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莊子里的每個人自然都是他過目過的。

聽他這樣問,老管家想了想,繼而點點頭:「該都是知道的,這些人老奴都是熟悉的,他們對我也客氣,多多少少底細還是清楚的。」

他這樣說已經有些隱晦了,其實他算是舊庄子里除卻慕容華逕和羅月之外其他人最近中的人了,畢竟他年齡擺在這,輩分也算是最大的。

就連慕容華逕和羅月,對老劉那也是帶著尊敬的。

「那你可曾記得來過什麼你不太知道底細的人?」

這話問出來之後,慕容華逕自己都覺得好笑——

老劉已經這麼大年紀了,能記得的事情原本就不多,又怎麼可能還會記得一年前的事情呢?

不過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這老劉細細的思索了一下,居然還真的想起了一件奇怪的事。

老劉忠心耿耿對待,莊園里的事情,比對待他自己的事情還要上心,再加上他膝下無子,一輩子的時光都花費在白月山莊了。

「有些事情呀,莊主您忙,我不想您煩心,所以也沒有全部告訴您……」老管家頓了頓,輕咳兩聲,聲音略有些沙啞,是上了年紀的蒼老。

自家夫人心腸軟耳根子也軟,一般以下人犯了什麼錯,只要稍微的求個情,夫人就不忍心責罰他們,經常放過他們,慢慢的這些人就越來越放肆,反而越發的不把自家夫人放在眼裡。

有時候他是看不過去了,也會出手管一管當,然也會提醒提醒自家夫人還是要管家從嚴一些,但是自家夫人實在是太過善良,這些東西她都懂,但真正讓她去做是狠不下這個心來的。

「夫人想著他們也不容易,所以經常的放過他們,這都是常有的事情。」說到這個老管家就生氣,「這群沒心沒肺的奴才,絲毫不感念夫人對他們的恩德!」

這些東西若是老管家不說,慕容華逕是萬萬沒有想過的。

他知道自家夫人的確善良,但是他以為是他們這些下人都會十分的感念,卻萬萬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狼心狗肺,若不是老管家今日說出來,他還半點沒有概念。 第四百二十九章冊子

「夫人就是太善良了,也不讓老奴和老爺您說……」

老管家也是無奈:「那些日子,莊子里總是犯一些大大小小的錯誤,想要去管一管卻找不到頭,找不到尾,那陣子夫人也算是傷透了腦筋。」

這事情從小見大慢慢的,要是嚴重起來說不追究是不可能的。

可是這些人也不知道是懷了什麼樣的心思,見著已經習慣了夫人對他們那樣好,等到有一天夫人稍微的對他們說些重話,這群人就像是被拋棄被辜負了似的,反倒怪起夫人來了。

「到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變換了一些下人,出去重新買了一些人進來,這些當時夫人都是和老爺您報備過的。」

老管家慢慢回憶著,盡量把當時所有細緻的東西都一字不落的說出來。

只是畢竟年紀大了,有些東西只能記個模糊的,到底是誰走了又是哪些人進來了,他也還是說不準的。

「總之約木著是換了差不多十個人,當時看著都挺伶俐的,做事也勤快,手腳麻利。」

「夫人心裡也滿意,然後便給了一些補償的銀子,給那些走了的人,便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夫人已經體體面面的把那些人給送走了,實在是這些人好吃懶做在莊子里記不住事,反倒對一些老人頤指氣使起來。

