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每個人,都化身爲狂徒,準備血洗屍兵。

幽冥皇和玄龜皇,還有十八王者妖獸,都被林辰召喚了出來!一時之間,林辰所在的地方成爲了焦點。

"那小子,請來了妖王助陣,天不亡我姬家!"

姬明浩的心聲,響徹心底。 林辰的到來,妖獸領地的二皇十八王的出現,讓姬家看到了希望,讓姬水城的勇士看到了未來。

局勢一面倒的情況下,林辰如同救世主一般,出現了。

姬長空更加賣力的攻擊準孟不凡,讓孟不凡頗爲狼狽,漸漸不支。

姬長豐亦是如此,逼得左木招架不住。

要不是赤血屍兵的數量龐大,姬家的底蘊就可以抵禦住赤血聖教和孟家的入侵。

假若孟家的底蘊和赤血聖教的全部兵力不分成兩路進攻的話,估計就算林辰率領妖獸而來,也會是一敗塗地。

畢竟,數量巨大,就算是自曝,也只能讓赤血屍兵碎裂。如果其他傷害,即使破碎腹髒,頭顱不掉,赤血屍兵還是會沒完沒了。

林辰極度瘋狂,瘋狂的一面,如同血液裏本來就藏有的潛能,在血戰的刺激之下,猛然爆發出來。

紫貂,九尾猿猴,還有吞噬蟻王,全部加入了戰鬥,密密麻麻的赤血屍兵,如同大地之蟻一般,在姬水城下,血紅數裏。

天地哀嚎,妖獸咆哮,幽冥皇和玄龜皇也是有些震驚,俯瞰整個戰場,赤血屍兵的頑強生命力,血煞之氣,遮天蔽日。

十八大王者妖獸衝入戰場化出本體模樣,瘋狂的屠戮赤血屍兵,林辰的命令之下,只有把赤血屍兵粉碎,才能終止屍兵的殺戮。

林辰身穿玄鐵靈甲,手捏霸火刀,也衝入了戰場之中。

“霸刀決!”

“七玄刀法!”

“光遁隕殺拳!”

血戰血殺,殺戮,激發內心的狂徒血脈,弒神一族,與天戰鬥,與地爭雄,神擋弒神,佛擋屠佛,是一羣爲了夢想,不斷殺戮的種族,也只有殺戮,才站在了遠古第一種族的金字塔最頂尖,讓無數種族頂禮膜拜。

“血屍魔王,出來吧!屠盡眼前一切,滅盡拂逆你尊嚴之人!”

左木歷喝一聲,不顧姬長豐的兇猛攻擊,徑直盤坐在虛空,雙手快速捏訣。

林辰和二皇十八王的到來,讓勝利的天平傾向了姬家一方,不得已,只能動用赤血聖教的禁忌血術!

相同的一幕出現,孟不凡也是盤坐虛空,開始吟唱禁忌術法。地上爆裂激斗的赤血聖教長老,也是如此。

似乎,赤血聖教的禁忌之術,非一人可以啓動。

幽冥皇和玄龜皇意識到了不對勁,要是讓禁忌之術順利展開,當真是浩劫。

“快阻止他們發動禁忌之術!”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不對勁,紛紛不要命的衝向了左木,孟不凡,還有赤血聖教的衆長老。


事與願違,赤血屍兵不要命的凝聚外他們的身邊,變成一具魯肉盾,護住了左木,孟不凡和衆赤血聖教的長老,一時之間,根本接近不了這些發動禁忌的傢伙。

天空,血腥味更加的濃重,地上的血液如同受到召喚一般,瘋狂的衝向虛空,凝聚成了一片天空血湖,觸目驚心,驚人氣勢磅礴到駭人至極的地步,讓人靈魂都在顫抖。

血湖散發出強烈的邪惡,幽晏,鬼魅,詭異,殺戮,血腥的氣息,如同天地罡風,瘋狂的撕裂着地上的屍體,紛紛把屍體裏殘存的血液都帶上虛空。

姬水城外,血湖當天,如同滅世風暴一般,詭異的血湖在吸取了地上所有屍體的血液之後,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血屍魔王!現!”衆長老哥左木都同時歷喝一聲。

