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對飲了幾杯,小翠突然感覺腹痛如絞。終於支撐不住,昏厥了過去。即使在昏去的那一刻,還喊着我的名字。

後來,她什麼也不記得了。之後,我外公勉強將她身上的毒素去掉。

我聽到怵目驚心,這些人的毒辣令人髮指。

“周然,我們當然都不相信是你所爲。按照她說的時間,那天我們都應該還在麗泰實業的舊址裏。”安然也顯得很無奈。

麗泰舊址,那日,我和安軒在那裏幾乎經歷的生死搏鬥,幾番中毒,最終還是僥倖脫險。原本,我想到小翠爲安軒所害。這樣一來,卻將安軒的嫌疑給排除了。

“依你看。安軒有沒有作案的嫌疑?”我問。

“我哥雖然險惡,但不至於對她下手。我想還是另有其人吧!再者那天我哥跟我們也在一起,不可能是他。”

安然的話讓我有些自責,安軒畢竟是安然的哥哥,在這裏我不該提起。

“不好意思,我也是氣糊塗了。”我連忙道歉。

“周然,如果那天我哥不是跟我們在一起,我也會懷疑他的。突然可以排除是我哥所爲,但不能排除是他的手下。我哥的報復心極強,老爺子當年只是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給了我,結果他整整將老爺子關了了兩年。若不是後來你的出現,估計他還被囚禁在能夠暗無天日的地方。過着孤孤單單的日子。”

安然的話有些哽咽。但是,我怎麼也無法解釋,小翠那天見到的那個我倒底是誰?我和安然在這裏說着小翠的事情,電話突然來了。居然是艾麗打過來的。

“周然,你還在蓉城嗎?我剛纔看見你走進了一間酒館,醉醺醺的樣子,之後再也沒有看到你了。”艾麗在電話裏說道。

“艾麗,你千萬不要是找,有可能是有人假裝我的樣子,在到處招搖撞騙。你自己小心一些,我現在還在我大爹這裏。”

我趕緊叮囑艾麗,若艾麗也像小翠落入了這個人的手裏,後果便不堪設想了。我趕緊跟周璐打了一個電話,讓她留意一個跟我長得相像的人。如果可能,一定將他捉住。

周璐卻在電話裏笑了起來。

“周然,你嚐到了被人誤會的滋味了吧!當初爲了幫你,我潛伏在安軒的身邊。結果你恨了我一個月,甚至沒少跟我爸爸告狀。”

“周璐,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只是想查清楚小翠倒底是被誰所害,至於我的名聲還是次要的。”

我跟周璐說着好話。周璐算是勉強答應了。掛電話的時候,我額外叮囑周璐要小心。直到這個時候,纔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真的就有這麼一個人,假裝我的樣子在外面招搖撞騙。如果不加以阻止,豈不是我徹底要被他搞臭。

“周然。我看現在小翠的事情還好解決,關鍵是還有一個跟你長得十分相似的人在外面胡作非爲。這對你的名譽有很大的損害。”安然在一旁輕輕的說道。

我何嘗又不是那麼想的呢?現在唯一的希望是看周璐能不能將那個人找到了。

“要不我跟海濤也打一個電話,讓他去幫一下週璐的忙。興許可以快一點將那個假冒你的人找到。之後,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嗎?”安然說道,然後拿起了電話。

我陷入到了無盡的煩惱當中,走出了我是,來到大廳。最後走到了院中,頭頂的月亮已經開始西斜,帶着一絲絲寒意。

已然深夜了,我卻睡意全無。我聽見身後有細細的腳步聲,卻並沒有回過頭來。我知道,那是顧琳走路的聲音。我的身上多了一件外套,然後是顧琳近似幽怨的聲音。

“周然,晚上天涼,你也要注意身體呀!要是病了,怎麼辦?”

我回過身來,看着月色下的顧琳。她淚水盈盈,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是啊!我自己如果都強大不起來,又如何保護顧琳呢!


“我們進去吧!你也是,比以前瘦多了。”我愛憐的說道。輕輕的將顧琳攬入懷裏,往大廳走去。

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我看到了同樣一雙幽怨的眼睛。是謝染,她一直在暗中看着我和顧琳。

我關了客廳的大門,之後跟顧琳分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坐在椅子上,我不停的抽菸。其實我在等周璐的消息,被人假冒的事情一時不解決,我一時難以心安。

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我輕輕說了一聲。

“進來……”

走進來的卻是謝染,娉娉嫋嫋,有些嬌羞。

“謝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你爺爺睡了吧!”我問,站了起來。

“周然,你還是那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不知道抽菸有害健康嗎?”說着,她伸手將我手裏的香菸給搶了過去。

