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答應你!」

氣氛漸漸緩和下來,隨著骨戰的腳步,大家向著左前方奔去。

行了百里之後,便看到數道身影聚集在一個山坳里。

這是幾個骨族的精英,其中三個正是邀約骨族的骨游江等骨族武者。

宇文天沒想到的是,在這裡,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小古!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許久未見,此時的小古,已經完全不同於分別是的小古。

那時候,小古剛剛晉陞到骨武地階,戰力比肩人族化真初期的武者。而此時,他的氣息之強,已經不弱於在場的諸位骨族精英。

看到三道身影出現,那數名骨族青年頓生警覺,其中一地階骨武上前三步,喝道:「哪裡來的怪物,到此所謂何事?」

此言一出,宇文天有些生氣了,他不相信這些傢伙不認識人族的裝扮,竟然把說成怪物,這是對一個種族的侮辱。

他不禁散發出一絲冷意,使得身旁的兩個骨族青年打了個冷戰。

感受到了宇文天的怒意,骨戰向前一步,揭去帽子,看著眼前十丈外的那名骨族青年,冷聲道:「長谷羅,你想死不成!」

「是你!」看到骨族的身影,那骨族青年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道。


其他的眾位骨族武者頓時放下了警戒,呼出了一口氣。四道身影連忙上前,其中一個更是飛奔過來,拉著骨戰的斗篷,道:「骨戰,你哪兒來的人族服飾,這是不是傳說中的斗篷?

「我說無痕骨啊,你經常逃骨丘老師的課,怎麼會認識這東西?」骨戰頓時不樂意了,盯著骨無痕,道。

「嗛!你無痕大爺聰明伶俐,骨丘老師說過的東西,我從來不問第二遍,記得可清楚呢!」骨無痕拍拍胸膛,傲然道。

「哼!」骨戰鼻子一哼,不予理睬。

「骨戰,借我穿兩天?」骨無痕一副討好的樣子,道。

「打住!打住!此事休提!這東西是寶,整個骨界,只此一件,怎麼會借給你呢!」

「睜著眼睛說瞎話!這裡明明還有兩個呢,什麼只此一件,吹牛也不打草稿!」骨無痕看著骨戰,十分鄙視地道。

「口誤!口誤!」

這是,只見骨蒼天揭去了帽子,向前走去,他的目光盯著長谷羅,帶著一絲寒意,眾武者也都感覺到了場上的氣氛。

站在長谷羅身前一丈,骨蒼天冷聲道:「道歉!」

「什麼?」長谷羅眼神微凝,疑惑道。

「為你剛才的話道歉!」

這時,一個與骨蒼天氣息相近的骨族青年上前,拉著骨蒼天的披風,道:「算了,一句話而已!」

骨蒼天側首,看著這個骨族青年,道:「游江,你知道他剛才的話犯了什麼錯誤嗎?」

骨游江疑惑了,他看看長谷羅,再看看骨蒼天,問道:「什麼錯誤?」

「他說我們是怪物!」

「你們的裝扮是怪異了一些,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不會是因為這樣的話而生氣吧?」骨游江看著骨蒼天,訝然道,顯得十分不解。

「我當然不會因為他說我兒生氣!」骨蒼天看著長谷羅,冷聲道:「他的意思是說人族是怪物!」

這時,只見長谷羅抬起頭,以一種狂傲的眼神看著骨蒼天,道:「我說人族是怪物,關你何事?」

「廢話!你說人族是怪物,那便是罵我們的祖先骨尊是怪物,罵我們的聖主是怪物!」這時,骨戰已經走上前來,森然道。

「我沒有說骨尊,更不關聖主事情!我只是說其他人族!」長谷羅眼神微凝,開解道。

「哼!」骨蒼天冷哼一聲,道:「我們的新一代聖主,便是人族武者,你竟然敢侮辱他!快點道歉!」

這時,宇文天也走上前來,揭去帽子,看著長谷羅,道:「給你三息時間,道歉!」

「人族!」

宇文天的突然出現,讓在場的諸位骨族青年都震驚不已,齊齊失聲道。

而小古更是激動萬分,走上前來,站在宇文天身旁,用生硬的人族語言,盯著長谷羅,喝道:「道歉!」

這時,場上的其他骨族青年都疑惑起來了,骨無痕走到骨戰身旁,悄聲道:「他是誰?」

「他是我們新一代聖主!」骨戰傲然道,言語中的自豪感,彷彿在說自己。

「聖主?」

眾骨族青年嘩然,什麼時候有人族進入骨界了,還成為了他們的聖主。


骨游江似乎想到了什麼,看向骨蒼天,道:「莫非……」

知道他將要說什麼,不待他全部說出來,骨蒼天便點頭默認。

得到骨蒼天的肯定,骨游江立即走到宇文天身前,單膝跪地,道:「骨游江見過聖主!」

宇文天也不待他說完,便出手將他拉了起來,微笑著道:「不必如此,就當我跟蒼天一樣!不必在意身份!」

骨游江點點頭,暗自驚訝不已,他原本以為宇文天是一個難以相處之人,卻發現其一點架子也沒有。

這時,其他五位骨族青年皆都上前,單膝跪地,道:「見過聖主!」

一個還好,伸手就可以拉起來,但是五個就難了,宇文天釋放真元,生生將五個青年托起,同時開口道:「大家平輩論交,免去禮節!」

整個場上的氣氛變化很大,只有一個身影顯得格格不入,他便是長谷羅,只見他盯著宇文天,道:「你一個人族,憑什麼做我骨族的聖主?」

「哼!」宇文天還未開口,骨蒼天便冷聲道:「他是大自在王佛尊預言之人,他是老聖主的親傳弟子,欽點的新任聖主,聖骨權杖的持有者,他是我聖殿百萬成員認可的,他是我們骨族的希望!你說,他能不能成為我族聖主!」

