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這個庶長子不是在他的期待中出現的,可到底是自己的骨肉,不可能真的做到不聞不問,加之近來徐家出了亂子,他整天想著遠在京城的大哥二哥,或多或少對妻女有所忽略,這一來二去的,到底還是傷到了妻子的心。

可一想到都這個當頭了,徐三太太還惦記著吃映紅的醋,大半夜的帶著一群人去西跨院找茬,他還是有些說不出的心累。

只是徐三太太這會兒已經這樣了,他若是再多說幾句,恐怕又要鬧出一番風波來。

未免給本就處於多事之秋的徐家帶來更多不安定的因素,徐三老爺也掩下了心頭的一些話,轉而低聲安撫起了徐三太太。

得了丈夫的安撫,徐三太太的情緒總算是安定下來。

理智回籠之後,她其實也意識到自己帶著人去西跨院一事著實有些衝動,只是獨霸徐三老爺已經成了她的習慣,讓她眼睜睜的看著徐三老爺和映紅大半夜地待在一處,實在是做不到。

讓她因此服軟認錯,她更是做不到。


既然不能在這個方面服軟認錯,徐三太太便只得從其他方面下手的,低低地道:「老爺,今兒與你吵鬧的事,是我衝動了,可我也只是太著急太害怕了,怕大伯和二伯他們真的被聖上定罪,所以才……後來我也想了想,逃走什麼的確實不太妥當,老爺就當我暈了頭說了胡話,別跟我一般計較了。」 「轟」


突然間,天地中出現一股極其慘烈的煞氣,讓人的肉身與靈魂都不由自主顫慄。

像是有一頭荒古凶獸掙脫了封印,來到了這個世間,無盡殺意捲動高天!

在古登峰的手中,多了一把漆黑的兵器,烏光森森,懾人心魄,這種慘烈的氣息正是它所發出的。

「噬魂幡!」

這件武器像是有生命一般,煞氣衝天,讓人毛骨悚然,有著一股讓人生畏的威勢。

漆黑的兵器戾氣衝天,閃爍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像是一頭猙獰的荒獸,衝出無比慘烈的氣息。

