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其他人也分別打了招呼,相互認識了,一起等候飛機的到來。

大約等了半個小時,飛機到了, 追心奪情:總裁獵愛捕逃妻 ,看到衆人,笑着走了過來。

自有黃叔的小弟上去接下行李,然後葉青山直奔蘇南而來,那情形讓蘇南有些吃不消啊,不自覺往黃瑩身後縮了縮。

黃瑩也是配合地擋在蘇南前面,不解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笑着說道:“葉伯,你這麼急着走過來,是想我們了嗎?”

葉伯抓不到蘇南,無奈地站住,又不能跟黃瑩發作,聽得笑着說道:“哈哈,是啊,這不,好久沒有見到侄女了,怪想你們的。”

蘇南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悄悄摸到葉瞬身邊,問道:“小子,你爸這是幹嘛,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

葉瞬笑笑,說道:“他那是忌妒。”

“忌妒?”蘇南有些不解。

葉瞬揚眉說道:“我現在生意越做越大,他看着眼紅唄。”說着從包裏拿出一份資料遞給蘇南,說道:“你看看吧。”

蘇南看了看葉瞬,能夠讓葉伯都忌妒,這生意得多大啊,一個小酒吧能做到上億資產?

看完資料,蘇南還真有些吃驚了,沒想到這傢伙這麼能折騰,不但搞了酒吧,還搞了地產,餐飲,百貨,要不是怕跟老公競爭,可能還會搞電子技術吧,總資產居然已經有幾個億了。

“你哪來那麼多錢搞這些?”蘇南疑惑地問道,關鍵時間太短了,怎麼可能有這麼多流動資金的。

葉瞬哈哈笑道:“南哥,這可全是你的功勞啊,在成都給我留了大好局面,誰不看我臉色行事啊,銀行可是搶着給我貸款,**也給特價地盤,不想賺錢都不行啊!”

蘇南撇撇嘴,原來都是自己的關係網在那呢!

弄清楚事情的原因,蘇南也不怕葉伯找麻煩了,和葉瞬走了回來,對葉青山說道:“葉伯,歡迎來北京啊!”


葉青山還是很不爽,白了蘇南一眼,說道:“你小子乾的好事。”

蘇南摸了摸鼻子,說道:“我怎麼啦?是葉瞬不聽話了嗎?我幫你教訓他。” 少將大人,別惹我 :“小瞬子,你說,怎麼回事,惹你爸生氣了啊!”

葉青山接口道:“別,人家現在可是總裁級別的,我只是個分公司經理,跟人家都不是一個檔次了,哪還敢教訓他啊!”

一句話惹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葉青山這時嘆了口氣,對金石說道:“老金啊,我這次來,除了過年,還有件事,我得提前跟你通個氣,免得到時候開公司會議的時候,你覺得突然。”

“哦?什麼事情?”金石問道。

“我想休息了,老了。”葉青山的語氣有些落寞。

金石看了看葉瞬,說道:“不會被這毛小子給打擊到了吧?”

葉青山點點頭,說道:“現在孩子也大了,以前總是不放心,經過這陣子,我覺得他也長大了,我想享享福了。如果你放心,就把成都的攤子讓我兒子幹吧!”

金石想也沒想,說道:“好,我答應了。哈哈,我正好也要在今年的董事會會上面宣佈退休,那就一起退了吧,讓小茹接手幹幾年,將來讓金山那小子幹,我們倆可以一起過過清閒日子。”

葉青山這才露出笑臉,看這老狐狸樣,就知道這是他事先設計好的,就爲了幫兒子拉票。

金雅茹聽到父親的話,急忙開口說道:“不行,爸,我不要接手。”

金石笑着說道:“你看我這把老骨頭,你就不能擔幾年,讓我跟你葉伯一起玩耍一下?”

金雅茹搖搖頭,說道:“爸,我也想幫你,可是南一直幹這些危險的事情,我要去幫他。”

金石皺眉說道:“胡鬧,你能幫上什麼忙。”

黃宗插嘴道:“你可別小看小茹哦,前陣子北京西郊的事情,她可是大顯身手。”

西郊的事情,金石也知道,但出於對女兒的關心,不想她去冒險,仍然否認道:“那怎麼能算,我說不行就不行。”

蘇南知道這事還得自己出馬,笑着對二人說道:“金叔,小茹,你們聽我說一句,金叔想休息,是應該的,小茹不想接管公司的事情,真是左右爲難。我看這樣吧,都讓葉瞬這小子來幹得了,雖然我乾的事情都是危險的事情,但我還是願意讓小茹呆在我身邊,反而讓我更安心,也可以更好的保護她。”

金石看了看葉青山,然後說道:“交給這傢伙,我還真有點不放心,雖然目前有些成績,但對公司的事情不瞭解,怎麼可能很快接手。”

蘇南笑笑,說道:“放心吧,不是還有你和葉伯小茹一起協助他嗎,相信他很快就可以接手的。到時候你們就放心去玩吧,等金石長大了,再由他來接手好了。”

