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年輕人立刻就知道他踢到了一塊鐵板了,地上的那幾個保鏢也不管了,趕緊跑到轎子邊道:“你別過來,於少爺救命啊,有個人無理取鬧想要來打我,其他的人都被他一下打到在地了。”

“什麼人竟敢如此囂張?這裏可是凌雲城!”話剛說完,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就跨出了轎子,對紅衣年輕人問道:“到底是誰打傷我的護衛?”

紅衣年輕人指了指林雲道:“就是他,就是他把於少爺你的護衛都給打傷了。”

林雲看到這個所謂的於少爺,登時就想起了他是誰了。他的確是百里慧的表哥於鬆文,不過性子有些紈絝,但也不算太壞,至少沒那個膽子鬧出什麼大事來。難道這個於鬆文來到凌雲城藉着他表妹百里慧的勢竟然敢在凌雲城胡鬧麼?

於鬆文隨着紅衣年輕人指着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年輕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於鬆文看清楚這個年輕人的相貌後差點嚇得魂不附體,這位不就是凌雲城的主人林雲麼?他來到凌雲城的確是有些時間了,但林雲一次都沒有見過他,他倒是在遠處見過林雲好多次,沒錯,他的確就是林雲林家主啊。

“白癡!”於鬆文一個耳光扇過去把紅衣年輕人扇得找不到北,自己一溜煙的跑到林雲身前,恭恭敬敬的跪下道:“鬆文不知道家主駕臨,實在是罪該萬死。”說完就戰戰兢兢的跪在那裏不敢辯駁。

周圍的人聽到於鬆文的話頓時大譁,這個看上去傳得很一般的年輕人難道就是凌雲城的主人,林家的家主林雲?看到於鬆文的這幅樣子就知道多半是真的了,齊齊下跪道:“見過家主。”

林雲雙手虛擡,示意周圍的普通人都起來,這才說道:“我是林雲,今天的事情我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日後大家若是有什麼委屈,只管來我林家說,我一定給大家做主!”

周圍的人齊聲歡呼。

於鬆文臉色慘白,也不知道怎麼辯解,只是跪在那裏瑟瑟發抖。

“起來吧。”

聽見林雲的話後,於鬆文這纔起來,戰戰兢兢地道:“家主,我……”

林雲打斷了他的話,對那個紅衣年輕人道:“你過來。”

紅衣年輕人更是不堪,就這麼爬着過來,頭都不敢擡的道:“家主,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這個時候,一隊城衛軍聽到了情況趕緊過來,看見於鬆文跪在地上,再仔細看看林雲,也跟着跪下來道:“見過家主。”

林雲指着紅衣年輕人道:“這個人無視律法,當街打人,幸好被我所制止,你把他帶回去嚴加拷問,依律懲處。”

城衛軍的小隊長立刻就道:“遵命,家主。走,把這個傢伙帶回去。”

“不要呀,家主看在我父親勞苦功高的份上就饒了我這一次吧!”紅衣年輕人哭喊着大叫道,不過林雲理都沒有理。

“你跟我回去。”林雲對於鬆文說了一句,在對着周圍的人感謝幾句就離開了。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那個小子真是林風的兒子?”回到林府後,林雲並沒有去找百里慧,她如今也是事務纏身,也不好去用這種小事去打擾她。

於鬆文臉色慘白,此時看到林雲並沒有去找他最害怕的百里慧稍微鬆了一口氣,答道:“那個人真是林風主事的兒子,叫林幕,我來到凌雲城後與他比較說得來就經常在一起玩……”他擡頭看了看林雲的臉色,發現沒有太大的波動才繼續說道:“今天我和他約了幾個朋友去酒樓去喝酒,這不剛把酒喝完準備回來就發生了這種事情。家主,我絕對不知道那個林幕居然是那種人,我早知道就絕對不和他在一起了。”

“哦,你坐的轎子離他這麼近一點難道一點都沒有聽到動靜?”林雲看着他似笑非笑的問道。

於鬆文突然發現這個家主實在是比百里慧恐怖多了,百里慧遇到這種事情最多也就責罵幾句,心情不好就用符文陣勢折騰他幾下事情也就算過去了。可是這個林雲竟然死纏着這件事情不放,明顯想着追究到底的架勢,心裏不由暗叫一聲苦也。對林幕那個混蛋簡直恨死了,要不是他的話自己怎麼會被林雲當場逮住,出了這麼大一個醜?

