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如今他缺少的就是時間,如今漢靈帝剛死,新帝登記,朝廷有不穩的跡象,他那個急啊。

尤其前段時間的黃巾起義,更是給劉氏朝廷帶來災難。無數的勢力正在摩拳擦掌,他甚至聽到了一些不好的傳聞。

甚至洛陽有民謠傳出“東邊一個漢,西邊一個漢,中原羣豪起,北地英雄現”此兒歌一出,西涼和幽州人很是自豪。


但是西涼和幽州的心思也就變了,變得有些肆無忌憚,尤其是西涼董卓,如今貴爲太師,總領朝政,甚至聽說夜夜睡在皇宮。

在聽到這個消息後,劉虞很是憤怒,可是幽州有公孫瓚的存在,他怕他這一走,公孫瓚揭竿而起,佔了幽州,那樣他就成了劉氏的罪人。

“公孫瓚啊,公孫瓚,你要是一個忠臣該多好,可惜。。。”此刻的劉虞很是失望。

不過大軍在這一刻出發了。目標,遼西郡無天鎮。大軍統帥是公孫紀,軍師田濤田子泰。 @「姐姐我們去哪裡吧」岸走在前面,他們幾個人就在後面跟著。

「人多你慢點」洛夢櫻看到岸離自己走得遠了,現在人多車多,他們的人要照應也是很難的。

洛夢櫻的視線被他們看得還要多,她不可能什麼事情都交給別人的,如果真的是這樣她也活不到現在了。

「那個人就是我們要動手的人。」

「她什麼有很多人護著的,我們要動她真的不容易呀。」

「如果在這裡動手,其他地方就更難下手了。」

他們可是等了兩天了,如果在這裡沒有辦法,其他他們就沒有機會了。

「除非她過來這邊,否則我們也是很難下手的呀。」

洛夢櫻在人群中看著,兩個的身影,很是熟悉,是他們嗎?

