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搖頭:「還請老祖解惑。」

古鴻老祖說道:「總共十六個大型勢力,其實一共分成三個派別。」

「首先,是長青天仙域控制的棋子。仙盟四家,崑崙仙宗、星辰院、天族以及黃族,是長青天仙域直接控制的勢力,絕對忠誠於長青天。在他們的拉攏之下,還有兩個蠻荒族群,天目族、羽族,加入了這一派,因此長青天一派**有六家。」

古鴻老祖繼續說道,「第二派,是陰冥天仙域控制。冥族、鬼族、蓬萊仙宗,都是陰冥天的忠誠屬下,他們還拉攏了霧族。這一派之中,只有四家,不過冥族、鬼族各自擁有兩個聖人級高手,這樣算來同樣不容輕視。」

「第三派,就是蠻荒諸族之中,尚未依附兩大仙域的勢力了。以魂族為首,夜叉族、鐵族、岩族、魅族、御獸族,共計六大族群。魂族的單體實力是最強的,他們一族之中便有三名聖人強者,因此其餘幾個族群都以他們的馬首是瞻。」

在介紹完三大派別之後,許陽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對補天祖陣之中的戰場形勢,有了更加清晰的把握。

「幸虧我們的敵人分成了三大派別,如果他們齊心協力,人族的補天祖陣防線,恐怕很難維持下去。」許陽說道。

古鴻老祖贊成地點了點頭,道:「現在三大派別,基本上是各自為政,他們誰都不願意與我們人族硬拼,損耗自家實力。畢竟,我們人族的力量,相較於任何一個派別都不算弱。」

許陽點了點頭,他腦海中開始快速構建一個個謀划。相較於鐵板一塊的對手,分成了三個派系的對手無疑更容易對付。早在瀛洲,許陽就利用冥族和御獸族的矛盾,帶領人族左右逢源,最終贏得了喘息之機,將這兩個強族悉數封印。

「許陽,這次伯牙遺迹的事情,你怎麼看?」古鴻老祖打斷了許陽的思考,開口問道。(未完待續。。) 「我的想法還是不變,為了人族的整體利益考慮,還是要派遣一個實力絕強的世尊,在伯牙遺迹中將其他各大族群的人全部殺光,確保沒有任何人能得到伯牙傳承。」許陽說道。

「可是,伯牙玉牌只有一塊,而且是劍府葉秀世尊得到。他既然堅持,那麼就應該由他前往。」古鴻老祖說道。

許陽微微一笑道:「伯牙信物是他拿到,就交給他使用好了。我自有手段,進入伯牙遺迹。」

「呵呵……讓老夫猜一猜。你是想用鑄魂之術,假扮成他人模樣,搶奪他的伯牙玉牌,混入伯牙遺迹之中,對不對?」古鴻老祖眼中智慧之光流轉,緩緩說道。

許陽倒是一驚,詫異道:「古鴻老祖,您怎麼知道,我有鑄魂之術的事情?」

古鴻老祖道:「自從東萊國一別,我恢復清醒之後,便來到了群星殿,維護玄天上帝留下來的後手,籌劃抵禦蠻荒諸族的入侵。為此,我特意回了一趟中洲,拜訪了兩個老朋友。」

「哪兩位?」能被古鴻老祖稱作老友,實力肯定至少也是聖級。

「這兩位你都很熟悉,其中一個便是蛇祖,答應了我的請求,助我一臂之力。另外一個,乃是南疆雷海之中的老殛龍。只不過,這個老傢伙異常滑頭,沒有答應出手相助。但是,在和他的談話之中,卻意外得知了你的消息。」

