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是真看不出來還是裝傻?」哈迪斯道。

「什麼意思?」卓越一愣,沒聽明白他什麼意思。

哈迪斯沉聲道:「你沒發現他相比以前變了很多嗎?別的不說,就他身上那濃烈的殺意正常嗎?」

卓越心裡一動,這可是自己兩三年來一直想不明白的事,聽他這意思應該知道怎麼回事,之前所在的一切不過是想驗證自己的猜測而已。於是裝出一副不大在意的樣子道:「他這兩三年都在幹嘛你又不是不清楚,每天都殺人能沒有殺意嘛!」

「小子,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這種殺意根本不是殺人殺出來的。你說的那種殺意是由外而內的殺意,而他這種殺意是由內而為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是一種法術激發心臟產生出來的效果。」哈迪斯道。

卓越心頭一震,看了看一臉肅然的哈迪斯道:「冥王,看樣你對這東西知道的挺清楚啊,以前見過?」

哈迪斯點了點頭,指了指冥府之前斯堤克斯的府邸道:「你只知道冥河神女斯堤克斯是宙斯的心腹,是否知道她為何能成為宙斯的心腹?」 卓越聽說過一些冥河神女斯堤克斯幫助宙斯造反的事,知道她是提坦之戰第一個投靠宙斯的神靈,而且戰爭中出力也頗多。於是笑道:「宙斯造反她入股早啊,有原始股份,你看歷朝歷代有原始股份的家族那個不是高官厚祿、吃喝不愁?」

「她加入的早只能給她帶來很高的地位,並不能使她成為宙斯的心腹。」

哈迪斯說完見卓越還是一臉迷惑,索性直接揭開謎底:「她能成為宙斯的心腹是因為她的四個孩子都在宙斯身邊。」


「喔,都是誰啊,我還真不知道。」卓越從來沒聽忒提絲提起過她還有這四個表親,心裡不禁滿是好奇。

「你們打過交道的,只是你不知道罷了。她們分別是競爭女神仄洛斯、勝利女神尼刻,強力神克拉托斯,暴力神比亞。」哈迪斯道。

「比亞、克拉托斯?原來他們竟然是神女的兒子,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不過我看他們的實力也就那麼回事嘛,這倆貨根本不是赫拉克勒斯的對手。」

卓越想起在高加索山脈解救普羅米修斯的時候,那兩個被赫拉克勒斯暴打而後逃走的傢伙。至於勝利女神更是知道,這女人在人間很受崇拜,無論戰爭還是日常比斗,只要牽扯到爭勝負,人們都要向她尋求保佑。後世那大名鼎鼎的「耐克」運動裝備,名字就是由此而來的。

「呵呵,若是真的那麼沒用,你覺得宙斯會把他們帶在身邊嗎?」哈迪斯笑道。

卓越最煩別人說半截話,瞪了老帥哥一眼沒好氣地道:「有什麼話一氣說完成不,你這大憋氣的做法真的很讓人討厭。」

「那我就直說吧,他們四個是輔助戰鬥人員,雖然個人戰鬥力很一般,卻能激發被輔助者的戰鬥潛能,使那些被輔助者比平時強大很多。」哈迪斯道。

「輔助法師?」卓越瞬間想到了前世玩遊戲時的那些輔助系非主戰單位。

哈迪斯看了卓越一眼點了點頭道:「嗯,這個說法很準確。赫拉克勒斯之所以變成目前這個樣子,就是受到了他們的催化作用。」

「說確切點。」卓越大感興趣,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有輔助戰鬥人員。

哈迪斯笑道:「他們四姐弟各有各的作用。比如仄洛斯,作為競爭女神,她能激發赫拉克勒斯的爭勝之心,赫拉克勒斯現在那種平天下的志向就是她搞出來的;強力神克拉托斯則能使赫拉克勒斯變得力量更大,實力更強;而暴力神比亞卻又使他變得意志堅定,說難聽點就是殘暴不仁、殺念大盛;至於勝利女神尼刻,可以使赫拉克勒斯戰鬥時的嗅覺更敏銳。」

