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

中年男子小跑了過來,直接兩巴掌扇在瘦子臉上,他狠聲道:“你大爺的還想吃狗肉不,會說話的狗你見過不?你丫的還叫嚷着有人,難道人肉難吃啊!”

中年男子不分青紅皁白的對瘦子一頓臭罵,然後接着道:“徐哥,我看這土狗不是凡物,如果將他吃掉,勢必會對你的修煉有極大的好處啊!”

“恩,你這小子倒是機靈,正合我意,來來,你們兩個一左一右,將這隻土狗包抄,今天真是個大喜日子,不但可以和依依洞房,並且還有狗肉吃,哈哈!”徐姓小子咧嘴大笑,意淫道。

吞天獸此刻已經徹底大怒,眼前的人類如果只是把他誤認爲是隻土狗就罷了,但眼前的三人竟然敢要吃他血肉,叔叔可忍,嫂嫂還不能忍呢。

吞天動怒,後果很嚴重,他後腿直蹬,摩拳擦掌,突然化爲一道閃電,巨大的巴掌對準中年男子就是一巴掌。

啪!

中年男子直接被吞天獸一巴掌掀翻在地,這還是吞天獸足下留情的結果,畢竟這中年男子並不是修士,只是一階凡夫。

“慢着!”徐姓男子甚感不妙,雖然自己帶來的這兩人算不得修士,但是他確實一個實力不錯的修者,他看出了吞天獸的不凡,當即停了下來,一時不敢前進。

“嗚嗚,徐哥,他打我!”中年男子被吞天獸一巴掌直接扇哭,此時掙扎着爬了起來,哭訴道。

而吞天獸打翻了一人,便不再動作,他的目標主要是引開這夥人的注意力,好讓秦少羽對那隻野馬下手,而現在,他無非是做到了,這夥人被他拖住,秦少羽一時半會估計不會被發現。

“日你個仙人闆闆,老子是神獸,再說什麼土狗,直接吊打你們!”吞天獸雄赳赳氣昂昂,不斷叫囂。

“我擦,我就不相信這荒山野嶺也能出神獸,我看你是人獸雜交出來的雜種吧!幹!”中年男子怒火中燒,也不管吞天獸到底什麼種類,他拾起一根樹枝,就要上前與吞天獸拼命。

“住手!”徐姓男子一把將中年男子拉住,制止了對方,更是暗中傳音給中年男子道:“回去稟報家兄,就說遇到了一隻神獸!”

“吞天,走!”而正在這時,秦少羽也傳音過來,他解決了那隻野馬,打算就此離去。

“羽哥,先別急,這三人把我當做土雞瓦狗,我一定要給他們顏色看看!”吞天獸雙足叉腰,直立而行,在緩慢接近三人。

“怎麼就走了,那個······不是想吃狗肉嗎?咋就走了?來來來,我保證不打死你!”吞天獸看着遠遁的中年男子,故意埋汰道。

“我們有眼不識泰山,請見諒!狗兄······不······那個······神狗大人······不······神······”瘦子站了出來,想要對吞天獸道歉,只是他支支吾吾,突然看見吞天獸七竅生煙,他不敢再往下說了。

“滾!”吞天獸直翻白眼,一腳踢翻了瘦子。

“不會說話你就別說嘛,大哥!”徐姓小子看着瘦子,一陣汗顏,吞天獸越發臨近,他越能感受到對方的無敵的威勢,他雖然也屬於修者,但是此刻望向吞天獸,他突然不敢出手,對方的氣勢太甚,不是他能夠匹敵的。

“磕三個響頭,本神狗······我呸!”吞天獸突然察覺口誤,一陣尷尬,接着道:“磕頭謝罪,本神獸既往不咎!”

“好好好!我們磕頭!”徐姓男子不斷磕頭,只是,三個響頭之後,再次擡頭看向眼前,吞天獸早已消失不見。

“徐哥,他走了!”瘦子喜道。

“我擦,老子沒長眼睛啊!”徐姓小子一腳揣在瘦子身上,狠聲道:“此事切不可泄露,不然我要了你的狗命!”

“是是是,徐哥的英明形象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瘦子說完,突然又感覺不對,他接着又道:“那個,徐哥今天的英勇事蹟,我絕對不會說出去······”

“滾滾滾······我擦,怎麼就有了你這麼一個傻帽根班!”徐姓小子不屑,然後重整了下身上的衣袍,道:“走!”