紛紛噴出一口精血,衆人個個臉色立馬蒼白起來,顯然所噴出的,都是本名精血,不是一般的血液。

平靜下來的血湖,開始散發一股讓空間都扭曲的波動,散發出一道道血光,罩住了孟不凡和左木,以及衆長老。只見,地上的赤血屍兵,瘋狂的衝向了血湖,快速進入血湖之後消失不見。

斷斷片刻,姬水城哉的赤血屍兵都進入了天空血湖裏。左木等人又有血光的保護,一時之間,都別無他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禁忌之術啓動。

血湖裏,被一層血霧瀰漫,根本看不清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直到一具龐大的血屍從血湖裏出現,落在姬水城外,血霧纔開始擴散開來。


巨大的血屍,濃烈無比的血腥味氣息,沒有頭顱的巨屍,四條粗大的手臂,手臂之上骨刺猙獰,鋒利無比,堪比許多神兵利器。

巨大的血屍從血湖裏一具具的出現,最後,血湖消失,所有的赤血屍兵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十具龐大的血屍,散發濃烈的血煞氣。

左木和孟不凡等人也紛紛站立起來,出了臉色蒼白以外,臉上竟然洋溢着那不可一世的奸笑。如同見到姬家滅亡的場景。

“姬水城,今日易主,姬家,今日除名!”左木蒼白的臉顯得有些猙獰,說出來的話如同神旨一般。

十具血屍,散發的波動都是歸虛境界,讓姬家和所有人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十大歸虛境界,姬家用什麼來抵抗,左木和孟不凡這兩個歸虛境界的人,都讓姬家有些狼狽了,在多出十具歸虛境界的血屍魔王,姬家,根本就沒有一絲勝算。

“血屍魔王,進攻!”左木歷喝一聲,聲音上傳蒼穹,下達九幽,如同安魂曲,如同殺人語,天命難違。

赤血聖教的一些長老,聽到左木的命令之後,紛紛衝向了血屍魔王,落在了血屍魔王的脖頸之處。

化爲一個血色巨球狀,血色巨球裏包裹着一位位赤血聖教的長老,而血色巨球,則代替了血屍魔王的頭顱一般。

一具具血屍魔王衝殺而來,行動敏捷,氣勢鋪天蓋地,十具血屍奔跑,大地都在顫抖,這樣的震撼力,讓許多姬家和姬水城的修煉者都嚇呆了,沒有躲開血屍魔王的衝擊,紛紛化爲血霧,被踐踏而死。

幽冥皇看着衝來的十具血屍魔王,冷咧着眼,發佈着一系列的命令。

“十具血屍魔王,姬家主托住一具,林辰一具,玄龜中一具,老夫一具,其餘六具,十八王者妖獸每三王對付一具,姬家小輩和姬水城修煉者輔助王者妖獸參戰,只要扛過這十具血屍魔王,勝利就屬於我們!尊嚴就被我們捍衛!”

幽冥皇的聲音冷靜而有氣勢,無形之中,讓姬家和姬水城心裏打退堂鼓的人都重新看到了希望,都紛紛怒吼咆哮的衝向了各自的目標。 赤血聖教被逼迫的動用禁忌之術,這是赤血聖教統治朱雀大陸以來僅有得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赤血屍兵的絕滅,造就了十具歸虛境界的血屍魔王,此刻的赤血聖教和孟家,擁有的歸虛境界達到了十幾位之多,本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此刻卻出現了十幾位,怎能不駭人聽聞。