“拿來,你是誰呀!憑什麼管我?”我突然大怒了起來。我都不明白我爲什麼會突然發脾氣。即使是謝染之前一次次的出賣我,我都沒有這麼失態過。

眼淚從謝染白皙的臉上滾落了下來,乖乖的將香菸遞給了我。

“周然,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不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呀!錢財名利都是別人的,只有身體纔是自己的。我爺爺掙了一輩子的錢,倒頭來一分錢沒有,卻落下了一聲的疾病。”

謝染只是委屈,卻並沒有抱怨我的意思。

“對不起!我剛纔太激動了,沒有忍住。可能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你去睡吧!我還坐一會兒。”我的語氣緩和了許多。

“你實在想抽菸,我這裏有。焦油含量低,你抽得試試?”謝染遞給了我一隻香菸,過濾嘴很長。拿在手裏,有一種淡淡的香味。

我坐了下來,將香菸點着。只一口,便有一種飄飄若仙的感覺。這一刻,所以的煩惱似乎都離我而去。而謝染在我的眼裏,卻似乎變得更加漂亮起來。

我彷彿又回到了幾年前,我與謝染初識的日子。那時候,她還在讀大學。是那麼的清純,可愛。我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將謝染抱在了懷裏,然後吻了下去…… (四更爆發求推薦收藏)

這次延續了剛剛的一幕,塔爺等到服用的高級的武元丹的藥效發揮的差不多的時候,身上的武力再次蕩漾開來,又跳進火海中。

這一次塔爺只下去了沒多久就跑了上來,在地火爐上打造了一會過後,又縱身跳了下去,來來去去四五回。

等到塔爺最後一次上來的時候,手裡用武力包裹著一團靈動的物體,這就是接下來葉落的武器的原型。

葉落這次沒有等塔爺叫,就跑了過去,腦海中一道光在刻不容緩的瞬間又再次的沒入了塔爺的腦海中。

看著已經沉寂在頓悟中的塔爺,葉落知道接下來的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是的,葉落打算靠自己的能力來塑造自己心目中武器形狀,如果是剛開始的話,葉落也沒有這個能力能夠塑形。

不過在領悟到了靈的存在後,葉落知道自己懂了什麼。

來到塔爺的身邊,塔爺雙目緊閉,葉落看的出雖然點化之術能夠對塔爺起作用,不過效果沒有點化之石那麼明顯,就像上次對於柳飛的作用一樣,雖然有柳飛等級低的原因,不過更大的問題在於塔爺的境界,和點化之術與點化之石的區別。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如果下次自己得到了點化之石可不能隨意的用了,就算浪費教化點數點化,也不能用點化之石。

點化之石可比點化之術寶貴的多,系統是不會讓二個相衝的功能出現的。

無視火靈石的高溫,葉落竟然伸出手臂慢慢的觸碰向火靈石化成的液體。

要知道這可是用地火的溫度化開的液體,高的能夠把一個武師都燙死,難道葉落不要命了?

葉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火靈液,他也在拼,他已經看出來了,這次的武器構造只能他自己來,如果是塔爺打造的,不管是多麼的完美,都沒辦法達到和他自身契合完美的地步,只要靠他自己來塑形。

為了達到完美的武器,葉落已經拼了。

還未碰觸到火靈液,葉落就能夠感覺的到一股炙熱的氣息從火靈液上冒出,燃燒的彷彿一個小太陽般,雖然有塔爺的武力的包裹,不過還是有股股熱氣看著。

看著慢慢的開始冷卻下來的火靈液,葉落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了,一咬牙,手猛的伸進到火靈液裡面。

仿若能夠灼燒靈魂的氣息,瞬間就把葉落的長袍袖子燃燒殆盡,就要灼燒起葉落的皮膚的時候,葉落把自己腦海里對於靈的理解一古腦的湧進到火靈液裡面,最後把腦海中存在的一把霸氣絕倫的武器也輸入進入火靈液裡面。

葉落能夠做出這個決定,絕對不是瘋了,那是經歷了他認真的觀察,還有自己突然間頓悟般的對於靈的理解,甚至還有最後火靈液對於他的隱隱呼喚。

萬物有靈,而火靈石作為靈石,當然其的靈性更加的強大,它甚至會本能的做出一些反應,比如在火中他不會釋放火光,而在黑暗的地方他會照亮的很是劇烈。

就像一個火焰精靈般的。

受到了葉落的記憶的傳導后,出人意料的火靈液竟然開始了變形,要知道塔爺還沉寂在突破之中,完全沒有空出手塑形,那麼只有一個可能,葉落的拼搏成功了。

葉落從手上的火靈液的溫度的灼熱慢慢的消失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手上彷彿有個火焰精靈在纏繞,突破沒有了塔爺的控制的武力包裹,火靈液整個的纏繞在葉落的手臂上,如同一個依戀父母的孩子般。

看著手上纏繞的火靈液,葉落甚至能夠感覺到其在慢慢的摩擦自己手臂,彷彿不是一個石頭,是個活生生的寵物一般。

「火靈石,塑形吧!」葉落話語剛落,火靈石就纏繞在葉落的手上,等到火靈石的翻滾停止的時候,一把霸氣無比的武器出現在葉落的手上。

這是一把弓,一把寬大的火焰巨弓,在其上還有火焰徘徊,葉落一念間,一條火線在弓身的頭尾出現,葉落拿著火焰巨弓,如同一個火焰神抵般!

