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是這時,費中已經朝著莫默靠了過來,同時身後還有三個銀衣衛一起行動,其中一個銀衣衛直接追著小若而去,另外兩人打算與費中聯手對付莫默。只是剩下的銅衣衛鐵衣衛沒有動彈,好像囚籠之中關著什麼要緊的東西,不能離開。

此時的小三也動了起來。

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有人對他主人不利,那就如有人對他親爹不利。這種與生俱來的靈魂羈絆,甚至勝於人類父子之間的血緣。

還沒等費中靠近莫默,小三已經仰天巨吼。身體上可怕的稜角,加上那空冥的眼珠,無一不是一個凶獸的明顯特徵。同時身隨影動,影隨身行,猛的一躍,兩隻巨大的豹爪直接撲向正在飛行的費中。

費中眉頭一皺,「區區煉獄雪豹,也敢擋我去路!」

話音未落,一記風屬性鬥氣朝著小三打了出去。

小三既然發起進攻,自然早已有了準備,就在費中的鬥氣剛剛打出時,小三的口中也噴出一股鬥氣,鬥氣砰然而出,震的周圍空氣一陣扭曲,明眼人看去,此鬥氣威力明顯比費中的鬥氣威力大上很多。

「怎麼可能!這是幾級妖獸!」費中驚慌之下身形陡轉,急忙拔地三尺!

而身後跟來的兩個銀衣衛武聖,本以為費中可以應對此擊,誰知——

砰!

兩股鬥氣撞在一起,費中的鬥氣瞬間被小三的鬥氣淹沒,同時小三的鬥氣威勢不停,接著朝後面的兩個武聖撞去,再加上小三的奮力的一撲!

轟!轟!轟!

兩個武聖也倉皇間打出兩記鬥氣。

鬥氣與費中碰撞,兩爪又與後面的兩個武聖對抗。


小三龍騰虎躍,與三人對抗一次后,空中翻滾一圈,接著落在莫默身邊擺出一個進攻的姿勢。然後暴躁的發出一聲咆哮,咆哮震耳欲聾,即便對方人多勢眾,都被這股誓死捍衛主人的氣勢震懾,一時之間,莫默的身體熱血沸騰,似乎渾身都充滿了戰意!

「嗎的,有人並肩作戰的感覺真好啊!」莫默從來到這片大陸,經歷了幾次單打獨鬥,今日忽然有個傢伙氣勢洶洶的站在自己這邊,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

「一隻妖獸又翻不了天,難不成我們三個武聖還怕了他!」費中臉紅脖子粗的叫罵一句,顯然覺得第一次交手有點大意。

另外兩個武聖也被小三的一擊震退半丈,雖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是在氣勢上確實弱了半分。

「還有我,我也站在你們這邊,他殺了我二十多個手下,我今日與他不死不休!」怪老六也不失時機的站了出來,心中暗想抱緊太子的大腿肯定沒錯,早就想跟封神帝國皇室搭上關係,今日若祝他們一臂之力,必然能夠博得太子賞識,那以後的生意……

其實在這麼短的時間怪老六也沒有想的這麼全面,主要還是覺得莫默手上沾染了自己兄弟的鮮血,既然不能袖手旁觀,那就得血債血還!


「折別,去把桑益壯叫來!」莫默一看情形不太樂觀。

此地離封神城已經不足百里,讓冰魔鳥把桑益壯叫來,也算是上上之舉。

「嘎!」冰魔鳥現在不方便顯出身份,所以也不方便以人類語言示人。只是啼叫一聲,便嗖的一下飛上了空中。

軍隊的士兵,可不是普通的烏合之眾,對方一看莫默要派飛獸報信,自然紛紛掏出暗器和弩箭。打算把冰魔鳥射殺下來。

可冰魔鳥豈能不知道眾人意圖,升空之後,迅速成螺旋狀上升。眾人雖然打出一陣攻擊,但完全無法傷到冰魔鳥分毫,等第二輪出手,冰魔鳥已經達到了暗器無法傷害的高度,對方儼然已經失去了最好的機會。

本來還有點緊張的莫默,總算稍鬆了一口氣,既然小若也帶著三個影子逃了出去,冰魔鳥也能安逸的搬來救兵。那自己跟小三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想到此處,莫默也不再猶豫。起身跳在小三背上,喝道:「小三,帶著老子兜一圈,一起配合幹掉他們!」

小三又是一聲仰天長嘯作為對莫默的回應,聲音徘徊遠去,響徹天邊,氣勢一時無兩。

莫默心意一動,身上的褂步陣簾也變成了小三的顏色,同時使用隱匿之法,膚色也與小三一般無二。

小三此時就如莫默的戰寵坐騎,而莫默與小三統一了顏色之後,也如人獸合一,無懈可擊。

「不要被他們迷惑,速速誅殺,只要殺了這個彭仗,升官發財指日可待!」費中其實也被莫默和小三的氣勢震撼,但是怕失去軍心,便急忙出言激勵,同時自己已經一馬當先的朝著莫默飛了過來,手上的鬥氣連連打出,周圍一片飛沙走石!