「你忽悠我吧?若真是如此,喀戎不清楚,雅典娜也會看不出來?赫拉克勒斯的問題雅典娜可是都沒一點頭緒的。」卓越有些不大相信。

「嘿嘿!別說雅典娜,就是赫拉也不知道,這裡面的事只有我們幾個老傢伙清楚裡面的秘密。」哈迪斯有些不屑地道。

卓越疑惑地看了哈迪斯一眼:「你和我說這些什麼意思,我即使知道了也沒辦法。而且就是有辦法祛除掉那些加持效果,到時候宙斯再來一遍不又回去了?」

「如果有人能祛除掉這些效果,而且能使赫拉克勒斯以後再不受這些加持效果呢?」哈迪斯神秘地笑道。

「我沒興趣,你還是告訴別人吧。」卓越知道這傢伙作為冥王,權力被宙斯的子女侵佔一直以來就很不滿,還不知道在憋什麼壞招呢,可不能被人當槍使。

「那就算了,你是他兄弟都不在乎,我這個外人管他幹嗎!」

正說著裡面突然傳來一陣爭吵之聲,卓越心說壞了,赫拉克勒斯不會把三大判官給打了吧?於是也不再說了,立即快速向裡面追去。

進去一看好么,還真跟自己想的一樣,只見赫拉克勒斯正一隻手掐著米諾斯的脖子把他提起老高。米諾斯雙手無力地掰著他的手,可惜如何也掰不開,臉漲得通紅;埃阿科斯則正坐在地上,身邊還有散落一地的卷宗;倒是拉達曼迪斯聰明,老早就躲在角落裡,現在正一臉苦笑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你瘋了,連三大判官都敢無禮,趕快放下。」

卓越說著上去就要掰他的手,赫拉克勒斯這才把米諾斯扔到地上,虎目掃了一眼三判官,冷冷道:「我說過,一切罪過都由我來承擔,你們還怕什麼,快點放人。」

米諾斯見哈迪斯一臉笑意地施施然走了進來,似乎根本沒看到眼前的一切般,不禁大叫道:「冥王,這混蛋在冥界肆意妄為,你就看著他撒野?」

「撒野?誰撒野,我怎麼沒看到?」


哈迪斯裝作一臉驚奇的表情,把眾人逗得哄堂大笑。笑完了才發現不是地方,又都趕緊閉上嘴強忍笑意。

米諾斯現在對赫拉克勒斯是又恨又怕,指著他恨恨地道:「好,很好,你就等著迎接神王的雷霆之怒吧,我看你到時怎麼交代!」說完對旁邊早就嚇傻的助手大吼道:「還愣在幹什麼,去把那個該死的女人靈魂提來給他。」

那助手這時才反應過來,趕緊點頭答應一聲就帶著赫拉克勒斯和奧路菲走了出去。埃阿科斯看了一眼卓越苦笑道:「兄弟,這瘟神怎麼又來了,你就不能勸勸他?神王可是下了死命令,誰都不能復活死去的人。」

卓越也是苦笑著嘆了口氣道:「大哥,我怎麼回事你不清楚嗎?這身不正,腰就挺不直啊!我只要一勸,人家一句當初你如何如何我立馬啞口無言。」

「哼!女神當初就不該救你這廢物。」米諾斯被赫拉克勒斯像小雞一樣抓在手裡全無反抗之力,感覺面子全丟,恨他恨得牙痒痒,現在連卓越都遷怒上了。

「得!你們都是大爺,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走了。」卓越知道這裡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拉著便宜老爹忒休斯就離開審判大殿。

忒休斯想到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的,頗不好意思地道:「那個…兒子,給你惹麻煩了,不好意思啊!」