金石沉默不語,顯然對一個外人來接手自己的心血,還有些不放心,倒是葉青山點頭說道:“行,老金,這麼多年兄弟,我也不避嫌,就讓這小子幹吧,只要我不死,他休想動一絲一毫心思。” 豪門小悍妻 ,直接就點破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金石也不好再說啥,勉強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蘇南也考慮過這些問題,但自己有要人命的本錢,任何人想要動心思,都要考慮清楚。

聊完正事了,一行人上車往別墅而去,準備過年的事情。 別墅是越來越熱鬧了,可這還不算完,第二天一大早,金雅茹和黃瑩就把蘇南從芙莉的牀上拉了起來,蘇南昨天終於成功完成了對芙莉妹妹的身心安慰。

兩女又是幫他換衣服,又是打扮,忙的不可開交,讓躺在牀上不想動的芙莉都疑惑地擡頭望向他們,心裏嘆道:兩位姐姐真的好體貼,我一定要向她們學習。可剛一動,下面傳來一陣疼痛讓她不得不期待明天。

蘇南對她們的行爲也是好奇,一邊配合一邊問道:“什麼事情啊?用得着你們這麼急急忙忙地前來服務,你們看,芙莉都不高興了。”說着對芙莉眨眨眼。

金雅茹對芙莉歉意一笑,繼續埋頭苦幹。

黃瑩笑着說道:“芙莉妹妹,對不起啦,洞房花燭夜,今天這麼早就來打擾,改天姐姐讓你兩晚,嘻嘻。”

芙莉被調戲的小臉一紅,縮進被子裏不吱聲了。

蘇南再怎麼問,二女就是不答,好不容易忙完了,二女像看一件藝術品一樣再仔細檢查了一遍後,這才滿意地拉着蘇南下了樓。

下了樓,蘇南再次詢問到底什麼情況?

金雅茹嘴角一彎,說道:“去接一個人。”

“誰啊?”蘇南疑惑地問道。

黃瑩故作神祕地說道:“去了你就知道啦。”

“好吧,那我們走吧!”既然這樣,蘇南也懶得管了。

金雅茹搖搖頭,說道:“不是我們,是你,我們還有事情,就不去了,你去機場吧,飛機馬上就要到了。”

蘇南莫名其妙的出了門,帶着疑惑來到了機場,也懶得去找,只在大門口站着。他也很無奈,不知道機次,不知道對象,想找也沒有辦法。

等了好一會兒,蘇南也沒有等到人,幾次拿出電話想要詢問,最後都放棄了,就當是練習心態吧。

正當蘇南等的不耐煩的時候,機場裏走出一個人,一邊走一邊拿着電話不知道跟誰聊的正開心呢。

“喂,茹姐,瑩姐,我到了,你們來了嗎?”

黃瑩笑着說道:“琳琳,我們有事情,沒有辦法過去啦,我們已經派了人去接你啦!”

原來接的人是徐琳,她不依道:“不要啦,你們怎麼可以放我鴿子啊,說好來接人家的,人家不高興的。”

“你會高興的,乖啊,回來以後再說啦,姐姐們要忙了。”黃瑩說完馬上關上電話。

徐琳不解地掛了線,然後苦着臉往外面走來,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誰來接自己。

兩人都低着頭,誰也沒有注意身邊的人,徐琳來到大門口,正好與蘇南背對而立,四處張望,也沒有發現有誰像來接自己的人。

蘇南也沒有注意到徐琳,不過這個時候機場裏面正往外面出人,證明一架飛機正好到站,反應遲鈍的蘇南往裏面張望了一下,也沒有發現誰像自己要接人的。

兩人就這樣,一個望着外面,一個望着裏面,卻是背靠着背,靜靜地站着。

過了很久,徐琳首先堅持不住了,明明人已經來了,可爲什麼這麼久都沒有出現,拿出電話,再一次打了出去。

“喂,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要凍死你們可愛的妹妹嗎?我在門口等半天也沒有看到人啦,到底是誰來接我啊!”徐琳受不了了,開口就是一通話甩了出去。

蘇南聽到旁邊說話的聲音,感覺很熟悉的樣子,擡頭一看,背影也很熟悉,走過兩步,這才認清了徐琳,摸了摸鼻子,正要開口說話。


徐琳正講話呢,感覺有人靠近,以爲擋住了別人的道路,自覺地往旁邊讓了讓,這一舉動打斷了蘇南想要出口的話。

無奈之下蘇南輕咳一聲,笑着說道:“琳琳,好久不見。”


徐琳對着電話講的激動,聽到旁邊有人叫自己,偏頭一看,終於反應過來,原來是他來接自己了啊,直接掛了電話,撲身過來,說道:“哎呀,你怎麼纔來。”

蘇南伸開雙手,想要接住她,可徐琳在入懷的瞬間停住了,眨眼笑道:“啊,現在你的懷抱可不能隨便進啦,是吧,姐夫。嘻嘻。”

蘇南尷尬地笑笑,說道:“你還是那樣調皮。”說着上前接過她的箱子,然後說道:“走吧,我們回去再說,剛纔沒有注意到你出來,把你凍壞了吧。”

