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現在看來他們的確都是好人,可是……有句話叫做,日久見人心。”蜜糖道:“即便是你,也並非和陳博士有長時間的接觸啊。”

對此金鑫並不否認,她的確和陳博士沒有太多的接觸。

“有些事情或許並不是那麼容易說清楚的。”蜜糖道:“這個我也知道,所以我絕對不會否認陳博士,只是覺得我們之間最好還是保持距離。”

金鑫理解蜜糖的擔憂,點點頭道:“的確如此,換做是誰都會有這樣子的擔心。”

“我也希望世界上能夠有一個英雄聯盟。”蜜糖道:“希望一切都能如我們所願吧。”

“早點睡吧。”金鑫笑了笑:“時間不早了。”

“恩。”

兩人入睡之後,整個房間一片沉靜,除了王聰偶爾會發出幾聲輕鼾之外,一切都安安靜靜。

一夜之間,整個燕京城裏就像是颳了一場九十九級的颶風。第二天清晨準備了八層過濾網口罩準備出門遛彎的老頭全部震驚了,這天氣簡直讓他們有種回到了“童年”的感覺。

“哎呀,這空氣質量簡直是回到瞭解放前啊。”老張頭一臉幸福,猛吸幾口清新的晨氣。

老李頭也笑的跟花兒似的:“這些年早上出門鍛鍊,總是擔心會因爲多吸幾口霧霾得個肺癌,今天爽啊。”

“就怕這也就一天的好空氣,明天又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兒了呢。”

“就是就是,趁着今天的空氣好,咱就多吸幾口,這種日子以後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老李頭使勁兒的享受着清新的空氣。

沒有人會知道,昨天的晚上的一戰,影響燕京這些年空氣質量的大怪物徹底被剷除了。

同時,神劍局的人連夜把坍塌的山洞給扒開了,找到霧霾獸的屍體第一時間運送離開。雖然這個怪物已經掛掉了,但或許還是有研究的價值,哪怕是隻有一丁點的價值,楊大錘也不會放過的。

整整一夜,神劍局的人都在忙碌,終於在燕京迎來清晨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

楊大錘雖然是整夜未眠,但卻是精神的很,他不敢想象,憑藉人的力量怎麼可能把這麼一頭怪物給幹掉的。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黑狼。”楊大錘突然對身旁的文仲道:“讓你單挑這怪物,你有多少取勝的把握。”

文仲欲言又止,好好考慮了一下之後,才緩緩開口:“這東西畢竟已經死了,我也不好說……我有百分之百的自信,但是我不敢保證這個東西若是活着有什麼樣子的威力。”

“我可是聽陳博士說,昨天他安排了五個人來幫他們,才把這怪物給弄死的。”楊大錘驚歎一聲。

文仲沉默了一會兒:“那我恐怕一點勝算都沒有。陳博士手下隨便五個人都能把我……呵……更不用說再加上那幾個傢伙了。”

“能把這怪物給造出來的人,當真是居心叵測啊。”楊大錘搖了搖頭。

“對於這種人,雖遠必誅!”文仲瞪眼道。

楊大錘淡淡道:“對於那種未知的力量,我們恐怕還不能輕舉妄動。”

文仲對此雖然是心中有恨,但卻還真的是不知如何纔好:“局長,那我們也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們這樣發展下去吧,他們已經在燕京養了這樣一個怪物,以後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還不知道呢。”

楊大錘點點頭:“是啊,的確是不能讓他們這樣繼續下去了。”

“您下命令,我馬上準備帶人執行。”文仲道。

“對於那些擁有超自然異能力的人而言,我們絕對不能硬拼,硬拼對我們一點好處都沒有。”楊大錘道:“對付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用他們的人解決他們的問題。”

文仲知道,楊大錘這些年對英雄聯盟的人都“供奉”着,目的就是在關鍵時刻有他們的人出手。

但是最近半年的時間裏,陳博士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和他們之間的聯繫變得一點都不如從前親密了。

至少在文仲看來,陳博士有種想要和神劍局撇清關係的意思。

關於這一點,文仲相信不只是他能感覺得到,楊大錘肯定更清楚,他和陳博士之間可是老熟人的關係。

“局長,現在我總覺得陳博士他對我們……”文仲欲言又止,擔心的是楊大錘和陳博士之間的關係,有些話他說了或許會顯得有些過分。

楊大錘看的出文仲的尷尬,接過話道:“陳博士現在對我們有戒心。”