(平安夜快樂,聖誕快樂。) 就在費中動起來的同時,他身後的兩個武聖和怪老六也跟著動了起來,三個武聖和一個武痴巔峰,能夠發揮出來的戰力恐怖無比。


但是小三的身體是由卜澈金這種極其堅硬的材料鑄成,雖然堅硬程度只排在封神榜末位,但是架不住他身體上的卜澈金夠多啊。

舉個簡單的例子,想要戳破一張紙,不費吹灰之力。但是想要戳破一本書,可就得有點功力了。若是想戳破十本書,沒有點大本事,是根本做不到的。

而小若身上的卜澈金,最起碼有兩寸來厚,兩寸厚的卜澈金是什麼概念?如果沒有個三千斤力道集中打在他身上,完全不能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這些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即便有三千斤的力道穿透了小三的身體,小三也不一定會受傷,甚至也不會有疼痛的感覺。只要他身上的寶石還有能量,只要他體內的靈魂沒有被傷害,只要他身體的結構還完整,那他就如一個不死的戰神一般,永遠存在於對手的惡夢之中。

此時雙方已經焦灼一起。

小三一邊不停的左突右轉,衝散四人的圍攻,一邊默默承受這些不痛不癢無傷大雅的攻擊。

而莫默也抓住空當不停釋放烈火符,霓虹鎖,屁針,外加寒冰領域和屁之複製。

武修的戰鬥比較單一,也比較粗暴。

每一拳每一腳,都是一種生命力的綻放,都是對身體強度最完美的演繹。每一分每一秒都帶著一股撼天動地的氣勢,視死如歸的決心。

五人一傀儡,席天卷地,漫天黃沙。就如六個武聖混戰到一起。場面比起當初試練大賽前的那一戰,更加粗狂和血腥。

如果不是有褂步陣簾在身,莫默根本無法承受這排山倒海的鬥氣交織。

風、水、土、鋼,四種不同屬性的鬥氣漫天飛舞,震動天地。

就在這時,不要命的怪老六已經在小三的後面沖了上來,借著小三和莫默的視線死角,一記重拳爆裂出擊。

雖然情形有點混亂,但莫默還是感覺到了後面的危險。

「小三,後面!」莫默往身後丟出一道霓虹鎖之後,同時大喝一聲。

小三畢竟是個傀儡,加上體形碩大,回頭的速度必然沒有人類靈活。但是得到莫默的提示后,瞬間把重心轉移到兩條前腿,接著後腿朝天一蹬!

轟!

一股鬥氣直接撞到了偷襲而來的怪老六,怪老六原本以為此舉甚為精妙。誰知受此無妄之災,被小三這一腳踹的七葷八素,因為同時被霓虹鎖困住,往天上倒飛了四五丈才無法控制的轟然落地,若不是天絕黑獸甲護身,估計胸膛都會被鑿出兩個腳印。

噗!

怪老六落到地上后,一口鮮血噴出,順著臉頰流下,掙扎了兩下,發現身體還被莫默的霓虹鎖困的不能動彈。

「你特么給我等著,我冥獸七怪自此與你們影宮勢不兩立!」

莫默見怪老六已經不能動彈,自然無暇顧及,死神之鐮耍的虎虎生風,在砍斷了對手兩把武器之後,已經引起了對方的忌憚。

費中一看久攻不下,頓時焦急起來,此時他羈押的犯人非常重要,按理不該在此耽擱。可是與莫默狹路相逢,怎能放虎歸山。「銅衣衛也過來幫忙,鐵衣衛看住犯人!」

十幾個銅衣衛們聽到指令,也瞬間動了起來。個個拿出武器,虎視眈眈摩拳擦掌。

「走!」莫默一看對方人多勢眾,情況不妙。直接扭頭就跑。

小三得到莫默的提示,瞬間朝著一個方向沖了出去。

莫默也急忙用霓虹鎖拴住死神之鐮在頭頂旋轉,死神之鐮猶如一把收割人頭的機器,再與身上的冰氣利刃閃爍輝映,使得周身狂風怒號,風起雲湧。

就在小三突破了人群之後,莫默也脫離小三騰空而起。小三身體一輕,奔跑的速度也得到了明顯的提升。

「兵分兩路!遙相呼應!」莫默心念一轉,覺得此時與小三分開最為明智。如果聚集一起,要同時面對三個武聖的攻擊,但是若短暫分開,每人面對一兩個武聖絕對不是什麼難事,而且還可以瞬間甩開對方的銅衣衛。


