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晶晶就在陽頂天背後換上了泳衣,卻又嬌叫:“現在不許轉身啊。”

然後跳躍着進了溫泉,泡到水裏,舒服的申吟了一聲,這才嬌笑:“可以轉過來了。”

陽頂天轉過身一看,她大半個身子已經泡在溫泉裏了,頓時就裝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馬晶晶咯咯嬌笑,對他潑水:“討厭,不許做那個樣子,你快換了泳褲,下來泡溫泉,好舒服的。”

“好。”陽頂天開心了,把揹包放下來,拿了泳褲,對馬晶晶道:“你轉過身,不許看。”

馬晶晶咯咯笑,手捂着眼晴:“纔不要看,你快一點。”

陽頂天直接就脫衣服換褲子,對着馬晶晶這樣的美人,肯定會有自然反應,馬晶晶雖然捂着眼晴,其實在指逢裏看他,頓時就羞呸一聲,俏臉嬌紅。

陽頂天換好泳褲下水,也忍不叫了一聲:“呀,這水泡着好舒服。”

“舒服吧。”看他下了水,馬晶晶就放下手,道:“這是一條中線,往這邊去,熱一點,往這邊去,涼一點。”

“嗯,我來試一下。”

陽頂天先往瀑布一邊去,因爲今天氣溫有十七八度,又是一路急趕,所以身上其實很熱。

越往瀑布一邊去,水就越涼,到瀑布下面,已經是清清涼涼的感覺,非常的舒服。

“怎麼樣。”馬晶晶也跟着過來,她起了身,大半截身子就露出了水面,清靈靈的水,配上黃色的泳衣,把她的身子襯得更加瑩白,陽頂天幾乎都看呆了。

馬晶晶在好奇的看着瀑布,沒聽到陽頂天回到,低頭看他眼光發直的樣子,又羞又喜,咯一下笑出聲來,拿水潑他:“討厭,不許這麼盯着人家看。”

“敢拿水潑我?”


陽頂天裝出凶神惡煞的樣子。

馬晶晶咯咯笑着逃跑,陽頂天就追,離着瀑布越遠,水就越熱,過了三分之二的潭面,中間還有一截隆起,彷彿是個天然的隔斷一般。

不過沒有把整個溫泉一分爲二,隆起沒有那麼長,只林岸邊伸出來十幾米的樣子,但就這十幾米,在另一面就形成一個洄灣,洄灣裏的水是最熱的。

馬晶晶逃過隔斷,到另一面,呀的叫了一聲:“哇,這邊好熱。”

她下了水,又退回來一點,隔斷的隆起離着水面還有幾寸距離,就彷彿沙發的椅背,人剛好可以坐在上面。

“燙嗎?”

陽頂天走過來,伸腳越過隔斷,腳一入水,就明顯感到溫度急速提高。

“確實有點燙哦。”他叫。

“剛從冷水那邊過來,要適應一下下子。”

馬晶晶說着,身子坐下去一點,然後她叫起來:“你也可以坐下來啊,我那個拍攝的同事,把這個叫梯田呢。”

聽了她這話,陽頂天一看,還真象。

這隔斷長十多米,最高處離着水面兩三寸左右,就如一個山脊。


隔斷的兩面,是一級一級的石灰岩的階梯,就跟梯田一模一樣,每一梯之間,高度差不多隔二十到三十多釐米不等,從脊背往兩邊延伸,一直延伸到溫泉的底部。

“這個好啊。”陽頂天忍不住贊:“這天然就是一個溫泉啊,難道是天上的仙女要來泡溫泉,專門改造過的?”

“有可能哦。”馬晶晶咯咯笑,她的心情顯然非常好。


在都市裏,在工作中,總要戴着各種各樣的假面具,惟有在山野之間,纔可以把一切拋開,迴歸真我。

“我找找看,看仙女在哪裏?”

陽頂天裝模作的亂找,馬晶晶便咯咯的笑。

“咦,我聽到仙女的笑聲了,哇,好好聽哦,不愧是天上的仙女,我一定要找到她。”

陽頂天裝模作樣的一頓亂找,然後就看到了馬晶晶,他眼珠子一下誇張的瞪出來,大聲叫:“哇,仙女。”

馬晶晶笑得歪倒在水裏,身子又滑下去去一級。

這個時候,她是坐到了第三級,身子大半浸在了水裏,只露出了肩部,但水非常的清,透明度非常好,所以根本遮不住,反而藉着水的映襯,讓她的身子更添誘惑。

“這位仙子,讓我沾點仙氣好不羅。”

陽頂天也坐下去,靠過去。

馬晶晶咯咯嬌笑:“仙凡相隔,你這凡夫俗子,不可靠近本仙子。”

“莫小氣羅,讓我沾點仙氣嘛。”

陽頂天死皮賴臉,雙手張着,瞎子摸象的樣子:“我就摸一下,一下好不好?”