文仲點點頭,他就是這個意思,陳博士對他們的戒心已經是放在臺面上的事情了,這一點楊大錘不可能看不出來。


“但是至少在這件事情上,看的出來他對我還是有信任的。”楊大錘淡淡道:“至少他沒有偷偷把霧霾獸的屍體給藏起來。”

文仲卻不這樣認爲:“這樣一個怪物的屍體對於他們而言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他們還要費時費力的去挖掘,想掩蓋這麼大的動靜也似乎不可能。”


楊大錘微微一笑:“所以你覺得他們是因爲太麻煩,所以才讓我們來解決了?”

“當然。”文仲道:“如果他們只是抓住一個人的話,什麼時候說過交給我們處理了?”


楊大錘沒有否認,這一點陳博士確實做的非常堅決,絕對不給他們神劍局一點研究的機會。

因爲陳博士自己很清楚,如果異能力者被神劍局得到,神劍局一定會請他們能請到的最厲害的專家進行解剖和研究。

一旦解剖和分析得到某些對他們異能者不利的東西,那對於他們而言是極其危險的。

不只是陳博士對楊大錘他們有戒備,楊大錘同樣也有這種戒備,擁有超自然異能力的這些傢伙對於他而言,永遠都是一種隱患,他沒有辦法完全相信這些傢伙。

別說是超能力者,就算是普通人都可能會冒出一些邪惡的想法,但是普通人沒有實踐的能力,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壓下來。

但這些人就不一樣了,這些人有那種異能力,有那種可以把一切變得更簡單的辦法。

那種不費吹灰之力的犯罪,就不會讓人產生心理上的顧忌,這是不可否認毋庸置疑的事情,所以纔會激起人們最原始的那種犯罪慾望。

楊大錘可不相信什麼所謂的“人之初,性本善”這些東西。

楊大錘覺得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有邪念,犯罪與否只是和犯罪代價和犯罪成本掛鉤!

如果說犯罪成本極低而且沒有難度,犯罪之後又沒有什麼代價,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人會善良?就好比一個人可以很輕鬆的去搶銀行,然後還沒有人能把他怎麼樣,而且還無法懲罰他的時候,他還會懼怕嗎?

那自然是不會有人懼怕的,任何人都一樣,懼怕的不是“搶銀行”這件事情,而是搶銀行能不能成功,成功之後會不會被逮捕。倘若這兩點沒問題,那誰都不會懼怕這件事情了。

楊大錘拍了拍文仲的肩膀,淡淡道:“我們只需要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至於其他的,等待時機吧……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文仲使勁兒的點點頭:“我會努力的。”

楊大錘很慶幸,自己身邊能夠有這樣一個得力助手,文仲幫他解決了太多麻煩的事情了,很多時候他都不知道,若是沒有文仲的話他該如何是好。

天色越來越亮,他們必須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這種事情絕對不能驚擾到羣衆,若是被羣衆察覺,勢必會造成莫名的恐慌。

對社會的影響是他這個神劍局局長必須要考慮的事情。 關曉萌在睡意朦朧中睜開眼,雖然她很熟悉映入眼簾的這一盞頂燈,可是卻完全搞不明白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讓她更爲震驚的是,她旁邊居然睡了一個女人!一夜之間自己就“出櫃”了?這不可能啊!她太清楚自己的情況了,正兒八經的純直女,絕對不是彎的!

關曉萌想在牀上小心翼翼的下來逃走,但微弱的挪動還是驚擾了冰冰。

“你醒了!”冰冰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關曉萌想下牀,一瞬間就精神了,蹭的一下坐了起來。

這可真把關曉萌嚇了個半死,沒等關曉萌回過神兒來,冰冰又一把將她推到在牀上,關曉萌的腦子瞬間就一片空白!

臥槽!這又不是男女之間剛剛處朋友,男的早上有反應,憋不住就要大戰一番,這女的和女的至於嗎?又沒有清晨的正常反應可言,搞什麼飛機啊!

“你沒事兒了?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冰冰焦急道:“你現在千萬不要隨便亂動,你要注意休息知道嗎?”

關曉萌是一臉的懵圈,眼前這女人究竟是誰啊?

“昨天晚上辛苦你了,我知道你承受的那些一定是一般人承受不住的,或許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冰冰完全沒有意識到關曉萌的不對勁兒:“如果你因爲我們幾個而受傷,我心裏真的會過意不去的,我們幾個一定會負責的。”

關曉萌此刻的思緒徹底的爆炸了,我的天吶!