徐琳顯的很高興,上前挽上蘇南的手臂,揚頭說道:“還好啦,現在一點都不覺得冷了。”

當然不冷了,蘇南悄悄放出一精神力,把她罩到了裏面,能冷纔怪事了,沒見蘇南同學都只是穿着一件外套,棉服什麼的壓根就不需要。

兩人上了車,一路上徐琳不停地問這問那,對蘇南這半年的經歷相當感興趣。

“姐夫,你這車子好漂亮啊!”徐琳第一眼上的還是這個機甲。

蘇南笑了笑,正好空間這段時間又出了兩輛機甲,正在考慮給誰呢,首先必須是自己的女人,二是要能夠與自己一起戰鬥的,上一次金雅茹的表現讓蘇南看到了機甲的優勢,如果可以成型,自己的機甲戰隊,一定可以大放光彩。

徐琳沒有得到蘇南的回答,不滿地推了推蘇南,嘟着嘴說道:“姐夫,怎麼,現在成人家姐夫了,就給我擺架子啦,小心我回去告狀,說你欺負我,哼。”

蘇南摸了摸鼻子,這丫頭以前一副女神姿態,這一次怎麼變小女兒姿態了,動不動就撒嬌,笑了笑,說道:“怎麼會不理你,它叫風痕,你茹姐也有一輛。”說完蘇南就後悔了。

果然,徐琳一定還有,馬上叫道:“我也要,我也要,姐夫,你不給我一輛,我就再也不跟你好了。”

蘇南沒有辦法,只好轉移話題,說道:“一路也挺辛苦了,我們回去再說好吧,先好好休息一下。”

徐琳搖頭道:“現在人家這麼興奮怎麼可能休息嘛,姐夫,聽說你前陣子幹了件大事,好棒哦,我現在好煩成天做那些事情。下次姐夫出去把我也帶上好不好,好刺激的哦。”

“回去再說吧!”蘇南只好再次打馬虎眼。

徐琳見怎麼也不能讓蘇南開口,無奈了,再一次拿出電話,跟黃瑩聊起天了。


如此正好解放了蘇南,安靜了下來,不過接下來的日子,就有夠蘇南頭痛的了,女人太多,麻煩事情也會很多。 回到家裏,幾女都來接徐琳,蘇南望着這一屋子女人,頭都大了,雖然人說左擁右抱,坐享齊人之福,可那隻能是在晚上,白天的時候,多數時間,自己只是她們身邊的一個擺件,讓蘇南很無奈。

好在有田笑,一直體貼,不時關注一下蘇南,說說話,遞遞茶什麼的,讓蘇南受傷的小心臟有一些安慰。

無聊的蘇南沒有辦法離開,因爲衆美不讓,只能在一邊看電視打發時間,一份報道引起了蘇南的興趣。

根據氣象臺描述,今年雙子座流星雨2月13日到2月16日爲活躍期,而2月14日23點50點到2月15日0點30分流星雨將達到極盛,不到一小時會有二百顆以上流星劃過,相比正常情況下,一個小時看到六十顆的流超過了三倍!

衆女也被這場流星雨的報道吸引了過來,然後紛紛要求觀看,最後都把目光集中到蘇南的身上,等待他的決定。

蘇南卻一直沉默,沒有說話,這個消息對他的影響很大,當年自己得到小智,只是來緣於流星。再一次出現流星,而且是非常奇怪的流星雨,雖然流星雨每天都會出現很多次,但像這樣的流星雨是非常不正常的,難道又會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搖搖頭,蘇南沒做多想,雖然自己的一切都來源於一顆流星,但並不代表自己會因爲流星會失去所有,就算什麼都失去了,也大不了從頭來來吧!

回過神來,見所有人都望着自己奇怪地問道:“你們這是幹嘛?”

幾女都很有默契地沒有開口說話,把機會留給金雅茹。

金雅茹坐到蘇南身邊,輕聲問道:“南,你剛纔怎麼啦?臉色很難看。”剛纔蘇南臉色幾經變化,都落入了她們眼裏。

蘇南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啊,只是看到流星雨的報道,想到以前的事情。”

金雅茹雖然還有疑惑,但不打算在這麼多人面前詢問,點點頭,說道:“姐妹們都想去看這次流星雨。”

黃瑩補充道:“正好是在情人節哦!”

好吧,情人節,看來自己還得準備禮物才行,時間在正月初五,從時間上講還是可以的,蘇南點頭答應下來,笑着說道:“那行,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看吧!”但心裏還是有些隱隱的擔心,畢竟自己的敵人太多,太強大。

爲了確保所有人的安全,蘇南暗暗吩咐蘇二加快速度,儘可能的多造機甲,並且讓大家都集中起來,說道:“馬上就過年了,這一次這麼多人一起過年,很不容易,而且還要去看流星雨,爲了保證大家的安全,我有一個好的建議,有興趣的可以參與。”

還是由金雅茹出面詢問:“什麼建議啊?”

“大家一起學習機甲的操作。”蘇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所有人是表情不一,有的驚喜,有的疑惑,有的不怎麼在意,各種表情呈現在蘇南眼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