許陽恍然大悟,南疆的殛龍老祖,是僅有的幾個知曉自己身懷鑄魂之術的存在。這樣的話,古鴻老祖通過殛龍老祖,得知了許陽擁有鑄魂之術這件事,倒也不奇怪。

「你要假扮敵人。混入伯牙遺迹,其中有諸多風險。我只能保證,你和葉秀世尊不會在伯牙遺迹之外,遭受敵方聖級強者的攻擊。」古鴻老祖說道。

許陽明白,現在各方的聖級老祖,處於一種微妙的制衡狀態。輕易不會出手的。比如在瀚海星,冥棺聖人見到蛇祖到來,當即遁走。這其中固然有蛇祖的強橫因素,但冥棺聖人不願與人族聖級強者死磕,也是重要原因。

「你有什麼需要的么?不管是玄術,還是聖器,我都可以助你。」古鴻老祖說道。

許陽心中一動,他剛剛想起了蛇祖,不由想到。蛇祖帶他過來之時,施展出的「星空大挪移」手段。

「我想學習星空大挪移。」許陽說道。這一手段,絕對是在星空之中趕路的極佳方式,比起空間穿梭,可以節省大量的時間。而且,星空大挪移不需要開啟空間裂縫遁入暗空間,也就減少了許多危險因素。

「星空大挪移?」

古鴻老祖微微一怔,隨即笑了起來。

「許陽。你知道星空大挪移是什麼原理么?」

許陽搖頭表示不知。

「也難怪,你所知道的只是空間穿梭的原理。所謂空間穿梭。就是破開空間裂縫,遁入暗空間,這樣可以做到一息之間,個體在現實空間中遠遁六十萬里。而星空大挪移,卻不是遁入暗空間,而是……摺疊空間!」

古鴻老祖看著許陽。解釋道,「力量足夠強悍的修玄者,可以定位極其遙遠的方位坐標,摺疊空間,將目標的坐標點。與自身所處的空間坐標點重合,一步跨出,就抵達目標地點。」

看著許陽似懂非懂的樣子,古鴻老祖揮手之間,取出了一張星影圖。

「你看,我們目前所在的星辰,乃是玉皇星,」古鴻老祖指著星影圖中間的金色小點說道,「現在,我要去瀚海星。」古鴻老祖說話間,手指指向了遠方的一顆黑色小點,那是瀚海星的位置。

「瀚海星與玉皇星隔著十幾顆星辰的距離,如果以空間穿梭的方式行進,至少要五天的時間,這還不算途中休息,離開暗空間造成的時間流逝。而如果採用星空大挪移的手段,摺疊空間呢?」

古鴻老祖說話之間,將星影圖的一部分摺疊起來,使代表瀚海星的那顆小黑點,與代表玉皇星的金色小點重合為一!他笑著說道:「這樣,一步跨出,就可以來到瀚海星。你可明白了?」

許陽點頭說道:「明白了。看來,我是還沒有學會星空大挪移的實力。」

「不錯。星空大挪移的基礎,就是領悟空間摺疊的能力,至少需要八劫世尊的空間領悟程度,」古鴻老祖道,「不過,即便是八劫世尊,領悟了空間大挪移,他所能摺疊的距離也很短,基本上不會超過萬里。這麼短的距離,即便靠著自身飛行,也不過百息時間,根本沒有必要進行挪移。所以,星空大挪移,只有那些渡過了一兩重災劫之後的聖人,才會經常使用。」

「星空大挪移,所摺疊空間的距離,和修玄者本身的功力也有關係么……」許陽思忖了一番,回想起蛇祖帶領他進行空間大挪移的一幕幕,暗暗點頭。

蛇祖如果功力足夠,只需一次摺疊空間,就能帶領許陽返回玉皇星。但他足足用了三次,這說明以蛇祖這位二災聖人的實力,星空大挪移的極限也不過是四五顆星球的距離而已。

既然不可能學習星空大挪移,許陽也就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了。論功法,他有玄天八景經;論聖器,他有著乾元聖劍、祖王龍甲,一攻一守;論劍術,他已經步入控劍第四層,凝聚天地自然偉力的層次。從各個方面,許陽都不需要古鴻老祖的照拂了。