“不好。”馬晶晶嬌笑着打他手,然後又想逃跑,陽頂天手一伸,一下摟住了她的腰。

“呀。”馬晶晶一聲嬌笑,一下倒在他懷裏。

“捉住了。”陽頂天歡呼:“媽媽,我捉到一隻仙子了,然後怎麼辦啊,是不是要吃掉她。”

他張大嘴,把牙齒露出來,馬晶晶更是笑瘋了,在他懷中打滾。

氣氛慢慢的曖昧起來,馬晶晶不笑了,伏在陽頂天懷中喘氣。

她悄悄擡頭,見陽頂天眼光炯炯的看着她,她有些羞,眼光微微垂了一下,但隨即又擡起來,勇敢的看着他。

這是一個內心極有力量的女子,敢愛也敢恨,她想要的,就會勇敢去追求,她不想要的,也絕不會勉強自己,別人更無法勉強她。

陽頂天反而是猶豫了一下。 他心裏有些虛,雖然這一年來,他上了很多美女,甚至有任晚蓮宋玉瓊這樣的官員,但馬晶晶這樣的女子,仍然給他極大的壓力。

在來東城之前,馬晶晶這樣的女子,真的是天上仙子一樣的存在,他真的只能在電視上看一看,真人都是看不到的。

而現在,馬晶晶,這個東城第一美女主播,就給他摟在懷裏,眼光在勇敢的看着他,等着他吻下去。

換在一年前,誰跟他說,會有今天這一出,他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他自己不信,也不會有任何人相信。

他吸了口氣,這才俯下脣去。

馬晶晶沒有任何閃躲的動作,不但回脣相就,而且把手伸上來,勾着了他的脖子。

直到觸到了馬晶晶柔嫩的脣,陽頂天才在心中百分百的確定:“是的,我,陽頂天,頂哥,可以吻她,她樂意我吻她。”

他堅定的吻下去,舌頭攻開馬晶晶的脣,伸了進去,手也沒有客氣。

馬晶晶身上那一點點布料,很快就消失了,申吟聲在溫泉中響起。

那是一個東城人無比熟悉的嗓音,只是這嗓音在今天發出的音,更加醉人。

可惜,這醉人的嗓音,能聽到,只有陽頂天一個。

那幾天,戴飛揚各種猜測各種沮咒,想象中馬晶晶被陽頂天玩的情形,當時其實真的只是猜測,而在這一刻,在這個下午,在這荒野中的溫泉峽谷,一切真實的發生了。

他所有黑暗的想象,在這裏,都變成了浪漫而熾熱的愛,那種愛,比溫泉最熱處的溫度還要高。

天色完全黑了下去,醉人的申吟聲才徹底消停下來。

好一會兒,馬晶晶的聲音響起:“你餓了沒有?”

相比於先前,她的嗓音明顯沒有那麼清亮了,而是帶着一點沙啞。

但這種沙啞,卻比清亮時又更加動聽,沙啞中透着滿足,柔媚,就如熟透了的芭蕉葉,在風中輕輕搖擺發出的聲音。

“你餓了嗎?”

陽頂天的聲音響起。

他的聲音也有一點點變化,變化的不是嗓音,而是聲音中的感覺。

這是一種昂揚的感覺,意氣風發。

這是一種心態的變化,任何人,在暢意的得到了馬晶晶這樣的女子後,應該都會有這樣的一種心態。

男人行不行,看他征服了什麼樣的女人。

馬晶晶,東城第一美女主播,征服她的男人,心態怎麼能不爆炸。

陽頂天上過任晚蓮,虐玩過宋玉瓊,但好象都沒有徵服馬晶晶,更有成就感。

名人的眼球效應,果然還要超過官員。

“我不知道。”馬晶晶聲音更加嬌膩,或者說,她就是在撒嬌,又好象在做夢:“我的身子好象沒有了,又好象在天空中飄着一樣,我好象感覺不到我手和腳了,手指頭都不能動一下了。”

陽頂天呵呵笑起來。

笑聲中,是說不出的得意。

能把馬晶晶這樣的女子,玩成這個樣子,是個男人都會得意的。

“我給你倒杯酒吧。”

陽頂天鬆開馬晶晶,出了溫泉,到包裏,倒了一杯紅酒。


馬晶晶斜臥在水中,頭髮披在一邊,用一種慵懶的眼光看着他赤果的身子,他不是很高大,但看起來非常健壯,尤其是胳膊和腿上,一塊一塊的疙瘩肉。

這個男人不高,也不帥,尤其是沒有她喜歡的那種書卷氣,可莫名的,她就覺得他親切,最終把身子給了他,而在這一刻,這個男人已經深烙進她心靈深處。

張愛鈴說,蔭道是通向心靈最便捷的通道。

在這一刻,馬晶晶對張愛鈴這話,有了最深切的感受。

她是已婚女人,而在婚前,也有過幾個男朋友,但領會都不深,直到今天,她突然之間就有了最強烈的領悟。

原來,真正的性.愛,真的可以觸及靈魂。

看着那個並不很高大的身影,她知道,她的生命中,再不能抹去他的印跡。

她的眼光,因此而更加溫柔。

陽頂天倒了酒過來,溫柔的摟着她,道:“你要漱一下口嗎?”

“不要。”馬晶晶對他嬌嬌的一笑:“我喜歡你的味道。”

她的話,讓陽頂天非常開心,道:“我也喜歡你的味道。”

他喝了口酒,然後哺入馬晶晶嘴中。

就這麼一人半口,喝了一杯酒,陽頂天道:“現在好些了嗎?”

“好些了。”

馬晶晶酒量不錯,半杯酒並不會讓她生出醉意,但她的眸子裏卻有些醉意盈盈的:“就是還有些麻,手,腳,還有腦袋,就好象放電一樣。”

“那你再休息一會兒。”

陽頂天吻她一下。

他沒有幫馬晶晶發氣助她復原。

馬晶晶的這種放電式的感覺,是極度快感後的餘韻,女人會很亨受這種餘韻,也會在這種餘韻中深深的淪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