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那鄭復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信任於我,把什麼都告訴我了,寡人我也真的不知道如何去拒絕它!」

陳軫問著:

「主上,您答應那鄭復什麼了?」

魏嗣說道:

「還不是因為和氏璧嗎?它要幫寡人取得和氏璧,好使得韓國內亂,而楚國因為和氏璧被韓國盜竊之事而出兵伐韓。」


陳軫一聽激動的說道:

「大王,這不正是您想要看到的嗎?可是為何您卻如此憂心呢?」

魏嗣回著:

「因為這鄭復還有一個身份,便是秦相張儀門下的一位客卿,而此事雖然有利於我們魏國,但是卻更是秦國想要看到的啊!」

陳軫不禁問著:

「主上,莫非您擔心因為楚韓之爭而導致秦國恢復元氣?」

魏嗣點了下頭:

「是的,若這次楚、韓兩國真的因為那和氏璧而大打出手了,那秦國就有了可乘之機,不僅可以藉機向韓國索回函谷關,而且還有可能再次出兵奪回商於之地。」

陳軫不禁說了句:

「看來大王您對秦國的成見可是頗深啊?」

魏嗣對秦國自然不是因為成見問題了,而是因為自己是穿越而來的,自然知道是秦國統一六國了,而自己給自己定的使命,最重要就是不斷打擊秦國,才能強大大魏,自然不願意給秦國任何強大的機會了。

魏嗣回著陳軫:

「陳卿,您或許理解不了寡人心裡所想,但是寡人只能告訴你,這秦國乃是我們大魏一統天下最大的一顆絆腳石。」

陳軫見魏王似乎有什麼不便說的,也不好多問,而是默默點了點頭。

第二天,魏嗣與陳軫一起再次來見鄭復了,不過這次見面地點卻選在城中一個叫做三河邑棧的地方。

這裡邑棧老闆娘和小二也是十分熱情,不停的過來魏嗣、陳軫、鄭復三人端茶送水。

三人飲了幾杯老闆娘沏的茶后,便開始進入正題了。

只聽陳軫詢問著鄭復:

「鄭先生,您是想如何幫我們得到和氏璧呢?」

鄭復拍了下手,走進來了一位十來歲的少年,然後指著這少年說道:

「它能幫你們得到和氏璧!」

魏嗣和陳軫一下子都好奇的打量起了這少年,倆人這時似乎有些熟悉,在哪見過一樣,但是卻一時記不起來了。

只聽這少年對著倆人說道:

「兩位先生,在下名樂毅,可以幫兩位得到那和氏璧!」

魏嗣一聽這名字,直接驚了一下,這少年……這少年難道是日後那位燕國名將樂毅嗎?想到這魏嗣趕緊再次詢問這少年:

「你叫樂毅,是嗎?」

少年回著:

「是的,我叫樂毅!」

魏嗣又問:

「你是這野王本地人嗎?」

樂毅搖了搖頭:

「不是,我祖上乃是曾經的魏國名將樂羊,來自中山國!」

陳軫這時似乎首先想到了什麼,便也詢問樂毅:

「你莫非就是那位擺攤賣家物的韓綽公子身邊的僕人?」

樂毅對著陳軫露出了笑意:

「先生,您好眼力,居然認出了我!」


陳軫這時似乎開始沉思了起來。

魏嗣便又問這樂毅:

「你既然是我們魏國名將之後,可是為什麼缺淪落到這野王,做一個家僕呢?」

樂毅便也詢問起了眼前這魏先生:

「魏先生我也聽說到了您是魏王身邊的人,我不知道有句話當講不當講!」

魏嗣點了下頭:


「你說就行了,不必這般拘束!」

樂毅突然一下子痛哭流涕的跪到了魏嗣面前:

「魏先生,我先祖樂羊是冤枉的,我委身在此除了想謀取功名外,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有朝一日見到魏王,為我先祖樂羊洗刷冤屈。」


魏嗣看了眼陳軫,又看了眼鄭復:

「這……這是怎麼回事?」

陳軫和鄭復似乎都是一臉不知。


蜜寵100分:男神老公求攻略

原來當年魏文侯命樂羊和太子擊(也就是日後的魏武侯)一同鎮守中山國。

於是命樂羊帶兵去討伐不願臣服的中山國氏族,而在這中山國氏族中有一個長的十分美麗的女子,叫做旻姬。

樂羊見這旻姬后,便心生了愛慕之情。

所以討伐結束后,樂羊便把帶入了府中,有一日,太子擊在中山國宮殿內舉行宴會,邀請了所有功臣將領,還允許其帶一名妻妾前來。

總裁的黑天鵝

在宴會中,太子擊自然也看到了樂羊身邊的美麗女子旻姬了,因其長得實在太美,導致太子擊見過其後,也開始對其念念不忘了,畢竟這旻姬已經成為攻下這中山國樂羊的女人了,此時還是太子的子擊也只得暫且忍耐了下來。