“家主我錯了,請你責罰吧。”於鬆文一下子就跪倒地上,戰戰兢兢的匍匐着不敢擡頭。

林雲其實對於鬆文並沒有太大的什麼恨意,這小子說起來就是一個膽子比較小的紈絝,乾點偷雞摸狗的小事還行,若是要幹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他是絕對不敢的。林雲從這件事情看出了一個苗頭,那就是自己和自己親近的人的親戚之類的人在凌雲城內開始作威作福,動輒威脅、毆打那些城裏的人,再這麼放任不管,恐怕過不了多久這些人就敢當街殺人強搶民女了。

這個事情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林雲出生貧寒,在一個偏遠的小山村裏長大,對於這種魚肉百姓的事情最爲深惡痛絕。可是他自己在建立凌雲城後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管理這個城市,雲瑤雖然對於抓大事當然在行,可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估計也沒有人敢給她說,這樣就造成了那些作威作福的人越來越囂張了。

“你起來吧,這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後好好的過生活,若是還有下次,我就沒有這麼好說話了。”林雲輕嘆一聲就讓於鬆文站起來打發他走了,畢竟是百里慧的表哥,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好太過於讓她不好做。

想了想,林雲越來越覺得有整飭凌雲城的必要了,可是他一時半會也找不出從什麼方面着手。站起身來就往雲瑤辦公的地方走去。

“喲,是什麼風把我們的家主大人吹到這裏來了,真是稀客呀。”雲瑤巧笑倩兮的說道。

林雲笑着搖頭道:“我來這裏就不能看看你啊。”

雲瑤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這幾個字。

林雲雙手一攤道:“好吧,我來這裏真有點市,是關於我們凌雲城的。”

雲瑤聽好奇的道:“是什麼事情值得我們的家主大人如此興師動衆的來我這裏過問?”

林雲就把今天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總結道:“我覺得有必要整飭我們的凌雲城了,這裏不僅是我們的家,還是生命神殿的所在地。這種事情一多了,勢必影響人家對我們的印象,所以我就來和你商量一下,瑤兒你覺得怎麼樣?”

雲瑤沉思了片刻道:“夫君你說得對,這些人都是你我的親友,時間一久難免仗着我們的權勢作威作福。只要我們把這股歪風壓下去,以後他們行事的時候就要認真思量了,做這些事情值得還是不值得。”這些人裏面肯定包括雲瑤自己的親友,可是她覺得沒必要包庇這些人,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是林家的大夫人,凡是要以林家的利益爲重。

“瑤兒那你說我們該從什麼地方着手?”林雲對出來這些具體的事物真的不算太上手,所以還是讓專家來處理。

雲瑤思量了一會道:“我們就此次的事情先重懲那個林幕殺一儆百,讓其他人有所警惕。其次頒佈一部法典,把這些方面的事情都寫進去,以後有章可循。最後呢,我們還要設立一個部門用來接待告狀的民衆,這樣一來,想必那些紈絝子弟們也會謹慎多了吧?”

林雲自然是無不允許,笑着道:“我家瑤兒果然是精明幹練,冰雪聰明……”一大串的馬屁就送了上去,反正是拍自己老婆的馬屁,也不算什麼丟臉的事情。

雲瑤握着林雲的手笑道:“好啦,夫君,你肉麻不肉麻啊,我都聽得起雞皮疙瘩了。”她雖然是這麼說,可是眯起的眼睛可是很享用林雲的馬屁的。

“這可都是事實啊,瑤兒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是從來不撒謊的。”林雲笑眯眯的道。

“好啦,夫君,我這下寫下命令讓玲兒送下去。”兩人親熱了一番,雲瑤這才說道。


“不,瑤兒,這一則命令還是我來寫吧,我林雲除了小菲和姐姐以外就沒有其他的親人了。如果是你寫的話在你父親母親那裏難免有些難做人,我就沒有這個顧慮了。”林雲握住正準備去寫字的雲瑤的手,柔聲說道。

雲瑤的心裏涌起陣陣柔情,他們夫妻多年,林雲卻能始終如一的愛她,足以讓任何女人沉淪下去。

……

凌雲城接下來辦法了一道法典,無論是誰,都不可以無故欺壓良善,違者重罰,嚴重者殃及家人。另外凌雲城特別設立一個部門專門管理這些方面的事情,以後誰被欺負了,可以到這裏來告狀。

