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一千萬經驗值。

叮咚!

增加一千萬經驗值。

……

有一句話說的好。

站在風口的話,就是豬都能夠飛起來。

更不用說,此刻有着系統輔助的主角林寒了。

他正忘乎所以地吸收着,忽然間察覺到身後出現白皙的秀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師弟,咱們該走了,在這麼搜刮下去恐怕就要越過他們的底線了。”

林寒聞言如夢初醒,雖然心裏有些不甘心。

但也知道適可而止的道理。

乖巧地取消“吸收”模式,站在師姐身邊。

葉語彤深吸一口氣,笑嘻嘻地說道:

“師弟準備好,咱們要直接回家了呦。”

話音剛落,她的手腕在眼前輕輕一劃。

一道空間裂縫驟然形成,隨後帶着自家的師弟走了進去。

過了一會。

魂殿的諸位長老來到寶庫重地。

看到炸裂的石門時心裏咯噔一聲,暗自深吸一口氣。

對於葉魔王的事蹟也略有了解,但也只能在心裏做好準備。

千萬不要搶得太過分。

幾位長老進入寶庫,看清周圍的一切後。

他們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目眥欲裂。

“混賬,簡直就是混賬,這可是魂殿多年來的積蓄啊!”

“殿主啊,您這樣子不聞不問,太過讓我們寒心。”

“啊簡直就是欺人太甚啊!”

有的長老甚至因爲情緒波動太大,噴出一口老血。

身軀顫抖,感覺眼前的世界瞬間昏暗下來。

差點就給自己暈過去了。

而此刻魂殿的一座宮殿內。

魂殿殿主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嘴角的抽搐足以說明他內心的感受。

特麼的簡直就是,倒了八輩子血黴啊!

出去就是死,不出去的話就是這個樣子。

只不過經歷了這件事情,自己如果不引咎辭職的話。


那幾位魂殿的長老肯定會沒完,真的是好難以接受啊。

九天之上。

林寒坐在七彩雲朵上面,滿臉的笑意。

這一次的收穫實在太大,原本還以爲面對魂殿殿主必死無疑。

但如今看來,師姐或者說師父的威名。

要遠遠超過自己的想象啊,有這樣的師父真好。

小心臟撲通撲通地亂跳,幹這種事情果真是刺激呢。

葉語彤將丹藥和天材地寶整理好,笑着說道:

“師弟怎麼樣,這一個公道你可還算滿意?”

“滿意滿意。”

林寒心裏都快要樂開了花,同時心裏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沒想到搶劫別人的寶庫,遠遠要比殺人還爽啊。

他忽然間想到什麼,眉頭微皺問道:

“不過師姐,龍神殿到底是八大超級宗派之一,我們這麼做不會有事吧?”

葉語彤聽到他的話,笑了笑沒有說話。

一切盡在不言中,臉上的神情就是在說。

完全沒有問題。

……

九清宗。

李尋真靜靜地站在主殿,爲眼前的畫像點燃三柱靜香。

丫頭和小寒前往龍神殿他早就預料到了,但對此沒有任何的擔憂。

很簡單,八大超級宗派欠他的。

如果敢動丫頭和小寒一根汗毛,那就等着吧。

忽然間,李尋真的眉毛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輕聲說道:“回來了。”

其他幾峯的弟子彷彿察覺到什麼,擡頭看去。

只見保護宗門的陣法傳來震盪,空中劃過兩道閃爍着七彩的身影。

玉柱峯。

葉語彤將林寒放在山腰上,笑嘻嘻地說道:

“師弟你好不容易回來,先在屋內歇會把,師姐去跟師父稟報一下情況。”

林寒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問道:

“啊這樣真的可以嗎,師姐這就沒有我的事情了嗎?”

“那是當然的,不過師弟……”

葉語彤說到這裏的時候,右手伸出在胸前搓了搓。

林寒看到她的動作,起初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後嘴角有些抽搐,心裏嘆了口氣。

雖然跟師姐相識不久,但他覺得自己多少了解葉魔王了。

這很明顯是在,問自己要提成啊。

但特麼的,自己上哪裏去拿?

有用的東西統統都轉化成了經驗值啊。

葉語彤見自家的師弟臉色微變,眼神微眯。

氣氛詭異地沉默了下來。

林寒內心臥槽不斷。


感覺接下來自己可能會受到某些不可描述的待遇。


比如說,師姐要跟自己來一場友誼的切磋賽?!

就在這時。

玉柱峯主殿傳來李尋真淡然的聲音。

“丫頭,速來見我。”

聽到這番話,林寒鬆了口氣。

而葉語彤則是嘟囔着嘴,瞪了他一眼。

彷彿是在說等着吧你。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她隨即化爲流光向着主殿走去。

林寒看着師姐的身影消失,喃喃說道:

“沒有想到中州的戰力天花板這麼高,看來是時候稍微認真一下了。”

這一次看到虛神巔峯的強者發威,感覺自己的實力確實不夠看。

這樣吧,先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

突破到虛神境。

林寒回到自己的小屋,盤腿坐下。

先給自己打個氣。

“我是最強的,我是最強的,我是最強的!”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氣勢上絕對不能輸給任何人。

雖然提升修爲需要經驗值。

但是獲取經驗值的方式卻有很多,比如說打劫這一方式。

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