當太子擊回到魏國后,沒兩年,文侯就去世了,於是子擊繼位為武侯。

待穩定魏國朝政后,子擊又想起了遠在中山國旻姬,由於自己此時已然是國君了,子擊自然也無所顧忌了,自己下令招樂羊回魏國,而且還提及了讓其一定要帶上旻姬一起。

樂羊畢竟也不是傻子,心裡早就清楚當今魏王子擊喜歡自己女人旻姬,此行便以旻姬身體不適為由,沒有聽從魏王子擊的帶其,而自己一個人回到了魏國。

魏王子擊見樂羊一個人而來,沒帶回旻姬,一下子惱羞成怒,把樂羊百般羞辱了一番,甚至還動了殺心,還好吳起等名將求情,再加上只有樂羊能穩定佔領的中山國。

子擊無奈之下,只得把樂羊放回了中山。 樂羊由於受到魏王子擊的嫉妒,回到中山後,便主動辭去了中山守將之位,在中山國隱居了起來。

可是魏王子擊又怎麼可能放過樂羊呢,而在不久后,中山國趁魏、趙、韓三晉伐齊之機,重新復國了,於是魏王子擊便以此理由指責樂羊勾結中山背叛大魏,還派使臣專門前來樂羊住處,整日辱罵樂羊賣國。

樂羊不堪受辱,自盡而亡,旻姬也被魏國使臣趁機劫回了大魏。

可是如今的旻姬已是三十好幾,哪裡又比得上年輕時的那班花容月貌呢,魏王子擊寵幸了旻姬幾個月後,也玩膩了,便不再臨幸與她。

旻姬與樂羊一起生活了十多年,自然對樂羊感情頗深了,而如今委身於魏王子擊,也不過是為了保全遠在中山國的樂羊子孫,到這個時候,旻姬也生無可戀,在某天也懸樑自盡了。

魏嗣聽完這段往事,便回著樂毅:

「樂羊將軍,確實乃我們大魏不世之功臣,但是此事關乎到我們魏國先主武侯聲譽,恐怕此事就算我替你稟報我們大王,我們大王恐怕也很難償你所願。」

樂毅又說道:

「我相信只要魏先生您願意幫我先祖樂羊將軍洗刷冤屈,您就一定會有辦法的!」

魏嗣聽著這話,而又看了看這樂毅眼神,心裡不禁一驚,莫非這樂毅已經知道我就是魏王了嗎?

魏嗣還是回著樂毅:

「就算不為你,為了樂羊將軍,我也確實想幫你們,可是我一個魏王身邊小小侍衛官,又如何有能力幫得了你呢?」

樂羊又把眼光轉到了一旁陳軫身上:

「我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齊國名士陳軫先生,也是如今魏國大王身邊最親近的人,既然魏先生覺得自己位輕幫不了我樂毅,難道陳軫先生您也幫不了我樂毅嗎?我樂毅就想單獨見魏王一面,向其陳述此事,還望陳軫先生回到大梁后,能替我引薦一番。」

陳軫也是一愣:

「你怎麼會知道我真實身份的?」

一旁鄭復說道:

「陳軫先生,您雖然沒對我們透露過您的身份,但是您去韓太子倉的住處時,不就已經自報過名諱了嗎?」

陳軫露出了笑意:

「原來鄭先生您真是無孔不入,連韓太子宅都被您安排上人了?」

鄭復回著:

「這點事都辦不到,我又何言能幫兩位得到和氏璧呢?」

陳軫與魏嗣對視了一眼后,又問鄭復:

「我與魏先生有件事很不理解,不知道該不該問鄭先生您?」

鄭復說道:

「你們有什麼事,儘管問我就是了,我知道的一定會如實告訴你們的。」

陳軫便說道:

「我們很不理解的是,那韓太子倉難道真的分辨不出自己所買和氏璧的真假嗎?」

鄭復嘆了口氣:

「那我就告訴你們吧,這韓太子藏當然自己買的和氏璧乃假物了,而且他還清楚自己買來的這假和氏璧其實也乃楚璧,更是東周公舊藏之物。」

魏嗣因為昨晚上沒有睡好,這時一手撐著頭聽著倆人說話,直接打起了瞌睡。

只聽陳軫驚訝的說了句:

「這……這……連東周公舊藏之物,韓太子倉居然也識得?」

鄭復點了下頭:

「是的,以前太子倉可是在東周國居住過的,又如何不識得東周公這塊奇紋璧呢?」

魏嗣雖然閉著眼睛,看似一番睡著樣子,但是其實也在聽倆人對話,才知道自己從東周公處得到的那塊璧乃是叫做`奇紋璧`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