也是爲了預防誣告這是事情發生,凡是告狀的人必須先在生命神殿祈禱,女神的光輝足以發現任何的謊言。如果撒謊誣告者,情節輕微者鞭笞三十,情節嚴重者立刻處死,絕不留情。

同時宣佈的還有林家主事林風的兒子林幕因爲欺壓良善,當街打人等罪過,被判處鞭笞五十的刑罰。其父林風也因爲教導不善的原因被剝奪主事一職,降爲普通的管事。

這一則法典下去,讓無數普通人爲之歡呼雀躍,因爲他們找到了一位肯真心實意的爲他們着想的領主。無數的紈絝子弟和姦商等人也是爲這個舉措感到惶惶不安,生怕有人誣告或者把以前的事情都揭發出來,凌雲城一時間變得風聲鶴唳起來。

僅僅是頒佈法典的第一天,林家就接到了幾十個平民的告狀,有的是告某些紈絝子弟,有的是告某些官員,林家在當天就予以了回覆了,並且把事情查清楚了,該罰的罰,該殺的殺,一下子就讓凌雲城轟動起來。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裏,林家新設立的部門不斷有人來告狀,着實讓這一個部門的人累壞了。好在過了不久這些紈絝子弟和姦商受到震懾都開始安分起來,沒有人敢頂風作案,他們就逐漸的平穩下來。

凌雲城的風氣因爲這一部法典和執行的力度而頓時爲之一清,紈絝子弟的父母們都再三告誡他們不要在城裏惹事,否則不僅他們自己回受苦,就連家裏也會一起遭殃。

也不是沒有人想反對這一部法典,可是在凌雲城裏林家就是天,就算是大晉皇室也管不到這裏。誰不服就鎮壓誰,反正他們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看着,隨時都可以換人。

隨着這部法典的頒發,凌雲城的人口再度攀升,信奉生命女神的信徒也在持續的增加,可謂是雙贏。

此時的凌雲城儼然成了大晉第一大城市,無數的商會和商人都雲集在這裏,在這裏基本上可以買到能在大陸上出現的任何東西,只要你有足夠的錢支付。而且這裏的治安也是非常的好,不能說夜不閉戶路不拾遺,但也可以說是非常的安全了,一般在城裏沒有任何人敢搶劫。

因此凌雲城吸引了大量的商人來到這裏安家落戶,成就了無數的商業傳奇。

“自從頒佈了這一部法典後,凌雲城愈加的繁榮了,夫君,這都是你的功勞啊。”雲瑤看着凌雲城這個月的財務報表,感嘆的說道。

林雲謙虛的道:“還是我家瑤兒處理得當,才能想出這種辦法,功勞你可是大頭,我可不敢和你爭。”


雲瑤笑着道:“要不是夫君你看到了這些事情,我怎麼能知道原來我們的凌雲城竟然有這麼亂了?我覺得日後我們還有必要建立一支暗探,專門負責凌雲城,夫君你覺得怎麼樣?”

林雲想都不想的道:“瑤兒你去弄好了,這支暗探直接對你負責就好,我對這些方面沒有你的一半厲害。”

“夫君,你這個大掌櫃的老是做甩手掌櫃,可苦了我們這些個夥計了,你可要補償我。”

“沒問題,瑤兒你在哪裏補償,這裏還是去牀上都可以,我沒有任何意見的。”

“夫君你好壞……” 時間過得飛快,一晃就是五年過去了,在這五年林家和凌雲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林家的實力因爲有着數之不盡的上古丹藥和其他上古寶物支持,不算林彩蝶現在已經有了七位武聖級高手,三十多位武尊級高手,數百武宗級高手,實力之強已經是問之無愧的大晉乃至天夢大陸第一家族了。

凌雲城也從五年前的剛開始緩慢的盈利變成了現在的日進斗金,不知道多少勢力眼紅凌雲城的盈利,可是卻沒有哪一個勢力敢來凌雲城騷擾。

林家的衆人的實力也突飛猛進,雲瑤等衆女的實力紛紛達到武宗境界,百里慧更是已經達到武尊巔峯的境界,隨時都有可能修到武聖境界。造成百里慧的修爲這麼快進階的主要就是她身爲生命神殿的教宗,每日與生命神力打交道,多多少少的有一些生命神力存留在體內,再加上教宗只此一件的權杖和衣冠的修爲加成,她有這麼快的修煉速度就不難想象了。

