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這位客人,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的?」一個衣著光鮮靚麗的矮胖子走到王子越的身前,客氣地說道。

王子越搖了搖頭,道:「我只是看一看,等會就走,你就不用招待我了啊!……」

矮胖子聞言。臉色忽然一冷,心想這兩個人難道是來砸場子的?

「對不起,我們這裡不是公園,閑雜人等不能隨意在店裡面逗留,以免阻礙其他人購物。」矮胖子翻臉地說,想要將王子越和維多利亞趕出去。

勢利的人總是狗眼看人低,在另外一個世界裡面,王子越不知遭遇過多少次,只是由於本身無財無勢,唯有低頭,敢怒不敢言。

如今在這個世界中,王子越竟然是一個修鍊魔法的天才所以想要讓王子越再低頭就難了。

只見王子越親切地露出一個笑容,道:「請問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見,麻煩你再說一遍可以嗎?」

矮胖男子一整天都沒有賣出什麼,本來看到有人走進來,以為會有生意,誰知道年紀青青的王子越居然說進來看看,怎麼不讓他怒火中燒。

「我說你這個死窮鬼趕緊出去,別在這裡打擾我做生意,沒有錢就早點說嘛。」矮胖男子絲毫不留情面地說道。

王子越聽到矮胖男子這般羞辱自己,竟然沒有發怒,而是怒極而笑,道:「好好……老實說,我覺得自己也沒有什麼錢,只是這一塊東西,應該能把你的店鋪買下來。」

王子越說完,手中就出現了一塊紫色的東西,這是他從儲物戒指中找出,以為不會用的。

矮胖男子看見王子越手中的東西,睜眼一看,頓時震驚地說道:「什麼,竟然會是紫晶幣!」

王子越聽到矮胖男子震驚的話語,心裏面暗想這個死胖子倒是挺識貨的,這個紫晶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見識得到的。


維多利亞卻沒有表現出多少驚訝之情,怎麼說王子越也是法神的學生,身上有紫晶幣並沒有多奇怪。

魔法師可謂是這個世界最富有的人,每一個魔法師地位崇高,不少勢力都奉為座上賓,自願地送上各種珍貴資源。

甚至不少魔法師還會身兼煉金師的能力,能夠煉製出黃金出來,就是世上傳說中的點石成金。

法神的能力就更加強大,除了某些大勢力之外,沒有人可以比得過法神的財富。

只不過矮胖男子見到紫晶幣仍然震驚不已,紫晶幣可是比黃金還要稀有的物質,煉製成錢幣就更加之少。

矮胖男子說道:「能不能讓我看看紫晶幣是怎樣的?」

王子越將紫晶幣收回去,紫晶幣雖不讓他放在眼裡,可是出門在外,總得有點東西防身才行?

「嘿……這個紫晶幣可不是普通物品,怎麼能夠讓你這種人隨意觸摸呢?」王子越譏諷地對矮胖男子說,心中的那一股鬱悶之氣總算是鬆了不少。

矮胖男子也不覺有什麼不對,畢竟這個世上總是以實力為尊,只要你的位置高,就會擁有足夠大的話語權。

「對對……紫晶幣本來就很少出現世上,就算有也會被實力強大的勢力作為收藏,不會流通於市面。這位先生,請慢慢看一下本鋪子的東西,我發誓都是世上少有的珍品。」矮胖男子轉眼之間就變得各位客氣。

王子越見識過這種人的嘴臉,所以看到矮胖男子笑容可掬的模樣,不覺感到一股噁心之意。

於是乎,王子越直接無視矮胖男子,走進鋪子裡面,慢慢觀察周圍的事物。

鋪子裡面大部分都是煉金師煉製的物品,以武器為主,當然也有不少用於生活上的實用之物。其中還有一部分是收藏品,就是那種不知什麼用途的東西,一般都是歷史悠久。

矮胖男子許久沒有見識到這麼有錢的主,今日難得一見,當然是要好生招待一番,勤奮地向王子越介紹著各種稀有的物品,希望王子越能夠看得上,買上幾件,就足夠矮胖男子過上一段好日子了。