“那個······徐哥去哪?”瘦子從地上爬了起來,疑惑道。

“你媽的真是個傻子,當然去搶親啊,難道還去吃狗肉啊!”徐姓小子罵罵咧咧道。

“不對!”徐姓小子走到半路上,突然發現不對,突兀道:“我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少了什麼?噢,我知道了!”

“少了什麼?”

“土狗!它逃了!”瘦子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


“滾犢子,對了,是天馬!”徐姓小子終於想起來,他的戰獸被他忽略了!

“天馬?”

“我的天馬呢?” “我日你個天啊,爲了那小妮子,結果把天馬丟了,回去怎麼向長老交代,那可是三階兇獸啊!”徐姓小子抱頭怨道,一路上罵罵咧咧去了村落,他的目標是柳茹依,本以爲帶着巫宗長老送的高階靈獸會牛逼拉風一點,沒想到半路上就把天馬丟了。

“徐哥,我覺着嘛,這能就是命!”瘦子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接着道:“要說是徐哥你殘害的黃花閨女太多,估計這就是傳說中的報應!也可以說是因果報······”

看着徐姓小子臉色越發變黑,然後發紫的模樣,瘦子當即不敢說話。

“滾你媽的,老子是修士,本是逆天修道,你跟我講命,我擦!”徐姓小子再次一腳狠狠的踹在瘦子身上道,他真想一拳打死自己這個不會說話的跟班。

而此時的村落,炊煙裊裊,霧氣瀰漫,在朝霞的照耀下,整片村莊顯得色彩繽紛,美不勝收。

秦少羽斬了徐姓小子所謂的“天馬”,在半路上又活捉了幾隻野雞,這才作罷,與吞天獸一起下了山。

“孩子,你們去哪了?來來來,爺爺的稀飯已經煮好了,你們快坐下來吃點!”柳老遠遠的看着秦少羽和吞天獸,不斷向他們招手。

“爺爺,我在山上抓了幾隻野雞,今天我們吃肉!”秦少羽說着便從空間袋拿出幾隻野雞,此時已經被他斬殺。

柳老一怔,他沒見過空間袋,秦少羽手中突兀出現的野雞,出乎他的意料,不過,好歹他也見過世面,知道秦少羽是修士,便不再多想,笑着道:“孩子,有心了,野雞是你們所獵,還是供你們在路上吃吧,爺爺吃碗稀飯就好!”

秦少羽感動,這老者太過淳樸,不願受人分毫恩惠,秦少羽能理解,便道:“老爺爺,我是修士,只要想吃,去哪裏都能狩獵,而爺爺你不同,你身子骨不好,需要進補,如果爺爺還把我當親人,那請爺爺一定要收下!”

老者本想再三推辭,奈何秦少羽已經將野雞扔進了廚房,正好柳茹依也在廚房。

“哥哥,你回來了!”柳茹依看到秦少羽歸來,臉蛋變得緋紅,嬌豔欲滴,她欲言又止,似乎想要對秦少羽說什麼。

“依依,怎麼了?”秦少羽疑惑,此時的柳茹依,在秦少羽看來,更加動人。

“哥哥,徐家的人,今天就會過來搶親,爲了爺爺,我沒得選擇,但是······”柳茹依噙着淚水,纖細的小手不停的來回揉搓。

“依依,有哥哥在,我定不會讓徐家那小子得逞!”秦少羽斬釘截鐵,他是鐵定了心要相助柳老一家。

“哥哥,謝謝你,只是,徐家勢力太過龐大,我知道你是修士,但是,以你一人之力,是奈何不了對方的。”柳茹依臉上露出無奈,她緊盯着秦少羽,水汪汪的大眼睛閃耀着迷人的目光,道:“哥哥,我不想自己清白的身子被徐家的人玷污,所以······”

秦少羽一怔,聽柳茹依話語中的意思,是要把第一次給秦少羽。

他的心跳突然加快,臉上一片火辣,柳茹依即使在修士界也算是個頂級美女,要說秦少羽不想,那是不可能的。

特別是秦少羽從來沒碰過女人,他現在已經成年,雖然修者對情緒需求不大,但現在柳茹依送上門來,他突然還真有點那個想法,畢竟,他可從來沒嘗試過那種感覺。

“哥哥,你不願意嗎?”柳茹依看着呆滯中的秦少羽,急忙問道,而此時,他的臉色更加紅豔。

秦少羽心猿意馬,他很想就此答應,但是,柳茹依現在是因爲不想讓徐姓小子玷污她的第一次才願意對他獻身,並不是真愛,況且,秦少羽對柳茹依,雖然有點好感,但那也不是愛,秦少羽沉吟片刻,隧道:“依依,有哥哥在,我定會保你周全,你要相信哥哥!”