「你既有血痕劍,為何還要用得此等黑煞之器!?」少天叫道。


「血痕劍在我不適合我,發揮不出它真正的力量,否則你連它一擊也接不了就斃命了!」古登峰冷漠答道。

「放心,它只是仿製的,並不沒有真正的『噬魂』之威!」

噬魂幡,是妖族大能祭煉一生的魔兵,雖然無法與血痕劍相比,但也非常恐怖。

噬魂幡,沒有人知曉有多麼可怕,有傳言稱,它沉重如山,連玄皇境界的修士都很難持在手中。

古登峰持血痕劍而立,通體燦若黃金,而噬魂幡卻漆黑如墨,形成鮮明的對比,兩者殺意合在一起,如汪洋在波動。

而在他的身後,萬千血劍,全都豎立向天,劍氣沖霄,將他襯托的無比可怕,雄健的身體,擁有一股狂野的殺性。

「轟」

少天見狀,不再保留,祭出自己存放在命璇處的寶物,兩寸多長的木棍,取代了護心神鏡的位置,懸在他的頭頂上空。

這根木棍,古樸而自然,並無殺氣,給人以道法自然的感覺,像是在闡述著天地間的「道」與「理」。

木棍中有絲絲縷縷的玄氣垂落下,將他護的嚴嚴實實,讓他看起來像是與大道相融在一起。

身材雄健的古登峰,髮絲凌亂,充滿野性,手中漆黑的噬魂幡,慘烈煞氣鋪天蓋地,他在虛空中邁步,向前逼來。

「砰」

噬魂幡一震,虛空都快被壓塌了,沉重如山,讓人毛骨悚然,像是有生命的荒古凶獸,讓人生畏。

「咚」

古登峰出手,金髮亂舞,雙眉倒豎,眸綻冷光,持噬魂幡向前殺來,他像是在舉著一座黑色的大山,立劈了下來。

少天靜如礱石,不動如松,頭上的木棍古樸自然,玄氣垂落,如絲絛、若雨簾,身與道合。

「轟隆隆」

噬魂幡真的太沉重了,立劈下來時,黑色的戟身將虛空壓的扭曲了,如汪洋般格恐怖波動洶湧而來。

就在這時,少天終於動了,頭頂玄氣木棍,身如蛟龍,身軀澉側,半轉身體,避過黑色幡布,伸展右臂,揮動金色的拳頭,猛力砸向噬魂幡。

「當」

他徒手硬撼噬魂幡,金色的拳頭打在黑色的兵器上,聲音穿金裂石,讓人頭皮發緊,發生耳鳴。

「轟」

噬魂幡發出一股慘烈的煞氣,像是一頭被封印的荒獸,它堅不可摧,擁有讓人心悸的魔性。

「嗚……」

古登峰順勢橫斬,噬魂幡如淵海,鳥光閃爍,劈向少天,發出鬼哭神嚎般的奇異魔音。

少天橫移,避過鋒刃,雙手結印,打向噬魂幡。

「噹!」

磨盤大的金色手掌擊在噬魂幡上,發出一聲巨響,這片虛空一片空間都變形了,卻根本打不動噬魂幡,妖族巨擘祭煉出的武器,堅不可摧。

它雖然是仿製的,但仿製材料也是稀世瑰寶,根本不可能輕易被打碎。

古登峰長嘯,金髮如瀑,閃爍出妖異的光華,他持噬魂幡向前刺來,漆黑的噬魂幡洞穿天地。

「嗚……」

刺耳的魔音,讓人膽寒,殺氣瀰漫四野,使人心驚膽顥

「乒」「叮」「乓」「當」

少天以金色大手拍擊,與噬魂幡不斷對磧,響聲駭人,兩人如生死大搏殺。

大戰非常激烈,少天起初並未動用自己的木棍,赤手相搏,打的玄光四溢,殺氣衝天。

噬魂幡太可怕了,縱然是少天,也感覺拳頭劇痛,如今的他還打不動妖族巨擘的兵器,

他們從空中打到雲層上,震的雲朵都潰散了,而後又降落在大山。

「碎」

噬魂幡沉重如岳,在山峰上砰了一下,就一下子將山巔的一角壓塌了,隆隆作響,山石滾落。

「當」「鏘」「錚」……

兩人打到了連成片的湖泊群間,頓時大浪卷天,湖水倒灌向空中,成為一片水澤,霧氣迷濛。

「轟」

少天一拳轟出,打的漫天水氣消散,噬魂幡震顥連連。

從空中到雲間,到地面,最後他們又打到了天上,噬魂幡的魔戌越來越盛,像是可以壓塌天穹。

「錚錚錚……」

突然間,萬劍齊鳴,劍氣如練,洞穿雲霄!

萬千劍齊鳴!

古登峰的身後,血劍齊出,燦若神虹,冷氣逼人,讓人感覺如墜冰窖。

數不清的劍氣射出,橫掃向前,劈殺少天。

非常突然,無邊殺氣如驚濤拍岸,很難躲避。

這是雷鵬族的殺生大術,如果是一般的修士,必被斬碎,無盡劍芒撕毀一切,根本不可能擋住。

不過,少天一直有防備,沒有輕易動用木棍,就是怕他襲殺。

懸在他頭上的木棍輕震,玄氣垂落,形成玄黃簾朧,遮擋在少天的身前。

「鏘鏘鏘……」

上萬道劍氣刺來,皆打在絲絛般的玄黃氣上,幾乎全部崩碎,偶有衝過縫隙的,也被少天的一一化解。

「轟」

古登峰濃眉倒豎,高舉噬魂幡,用力劈了下來,這一刻仿若天崩地裂了,像是有十萬大山鐮壓下來。

「哐!」

這是噬魂幡第一次與少天的木棍碰撞,震耳欲聾的聲音讓虛空都在搖顫,恐怖的波動震懾十方。

「噗」

吼……

古登峰長嘯,亂髮飛揚,氣勢陡升,手持黑色的噬魂幡,踩裂虛空,大步前行。

「叮」「當」……

他雙手持噬魂幡,不斷立劈,打向那尊木棍,他妖氣衝天,駭人心神,神威動地!

古登峰勇不可擋,揮動噬魂幡,將少天劈出去數里遠,打的木棍不斷的搖動,他得勢后猛擊,想要一舉攻破少天的防守,劈殺進去。

古登峰持噬魂幡,不斷立璧,威勢滔天,同一時間,他身後的萬千血劍,亂天動地,射出無盡劍芒。

噬魂幡凶威驚世,慘烈煞氣充斥每一寸空間,再加上萬千血劍齊動,這是讓人驚悚的殺生大術。

「當」「當」……


少天被噬魂幡劈出去六七里遠,劍芒淹沒了玄黃氣,他連連倒退。古登峰掌握主動,攻勢更猛了,恨不得持噬魂幡一下子將少天打的魂飛魄散。

噬魂幡為鋒,萬千血劍為輔,撼天動地,換成旁人早已形神俱滅。天空上,少天一退再退,他確實處在劣勢,不過依然很沉靜。

「這根玄氣小木棍是我的,你的血也是我的!」古登峰眼中充滿瘋狂的殺意,狂野無比,懾人心魄。

噬魂幡,壓塌虛空,被輪動下來,劈殺少天,萬千血劍共鳴!

少天騰不開手,主要還是因為那些化劍,萬千血劍齊震,總會有數萬道劍芒洞穿來。

這是不可思議的天賦神術,雷鵬族受上天眷顧,這樣的殺生大術只要打出,任你千軍萬馬也要飲恨,無差別攻擊,更何況是殺一人!

「你真以為可以殺我?!」少天也打出了真火,黑髮亂舞,眸綻冷。

「自然可以殺你,神血……我渴望的味道!」古登峰野性畢露,殺意濃烈,噬魂幡立劈,蒼穹都在顥抖。

「是你殺我,還是我屠大鵬,馬上揭曉!」少天大喝,他自己摘。

「轟」

少天祭出木棍,玄黃瀰漫,一下子放大到兩三丈高,古樸而大氣,饋壓向古登峰。

「沒有此木棍相護,我看你如何擋我萬千劍!」古登峰大喝,持無堅不摧的噬魂幡,向著大木棍砸去。

「當!」

木棍與妖族巨擘的兵器——噬魂幡,進行了一次驚天動地的大碰撞。

「轟!」

恐怖的波動,如海嘯一般捲動天地,一下子沖向四面八方。

「錚錚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