「你不說我倒是忘了。」卓越瞪了忒休斯一眼,恨恨地道:「我是你這老東西還有點人性沒有,海倫一個7歲的小丫頭你都搶,你還是人嗎?」

「哎吆!兒子哎,你可冤枉死老爹了,我搶她可全都是為了你啊!」忒休斯趕緊分辨道,「你一直老不結婚,你奶奶又老想抱孫子,我看那小女孩長那麼漂亮,就把她搶回去打算等她長大了好嫁給你,不信你可以去阿弗得納問問你奶奶。」

「你以為我沒去?」卓越沒好氣地道,「我告訴你色老頭,海倫我已經還給卡斯托耳了,你以後再干這種出格的事,別想再讓我給你擦屁股。」

「哪能呢,絕對不會了。」忒休斯雖然有些惋惜,不過也沒什麼辦法了。

卓越想了想道:「老頭,卡斯托耳兄弟可是帶了兩三千斯巴達士兵去了雅典,你若是不被困在這裡,在不交人的情況下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退兵嗎?」

「這個…打一架就是,他斯巴達士兵雖然強悍,卻也並非不可戰勝。」忒休斯倒並非善茬,當初他可是趁火打劫把忒拜都攻了下來,讓那個千年名城再也翻不起浪花,現在無論名聲還是實力都被雅典城超過。

「若是內部再有一群蠢蠢欲動的反對者呢?」

忒休斯神色一變,趕緊道:「你是說梅納斯透斯他們?」

卓越點了點頭,看了忒休斯一眼道:「看樣你還沒有完全老糊塗。可你明知道他們一直在想造你的反,怎麼還會蠢到去斯巴達搶奪海倫,為此結這個大敵出來,更不可思議的是還來冥界想劫冥后,你瘋了嗎?」

忒休斯嘆了口氣:「兒子哎!老爹不能做那無信之人啊,和珀利托俄斯說好一起出去搶個老婆回來,我總不能食言吧!到後面已經身不由己,一錯再錯了。」

卓越剛想繼續糗他幾句,那邊赫拉克勒斯和奧路菲已經帶著一個靈體走了過來。忒休斯剛想說話,卓越一擺手道:「別廢話了,先出去再說。」

四人於是和哈迪斯打了聲招呼,立即從冥界向外急速奔去。走了好遠就聽哈迪斯的聲音傳了過來:「告訴雅典娜那丫頭,天下能祛除赫拉克勒斯體內加持效果的人可能不少,但在咱們希臘,只有黃金國度的那個老太太有辦法讓赫拉克勒斯以後不再受法術的加持效果。」

幾人剛走,一個身影出現在哈迪斯身邊,正是夜之女神倪克斯。哈迪斯笑道:「我這一套組合拳怎麼樣,還成吧?」

倪克斯看了他一眼笑道:「老東西,你也別得意,他們可能看不出來,雅典娜那妮子肯定能猜出背後是你搞得鬼。」

「嘿嘿!那丫頭就是猜出來了又能如何,還不是得順著目前的形勢走下去。她若是還無動於衷,我回頭就想辦法把這個消息傳給赫拉,赫拉若是知道了,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讓赫拉克勒斯這麼得意下去的。」哈迪斯笑道。

「你這麼做就不怕把那小傢伙逼到對立面去?」倪克斯皺眉道。

「他對我們本來就起了戒心,這麼做最多只是使他戒心更大而已,只要有宙斯這個大敵存在,他就不會和我們真正的翻臉。」哈迪斯道。

倪克斯想了想沉聲道:「以宙斯的個性,若是赫拉克勒斯真的出了問題,很可能拿他當出氣筒啊!他若是出事,我們之前的拉攏豈不是白費了。」

哈迪斯笑道:「他那點實力,死了對我們也沒多大損失,不死只會更恨宙斯,所以他即使明知道我使了絆子,也會為了復仇和我們合作的。」 幾人出了冥界,卓越讓忒休斯自己回雅典,自己和赫拉克勒斯隨奧路菲來到他老爹河神俄阿格羅斯的水神宮。歐律狄絲有了靈魂,而且身體也完好無損,復活過來是自然而然的事。