小三一聽,瞬間調轉身形往右側狂奔。

右側正好是士兵們押送的犯人,留守的鐵衣衛們一看小三來了,頓時如臨大敵,臉色巨變。

「快點攔住他!」費中等人本來打算全力對付莫默,不管小三的死活。誰知道剛追了莫默兩步,就發現小三竟然奔著囚籠而去。

此犯人事關重大,在緝拿之前,太子沒有透露有關此人半點風聲,若是被這個妖獸一下撞死……

費中心中一緊,急忙回身支援。

可就在這時,轟轟轟轟……

小三撞在一群鐵衣衛身上,如履平地,刀槍不入,萬箭不懼。剛才憋的一口惡氣,頓時發泄了起來。

「啊!」

「我艹!」

……一陣陣悲慘交加的聲音傳出,比卵、蛋被捏碎的感覺更加凄厲。

鐵衣衛也不過是武者修為,面對一個相當於武聖修為的小三,完全不夠塞牙縫的。還沒等三個武聖回身支援,基本上已經人仰馬翻,滿地打滾,失去了戰鬥力。

而就在這時,三個武聖和一群武痴也急忙趕到了囚籠旁邊,對小三展開了一輪強勢的進攻。

莫默本來打算邊跑邊打,可自己剛飛了一小段,就沒人跟來了。而看到小三被那麼多人圍攻,自然不能坐視不理,於是又引動加速技能跑了回去。

俗話說,命可丟,錢袋不能丟。

小三不說身價一百個靈珠,少說也是二三十個靈珠。開什麼玩笑,二三十個靈珠,也基本上相當於柳花宗那種宗門幾代人的努力了。再橫向比較一下,古井波他的家族也不算小,也不知道他父親古略奇三兄弟努力了多久,最後才留給古井波六個靈珠,所以說小三的身家真的不低……

「奶奶的,你竟然又回來了!」費中此時是心亂如麻。又想趕緊速戰速決替皇甫天報仇,又想趕緊保護囚犯回到太子殿完成任務。


可惜,這形勢的發展越來越出乎他的預料,且不說能不能把莫默速速了結,光是這囚犯,都有點無法保護了。

「你不叫老子一聲爹,老子能甘心離開!」莫默冷笑一聲,朝著眾銅衣衛就施展了四五個屁針。

屁針去勢兇猛,若隱若現,即便對方有所警惕,還是被傷到了幾人。

小三現在越戰越勇,發現周圍的人都忌憚他以後,就更加猖狂了起來。

他雖然只有武聖初期的攻擊力,但是卻有勝於武聖初期的防禦力。最關鍵的是,他還不怕死,因為他相信,即便他死了,莫默也會重新把他修好,然後再重新灌注靈魂……這種不關注自己生死的拚命方式,就連莫默見了都冷汗直流。

費中的一大堆弟兄們被小三攪和的不得安寧,而莫默此時又厚著臉皮跑了回來,繞在眾人外圍一會一個屁針,一會一個霓虹鎖的,直把眾人打的嗚哇亂叫,悲天喊地。

而那個去追小若的武聖又沒有回來,這邊剩下的三個武聖完全壓制不住小若和莫默天衣無縫的配合。

更可氣的是,本來很有戰鬥力的怪老六,滿臉憋得通紅,像便秘一般。在遠處的地面上像一隻巨大的蛆,不停的扭來扭去,但就是掙脫不開霓虹鎖的束縛。

莫默心中暗爽,覺得如此下去的話,不讓對方全軍覆沒,也能把對方打的抱頭鼠竄。

雙方激烈的拚鬥了半刻鐘的時間,莫默已經迂迴的幹掉了十個武痴。眼見對方只剩下了三個狼狽的武聖和兩個死不爛燦的武痴,就在這時,小三突然怪叫一聲:「主人,我,我沒能量了……」

我靠!正尼瑪在生死攸關的時候,竟然沒能量了……

能不能別開這種沒意思的玩笑……

莫默大驚失色,急忙來到小三旁邊把小三收進了乾坤袋中。

「煉獄雪豹怎麼還能說話,成精了不成!」小三一出口,把費中嚇了一跳,隨即看見小三消失不見,又面色紅潤,激動了起來,「哈哈哈,彭仗,沒有了妖獸,我看你還怎麼跟我斗!」

三個武聖也都精神一振,運起鬥氣轟隆隆的朝著莫默打了過來。

莫默一看這下可不妙了,自己就算再厲害,也扛不住三個武聖的攻擊,於是加速技能急忙引動,身體陡然升空,玩起了你追我跑,你跑我追的老把戲。

費中已經在這裡折掉了這麼多兄弟,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因為也是風屬性鬥氣加持,所以飛行起來也不比莫默慢多少,同時一掌掌鬥氣打出,直逼迫的莫默慌亂應對。

而就在莫默落荒而逃,慌不擇路的時候,對面飄然出塵的飛過來一人。

「能夠御空飛行的,又豈是泛泛之輩,此人是敵是友?」莫默神經一緊,急忙瞪大了眼睛朝前看去,想知道對方到底什麼來路。

而追在莫默身後的三個武聖也發現了前面的來人。

「快幫我攔住他,此人是封神帝國重犯!」費中反應敏捷,還未看出前方是誰,就急忙亮出身份,虛張聲勢。

前方身形一頓,寧立半空之中,後身道尊法相赫然呈現,接著雙手結印,面前漸漸呈現一個巨大圓盤,圓盤之上光華璀璨,分外奪目,然後一束強光朝著莫默就掃了過來——

「我艹尼瑪的,風中信,給我滾開!」莫默對這個技能太熟悉了,前幾日就在這條路上,就是這個角度,這個姿勢,險些被風中信的大日之術變成烤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