“哥哥,你別衝動,徐家的實力真的太過龐大,你不要做傻事,我願意把第一次給你,其實,我······我喜歡哥哥!”柳茹依說完,她直接把頭偏過另外一方,不敢再看秦少羽。

秦少羽搖搖頭,臉上露出苦笑道:“依依,你還小,喜歡並不代表愛,這等事情,不是喜歡就可以給的!”

“哥哥,依依不小了,依依真的長大了,只要哥哥也喜歡依依,依依真的願意把第一次給哥哥!”柳茹依轉過頭來,更是挺着酥胸道。

秦少羽看着柳依依身前的兩團酥肉,一陣口乾舌燥,柳茹依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身材發育的異常成熟,甚至比起陸瑤來,也不逞多讓。

“依依,你要幹什麼?”秦少羽一驚,因爲柳茹依此刻正在解開身上的衣袍。


“嗚嗚,哥哥,我真的不想被徐家的人玷污,那樣我會生不如死!”柳茹依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下,他一把抱住秦少羽,哭訴起來。

秦少羽看着懷中的柳茹依,這是一個可憐的女子,從小便沒了父母,與爺爺相依爲命,現在好不容易快要成年,又被逼下嫁一個**,身世可謂慘不忍睹,這樣想着,秦少羽覺得更加不能褻瀆了對方。

“哥哥,你不喜歡依依對吧?”柳茹依楚楚可憐的看着秦少羽,他眼中帶着一絲期望。

“不,依依,哥哥也喜歡你,但是,哥哥對你的喜歡,更多的是像親人一樣,在我眼裏,你更像一個妹妹,哥哥定不會讓妹妹受到傷害,相信我!”秦少羽如實道,如果就此奪了柳茹依的身子,而圖一時快感,那他覺得,那和禽獸又有什麼區別。

“哥哥,你真好!”柳茹依眼中雖然有些許失望,但是,她抱着秦少羽的雙手更緊了,整個身子都緊貼着秦少羽。

“咳······”秦少羽渾身燥熱,這柳茹依的身材實在發育太好,雖然他對柳茹依沒有非分之想,但是,天然的生理反應讓他欲罷不能。 “徐哥,要不要等等大哥來啊,畢竟,我總感覺今天的事情不簡單!”瘦子跟在徐姓小子身後,眉頭微皺道。

“沒看出來,你這小子總算說了句人話!”徐姓小子說着又是一巴掌重拍在瘦子肩膀,不過這一次,他是表揚瘦子,徐姓小子不傻,從吞天獸出現的那一刻,他就看出了端倪,特別是天馬不知所蹤,他更加懷疑,這事情一定有蹊蹺。

“嘿嘿······那我們就別走了,在此等候大哥吧!”瘦子哈哈大笑道,畢竟,這可是第一次被徐姓小子讚揚,他心裏是開心的很。

“哼,雖然這事情不對勁,但是,我不相信那柳老頭能請來高手,現在我們先去柳老頭家裏,先探一下虛實!”徐姓小子說着疾步跑下山林。

小村落,此時因徐姓小子的到來而引起雞飛狗跳,這強大的氣勢毫不遮掩的散發開來,這是徐姓小子故意使然,他眼中閃耀着精光,更是不斷向四周查看。

“徐家的人來了,柳老的孫女看來是躲不過這一劫了!”村中有人知道了真相,紛紛替柳茹依搖頭嘆息。

“可憐了依依,被迫下嫁給一個色魔!”一些年輕人眼裏閃耀着怒火,他們有很大一部分是柳茹依的追求者,只是無奈於柳茹依被徐家人看中,他們自然不敢再追求柳茹依。

“要是我是一個修者,我一定要殺了這廝!”有人撫摸着手中的柴刀,咬牙切齒道。

“得了吧,即使你是一個修士,那也不夠看啊,那小子入了巫宗,便是巫宗的人,特別是其大哥,更是巫宗年輕一代的王者,被巫宗看得極重,又有誰敢輕易得罪?”有人喪氣道,他們雖然厭惡徐姓小子,但是,又十分忌憚其身後的勢力,一種無奈感油然而生,讓他們心裏百感交集。