「先生,你看看這一根法杖,可是用了千年烈火木為主體,鑲嵌品質優良的火晶石,是一件能夠增幅火屬性魔法的法杖。」矮胖男子恭敬地說道

「我又不是專註於火屬性魔法。」王子越淡淡地回答。

矮胖男子一聽,以為王子越是其他魔法師,接著說道:「原來你是主修幾個魔法元素的魔法師,那麼你就來對地方了,我這裡可是有不少能夠增幅魔法的煉金器。」

「嗯?我想不到你這個小鋪子裡面還會有什麼厲害的東西,恐怕你是在欺騙我吧?」王子越怎麼會相信矮胖男子的話語,所謂無奸不商,這個矮胖男子肯定是有什麼貓膩。

維多利亞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很久,清楚這個世上有不少販賣煉金器的店鋪內有乾坤,跟不少特殊渠道的人物打交道,所以擁有不少的世上少有的物品。因此,聽到矮胖男子的介紹,她的心裏面有一點好奇,到底這個店鋪裡面有什麼物品讓矮胖男子這麼有自信。

矮胖男子卻是停止了話語,隨之微微一笑,道:「先生,不要看我這個鋪子小,就以為我沒有本事,我可是跟不少人有關係,想要獲取一點珍稀的物品也是十分簡單的事情。對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一番,本人的名字傑?歐文。」

「嗯,那你就帶我去看看那些所謂珍稀的物品吧,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如果真的有什麼厲害的東西,我倒是願意將這一枚紫晶幣作為交易籌碼。」王子越不在乎地回答。

傑?歐文聽到王子越說願意用那個紫晶幣作為交易籌碼,他心裏面頓時就樂開了花,連忙招呼王子越來到一個書架的前面,道:「我收藏了不少珍稀的物品,其中蘊含的價值都是極高,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來交易。今日能夠遇見你這位大財主,也算是我的榮幸啊!」

「嗯!」王子越心裡莫名地有了幾分期待,從傑?歐文的語氣聽來,其中應該是跟她所說的沒有多大差距。

傑?歐文移動了書架中的一本厚書,隨之書架驚訝緩緩地移動。

咔咔……

書架慢慢移動之後,背後赫然出現一道大門,顯得十分之隱秘。

王子越望著大門一眼,心裏面有所警惕,不知這個傑?歐文葫蘆里到底是賣什麼葯。

傑?歐文指著門口,激動地說道:「兩位請進,這裡面就是我這一生的財富,裡面每一件東西都是耗費了我大量的時間。」

王子越和維多利亞相互對視了一眼,維多利亞示意王子越大可進去一看,於是兩人便走了進去。

原來這一間煉金器店鋪竟然還藏著一道密室,恐怕裡面的東西價值連城,絕不是普通之物。

傑?歐文一踏入密室,整個人都變得十分激動,彷彿他才是第一次進入這一間密室的人。

王子越牽著維多利亞的手,極為警惕地望著密室裡面的事物,突然進入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般都會覺得不安全,即便是王子越擁有法師四級的修為。

維多利亞望著王子越的臉龐,心裏面是甜蜜蜜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親密地牽著小手的她,臉頰不禁一紅。

等到王子越三人走下樓梯之後,就來到了店鋪的地下室中。

地下室十分寬闊,裡面出現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物品,既有一把短劍,也有如果一根小樹般粗大的巨劍,牆壁上的架子上還擺放著不少魔法捲軸,這些捲軸裡面記載的大部分都是魔術,以及煉金之術。

傑?歐文來到一個柜子旁邊,從裡面拿出了一根通體黑色的法杖,道:「這是由靈魔法師煉製的骨杖,裡面採用了許多魔獸的骨頭煉製而成,能夠增幅魔法師的施法速度,並且威力大增,是世上少有的全系魔法杖。」

傑?歐文對自己手中的魔法杖非常之有自信,相信所有魔法師都會愛上這一根魔法杖

可是令他驚訝的是,王子越居然不為所動,對於這一根魔法仗沒有一點興趣,似乎是面對著一根普通法杖而已,勾不起他任何慾望。

傑?歐文疑惑地問道:「先生,請問這一根魔法仗是不是不合你的心意呢?」 王子越本來就從黑龍王那裡得到了一根更加厲害的魔法仗,所以他看到這一根魔法仗,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興趣。

