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英紅痛快的將玉佩遞到李雲面前。

“你就這樣把玉佩給我了?”

李雲愣了愣,忘了去接那塊玉佩。

他實在沒有想到柳英紅會這麼爽快。

要知道,這塊玉佩可是她們柳家的傳家之寶。

當初,柳家被滅族,都沒有把這塊玉佩交出去。

可想而知,這塊玉佩對柳英紅有多重要。

但是,現在柳英紅竟然答應的這麼爽快,他完全沒有料到。

“說實話雲哥,如果是別人,我即便死,也不會把玉佩給他。”

柳英紅道:“但是,你不同,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曾經救過我兩次,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哪還能活到現在。”

“何況,你還對我那麼好,不僅給我高深的修煉功法和武技,還給我厲害的神兵利器,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纔好。現在,你不過是向我討要一塊玉佩而已,我有什麼不願意的?”

“英紅,謝謝的話我就不說了,總之,從今以後,你就是我李雲的妹妹,誰敢欺負你,就是欺負我。”

李雲鄭重的道。

“雲哥,拿去吧。”

柳英紅笑着將玉佩給了李雲。

李雲將玉佩收進了系統空間中。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

另一邊。

李小嵐與李子規悄悄地看着他們,就見李子規道:“你說,他們兩個嘀嘀咕咕的在說什麼呢?”

“你不要那麼八卦好不好,你管他們在說什麼。”

李小嵐道。

“難道你就一點不好奇他們在說什麼?”

李子規看着它。

“這有什麼什麼好好奇的。”

李小嵐翻了個白眼。

“切!我纔不信呢。”

李子規道:“不信,我要去看看,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說着,它便偷偷摸摸的朝李雲他們兩個爬過去。

不過,它還沒有爬出幾步,便被李小嵐一把揪住了尾巴,給拉了回來。

李小嵐瞪着它,道:“你可別想多事,要是讓你老大知道了,沒你的好果子吃。”

“放手,放手呀!”

李子規掙扎了一下,便從它手裏掙脫下來。


瞪着它道:“你不去,還不許我去?”

“不許去!不然我告訴李雲,看他不揍你。”

李小嵐回瞪着它。

“好吧,不去就不去。”

李子規一聽,頓時就焉了。

它還真有點怕李雲揍它。

….

輕易地得到第三塊玉佩,李雲非常高興。

現在,他身上已經有了三塊玉佩,只缺最後一塊,便可聚齊完整的玉佩了。

根據他之前的推測,最後一塊玉佩極有可能在那些戴面具的神祕人的首領手裏。

所以,想得到最後一塊玉佩,還得從神祕人的首領手裏搶過來。

正好,李雲也曾答應過要幫柳英紅報仇雪恨。

現在正是時候了!

想清楚這些事情以後,李雲對柳英紅道:“英紅,你去把林詩詩三人再叫回來,我有話說。”

“好的。”

柳英紅答應一聲,便轉身離開了。

見柳英紅離開,李子規與李小嵐走到了李雲的面前,李子規道:“老大,你跟她說什麼呢?怎麼說了這麼久?”

“你的八卦心怎麼這麼重?”

李雲看着它,笑道。

“老大,你快跟我們說說嘛,她到底跟你說什麼了?”

“別問,以後再告訴你們。”


倒不是李雲不想告訴它們,只不過玉佩的事情說來話長。

要是說起來,可能半天都說不完。

他只是懶得費這個口舌。

“老大,別這樣,趕緊對我們說說啊。”

“行了,李雲都說了,以後再告訴我們,還有什麼好問的。”

李小嵐說着,把李子規拉走了。

李子規不情不願的跟它走了。

李雲見狀,不由的笑着搖搖頭。

不久之後。

柳英紅與林詩詩、譚麟三個回到了這裏。

看見李雲,林詩詩笑着道:“龍主,叫我們回來還有什麼事?莫非是忘了給我們獎賞了?咯咯…”

說罷,便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你想的倒美,還向我討要獎賞,獎賞沒有,鞭子有一頓,你要不要?”

李雲笑問她。

“咯咯,龍主你也沒情義了,我幫你拉了多少人進龍庭,你還要打我。”

林詩詩說完,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着他。

“好了,說正事。”

李雲道:“我把你們叫回來,是因爲計劃有變。”

林詩詩四人臉色一正,道:“龍主,計劃變成什麼樣的了?”

“你們不用去找玉佩的下落了,我要你們去查一些人。”

李雲道。

“查什麼人?”

“一些戴面具的人。”

李雲將那些戴面具的神祕人說了出來。

最後,他道:“你們在城裏幫我把他們找出來,然後,順便查查他們的來歷。”

“戴面具的神祕人?”

林詩詩、譚麟與王維梓眼中有點疑惑,不過還是點頭道:“知道了。”

“好了,沒什麼事了,你們去吧。”

“是。”

林詩詩、譚麟三人先走了。

柳英紅卻自己留了下來,她對着李雲道:“雲哥,你查我的那些仇家,是不是想對他們動手了?”

“不錯,你報仇的時候到了。”

李雲點頭。

“謝謝你,雲哥,我太高興了。”

柳英紅等這一天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現在,這一天終於到來,她臉色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不用急着謝我,等我爲你報了仇,你再謝也不遲。”


李雲笑道。

“嗯,我知道你一定能幫我報仇的。”

柳英紅道。

“那些戴面具的神祕人,你曾經都見過,比林詩詩她們都熟悉許多,你找他們的時候要多留心。”

李雲道:“還有,他們也都認識你,你最好僞裝,不要讓他們認出你來,不然你會很危險的。”

“我明白的,雲哥。”

柳英紅點點頭。

“行了,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了。”

“那我先走了。”

柳英紅說着,便轉身走了。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