奧路菲看妻子終於再次醒了過來,喜悅的是淚流滿面,兩人相互哭訴了一陣之後在那裡一個勁地給赫拉克勒斯道謝。赫拉克勒斯雖然擺手讓他們不必如此,不過那種助人為樂的滿足感還是讓他很愉快。

卓越苦笑著搖了搖頭,心說我又該做壞人了。於是沉聲道:「大哥,你和奧路菲、歐律狄絲不能再在這裡呆了,我有一個合適的地方,你們先去那裡躲一陣吧。」

「咋了,為何不能在這裡呆了?」赫拉克勒斯眼一瞪,一臉不爽地道。

卓越看奧路菲兩人也是一臉迷惑之色,只有俄阿格羅斯似乎明白過來,於是苦笑道:「當初宙斯還沒下禁令的時候,因為醫神把我救活,他就親領眾神在德爾斐當眾把醫神擊殺,若非我運氣好,肯定也是橫屍當場。現在有禁令你們還敢明知故犯,他又如何會輕饒了你們,所以你們仨還是到埃及躲躲吧。你們若是不信,可以問問河神他老人家。」

「痴長几歲,老人家還不敢當。」

俄阿格羅斯知道這兩位都比自己本事大,謙遜了一番道:「不過卓越小友說的還真有可能,神王律法森嚴,他自己犯了過都要受懲罰,其他人更不必說,所以我看這事最好還是出去躲躲。」

赫拉克勒斯也知道後果恐怕真的會如卓越所說的那樣,只是他這人天性剛強,是個寧折不彎的性子,又如何願意讓別人代自己受過。笑道:「我說過一切都由我擔著,又豈能當縮頭烏龜,你把他們倆送去吧。」

卓越很是無奈,繼續勸道:「大哥,你怎麼就那麼倔呢!你躲起來神王就是遷怒於別人,怎麼說也都罪不至死,你這樣回去他萬一一狠心把你殺了怎麼辦?」

奧路菲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立即站出來道:「師兄,這事不怪你,要頂也是我來頂罪。」

「都別說了,神王肯定不會殺我的,你們快去吧。」赫拉克勒斯有些不耐煩地道。

卓越見此知道再勸也沒用了,沉聲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不用怎麼辦,我直接向神王請罪去。」赫拉克勒斯道。

「你瘋了!別人躲都還躲不及呢,你還送上門去。」

卓越說完見赫拉克勒斯這次沒有反對,想了想道:「你先到我那裡,我把他們送到埃及就回去找你,到時候有話要對你說。」

「那行,我也兩三年沒見師父了,這就去看看他老人家。」

卓越於是把奧路菲和歐律狄絲收到自己的異空間去,出去分手道別,向埃及疾飛而去。小半日的工夫來到埃及太陽城,把這事和荷魯斯一說,荷魯斯想了想沉聲道:「不凡,你和宙斯本來就不對付,這事我恐怕他會遷怒於你,你也在這裡躲上一陣再回去吧。」

「回頭看吧,就是躲避有些事我也要回去交代一下。」

卓越說完又對奧路菲夫婦倆道:「奧路菲,在這裡多呆一段時間吧,沒有確切的消息證明宙斯不再追究這件事千萬別回希臘了。」

奧路菲一聽嘴張幾張似乎想說什麼,看了看身邊的歐律狄絲又都沒有開口,最後見卓越就要走了,一跺腳噗通一聲跪在卓越跟前大哭道:「大哥,對不起,我隱瞞了一件事,讓我回去抵罪吧!」

卓越瞬間就想到了之前自己的預感,沉聲道:「你是不是想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哈迪斯安排你做得?」

奧路菲瞬間愣了一下,點了點頭哭道:「是的,沒有什麼命運女神的指點,是我哀求冥王時,他讓我這麼做的,說這樣他就把我妻子的靈魂放回來。我沒想到後果會這麼嚴重,你把我帶回去吧。」