王子越點點頭,道:「我自己有一根足夠強大的魔法杖,所以你最好是拿出其他的東西,要不然我就會失去耐心的啊!……」

傑?歐文萬萬沒有想到王子越的眼光是這麼高。連這一根魔法仗都不放在眼裡,這可是他花費了許多資源才弄到手的魔法仗,居然讓王子越不屑一顧。

想到王子越眼光這麼高,傑?歐文不但沒有喪氣,反而是越發激動。因為王子越眼光更高,自己就能夠推銷價值更大的東西,那樣獲取的利益就會更大。

於是乎,傑?歐文帶著王子越兩人來到了另一處地方,道:「你看看這些東西,會不會讓你有一點興趣?」

這一次出現在王子越面前的是五個獸皮捲軸,這些捲軸都是用魔獸的皮所製造了,其堅固程度和保存能力也是十分之大。

王子越隨意地拿起其中一個捲軸,打開一看,忽然目露驚訝之色,隨之是慢慢看了下去,最後是吧整一張魔法捲軸打開了。

「這個竟然是空間移動魔法陣,可以讓人瞬間轉移到另外一處地方!」王子越吃驚地說道,目光依然停留在捲軸上面。

傑?歐文心底極為得意,自己的收藏終於是打動了這位眼光極高的財主,這樣也算是挽回留一點臉面。

「先生果然是好眼力,沒錯,這就是空間轉移魔法陣捲軸,只要你念出咒語,就可以激髮捲軸中空間移動魔法陣,那時候你就能夠瞬間轉移到另外一處空間。如果是身處險境,又或者是面對強大的敵人,就是一件脫身的保命神器。」傑?歐文自信地說道。

維多利亞也沒有想到這麼一間普通的小店鋪居然還會隱藏著這麼珍貴的空間移動魔法捲軸,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維多利亞拉了拉王子越的衣角,道:「其實這一張魔法捲軸的缺點也是很大,由於使用了等級比較低的獸皮製造,所以空間移動魔法陣的威力大為減弱,或許只有一千多米的距離,而且默念咒語的時間也需要更加之多。」

傑?歐文的得意被維多利亞的話語給打斷了,以為這一張捲軸不會讓人看穿其中的缺點,藉以賣出好的價錢,誰知道維多利亞會一語道破其中的秘密。這時他心中是怒火中燒,如果沒有維多利亞在場,想必王子越是已經被自己騙到了。

「呵呵……這個小姐的眼裡更加好,居然這麼快就將其中的缺陷看了出來。」傑?歐文連忙笑著恭維道。

只不過王子越和維多利亞都清楚,要是維多利亞沒有說出來,這個奸商怎麼也不會將其中的缺陷說出來的。

王子越自感知識不如維多利亞,要是今日沒有她在場,說不定自己已經受騙了。

「哼……想不到這一張捲軸還有這麼大的缺陷,竟然想要矇騙我,真是氣死我了啊!……」王子越假裝生氣地說道。

傑?歐文不願激怒王子越,自己這裡可是還有好多寶貝需要推銷呢,相信王子越身上未必就只有一枚紫晶幣,要是今日放過這個大水魚,下一次遇到都不知是何年何日了。

於是他急忙解釋道:「先生,拜託了你不要太生氣,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矇騙你啊。這一張捲軸的優缺點都是很明顯,我本來就沒打算欺騙你,裡面還有一張空間移動魔法陣捲軸,那一張採用的獸皮要高級很多,大約相當於法宗的修為。如果全部激髮捲軸中的魔法陣,可以瞬間轉移到幾公裡外的地方。」

「嗯,真的是這樣,那麼你就將那一張魔法捲軸拿出來吧!……」王子越面容冰冷地說道。

傑?歐文看見王子越似乎消氣了,心裏面也是送了一口氣,急忙去將那一張捲軸取出來。

只是他不知背後的王子越和維多利亞相互一笑,似乎奸計得逞一般。

其實剛才維多利亞將那個空間移動魔法陣捲軸的缺點說出來,就是為了能夠壓價,不讓傑?歐文獅子大開口。全因王子越表現得太過於驚訝,奸商看到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宰肥羊的想法呢。

於是維多利亞及時地制止了王子越,將這一個捲軸的缺點說出來。

王子越本身也是十分聰明,馬上就反應過來,立即假裝憤怒地質問傑?歐文,讓傑?歐文變得驚慌,以為自己不會再說交易上的事情,搞得傑?歐文慌亂解釋,並且去將價值更加高的捲軸拿出來。