在許陽說明之後,古鴻老祖點頭說道:「距離伯牙遺迹出世,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不過考慮到星空路途遙遠,我等明日就該啟程,前往第二陣區的伯牙星了。許陽,你好好休息,我已經命人給你準備了靜室。」

許陽謝過古鴻老祖,從密道之中走出,來到了靜室之外。

在靜室門外,一名帝宗的玄皇長老已經等候在外,見到許陽之後,急忙行禮道:「拜見宗主,奉古鴻老祖之命,屬下已經為宗主準備了最上等的修鍊靜室,請宗主隨我來。」

許陽點頭,跟在這位帝宗玄皇長老之後,一邊走路一邊問道:「在群星殿中,修鍊靜室也分三六九等么?」

那玄皇長老道:「那是當然。群星殿靜室足有好幾千間,共分三等。最末一等的靜室,玄氣充裕,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蘊含八極法則波動,對於玄皇修鍊者有極大裨益,位於群星殿最外環,數量最多。中等靜室,玄氣之充裕自不必說,且蘊含空間法則波動,對世尊強者,作用頗大,位於群星殿的中環區域。而位於最內環的上等靜室,是群星殿中玄能最為豐沛的靜室,不僅有八極法則、空間法則的波動,還有一絲大道波動,對聖人強者都有很大的好處呢。」

許陽暗暗點頭,這樣看來,群星殿的區域劃分倒也清晰。玄皇高手住在外環,世尊強者住在中環,聖人老祖住在內環。

不多時,那帝宗玄皇已經帶領許陽,來到了一座頗為雅緻的靜室門前。

「這裡……似乎與古鴻老祖所在的靜室不遠,難道是內環?」許陽疑惑道。

「呵呵,不錯。古鴻老祖吩咐,許陽宗主您屢立大功,而且修為高深,很有希望步入聖境,有資格入住內環靜室。」

許陽沒有推辭,顯然三環靜室之中,最好的就是內環。大道波動對世尊強者,也有著不錯的效用。

而就在許陽準備推門進入的時候,忽然斜後方傳來一聲輕笑。

「許陽道友,沒想到在這內環,你我還能相遇。看來古鴻老祖,對你的確寄予厚望啊。」

熟悉的清朗聲音傳來,許陽回頭,拱手施禮道:「見過葉星聖人。」

來者正是劍府聖人葉星,他哈哈一笑,頗為熟絡地走上前來,勾搭著許陽的肩膀道:「不必拘禮。葉秀,你也過來。明日就是出發前往伯牙星的日子,我等對坐小酌幾杯。」

許陽產生了一絲異樣的感覺,這位劍府的聖人老祖,似乎並不像其他聖人那樣僵硬刻板,而是不拘小節,這種風格在聖人當中很少見。

在葉星聖人身後的葉秀世尊,看了許陽一眼,有幾分不情願地跟了上來。

「葉秀道友也住在這附近?」三人圍著一張石桌坐定,靈藥釀造的美酒端了上來。許陽與葉星聖人對飲了一杯,隨即斟滿之後,看著一旁的葉秀世尊詢問道。

近看之下,許陽倒是發現這位葉秀世尊,外表頗有些陰柔,假如是女兒身的話,必定是傾國傾城之姿。

只不過,葉秀世尊對許陽似乎仍有一些怨氣,他細長的眉毛一掀,道:「怎麼,你我同為世尊,莫非只有許陽道友,有住在內環的資格?在星空戰場中,葉某大小經曆數十戰,斬殺過世尊級敵手七人!憑此功績,入住內環靜室,許陽道友可有意見?」

許陽眉頭微皺,這葉秀世尊說話未免過分了。而且,他言下之意,許陽乃是憑著古鴻老祖關係住進內環的,並無什麼功勛,難以令人心服。

「意見倒是沒有,不過許某有一物,還請葉星聖人與葉秀道友賞鑒一番。」許陽淡淡說道。(未完待續。。) ps:看《玄霸九天》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說話之間,許陽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團旋轉著的微縮氣流。這團微縮氣流呈現出淡淡的灰色,彷彿是有生命的物體,正在微微呼吸一般。