徐姓小子目光掃射,沒人敢與其對視,紛紛低下頭來,即使剛纔那些年輕氣盛的青年,此時也猶如泄了氣的皮囊,不敢看向徐姓小子。

“哼,就這麼點出息,還敢與我徐哥爭雄,真是不自量力!”瘦子嘴角微翹,囂張道,說着更是一腳提倒了身旁的一位老者。

“呦,我發現你他媽的越來越有前途了啊,哈哈!”徐姓小子看着倒地不起的老者,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嘿嘿,這······這都是徐哥教導有方!”再次被徐姓小子誇獎,瘦子都有點偏偏然起來。

“走!看來這都是一羣廢物,什麼高人,我呸!”徐姓小子仔細查看了一番,發現這都是一羣普通的凡人,並沒有自己當初猜想的那般,當即大膽的朝柳老家的方向走去。

而此刻,秦少羽交給柳茹依的野雞在柳茹依的巧手下,已經做成美味,野味的香氣瀰漫出來,直接擴散到方圓數十丈之外。

“我擦,怎麼我聞到了肉香味!”徐姓小子鼻子微嗅道。

“徐哥,是劉老頭家,那香味是從老頭家傳來的!”瘦子膽子一陣嘀咕,當先發現了香味的出處,

“哈哈,沒想到這老頭見我要來,還特意煮好了美食等着,等我吃飽喝足,就把他那寶貝孫女就地正法,哈哈······”徐姓小子一陣意淫,走路的腳步也更輕快了。

“柳老頭子,快開門啊!”徐姓小子扯着喉嚨,人未到聲先到。

碰!


柳茹依纔剛吃到一半的飯,當即被這道聲音嚇到,臉碗筷都摔落掉地,當場化爲碎片。

“爺爺······”柳茹依臉色發紫,該來的終究還是回來,即使她早已知道自己今天被人強奪走,但是,真的來臨時,還是令她猝不及防,令自己嚇了一跳。

“依依,別管他,吃飯!”秦少羽臉上的表情依舊,他重新拿了個空碗,再次給柳茹依盛了讓一碗稀飯,然後夾了幾大塊肉給她。

“唉,孩子,你還是走吧,這事情,由爺爺一個人來扛就好!”柳老眼裏擎着淚水,爲了不讓淚水掉落,他硬是忍住,眼光裏,更是露出赴死的決心。

秦少羽看在眼中,他知道,柳老是下了必死之心,他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爺爺,即使你以死相逼,那小子也不會善罷甘休,那樣,只會讓依依各家自責!”

“爺爺,你一定要好好活着,這事情,是爲我而來,理應讓我承擔!”柳茹依嘴脣瑟瑟發抖,她這是害怕所致,但是,轉眼間,他眼神中同樣露出如老者一樣的光芒。

“好孩子,爺爺的家事,我們不想連累外人,你還是走吧!”柳老不想讓秦少羽牽連進來,他這是想以死威脅徐姓小子,希望對方放過自己的孫女。

秦少羽苦笑着搖了搖頭,柳老和依依的想法都很簡單,都是想以自己的死來保全另一方,但秦少羽知道,徐姓小子不會被他們倆任意一人威脅,修士無情,他們不會忌憚那些所謂的天譴,修者本是逆天修行,他們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好啊,那我們吧!”秦少羽沉吟了些許,最終還是選擇離開,他拗不過固執的柳老,更不想讓柳老徒增煩惱,秦少羽心生一計,打算用自己的發放搭救這一家。

吱吱!



柳家的房門大開,秦少羽走出了房門,正好與徐姓小子撞個滿懷。

“我擦,你走路不長眼睛啊!”徐姓小子被秦少羽撞了個四腳朝天,這是秦少羽故意所致。

“呦,那······那個小哥,不好意思,我只是個獵戶,平常在山裏打慣了野獸,剛纔一出房門,還以爲又是那些畜生,本能反應,嘿嘿,完全是本能反應!”秦少羽咧着最嘿嘿直笑,然後頭也不回的超前走了。

“我擦,什麼人這是,要不是老子今天有事,一定暴揍你小子一頓!”徐姓小子看着遠去的秦少羽,一時也沒多想,他本是一個修士,並且還是一個實力強橫的修者,秦少羽如果真只是一個獵戶,那也不可能將身爲一個實力強橫的修者撞倒,他的注意力全在柳茹依身上,此時倒忽略了這點。

“老頭子,哈哈,沒想到老頭子還特意叫獵戶送來美味招待,真是辛苦了!”徐姓小子也沒注意柳老和柳茹依的臉色,他首先將桌上的美食一掃而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