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口子正吵著呢,就聽外面傳來了一聲嚎啕大哭,「……我的小超啊……小超你回來啊……」

病房裡頓時安靜了,鄢帆眼淚也下來了,小超就是她的朋友,外面哭的是小超的媽媽。

鄢父臉色也是一沉,隨即問一側的交警道,「肇事司機找到了么,有沒有目擊者?意外是怎麼發生的?」

交警立刻和鄢父說明了情況,「鄢先生,根據你女兒的口供,肇事車輛是一輛集裝車,我們已經通知局裡,開始找了……現場本來就是一個頻發車禍的地方,另外送你女兒來醫院的目擊者的口供和你女兒的口供基本符合……」

鄢父立刻厲聲道,「你們怎麼搞的,我們帝豪每年給你們交通局捐那麼多錢,這樣的路道早就該重修了……」

說著看了一眼交警手裡的口供,這才注意到,送女兒來醫院的是一個叫葉乘風的人。

鄢帆這時朝鄢父道,「爸爸,我知道錯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後再也不亂來了!」

鄢父冷哼一聲,「希望這次你從鬼門關回來,能知道好歹!」

鄢帆立刻又朝鄢父道,「爸,你要幫我找到送我來醫院的人,我想好好報答他!」

鄢父又是一聲冷哼,「報答?怎麼報答,還不是拿我的錢去報答……」

鄢母連忙道,「女兒都知道錯了,你還罵她做什麼?」

鄢帆卻朝鄢母道,「爸說的對,這麼多年,我一直吃用家裡的,這次等我出院后,我會去公司上班!」

鄢母聞言有點不敢相信地看著女兒,以往怎麼說都說不通的女兒,經過這場車禍,真的懂事了?

鄢父沒有說話,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鄢帆,「等你出院再說吧!」心裡卻記下了葉乘風的名字。

……

而此時的葉乘風已經開著哈雷回到自己住所的小區了,當他開門進屋的時候,溫柔和舒瑾應該都睡下了。

飯廳的桌上依然留著一桌菜,還有一瓶紅酒,看樣子是為舒瑾找到新工作慶祝的,不過桌上的飯菜沒有動,只是酒都喝光了。


只愛不婚:我和你的風花雪夜 ,自己答應舒瑾,等同學聚會結束給她回電話的事。

等葉乘風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發現沙發上正坐著一個女人,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袍,身上的曲線在陽台外灑進來的月光下若隱若現。

仔細一看之下,半透明的睡袍里似乎什麼都沒有穿,看的葉乘風心下不禁一動,看那身形應該是舒瑾的。

如果不是葉乘風剛剛才和李秋慧酣暢淋漓的大戰過一場,葉乘風此時早已按捺不住了。


不過他此時卻是一點**也沒有,只是朝舒瑾道,「這麼晚還不睡?」

舒瑾坐在原地沒有動,等葉乘風走過去時,才發現舒瑾一臉的不高興,他知道肯定是因為晚上沒回電話給他。

葉乘風連忙朝舒瑾道,「今晚和同學聚會,一直玩到現在,實在抱歉!」

「那之後呢?」舒瑾小嘴一嘟,朝葉乘風道,「我之後給你又打了好幾個電話,你怎麼沒接,我和柔柔一直等你等到十點鐘……」

葉乘風連忙拿出手機一看,原來調成靜音了,的確上面有幾個未接電話,立刻放到舒瑾的前面,「你看,靜音,我沒聽到,當時是在ktv……」

舒瑾瞥了一眼電話,臉上的不快頓時消失了,立刻朝葉乘風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不回我電話的!」

葉乘風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舒瑾,我靠,這丫頭的臉色轉變也太快了吧?

正想著呢,這時舒瑾起身大聲道,「柔柔,你輸了……」

葉乘風轉頭看去,卻見溫柔這時也走到了客廳,聳了聳肩,朝舒瑾道,「我願賭服輸!」


葉乘風一臉詫異地看著連忙,「什麼情況?你們在拿我來打賭?」

舒瑾立刻起身道,「今天我面試過關,等你回來慶祝,一直等到現在,怎麼拿你打一個賭還不行么?」

葉乘風無奈,只好起身道,「好,是我不對,那麼現在怎麼辦?」

溫柔指了指桌上沒動的飯菜,舒瑾立刻道,「罰你去把飯菜都熱一遍,我和柔柔快餓死了!」

葉乘風聳了聳肩膀,只好起身去熱飯菜,等飯菜熱好后,一男二女坐在飯廳為舒瑾補慶祝。

三人一直吃到凌晨一點,溫柔實在困的不行,這才各自去睡覺。 ;