「這難道是……」


葉星聖人眯起了眼睛,似乎有些不確定地說道。他身為聖人,見多識廣。雖然沒有見過許陽手中的這件物品,但從那灰色氣流中蘊含的強悍靈魂波動,卻感受到了不凡之處,這讓他想起了典籍中記載的一件東西。

葉秀世尊在一旁,也露出了好奇之色。他乃是曾經的黑傀宗宗主轉世,覺醒了前世記憶之後,眼光也不差。

「這是我在墨鐵星,黑鐵城中,奪得的一件物品。」許陽淡淡地提示道。

「黑鐵城?那是鐵族的大本營。嘶……這麼說來,這件東西的來歷,葉某便可以確信了,的確是那件傳說中的東西。」葉星真人小心地接近這一團微縮的灰色氣流,搖頭嘆道:「許陽道友,沒想到你剛來星空戰場,就立下了如此功勛。」

「這是什麼?為何葉星老祖說,許陽立下了大功?」縱然感覺到此物不凡,但葉秀世尊還是有些不服氣。

「葉秀……你知道這是何物么?」葉星老祖緩緩說道,「這是鐵族聖人的一部分靈魂,所化成的傀儡核心!虧你還是精研傀儡之道的天才,竟連這也看不出來。」


葉星聖人說話之間也有一些汗顏,如果不是在劍府之中讀過一些關於鐵族傀儡之道的典籍,他也認不出此物。

「聖魂核心?這……怎麼可能……」葉秀世尊猛然坐回石凳之上。臉色發白,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聖人對他來說,都是一個從未企及的境界。

「許陽道友,葉某倒是好奇,你是怎麼得到這顆聖魂核心的?」葉星世尊笑著問道。

許陽將聖魂核心收了起來。道:「在來到星空戰場之後,我在碎金星偶然得知了鐵族在製作黑金魔像的事情……」

葉秀世尊「呀」的一聲,叫出了聲音,兩眼緊盯著許陽道:「黑金魔像?鐵族竟有這個實力?」


這次倒是輪到葉星聖人不知情了。他咳嗽一聲:「葉秀世尊,黑金魔像有何戰力,讓你如此吃驚?」

葉秀世尊急忙說道:「老祖,黑金魔像幾乎代表傀儡之道的最高水平,一旦製作成功,那一頭黑金傀儡的戰鬥力。絕對不遜色於聖人。在五萬年前我們黑傀宗,也曾利用黑金製作傀儡魔像,但沒有任何一顆靈魂核心,能夠驅動那龐大沉重的機體。」

說完,葉秀世尊喃喃說道:「原來……原來如此,驅動黑金魔像,必須要有聖人靈魂煉製的核心……天哪……」在聖魂核心、黑金魔像的面前,他已經完全失態了。

許陽點頭說道:「不錯。這顆聖魂核心,便是鐵族的鐵南聖人。以自己一道化身的靈魂,自我煉化,融入未完成的黑金傀儡之中構成。當時為了收拾那一頭黑金魔像,的確花了我很大的力氣。」

許陽說的輕描淡寫,但聽在葉星聖人和葉秀世尊的耳中,卻是極度震撼。連擁有聖級戰力的黑金魔像。許陽都能將其斬殺,這份實力絕對是驚世駭俗。

葉秀世尊聯想到自己一開始說許陽乃是受宗門蔭蔽成長,剛剛更是暗諷許陽沒有資格入住群星殿內環,臉上登時火辣辣的。他看向許陽的眼神,也有了一絲異樣。

「如果……我這一世有他的條件。有古鴻老祖這樣的聖帝級老祖教導,我此時的成就,能否和他比肩?只可惜,我修鍊了足有百年,才覺醒了上一世記憶,修鍊黃金期都已經過去了。這個許陽,肯定是有著前世記憶,而且早已覺醒!真羨慕他的際遇。」