洛夢櫻看著他們的方向跑了過去,她現在已經沒有顧慮的太多了,她現在這樣找到他們。

「你們看她是不是跑過來了。」

「真的,這是我們的機會呀。」

「爸爸媽媽,爸爸媽媽」現在很吵根本就聽不到聲音。

「姐姐你快點過來呀」岸看著洛夢櫻沒有跟著自己。

姐姐怎麼跑哪裡去了,岸他們都看著的,他們也跟著了。

「姐姐,姐姐,怎麼了」岸一邊跑,一邊叫著。

洛夢櫻現在聽不到別人的說話聲了,她只知道要找到他們。

她不敢慢下來一點,因為她的眼裡看不到任何事情了。

岸不是洛夢櫻現在的心情,他還是看到了一輛車沖著洛夢櫻去了,那輛車還是沒有停下來,速度也是越來越快的。

「姐姐,快停下來呀,姐姐」岸著急的叫著。

一個人女人回頭看了一下說:「老公,你聽一下是不是岸的聲音。」

「你是不是想岸了,他還在這裡要不要我們去見他吧」男人他也是一樣的。

「不是的,真的是岸的聲音,他好像說姐姐小心的話。」女人還很敏感的,她對這個孩子感覺虧欠太多了。

「嗯,我好像也聽到了,難道岸也在這附近嗎」他也靜下心來聽了一下,真好像聽到了。

「岸,你慢點,這樣很危險呀」冰空霆很快就看到了岸跑過去的方向。

「我們就去見見這個孩子吧,不管以後怎麼樣,他還是我們的孩子不是嗎?」他還是很擔心的,當他知道岸這些天的經歷,也很擔心,就是怕這個孩子讓他們動搖決心。

「好,我們回去找他吧」她聽到老公這樣說,馬上拉著他往回走去。

「你看那個是不是岸呀」岸跑過來。

「我們去看他吧。」

「是他,他不知道這是馬路嗎,怎麼可以這樣跑呢?」

岸的速度很快,姐姐這是怎麼了,他一直叫著她的:「姐姐小心呀。」

洛夢櫻這個時候才能聽到他叫自己,小心,她看到的時候那輛車都要撞上她了。

洛夢櫻就算是反應過來了,就算是避開也是會受傷的。


可是岸怎麼可能捨得洛夢櫻受傷呢,他快速的把洛夢櫻推了一下,車也控制不住了。

「怎麼有一個孩子跑了出來呀。」

車碰到了洛夢櫻一下下,但是車子一直把岸給撞了。

那輛車沒有停而是快速的離開,洛夢櫻也是受了傷,但是倒在血泊的岸,不只是洛夢櫻害怕,還有那些跟著岸的人。

還有那一對夫妻,他們看到岸被車子給撞了過去,他們的心都提了起來。

「岸,岸你回應姐姐呀,你說話呀」洛夢櫻哭了起來。

很多人都圍了起來了。

「麻煩讓開一下。」

他們走路的困難了,他沒有想到這麼久不見了,會是這樣的場景。


他們所有的堅持都不見了,他們只希望這個孩子好好的在自己身邊就可以了。

他們把洛夢櫻推開說:「岸,岸米怎麼了,爸爸媽媽在這裡,你起來呀。」

「大哥,嫂子你們怎麼在這裡呀。」

「影兒,你快來看一下岸怎麼了」玉笙寒沒有想到他們會讓岸在自己面前出事呀。

風影是醫生來的,她的醫術也是不錯的,所以他們只能信息她了。

洛夢櫻看著把自己推到的人,她迷迷糊糊的眼睛看到了她一直在追的人。

「爸爸媽媽」真的是你們嗎?

很快就有人,報警了,他們很快就被送到醫院了。

墨昊靳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也是很快的趕了過來。

洛夢櫻現在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沒有人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呀。

她的心情好像受到了打擊,她身上的傷都沒有來得及處理,也沒有人可以理她。

墨昊靳看到洛夢櫻坐在那裡,什麼也不動說:「幽幽,你沒事吧。」

他看到了她身上的傷說:「醫生,醫生你們來看一下,我們夫人怎麼了。」

他們這些人都在著急岸的事情,他這個時候說的話,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給她看病,如果不是她亂跑,岸現在會在這裡搶救嗎」冰空霆真的不應該讓岸留下來了,如果不是這樣,岸怎麼可能會受傷呢。

「好了,不要說了,岸現在的情況還不能確定,她也是很愛岸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是她想的」玉笙寒覺得那輛車來到蹊蹺呀。

洛夢櫻看著手術室亮著的燈,還有岸的爸爸媽媽,他們從來沒有看過洛夢櫻一眼。

墨昊靳順著洛夢櫻看得方向,這兩個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們,但是他感覺這兩個人自己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呀。

很快就有醫生來給洛夢櫻處理了,她一點感覺也沒有一樣。

你們真的不認識我嗎?你們為什麼都不看一下幽幽呢,你們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他們很是擔心的,他們現在怎麼向他們交待呀。

「她就是留下來岸的人」。

他們看著洛夢櫻,這個孩子有點眼熟呀。

「你為什麼要帶一個孩子去這麼危險的地方呢?」

「好了,岸現在在急救了,我再等等吧。」這些事情怎麼可能怪一個孩子呢。

「怎麼不怪她呀,如果不是她亂跑,岸怎麼可能會被車撞呢?你還不知道嗎,難道你們沒有聽說,在她身邊的人一定會受她所害嗎?」 (PS。今天第一更。。。)

百萬的幽州鐵騎從漁陽出發,一路上牽動了很多人的心思。

尤其是如今的四郡太守公孫瓚,在公孫瓚聽到這個消息後,就密切關注這是大軍的動向。

在得知主將是公孫紀,軍師是田濤後,很是不解,不知道他們的目的。

不過他知道一點,那就是密切關注。

“劉虞啊,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不過你的目標要是我,我就讓你有來無回。”公孫瓚冷笑着。

。。。

二日之後,趙雲和周倉等人也是回來了。

如今正在李易的府邸彙報。

“主公,如今戰況已經統一出來。”陳宮坐在右手邊,拱手說道。

“念。”李易有些興奮的說道。

“是,這次出擊,共獲得人口300W,黃金200W兩,各式低級裝備近億件,各式材料總計千萬兩黃金。。。”陳宮的敘說,說出了這次行動獲得的重重物品。

說的李易那叫一個心花怒放,大大緩解了財政的支出,甚至未來一段時間材料除了幾種稀缺之物,其他的都不需要購買了。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我要論功行賞。”聽完陳宮的話,李易如此說道。

此言一出,在座的幾位都是很開心。等着李易的封賞。

“子龍可在。”

“屬下在。”聽到李易的話,趙雲站了起來,來到中間,單膝而跪。

“子龍之勇爲我軍中最強,而且戰功卓越,賞黃金二十萬兩。”李易直接說道,並且有下人拿來金票,遞給了趙雲。

“謝主公。”接過金票。趙雲開心的回到了座位上。

“羽卒可在。”封賞完了趙雲,本來應該是陳宮,但是李易卻說道周倉。

這把周倉弄得一愣,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還是李易又問道。“羽卒可在。”

這纔回過神來,來到中間,單膝而跪。“屬下在。”

“賞賜羽卒黃金十萬兩,下去吧,記得下次不要這樣。”面帶微笑,說的周倉很是不好意思。

連忙接過金票,跑回來座位,拿起茶杯喝了幾口。

“東方楊秋,東方楊力可在。”李易再次喊道。

“屬下在。”兩兄弟也是站了出來,單膝而跪。

“好,東方兄弟守衛無天有功,一人賞賜黃金三萬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