的電話,陳明沒有去在意許玉峯和杜黎兒搞得什麼所謂的聯盟。

現在的明帆房產就是準備把房地產搞成快餐文化,薄利多銷,然後迅速建立新樓盤。

在快速生產經濟的現代化社會,也只有這種方式才能快速發展。

畢竟做什麼都需要資金,只有能夠保證工程項目資金的快速回流,才能去發展其他的樓盤。

傍晚時分,陳明離開明帆房產的時候,特意給楚天宇打個電話,詢問一下有關玲瓏城的路安排的怎麼樣。


得知其已經安排妥當了,準備連夜開工翻新道路。

於是陳明掛斷電話後,給高茹去個電話,然後便前往了玲瓏城,準備到現場看看情況。

不久後,陳明開車來到玲瓏城。

楚天宇正在安排手下的人做準備工作呢,工作燈的照射下,玲瓏城燈火通明,宛若是白晝一樣。

看見陳明,楚天宇慌忙迎上來打聲招呼,跟陳明寒暄了幾句,然後便繼續安排手下的人準備開始翻新道路。

從玲瓏城到主路上的道路並沒有多遠,所以楚天宇給的工期也就幾天。

如果順利的話,也不會耽誤別人來參觀玲瓏城。

等到楚天宇安排好開工的事情,已經是八點多了。

工人開始幹活,然後陳明則帶着其前往了花海餐廳一起隨便吃了點晚飯。

重新回到工地上,陳明一直待到十點多然後纔回廬州。

回到家收拾一下,已經快要十二點了,倒在牀上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轉過天一早,起牀陪高茹一起吃了早飯,然後又把高茹和小陳譯送到大地集團,這才前往明帆房產。

明帆房產,陳明打開電腦看了看網上有關房產開發商聯盟的情況,然後便繼續看明帆商場的資料了。

除了開發樓盤在,明帆商場和明帆房產的線下門店都是發展的重要分支。

如今明帆商場這一塊也遇到了瓶頸期,客流量始終不溫不火。

因爲定位的問題,所以明帆商場的運行並沒有多少利潤,如果不能想辦法增加客流量,最終的結果肯定會虧損。

看完王庚送過來的資料,然後陳明想了想,吩咐王庚讓下面的負責人都制定之下刺激消費拉動人氣的方案。

前段時間的活動確實起到了作用,但如果還用那樣的辦法,怕是會讓人感到厭倦。

所以還需要新的吸引人的辦法。

吩咐下去後,陳明又看了看線下門店的情況。

被杜黎兒搞了一下,線下門店的問題也更多了。

廬州市區內纔是最主要的市場,可杜黎兒直接來了一次釜底抽薪。 把明帆房產在廬州內部的線下門店給砍了一大半。

雖然有些門店在原來位置的附近找到了替代的門面,但一下那麼多門店從明帆房產的名字改成了博明地產,還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的。

不過好在問題解決的夠及時。

就在陳明準備打開電腦看看股市的情況時,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看一眼手機,打電話過來的是六子!

楊宇的屍檢報告出來了!

掛斷電話,陳明立馬拿起鑰匙離開了明帆房產。

不久後,陳明來到天鵝湖大酒店,見到了六子和他姐姐,同時還有負責給楊宇進行屍體鑑定的醫生,周琦。

“明哥。”六子看見陳明連忙打招呼。

陳明笑着點點頭,然後坐在了六子旁邊,目光看向周琦。

“周醫生,屍檢報告出來了?”

“嗯,楊先生的死並非意外,而是他殺!”周琦推了推眼睛,拿出報告單。“經過檢測,在楊先生的身體中發現了大量的氨茶鹼,這也是導致楊宇先生猝死的原因。”

“周醫生,麻煩你說的通俗一點,這個氨茶鹼是什麼?”

“氨茶鹼是一種藥物,用來進行哮喘和支氣管炎非常常見,但用量過多,就會導致服用者心臟驟停。”周琦點點頭道。“而楊先生體內氨茶鹼的含量超過了正常哮喘患者最大量的好幾倍,而且我剛纔問了這位女士,楊先生生前也沒有哮喘和支氣管炎的病史,所以可以肯定楊先生的死是他殺。”


說話間,周琦把鑑定報告交給了陳明一份。

雖然各項鑑定陳明看的不是太懂,但最終的報告結果陳明還是明白的。

如此一來,楊宇的死因也就明瞭了。

而接下來的問題也就是調查事情的真相,查出是誰殺了楊宇,然後順藤摸瓜,找出背後的真兇!

“周醫生,麻煩你了。”旋即陳明收起鑑定報告,再次看向周琦。

隨即飯菜上來,幾人簡單的吃一些,然後周琦便提出了回金陵。

飯後,陳明便把周琦送去了車站。

從車站返回,路上陳明給六子打了個電話。

詢問一下他和他姐姐的位置,然後陳明便趕了過去。

現在屍檢報告是出來了,但後面也得需要六子的姐姐幫助。

畢竟作爲楊宇的家人,六子的姐姐纔有這個權利去追查楊宇死亡的真相。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