葉秀世尊這般想著,看向許陽的眼神更加不是滋味。他突兀地站起身,向葉星聖人行了一禮道:「老祖,我身體不適,先回房休息了。」

葉星聖人略一點頭,允可了他的請求。場中,只剩下了許陽和葉星兩人。

「許陽道友,葉秀世尊雖然性子傲慢了一些,但他的心地不壞,你不要介意。」似是感覺到了葉秀世尊和許陽之間的一絲矛盾,葉星聖人從中說道。

許陽微微一笑,搖頭說道:「他也是人族之中的重要戰力,我不會在這些小事上計較。」


葉星聖人點了點頭,道:「這次尋你小酌,飲酒倒在其次,我還有一件事,想要拜託你。」

「葉星老祖有事儘管吩咐,何必這麼客氣。」許陽感覺到一絲不妙,能讓葉星聖人這般鄭重其事,肯定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我希望,你能在伯牙遺迹的探險中,保護葉秀世尊一二。」葉星聖人說道,看著許陽驚異的眼神,他不由擺了擺手:「別問我怎麼知道你要去伯牙遺迹的,古鴻老祖都已經跟我說過了。」

許陽微微皺眉,這次去伯牙遺迹,必定會遭遇到長青天、陰冥天以及蠻荒諸族之中的諸多巔峰世尊,以他的實力,也不敢說能穩操勝券,更何況要帶著一個累贅?

葉星聖人見到許陽皺眉的神色,頓時猜到了幾分。他繼續開口說道:「許陽,我知道這件事令你很為難。不過我的要求並不高,並非讓你隨時保護葉秀世尊,而是在有緣見到他遇險的時候,能夠在不殃及自身的情況下,施以援手。」

許陽鬆了口氣,道:「同為人族一脈,他如果遇險,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葉星聖人笑道:「這我就放心了。許陽道友,我也不好白白托你做事,作為酬謝,我會向你展示我劍府的春水劍訣。據蛇祖所言,你的劍術已經修鍊到了第四層,凝聚天地自然偉力的層次,只是火候稍欠一些。那麼,我會以春水劍訣為基礎,向你演示真正的控劍之術第四層境界,能領悟多少,就看你的緣分了。」

許陽聽到葉星聖人提起酬謝,本欲拒絕,在聽到後面的話之後,他到嘴的拒絕之語,又咽了回去。

演示控劍之術第四層的境界,對葉星聖人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葉星聖人是出於一片好心,如果許陽拒絕的話,倒顯得有些不稀罕葉星聖人的劍術,反而拂了葉星聖人的面子,並不妥當。

想到這裡,許陽改口同意道:「好,多謝葉星老祖。」

葉星聖人微微一笑,緩緩站了起來。他右手的食中二指,緩緩駢起,形成了一個粗略的劍形輪廓。對於葉星聖人這樣的劍道大宗師來說,心之所至,均可為劍。

一抹流光,緩緩從葉星聖人的劍指之中流淌而出,如同夜色掩映下的流水,靜謐、溫柔,猶如情人的撫摸。

「這是我劍府獨有的春水劍訣,有著多種變化。今日,我會給你演示其中的兩大變化。」

葉星聖人靜靜看著指端的那一抹柔和劍光,淡淡說道:「春水劍訣其中一方面的變化,特點是柔和、多變,在敵方尚未察覺之時,其細微的劍氣,便已經融入敵人的各大玄脈,使其出手之時,越發滯澀。所以,它的名稱叫做……暗流。」

葉星聖人劍指之中的那一抹劍光,不知何時已經鋪展開來,整個庭院,都是瀲灧的水波,令人沉醉。

不過,這瀲灧水波之下,卻有著一股股暗流涌動,悄無聲息地融入場中的每一件事物。

許陽本來沒有太過在意這次傳授,但葉星聖人出手之後,他卻不可自拔地被吸引住了。那玄奧的劍訣意境,隱隱有著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正是許陽現今的控劍之術,最渴望做到的境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