王子越有著足夠的底氣,從心底也沒擔心被煉金店鋪的胖子老闆欺騙,這種人無利不起早,利來可以對著顧主諂媚十分,利去可以在背後狠狠的唾人兩口。

常有的事情已經是見怪不怪,無論走到哪兒都會遇上,最重要的……就是實力。

「那個,什麼傑?歐文是吧?我奉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再玩什麼花招,將最好的貨擺出來,爺不差那幾個錢。但說回來,這幾個錢爺自個兒雖然不在乎,可這勁兒也不是別人隨便可以惦記的。若是要讓我知道你以次充好,後果,那便是要讓你自負,而且,這樣的事情很快就會發生。」王子越不著痕迹的用兩根手指摩挲著紫晶幣,感受著幣面凹凸不平的圖案,以及那些順滑的手感,口中卻是毫無起伏感的說出讓傑?歐文矮胖身軀發出抖動的話語。

「鐵城還是比較安全的地方,本店也絕無劣跡,這位先生大可放心逛。否則的話,凱撒家族也是不會允許傑?歐文這煉金店鋪存活下去。」傑?歐文緩緩的收了一下手,不著痕迹的將手中剛抽出的捲軸藏入了寬大的衣袖當中。

他可謂理直氣壯,在鐵城,便是凱撒家族說了算,一個小小的顧客,確實不需要放在心中,雖然是做生意,可以對客人諂媚,那都是為求財,可若是被人威脅到了自家的性命,還趕緊跑上去跪舔,那就不見求財,那叫賤人!

「說得好!我就說這家店的老闆去了什麼地方,原來是有著寶貝藏在了這裡邊。老闆不地道,法宗的空間移動捲軸,關鍵時刻的救命符,不算小的收藏。傑?歐文是吧?開個價格吧,多少我都要了啊!……」一道堪稱比冰凌還要陰冷的嗓門響徹暗室,叫做傑?歐文的胖老闆眼中隨即是如同點亮了夜晚中的星辰般璀璨。

來者只是短短几句話,也沒爆出名字,更甚至是將王子越視若無物,就直接將那張捲軸說成了自己的物品,彷彿先來後到之類的規矩就如同兒戲,可在其揮手之間湮滅。而那傑?歐文也是恰到好處的表現出適當的逢迎來,甚至能從其眼中看到絲絲縷縷的得意之色。

而王子越此時,只是不緊不慢的勾動出一絲笑容,對於不速之客彷彿是毫無察覺一般,只有在其身旁的維多利亞才能稍微的感受到一點蘊藏在親密黑髮天才心目中那股沸騰的憤怒。

大義凜然的傑?歐文,突然冒出來的刺頭,王子越錯愕了一下,倒是沒怎麼想到會出現這種結果。

隨即升起的憤怒便如火燒雲一般,血紅的狂暴填滿了整個心房。

「看來,還是實力不夠啊!」轉瞬之間,原本自信滿滿的王子越卻是連番被人頂撞而過,若是連一點怒意也無,那便是名副其實的窩囊飯袋了。拳頭不知不覺已經是被捏得很緊,原本紫晶幣上那順滑的感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如同荊棘刺入血肉的痛感,那是從心田升起的不爽快,想要儘早發泄而出。


「呵呵,鐵城……凱撒家族,確實是太過安穩了。現在看來,一個頓林?凱撒還只是僅僅開始。那麼就讓我王子越好好見識一下接下來的人物吧!……」王子越含著笑,緩緩地張開一直緊緊捏著的拳頭,魔力如同抽絲剝繭般從掌心噴涌而出,在脫出的瞬間達到最高的速度,在空中爆發出微弱的爆炸聲,隨手如脫韁之馬猛烈的奔向前方矮胖的傑?歐文。

「嘭」,一聲巨大的炸響,整個密室開始升騰出嗡嗡的聲響,像是有無數個法宗級別的魔法師在此處對練,那種熱火朝天的場面掀起狂風駭浪,將傑?歐文的衣衫吹動得獵獵作響,而場中唯一站著靜止不動的維多利亞卻是面容不亂,甚至連裙邊也彷彿與空氣隔絕掉。