林辰嗜血瘋狂,歸虛境界,以他煉虛巔峯境界的實力,還有手上的聖器,寶術,未嘗沒有一戰之力,這也是幽冥皇可以放心讓他對付一具血屍魔王的原因所在。

幽冥皇的意識裏,只要林辰拖住血屍魔王即可,待其他人屠滅血屍魔王,在來對付林辰這具,就不是問題。

姬水城裏,姬明虎看着城外多變的戰局,心裏也不是滋味,奈何自己的境界位煉虛巔峯境界,而且還要保護姬家的希望之火,根本不能前去參戰。

一旁的杜莎亦是如此,雖爲歸虛第一境界,可姬明浩不讓他參加戰鬥,亦是讓她無可奈何。

“不行,此刻姬家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我不能坐以待斃!我要去戰鬥,陪着明浩!那怕一起死也在所不惜!”杜莎美目流轉,下定了決心,從姬水城裏就要狂奔而出。

“嫂子,不可,明浩交代我不能讓你出去涉險,我們還是在城裏等消息吧!”姬明虎歉阻道。

“明虎,保護姬家火種的重任就交給你了!記住,一定要讓姬家傳承下去!”

說完,杜莎不顧阻抗,身影消失在了姬水城內。

姬水城外,戰鬥波及範圍廣闊空前,十大血屍魔王都不是軟柿子,林辰一人獨自抗衡一具血屍魔王,另外還有紫貂,小猴子在一旁幫忙分擔壓力,打得很是艱辛。

杜莎一出姬水城,就發覺了林辰的處境不妙,當即過來幫忙。


“杜姨,你去幫助其他人,這具血屍魔王,也許是我突破到歸虛境界的契機,我要一個人獨自戰鬥!”林辰適時的阻止了杜莎的相助。

“小林子,別逞強,扛不住隨時叫杜姨!”杜莎以後快速離開了,去幫助姬明浩,希望可以屠滅一隻血屍魔王,讓姬家者一面的壓力下降。

天麟神獸此刻則是在林辰的星辰戒裏怒吼咆哮,如同一個憋屈的孩童,不停的咒罵林辰不仗義,不夠兄弟,在血戰爆發之前,竟然讓他在星辰戒裏修煉。

“哼,那隻小林辰,一定是嫉妒哥的戰鬥力,故而把自己關起來,怕我搶它的風頭,哼,我是這種人嗎?我可是一隻很低調的!”天麟化爲之前的魁梧大漢,在萬物源母樹下喃喃自語,怒吼唾罵,完全就是一副潑皮無賴的樣子。

林辰此刻正在邯戰,根本沒有心思去關注憤怒的天麟。

只是天麟誤解了林辰的意圖,林辰對天麟,就是把天麟看成保命符,在關鍵時候,姬家不敵之時,可以借用天麟神獸的巔峯戰鬥力,瞬間撕碎虛空,穿越空間,回到武風大陸,渡過朱雀大陸的浩劫風波。

而天麟,只是單純的以爲林辰要搶它風頭而已,純屬小孩子心態。

“哼,等我出去,老子我非要虐你一頓,出出氣!”

的確,此刻的天麟,戰鬥力已經超過了林辰,甚至幽冥皇或者玄龜皇,沒有人真正激發出神獸的真正變態般的超神實力。

姬水城外,林辰顯得壓力頗大,要不是擁有聖器玄鐵靈甲,還有霸火刀的幫忙,紫貂,九尾猿猴的分擔壓力,林辰恐怕撐不住。

這具血屍魔王,境界估計是歸虛第二境界,甚至,是一隻隨時可以突破到歸虛第三境界的魔王。

“沒辦法!只能藉助異火之力!”林辰幽深的眼瞳裏充滿了堅定之色,不把此血屍魔王殺死,顯然林辰是不會放棄的。

林辰認定是事!竭盡所能,他也會去實現,這是他的原則,也是他的道心。

"地獄之火!"