魚露的實力更加的高深莫測了,以前她只是苦修就已經修到了武神境界,現在有了生命神力的輔助她的修爲更是驚人,據她自己說距離她突破下一個大境界已經不遠了。

林彩蝶本身天賦之高,比林雲不知道高到那裏去了,現在修爲有魚露指點,有生命神力輔助,修爲更是一日千里,一年前已經突破到了武神境界,成爲林家的有一個巔峯戰力。

至於丹兒,據她自己說生命神力已經完全的掌握了,而且在運用上已經爐火純青,不比上一代的生命女神艾露西亞低,信仰力量也儲存了許多,現在就等毀滅之神的復生了。

而林雲自己的修爲更是快得驚人,誰叫他隔三差五的就和擁有最純粹的生命神力的生命女神丹兒歡好一次,每一次歡好丹兒最純粹的生命神力就會融入他的身體,讓他的修爲如同坐了火箭般的躥升。現在林雲的修爲已經達到了武聖巔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武神境界,也就是上古功法天衍訣的第十二層。

林雲現在已經完全不用服食某些特有的靈藥來突破境界了,他發現只要自己的心靈上的修爲足夠,就可以水到渠成般的突破到下一個境界,根本就不需要什麼丹藥和靈藥。所以在這五年裏,林雲專心的研究心靈的力量,他越研究就越發現心靈上的力量是何等的偉大,比之精神力更加的難以捉摸。

心靈的力量和精神力看似非常相似,也有非常多的相同點,可是從本質上來看卻是兩樣截然相反的東西。精神力是儲存在人體上丹田泥丸宮裏的一種神奇的力量,他是人能夠思想的最主要的一樣必備的東西,也可以經過修煉變得更強,沒有了它人就變成了一具沒有思想的行屍走肉。

心靈的力量則是不同,它甚至沒有具體的形式,不能經過修煉而變得更加強大,每個人的心靈力量都是一樣的,只是看他怎麼運用了。比如說一個沒有修爲的母親可以在自己的孩子被埋在倒塌的房裏的時候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把上千斤的重物推開,這種列子就是心靈力量的最佳表達方式。

林雲就在想,是不是可以把這種心靈的力量運用到武者身上來呢?

不得不說林雲現在做的就是一種前無古人的創舉,連魚露和林彩蝶都爲之驚歎不已,聲稱若是林雲真的創造出這樣的武技心法,那麼他必然是日後天夢大陸宗師級的人物,整個大陸的格局都要爲此爲改變。

在這五年裏,林雲沒有動過一次手,可是他的武技並沒有隨之生疏,相反的是他自創的修羅九擊和追風身法已經達到了改無可改的地步了。不過林雲並沒有把這一套的武技傳給自己的兒子和女兒,只是把身法教了他們,因爲修羅九擊需要大量的殺戮才能真正體會到他的精髓,所以他打算最近收一個徒弟來傳承他的這一套武技。

經過五年的苦思冥想,林雲已經對心靈的力量有所瞭解了,這種神奇的力量在上古到現在都沒有被人所重視,因爲它根本就提升不了武者哪怕一絲一毫的力量。

林雲現在的打算就是用這種心靈的力量爲根本創造一份普天下第一份的這種類型的功法,不過他現在還覺得還遠遠沒有弄清楚心靈力量的本質,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把這一份功法完成就不錯了。

現在的林雲,每天就和一個普通人一樣的吃法睡覺,沒有修煉心法也沒有磨練武技,因爲在心靈的力量已經足以彌補這一切了。第十一層的天衍訣、大成的修煉九擊和追風身法已經說明了一切。

這一天,林雲照例一個人易容後慢悠悠的逛在凌雲城的大街小巷,走累了就隨意去一個酒樓茶館去休息一陣,他慢慢的走在街頭,可是街上的衆人卻彷彿沒有察覺道有這麼一個人似的,他的氣息已經完全的與凌雲城融爲了一體。

不知不覺中,林雲就感覺自己進入了某個奇怪的境界,到每走出一步彷彿都踏在大地的脈搏上,一呼一吸間他的真元就已經運行了一個大周天。他甚至都閉起眼睛起來,也沒有用精神力探測外面的情形,更沒有用超人的耳力去傾聽路人的行走的聲音,就是隨着大地的脈搏上行走,但就是這麼行走,他在人潮擁擠的街頭卻沒有撞到任何人。

林府裏面,林彩蝶和魚露同時停止了自己的修煉,不約而同的隱匿身形飛到了林雲所在的附近。當她們看到林雲現在的情況時都不禁叫道:“通靈境界!”