幾個!?沒錯!她說的居然是幾個!

不只是一個人!還對她的身體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一般人都承受不住?

每一句話都讓關曉萌驚恐萬分,她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然後又小心翼翼的感受了一下自己此刻有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可她沒什麼感覺啊……平日裏看那些言情小說,套路不都是一樣的嗎?

傻白甜不知道怎麼就稀裏糊塗的跟人睡了,那感覺都是異物突入,身體被撕裂了似的,對方還是一個超級勇猛無比的傢伙,征戰沙場一整宿都不累的。

傻白甜第二天走路都可能要扶着牆呢。

可是關曉萌完全沒有那種感覺啊?是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完全就跟沒事兒人似的……難不成是因爲平日裏喜歡跑跑步,做做瑜伽,身體素質太好了?

所以被幾個人折騰一宿都沒關係嗎?

關曉萌越想心裏就越是無法平靜,趕緊一把將冰冰給推開:“你究竟是什麼人!我這是在哪?”

冰冰腦子嗡了一聲,完了,看樣子關曉萌也跟阿蔥一樣,這是被清除了記憶嗎?關曉萌居然就連自己的房間都不記得了。

“我是冰冰啊……曉萌,這裏是你家。”冰冰道:“你仔細想想,或許你還沒有休息夠呢,不然你快點再休息一會,等一下起來可能就什麼都記得了。”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關曉萌搖搖頭:“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冰冰,這裏是我家?開什麼玩笑……我家住什麼地方我能不知道嗎?”

兩人說話的聲音最先驚醒了蜜糖和金鑫,隨後王聰也一下就精神了起來。

但還沒等王聰走過去一探究竟的時候,梨子就穿着一件沒掩蓋多少身體的睡衣就衝出她的臥室,內內上的海綿寶寶都被快速的扭動給整變形了。

百合哈欠連天,睡眼朦朧的緊跟在後,她一點關曉萌的聲音都沒聽到,真不知道其他人都是什麼耳朵。

梨子的出現讓關曉萌精神了很多:“梨子?你怎麼也在這裏?”

“曉萌姐,你可算是醒過來了,昨天都快把我給嚇死了!”梨子上前一把抱住關曉萌。

冰冰這下就更暈了,關曉萌連自己房間都不記得了,明顯是失憶,可是既然失憶了,又怎麼可能記得住梨子呢?

這記憶混亂了?

“昨天究竟發生了什麼?”關曉萌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出現在房間內,最後還跟進來一個男人,腦子嗡一聲更是要炸了!

梨子哭訴着:“昨天發生的事情太可怕了,難道你昏迷了什麼都不知道嗎?”

“他們究竟對你做了什麼?”關曉萌道:“他們是什麼人!”

梨子的哭泣聲戛然而止,一雙迷茫的眼睛看着關曉萌,有些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姐,你這是什麼情況?你不認識他們?”

蜜糖和金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看這情況,肯定是不認識了。

王聰上前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別開玩笑了,你不認識我了?”

如果王聰再敢往前一步,關曉萌的腳恐怕就直接踹上去了:“你開什麼玩笑呢,你是誰,我怎麼可能會認識你!”

王聰無語了,這還真是麻煩了呢,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姐,你怎麼可能不認識他們呢!”梨子驚呼一聲:“若不是因爲他們,你……你命都沒了呢。”

關曉萌驚訝的張大嘴巴,這實在是太開玩笑了吧,她認識的人?可她卻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你跟着搗什麼亂呢……”關曉萌道:“快點先離開這裏,有什麼事情等我們回家之後再說。”

“姐,這就是我們家啊。”梨子臉上一個大寫的問號,看向王聰和冰冰他們:“曉萌姐她究竟是怎麼了?怎麼連自己家都不記得了?”

щщщ▪ тt kán▪ ¢O

關曉萌聽到這裏也忍不住有了幾分驚慌,這裏是她自己的家?

怪不得她看這裏的東西都那麼熟悉呢,可是看着那麼熟悉的東西,她爲什麼一點都不認爲這裏是她自己的房間呢,這真的是好可怕的一個現狀啊。

“事情還真的是棘手了。”冰冰道:“看樣子秦淮八豔對關曉萌下手了,拿走了她的記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