翌日葉乘風起床,舒瑾已經做好的了早餐,顯然她最近的心情不錯,做的每一樣東西都很可口。

葉乘風和溫柔、舒瑾三人用餐后,一起下樓上班,樓道上舒瑾挽著溫柔的胳膊走在前面,他則伸著懶腰跟在後面。

舒瑾聽到葉乘風在後面呵氣連天的,不禁詫異地回頭看了一眼,見他一臉倦容,「你昨晚夜裡乘著我和柔柔睡覺又出去了?怎麼這麼累?」

葉乘風又不好告訴舒瑾和溫柔,自己是昨天回來之前有過一場大戰,消耗了不少體力,只好聳了聳肩,「沒能及時給舒大小姐回電話,內疚的一夜沒睡好!」

溫柔才不信葉乘風的鬼話呢,但是舒瑾聽的卻格外的受用,「既然知道內疚,同樣的錯誤就不可以再犯了!」

葉乘風連連說是,這會已經到了樓下,問溫柔道,「溫老師,我們同路,你不如坐我的摩托一起吧!」

溫柔剛要回話說坐舒瑾的馬六,可是舒瑾這會看了看時間,立刻朝溫柔道,「是啊,柔柔,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好像有個晨會,我必須早點到,你就坐葉乘風的車去吧,反正你們都在一塊兒上班!」

溫柔猶豫了一下,拉著舒瑾低聲道,「你不怕我把你的凱子給搶了啊?」

舒瑾卻笑道,「你要是有那心思,早就動手了,姐們對你放心!」

說著又看了看時間,一邊往車庫快步走去,一邊道,「哎呀,不和你們說了,我先閃了!」

很快舒瑾開著馬六從車庫出來,在葉乘風和溫柔那一停,打開車窗,「我可能要飛一趟香港,回來給你們帶禮物,就這樣……」

看著舒瑾開遠后,葉乘風這才回身去開哈雷到溫柔身邊,「上車?」

溫柔今天穿著是一件白黑相間的連衣裙,無法跨著坐,只能側坐,但是哈雷的後座比較高,她只能靠著葉乘風的身子,但還是盡量避免貼著。

當官家女遇到錦衣衛 ,由於力道的慣性,溫柔的身子還是貼住了葉乘風的後背。

由於溫柔是側坐,所以葉乘風開的並不快,保持正常車速,他這時感覺溫柔坐在後面很害怕的樣子,連聲道,「你還是摟著我的腰吧!」

再見顧先生 ,只是朝葉乘風道,「開你的,別太快就行!」

葉乘風本來想耍耍溫柔,只要自己開快了,溫柔自然就要嚇的抱著自己了。

不過他又想到以溫柔的脾氣,就算自己這次得逞了,以後要想溫柔再坐自己的車,那就絕對不可能了。

說不定溫柔還會當場要求下車,寧願自己打的去學校,所想想想還是算了。

在就要到學校的時候,路上已經有不少上學的學生了,溫柔連忙拍了拍葉乘風的肩膀,示意他停車,「我在這下……」

葉乘風知道溫柔是不想被學生或者同事看來,立刻停下車,溫柔立刻從後座跳了下來后,這才開車進了學校,將車停在保安室的門外。

陳輝見葉乘風來了后,立刻起身伸了一個懶腰,隨後和葉乘風交接班。

等陳輝走後,葉乘風才見溫柔走進了校門,看都沒看保安室一眼,好像完全不認識自己一樣。

葉乘風心裡清楚,溫柔其實並不是因為自己是保安所以才和自己保持距離,也不是因為真就討厭自己,而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另外身份。