此言一出,場上嘩然,他們猜測宇文天會有不一般的經歷,但是卻未曾想到會是如此非同凡響。

長谷羅此時也不知如何回應了,咬咬牙,狠聲道:「我管他的身份有多特殊,我就是不認同他,你們管得著嗎?」


這時,眾人的怒火被點燃了,長谷羅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不該挑釁一個久被壓抑的種族的希望,這無疑是一種叛逆。

八道強大的氣息如潮一般湧來,壓到長谷羅的身上,原本挺直的腰桿,此時卻不自禁地彎了下來。

而小古此時更是向前兩步,大聲喝道:「道歉!否則,我打碎你的脊樑!」

長谷羅強行頂住眾強的壓力,看著小古,道:「你敢威脅我,憑你一個散修,別自找麻煩,你敢動我,我師尊會殺了你!」

小古微微一怔,便道:「我才不怕死呢!快點道歉!」

宇文天眉頭微皺,淡淡地道:「他師尊是誰?」


骨蒼天神色微凝,道:「極業骨侯!」

宇文天疑惑起來了,聖殿的骨侯自然不少,他記得清清楚楚,但是卻沒聽說過有極業骨侯。

看到了宇文天眼中的疑惑,骨蒼天便道:「極業骨侯不是聖殿成員,他是散修,自成一個小勢力!」

「哦?」宇文天眉頭微蹙,思索片刻,便指著小古道:「蒼天,他是我認識的第一個骨族武者,他的名字是我取的,他與我共患難過,我今天便替骨簫前輩收徒,他便是你的師弟,受我聖殿佑護!」

!! 此言一出,場上又喧嘩起來了,其他骨族武者都羨慕不已。

骨簫,那可是如今骨族的第二強者,骨王的實力,不久便會踏入骨君。成為他的弟子,誰不願意。

小古這是卻不明白宇文天的意思,骨戰立即上前,拉著他,道:「還不謝過聖主!」

「啊?」小古一愣,隨即回過神來,單膝跪地,道:「謝過聖主!」

宇文天沒有說話,直接將他拉了起來,而這時骨蒼天走了過來,拍著小古的肩膀,道:「你以後就是我的師弟了,同時也是聖殿的弟子,沒有誰敢欺負你!」

「謝謝師兄!」

長谷羅此時卻有些不甘了,原本借著極業骨侯的名字,可以讓自己暢行無阻,但是宇文天的一句話,卻直接滅掉了自己的優勢,他眼中的恨意漸濃。

「道歉!」

此時已經不用宇文天說話了,其他的骨族青年都逼了過來,喝道。

長谷羅咬咬牙,道:「只要他能戰勝我,我就道歉!」

「哼!你什麼身份,也配與我族聖主交手!」

「該死!」

「廢了你!」

……

眾青年可就不願意了,骨族聖主的身份崇高無比,是當之無愧的的骨族王者,一個普通的骨武想與之交手,那是妄想,也是重罪。

「我同意!」

宇文天覺得對方的要求並不過分,畢竟,要得到一個武者的尊敬,必須要用武力去征服他。

此時眾青年回過頭來,不解地看著宇文天,骨游江上前,道:「聖主,這……」


只是不等他說完,宇文本天便打斷了他的話:「他不服,是因為我的實力不夠,我只有讓他意識到我雙拳之上的力量,才可以讓他低頭!」

說完后,宇文天徑自走到空地,道:「你可以出手了!」

眾青年自行散開,退到角落裡,骨游江神色微凝,對骨蒼天道:「聖主的實力如何?」

「放心吧!聖主可不是一般的武者,我猜不用三招,便可擊敗長谷羅!」

「什麼?」

眾人一聽,駭然變色,三招擊敗長谷羅,那是什麼樣的戰力?

尤其是小古,興奮無比,狂熱地看著宇文天,道:「聖主很強!很強!」

……

宇文天看著四丈外的長谷羅,神色泰然,淡淡地道:「你出手吧!」

長谷羅摸過空間戒指,一把長刀出現在手中,閃著幽黑的光芒。

這是一把准天階的兵器,材料倒是常見,以黑晶和太陰玄鐵煉製,是一件不錯的兵刃。

看了一眼手中的長刀,長谷羅將目光移到宇文天身上,森然道:「刀劍無眼,我要是傷了你,或者殺了你,那麻煩可就大了!」

「儘管出手!聖殿不會追究!」宇文天知道對方的心思,這長谷羅不是什麼好東西,竟敢跟他玩心計,宇文天的心裡已經有了將之斬殺的念頭。

「這可是你說的,希望聖殿不要食言!」

「決不食言!」

長谷羅手中長刀一揮,騰空而起,一股強橫的刀勢凝聚起來,形成了一把三丈長黑色長刀虛影,劈了下來。

「一刀斷流!」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