所謂通靈境界,也稱爲通靈狀態,就是指一個武者能夠溝通天地的境界。傳聞只要達到過一次這種境界,就可以輕鬆的修到武者的最高境界,不過至上古以來,還沒有聽說一個人有進入過這種境界。

林彩蝶和魚露看了又看,終於不再懷疑,顫聲道:“真的是通靈境界,沒錯,他現在的表現就是和傳說中的通靈境界一模一樣!”

“想不到我林家的子孫竟然有人進入這種傳說中的狀態,真是老天有眼啊!”林彩蝶激動得不能自己,比自己進入這種狀態還要激動幾分。

魚露看着彷彿入神的林雲,喃喃的道:“難怪殿下會一眼就看中他,原來他竟然有如此的潛質,假以時日,他成爲天夢大陸第一人也不是不能。不,只要他活着經過毀滅之神的災難,他必然會成爲天夢大陸第一人!”

林彩蝶隨即擔憂的道:“前輩,你看雲兒在這個鬧市裏面進入這種狀態,會不會有人影響到他?”若不是看在林雲現在已經在人羣裏了,她早就下去把街上的行人都趕走了,哪裏還能讓他們影響到林雲的狀態。

魚露神色凝重的道:“應該沒用問題的,你看他雖然閉着眼睛,可是每一次踏出步伐都是彷彿經過最精心的計算,不會碰到任何人也不會讓其他人碰到他。若是你下去把人都給趕走了,說不定反而會對林雲造成影響。”

林彩蝶就輕嘆一聲道:“那就只有請女神保佑了。”

好不容易親自看到傳說中的通靈境界,兩人自然也不會就此離開,她們一路跟隨林雲前進着,也順便把前面那些不長眼的人都給清理掉。

林雲這一走就走了一個時辰,期間沒有半點停留和猶豫,已經快走到凌雲城的另一邊的城門口了。

兩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林雲該如何處理,是直接出去,還是原路返回抑或就從通靈狀態中清醒過來。

“前輩,你看雲兒此時的氣息,莫不是他……他要……”林彩蝶激動得快說不出話來了,這種氣息她太熟悉了,一年前的時候也有過這種氣息,然後突破到了武神境界。

魚露也是震驚莫名,現在的天地元力濃度比上古來何止低了百十倍,所以現在的武者基本上到了武聖也就到頭了,因爲天地元力根本不足以支撐一個武者突破到武神。她自己就不說了,林彩蝶的天賦何等之高,可是修到了武聖巔峯也是毫無寸進。若不是用了大量的丹藥和聚靈符文陣的幫助,林彩蝶現在也突破不了武神境界,而且過程還十分的危險,一不注意小命就沒有了。

可是林雲這個情況也太讓人震驚了,他此時就如同喝水吃飯一樣的簡單修爲馬上就要突破到武神境界了,難道通靈境界真的竟有如此神效?

此時的林雲根本就沒有主要到自己的修爲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他還是一步步的踏着大地的脈搏往前走着,彷彿水到渠成一般,他自己都沒有感到他自己的修爲此時已經達到了武神境界。

林雲現在纔多少歲,還不到三十歲,可是他的修爲就已經突破到了傳說中的武者最高境界武神境界。如果把這一個消息傳出去,不知道多少的武者會羞憤的自殺,和林雲比起來,他們的天資就笨得和豬沒有什麼兩樣了,這還叫他們怎麼活? 當林雲走到城門口那一霎,他突然就從那種神奇的狀態裏面清醒過來,正在疑惑他怎麼走到這裏的時候身後傳來林彩蝶的聲音,“雲兒,跟我們走。”

林雲轉過頭,林彩蝶和魚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隨即也立刻跟着她們走到一個沒人的小茶館裏面。

“咦,我的修爲……”林雲剛走幾步就發現自己的修爲彷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可是也沒有什麼時間仔細查看自己的變化,就一路跟着二人來到茶館裏面。


估計此時正是中午,茶館裏面也沒有人,三人落座後林彩蝶就問道:“雲兒,你感覺怎麼樣了?”

林雲這才又閒暇仔細查看自己的變化,這一查讓他自己都吃驚不少,本來他的修爲就已經修到了武聖巔峯,可是現在自己的修爲比剛纔他出門的時候何止高了十倍?而且真元之精純也彷彿經過了十多年日夜不停的錘鍊所成。所有的一切都只說明一件事,他又一次突破了,而且這一次突破是從武聖巔峯直接突破到武神境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