羅月最是看重這些人的品行,倘若他們都品行不端正,那夫人也是不會容忍他們繼續留在這裡的。

這一點慕容華逕心中也是明了的:「老劉,你再仔仔細細的回憶一下,當初記錄這些人進來的冊子還有沒有了?」

「冊子?」老劉撓撓頭,想了好半天,突然靈光一閃,「那冊子好像是被夫人收起來了!」

雖說那些人不聽話被趕走了,但羅月也時常覺得自己做的有些太過,於是叫人把冊子收到自己那裡去了。

於是乎慕容華逕馬不停蹄地來到羅月的房中,卻見她這房中並沒有人想起老劉說她帶著人去後花園賞花去了,,也沒有覺得哪裡不對。

只是他急於要找到那冊子翻看,也想要快些找到那些人,於是便自己在房中找了起來。

他們之間有什麼東西都是清清楚楚的,慕容華逕知道羅月的東西一貫喜歡藏在哪裡,羅月也知道他的東西放在何處,這是他們二人彼此培養的默契。

既然羅月避諱著這本冊子,想來也不會將它放到顯眼的地方,那麼能藏的地方也就那麼多,找出來也不難。

不一會兒,慕容華逕便在一個梳妝台的最底層的格子,找到了一本略有些陳舊的冊子,上面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也就是普通的記事冊。


想來就是這個東西了。

前頭都是一些雜七雜八的瑣事,倒也沒有翻看的必要,只是翻到最後那幾頁才詳細的記載了,來了誰走了誰,又有何原因。

一共七個人,當初趕出府去的有十二個,但最終就是重新招了七個人進來,或許是因為羅月想要清靜一些,便沒有再多叫人。

這個時候羅月也還沒有回來,慕容華逕想了想,本想著直接去後花園與她匯合,再與她一起商討商討其中有什麼奇怪的人。

只是等他走出門去,卻正好見著小青扶著羅月慢慢的往這裡面走。

「夫人!」

慕容華逕連忙迎上去,見她衣著單薄,外頭有些風大著涼了可不太好,登時皺眉將她扶著往裡面走。

「小青出門怎麼也不給夫人披件披風,要是著涼了可怎麼好?」慕容華逕眼中有些不悅,責怪似的看了一眼小青。

從老劉口中說聽說這群下人以下犯上的事情,比不得羅月自己親身經歷,想到此他都覺得這剩下的下人,莫不是還有一些陽奉陰違的。

小青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也是服侍了羅月許多年的,只是被這麼一凶,她好像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獃獃地站在原地。

「夫君作何這般生氣?」羅月笑著開口,將小青擋在身後,「是我嫌外頭太熱了,不想披那披風,便讓小青不要帶著的。」

她今日心情格外好,眼下她的眼睛已經不再是當初那般模糊,現在就算是看著慕容華逕那也是有著大概輪廓的。

只是一些細緻的東西還不能夠完全的看清楚,走路稍稍被人扶著倒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你就是脾氣好。」慕容華逕無奈搖搖頭,便也沒有再計較,扶著她往裡走。

身後小青被落在原地,一臉呆愣地看著面前兩個人的背影,似乎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才將她扶坐下來,這羅月觸感靈敏,手指碰到了那本賬本,當時有些奇怪:「夫君拿的這是什麼?」

「是記錄上次你招了哪些人進來的冊子。」慕容華逕隨口應道。

上次招人進來?

或許是時間過去的太久了,就連羅約自己都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他說的到底是每一次只是覺得有些納悶兒。

「這都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怎現在夫君還來找?」

慕容華逕簡單的說明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同時也把顧久檸的話原模原樣的和羅月說了一遍。