「沒事的,這事你只是個因子,沒有你他們也會從其他人入手,你就放心呆在這裡吧。」卓越說完也沒多做停留,和眾人道別後立即又向阿爾卑斯山飛去。

回去一看赫拉克勒斯和喀戎以及卓焱正在山洞口說話,進去見雅典娜也在,卓越於是把索要靈魂的事都說了一遍。雅典娜一聽當即就毛了,瞪著卓越道:「他非要救,他非要救你就不能勸啊,不知道你的事一出后神王下了死命令?」


「姑奶奶,你覺得他是聽勸的主嗎?」卓越苦笑道。

雅典娜清楚赫拉克勒斯的脾氣,知道卓越肯定是勸不住,無奈地搖了搖頭,沉聲道:「奧路菲他們夫妻倆呢?」

「我把他們藏到埃及去了,這事知道的人極少,估計能瞞上一陣子。」卓越道。

雅典娜點了點頭:「還好你懂得死無對證的道理,把他們帶到一個宙斯找不到的地方,不然這事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卓越又把哈迪斯關於赫拉克勒斯的話轉述了一遍,雅典娜聽后想了想道:「這事誰也別再告訴,而且都老實在家呆著,我先回神界向諸神求證一番再說。」說完直接向神界飛去。

來到神界找到被軟禁在這裡的普羅米修斯,把此事一說,普羅米修斯想了想道:「的確有這麼回事,當初提坦之戰時我見過被加持效果的百臂巨人戰鬥,現在想來的確如赫拉克勒斯一般,都是力量強大、心腸狠辣。」

「我說神王怎麼老寵著那四個廢物,原來他們竟然還有這能力。」雅典娜道。

普羅米修斯道:「你想怎麼辦?這裡面哈迪斯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想讓你們激怒宙斯,從而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

雅典娜點了點頭:「嗯,這個我知道。可赫拉克勒斯那個樣子肯定不能再繼續了,你有沒有好的辦法,使兩頭都能兼顧?」

「你可以找赫拉,不過注意別被她連你都賣了。」普羅米修斯笑道。

雅典娜瞬間明白了他什麼意思,笑道:「哈哈!那女人就是一好勇鬥狠的主,不懂太多的心計,她若真有那麼好的腦筋,也不會屢屢惹怒神王了。」

從普羅米修斯那裡離開后雅典娜又找到了赫拉,把赫拉克勒斯的情況一說,天後當即懊悔起來,說她以前也見過那四人輔助百臂巨人戰鬥時的場景。說了一陣見雅典娜還在這耽擱,催促道:「知道了你還等什麼,快點把他送黃金國度去啊!」

雅典娜搖頭道:「直接送過去不行的,誰能承受的了神王的怒火?何況哈迪斯哪有那麼好心,他的冥王權力被侵佔這麼多,還不知道打得什麼鬼主意呢!」

赫拉本來就妒忌雅典娜在宙斯面前的受寵,這麼個惹怒神王的好機會豈會放過,於是慫恿道:「你是神王愛女,他什麼事都願意聽你的意見,肯定沒事的。」

雅典娜知道她安得什麼心思,當即直接點破:「天後,你也別給我灌**湯,不就是想讓我惹怒神王,好在他面前失寵嗎?你那點小心思還逃不過我雅典娜的這雙眼睛。」

赫拉的小心思被人戳破,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撇撇嘴沒好氣地道:「這事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愛送不送,那混蛋殺再多的人我也不少一根毛。」

「我只是想告訴你,別打著連我一塊賣的主意。」

雅典娜看了赫拉一眼,誠摯地道:「我聽到這事後第一個找的就是你,很明顯把你當做知心朋友對待。你倒好,反手就想連我一塊賣,你說你夠朋友嗎?」

「哎吆!你可冤枉死我了,我真沒打過那種心思。」赫拉一聽知道雅典娜必有辦法,趕緊借坡下驢叫起屈來:「平時都是你坑我,我何時坑過你,你自己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