「小子!找死!」


王子越的突然出手,激起了某人龐大的怒意,如同毫無防備卻又倉促應對,前一刻還悠然自得的要將空間移動捲軸佔為己有,而下一秒卻彷彿陷入了生死搏殺的漩渦。

同樣是一道魔力滾動而出,在半空中又是加入了一道更加猛烈的魔力,銜接之間極為的純屬,這是只有高級法師才會有的技巧。隨著兩道魔力的飛速切入,是有著那麼一點后發先至的苗頭,終於是趕上王子越的那一道魔力,撞擊而上,因為迅猛的速度,產生出巨大的爆炸氣浪,在封閉的密室內膨脹出震裂耳膜的爆炸聲。 「往往對我說出這句話的人,不是已經化成了灰,便是成了這世界花草樹木的肥料。倒是頭一次見識到這麼著急著想要為大自然獻身的人啊……」王子越嘴角露出一抹笑,掌心的魔力又是加了一道,吟唱在不可察覺的角度完成,中途加入的莫名人物想要打斷超等魔法感應力的天才,王子越有著足夠的自信,能夠讓對方吃足虧。

「敢公然搶劫煉金店鋪,那便是怪不得鐵城執法隊出手無情了……說你找死還真是說得太過輕巧了一點。那麼就直接讓你生不如死吧!」被搶先出手,倉促應對之間,又是為了趕上王子越的魔力輸出,連續用上兩道魔力,迫不得已用撞擊來提高速度,凱撒家族執法隊,隊長莫利納?凱撒心中微微一驚,不過很快又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獸皮精鍊製作的空間捲軸已經是從傑?歐文的手中騰飛而出,像是兩塊烏雲夾擊而出的閃電,刺啦的裂一道縫隙,面色大變的同時,他也是心中發冷,眼神的余光中,只有王子越那模糊不清卻又冰冷的面孔,手上的力道微微一松,捲軸就失去了束縛,開始被王子越的魔力捲動著而去。

「報上你的名號。我不殺無名之輩,若是沒有名字,那便還真不算是人,怕是連被我殺的機會都沒有。」王子越只是冷笑, 離婚後我爆紅娛樂圈 ,凱撒家族的人?殺了又會如何?

恐怕現在是凱撒家族的族長也沒有什麼意見吧。既然如此……王子越也就更加的淡漠了,準備再追加一道魔力時,身旁,卻是有著一股暖意從另外一隻手掌上傳來,細軟的小手,那光滑的皮膚以及緊緊靠近過來的依然芬芳是讓王子越的心思沉穩了片刻。

「逛個低級煉金商鋪也能遇上麻煩,還真是被漠視的夠徹底,也罷,對無禮之人那便是無需再客氣下去了啊!……」王子越目光一沉,雙手憑空閃現,快速翻飛,一波又一波的魔力騰涌而出,快得讓任何一名法神也眼花繚亂。而在這之間,王子越甚至不忘在維多利亞那乖巧的手掌上捏點一下,表達出已知曉對方在鼓勵的無聲溫情傳遞。

澎湃如浪潮的魔力,就是連一旁臉色煞白的傑?歐文也能感受到其中蘊藏著的憤怒,那些被王子越刻意釋放出的氣息,驚得胖子老闆緊張的靠近身後的牆壁,嘴唇哆嗦著,滾動著喉管求救道:「莫利納隊長!」

隨著王子越狂風巨浪般的催動法力,不用傑?歐文叫喚,莫利納便是拋棄掉身後的執法隊成員,如戰場中最兇猛的戰士狂飆而出,在半空之中踏步依然不忘催動魔法截斷王子越的施法,在他看來,這樣近的距離,便是打斷王子越的施法根本就沒什麼難度,甚至還能騰出手向著王子越的背後進行某種合符情理的偷襲。

「小子終究是嫩了一點,雖是族長說的戰神計劃候選人,若是在此處被輕易的擊敗,那便只能說明這叫王子越的小子只是一個廢物而已!」伸出一隻手掌,緩緩地貼向王子越的背心,莫利納的嘴角露出一絲莫測高深的笑容,那種得手后的勝利感更是瞬間傳遍了莫利納的整個心田,以至於王子越眼中狂暴而出的戰意也是被忽略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