等學生們陸續進學校后,葉乘風將校門關上,學校打起了晨讀課的鈴聲,學校保安的無聊生活開始了。

就在這時一輛紅色的馬自達6,和自己那款馬自達是一個型號的,顏色也一樣,葉乘風還以為是舒瑾來了,再一看車牌才知道不是。


正想著,就見馬六車門打開,下來一個穿著牛仔t恤的女子,扎著一個馬尾辮子的女人,正是馬紅傑。

馬紅傑手裡還拎著一個保溫瓶朝著保安室走了過來,葉乘風這才想到,馬紅傑是給自己送葯來的。

馬紅傑到了窗口敲了敲窗戶,臉上一副不快的樣子,等葉乘風打開窗戶的時候,立刻將保溫瓶放到窗檯,「你怎麼這樣?一點都不注意自己的病情,葯怎麼能斷呢?」

葉乘風乾笑了兩聲,「不好意思讓馬警官天天送啊,你還是把配方告訴我,我自己熬吧,每天就讓你來,不是耽誤你抓賊了?」

馬紅傑一片好心,聽葉乘風這麼說,心裡很是不痛快,這時一拍窗檯,「我說我來送,就我來送,你那麼多廢話做什麼,把前天我送來的保溫瓶給我!」

她說著朝窗口伸出了手,「再把你的住址告訴我,我明天給你送去……」

葉乘風心想你那保溫瓶早給高瑜的手下給砸壞了,嘴上卻道,「我落在家裡了,改天還你吧!」

馬紅傑點了點頭,又瞥了一眼保安室里的桌子,看了一圈后才問葉乘風道,「怎麼?今天紅太狼沒給你送湯湯水水么?」

葉乘風知道馬紅傑說的是舒瑾,笑了笑沒有吭聲,馬紅傑又和葉乘風要住址,一副你不給我,我就不走的架勢。

他哪裡能把自己的住址給馬紅傑,馬紅傑為什麼最近頻頻給他送葯,他葉乘風又不是傻子,自然一清二楚。

葉乘風心裡對馬紅傑究竟怎麼想的,暫且不說,但如果被馬紅傑知道自己和兩美女同居在一個屋檐下,那還了得,自己估計又要和一年前一樣,整天被她給纏著了。

正猶豫著呢,這時一陣急促的引擎聲傳來,校門口瞬間出現兩輛東風景逸,瞬間從車上下來十幾個人,虎視眈眈地一字排開站在校園門口。

馬紅傑見狀眉頭不禁一緊,不過她並沒有馬上亮出自己的警察身份,而是轉頭問葉乘風道,「是不是你又惹上什麼人了?」

葉乘風無奈的聳了聳肩,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他也不是很清楚來的到底是什麼人。

就在這時,一輛白色的寶馬x5緩緩地開了過來,葉乘風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冷笑,這車他認識,是高瑜的座駕,看來這貨還沒被自己砸怕。

正想著呢,寶馬後車門打開了,高瑜從車內下來,此時他的額頭上正過著一層紗布,剛下車就看向葉乘風這邊,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葉乘風這時朝窗口的馬紅傑道,「葯我收下了,你還是先走吧!」

馬紅傑卻道,「你說這個情況我會不會走?」

高瑜沒想到葉乘風的保安室外還站著一個美女,看那身材,那長相可比他包養的那幾個正點多了,特別是她一身健康的小麥色皮膚。

馬紅傑見高瑜盯著自己上下打量,那眼神讓她感覺很不舒服,立刻上前從口袋裡掏出了警員證,在高瑜面前一亮,「你們來這麼多人做什麼,這裡是學校!」

高瑜一見居然是個警察,不禁一笑,「喲,還是個警花……」說著立刻朝馬紅傑道,「警察妹妹,我們不是來鬧事的,你可千萬別誤會啊!」

馬紅傑瞪了一眼高瑜,又看向門口那一群人,「不是來鬧事,帶這麼多人?」


高瑜卻朝馬紅傑道,「我不認識他們,我是剛巧路過,想參觀一下龍翔高中,看看是不是把我小侄子轉到這家名校來……」

馬紅傑更是冷笑,龍翔高中的確是名校,不過它出名是因為亂,現在還有什麼人願意把自己子女往這家學校轉?

即便是龍翔高中現在就讀的學生,他們家長也在想方設法的想把子女轉走呢。

可惜子女不爭氣,成績不怎麼好,再加上家裡經濟條件有限,又不想孩子過早輟學,才勉強讓孩子留在這的。

葉乘風這時朝高瑜道,「我說,你是不是腦袋又癢了……」

高瑜聞言臉色一動,本能的摸了摸額頭,隨即一笑道,「你說龍翔高中是你的地盤,好,我不進去,但是這是校外,難道我站著也不行?」

正說著呢,這時又是好幾輛東風景逸開了過來,又是幾十號人從車上下來,下車后,依然是一字排開,正好與之前的人拍成了一個弧形,在校門口圍了一個圈。

葉乘風見狀立刻打開保安室的門,朝著高瑜走了過去,高瑜見狀立刻連連後退,朝馬紅傑道,「哎,警察妹妹,你看,我可什麼都沒做,這傢伙要是人身攻擊,你可要為哥哥我做主啊!」

高瑜一邊說著,一邊退回寶馬車裡,坐在後座,連窗戶都關上了。

馬紅傑一臉詫異地看著門口的一群人,又問葉乘風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乘風沒有回答馬紅傑,這時看了一眼校門口的那些傢伙,手上沒有任何兵器,而且和校門口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他頓時想明白了,高瑜這是知道和自己來橫的,未必能佔到什麼便宜,這是想和自己軟磨硬泡呢。

他找這麼一堆人圍堵校門,又不滋事挑釁,就算警方干預,他也肯定準備好了說辭,他是想用這種辦法來恐嚇周國強和校方呢。

而且恰好現在現場就有馬紅傑這個警察在,如果自己動手趕人,一定會有肢體摩擦,到時候高瑜還可以反咬一口,說自己先動手打人的,他們只是恰好路過學校。

到時候還可以讓馬紅傑作證,先把自己給弄到警局去,不過自己有理沒理,只要把自己這根眼中刺暫時移除,那龍翔高中就任由他擺布了。

葉乘風正想著,這時見寶馬車的後車窗緩緩打開,高瑜正抽著一根煙,得意地朝自己這邊笑著。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