林辰呼嘯一聲,從魂海里迅速飛出一道黑色的小火苗,漂浮在踏的額頭之上,顯得有些靈動,沒有散發炙熱的黑色巨焰,也沒有弄出多大的波動,安安靜靜的,如同一個乖巧的孩童一般。

地獄之火,當年的靈識,已經被他煉化,此刻的地獄之火,靈識重新誕生,況且,極其依賴林辰。

“霸刀決!”

林辰橫天一道,厚實的力量凝練無比,刀芒巨身之上佈滿了黑色的火焰,正是地獄之火。

朝着不遠處的地獄之火用盡全力的劈殺而去,氣勢滔滔不絕,和之前的霸刀決唯一不同的就是刀芒上凝聚了地獄之火。

地獄之火,林辰可是知道的,那可怕的炎力,可以粉碎一切,灼燒無形之魂,損壞真鋼之體。

之前的霸刀決,威力絕倫,可是劈砍到血屍魔王身上,也只留下了淺淺的刀痕,根本達不到致命傷。而且,血屍魔王擁有逆天的恢復能力,不多時就會恢復如此,而且靈力如同永遠不會枯竭一般。

黑色巨型刀芒沖天而下,慣絕天地。狠狠的劈砍道了血屍魔王的一條阻擋的手臂之上。

“呃唔,怒吼!”血屍魔王發出爆裂的咆哮聲!似乎,這一擊,讓他吃到了痛楚。

黑色火焰可怕至極,血屍魔王的傷口之上還有殘留,頓時讓血屍魔王哀嚎,頭顱上的血色巨樹也搖搖欲墜起來,顯然裏面的赤血聖教長老恐怕也是在受着煎熬。

“小林子,這種奇異的結合體必須全部焚燬!不然都有再生的能力!”林辰的腦海裏傳來幽冥地火的忠告。

林辰迅速調集地獄之火的火焰,把地上的一截粗壯的血色手臂化爲飛灰。

而且,經過使用地獄之火,林辰還發現了地獄之火切開的傷口,恢復速度極其緩慢。

“血屍魔王,遇到你家林爺爺,註定你將是死無全屍!”林辰咆哮一聲,提着霸火刀就衝向了血屍魔王。

血屍魔王也是猙獰怒吼,甩動着殘餘的三隻手臂衝擊而來,似乎,林辰的存在,的卻讓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脅。 戰鬥激烈,流血匐擼,屍骨破碎。

林辰藉助星武宗的星芒遁,還有霸絕天地的霸刀決,一路斬殺,把血屍魔王的殘餘三條手臂都砍了下來,被地獄之火紛紛化爲灰燼。

林辰的靈氣也被消耗個徹底,霸刀決的每一次使用,都是高強度的靈力消耗,林辰已經劈砍了幾十刀,比起以前,林辰確實強大了不少。

“林辰,借用天火焚燬這具屍體!”幽冥地火提出建議。

“好!”

林辰收起霸刀,盤坐在虛空,心裏寧靜,地獄之火安靜的漂浮在頭頂之上,林辰經過識海里,九龍刀安靜漂浮,散發着一股特有的氣機在林辰的識海之中,如同天然的屏障,保護着林辰的識海不被強大的外力所瞬間摧毀。

雖然九龍刀已經解封,課林辰的實力還不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九龍刀,故而只有在林辰無力抵抗之時,纔可以起到護主。

地獄之火,幽冥地火,還有那之前收服不久的朱雀天火,紛紛出現在林辰的頭頂之上。

炙熱的烈焰瞬間傳遍方圓幾裏,異火現世,林辰已經盡力控制外放的火焰之力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可惜事與願違!想低調也低調不起來。

戰鬥中的一切人,都感知到了那股可以焚燒靈魂的氣息,紛紛不自覺的離林辰更遠了!

就連血屍魔王,也如同見到自己的天敵一般,哀嚎着退了開來。

天空之上的血煞之氣也紛紛被強大的炎熱氣息所吞噬。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