羅月聽完之後雖然也沒什麼表示,但倒是也不反對:「世子妃看著是個心細的人,她能想到這一層,雖說有可能是多心了,但你去查查倒也無妨。」

好歹是她救了自己的眼睛,羅月對她也是十分有好感的。

雖說那日不曾看清楚顧久檸是個什麼模樣,但是哪怕是那近乎虛無的輪廓,還有那不自覺就讓人相信的聲音,也會讓她知道這是個絕世無雙的人。

她自然是好生喜歡的,但是哪怕是顧久檸救了羅月的眼睛,其實慕容華逕對其也還是十分警惕。

「夫人,日後你少與那世子妃打交道,她那個人心思深不可測,你應付不來的。」

「為何?」羅月歪歪腦袋,顯然不太能理解慕容華逕的話,「我倒覺得世子妃是個頂頂有趣兒的人,夫君為何不讓我與她來往?」

女人看女人的視角和男人看女人是完全不同的,羅悅是真的發自內心的覺得顧久檸這個人有趣。 第四百三十章京城光景

或許一開始對她有敵意,但現如今卻是淡了不少。

就像他不能理解自家夫君為何對顧久檸那般警惕一樣,慕容華逕也不能理解自家夫人為何對顧久檸有著天然的好感。

「總之夫人聽我的沒錯,離那女人遠一些,那樣有心計的女人和你是不能比的。」

瞧那女人一副腹黑的模樣,這三兩句就把他的話給套走了。


而且如今他做了那樣的事情,對方要怎麼處置自己還說不準呢,怎麼可能會把她當自己人。

羅月對這些事情和他的心理活動自然是不清楚的,只是都是依靠自己的感覺來判斷。

奧這一邊顧久檸絲毫不知道自己眼下的目標,白月山莊也就是白月山莊的主人正在悄悄暗戳戳地說著自己的壞話。

只是這天氣也不涼不熱,她卻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讓她很是鬱悶。

她最近在這裡可是要閑出花來了,徐瑩瑩不在這小九整天都是一副冰塊臉,她實在是無聊的緊,好不容易想著要去找容墨前來解解悶兒吧,人還一溜煙的就沒影了。

她已經把藥方給了白月山莊,接下來就是要看他們的療效了,不過見他們接二連三送過來都要好禮,想來效果也是不錯的。

不過這些東西顧久檸都沒有收,派人原封不動地送了回去。


也不知道徐瑩瑩這回去的路上怎麼樣了,話說這個女人還真是意氣用事,雖說回去的衝動,但是也乾脆,這一路上愣是一封信都沒給她寄回來。

「唉……」

「唉……」

……

這已經是顧久檸坐在這椅子上嘆的第無數回氣了。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地現牛羊……」

好吧,她如今已經快無聊到念詩了,這麼下去她人可都要閑廢掉了。

「小九!」


一聲喝令,小九從外頭走進來,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殭屍臉,當然他這副模樣顧久檸早就已經習慣了。

「夫人請吩咐!」

他是奉了主子的命令,誓死保護好顧久檸的周全,除此之外他看不懂的顧久檸還有很多面。

顧久檸就差翻個白眼了,懶懶地仰躺在藤椅上,整個人呈大字型,半點沒有名門貴女該有的樣子。

「我也不要你跟著我去哪兒,也不要你去做什麼危及性命的險事,你只需要告訴我容墨那傢伙究竟跑哪兒去了?」

小九:「……」

久久的沉默之後,最終還是顧久檸妥協了。

好吧,她就不應該寄希望在小九身上——在他的嘴裡說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來。

容墨那傢伙,說出來的話比唱的還好聽,一次又一次跟自己保證,結果還是次次都不見人影,壓根就是想把她給拋在後頭!

這一次,顧久檸可真是生氣了!

而顧久檸生氣的後果自然就是一個字——跑!

落九寒冬,京城,大雪綿延——

如今的京城早已經是入了深冬,這雪一日比一日厚。

但是這鵝毛大雪卻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照這樣下去,這雪恐怕還要下很久很久……

總算是在數九的日子裡趕回了京城,一別這麼多日,徐瑩瑩都快忘記這京城門街裡頭賣糖葫蘆的味道了。

於是乎,徐瑩瑩下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裡買了一整個杆子的糖葫蘆,扛著它就回到了世子府。

「容程歡,快給我出來!」

人還沒有徹底走進去,徐瑩瑩就已經在外頭吼了起來,這嗓門大的,半個世子府都聽得清清楚楚的。

而這虎妞也是在第一時間從裡頭跑了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