葉落心中難以平復的激動不已,這才是我夢寐以求的武器。

葉落又一念間,火焰巨弓化成一副火焰鎧甲覆蓋在葉落的身上,這是葉落所打造的「后羿弓」的另外一個形式。

本來葉落只想打造一個普通的后羿弓的,不過變化太快,一個火焰神器在葉落的手上誕生。

葉落看著后羿弓,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不過能夠從其身上蘊含的強大氣息,葉落知道絕對不會差,而且他還會隨著自己的成長而進化,變的更加完美。

看著頓悟已久的塔爺,葉落知道塔爺蘇醒后的收穫恐怕也會不菲。

在頓悟的塔爺,一直在尋找著接下來的路到底該怎麼走,突然他感覺自己的手上一輕,然後一股靈性的氣息,在自己身旁浮現,雖然只是一瞬間,不過馬上又消失了。

塔爺就抓住這一瞬間的靈性氣息,開啟去探尋靈性的源頭,塔爺不比葉落只是武者境界,他是一個大武師,感悟起來比起葉落也更加簡單,他一直一直的探索下去,等到探索明白的時候他就會提升到另外一個境界。

正當葉落和塔爺在地下空間的時候,雷侯雷嘯已經逼近到了武造坊。

海無邊和柳飛站在一起相談盛歡,而柳絮孤單單的站在一旁嘟著自己的小嘴,時不時還瞪了瞪自己的哥哥一眼,竟然這樣就把自己可愛的妹妹拋到一旁。

不過平息下來的柳絮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一個身影,那是一直在刺激她的神經的人,不知道他武器打造的怎麼樣了,也許又是出人意料的武器吧!

陡然間武造坊的門口發出一聲巨響,一塊巨大的牌匾從門口飛出。

鐵鎚看著地上四分五裂的牌匾,勃然大怒,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武造坊的頭上動土,真是不要命了。

聽到動向一隊隊的侍衛隊急忙的衝到門口,不過轉瞬間就被以更快的速度被擊飛回來。

「都給我滾,給我把你們管事的給我叫出來,竟然敢如此對待我雷嘯的兒子,我要你們拿命來償還。」雷侯雷嘯來了。

(這張字數比較少,大家包涵,第一次一天寫四章,脊椎都有點痛了。) 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躺在了牀上。身邊躺着的卻是謝染,我幾乎是驚叫着跳下了牀。我渾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短褲。也就是這個晚上,我幾乎是光着身子跟謝染睡在了一起。

我已經忘記了昨晚發生的一切,隱隱約約好像我吻了謝染,之後便什麼也不知道了。我趕緊穿好了衣服,將熟睡中的謝染給拉了起來。

“謝染,你跟我說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跟我睡在一起了?”我沉着臉,已然是十分生氣了。

謝染居然沒有給我任何解釋,只是默默的流淚。

“你倒是說呀!”我急了。

“周然,你兇什麼?昨晚你抱着我,跟我說對不起,問我們能不能從頭再來,還說你媽不能沒有我。我極力的拒絕,可是你,你……”謝染說着,卻大哭了起來。

我有說過這些話嗎?只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但我跟謝染睡在了一起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

“周然,我原以爲跟你已經結束了。開始了一段新的戀情。誰知道你,再一次揭開了我的傷疤,你讓我如何再去面對李凱呀?”

謝染稀里嘩啦的哭着,這一刻幾乎讓我心亂如麻。她的哭聲讓臥室外的人都聽到了,我媽在外面喊道。


“小然,你們倆怎麼了。一大早就哭哭啼啼的?”

“沒什麼。”我答應着,連忙示意謝染穿衣服。熟料,門一下子被推開了。進來的人居然是顧琳。

謝染的上身幾乎是裸露的,見到顧琳的貿然闖入。發出了一聲驚叫,而後將被子扯在了身上。

顧琳沒有說話,只是含着眼淚看着我。我沒法跟她解釋,因爲至此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顧琳……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我顯得有些結結巴巴。

“周然,你不用解釋什麼。你想跟誰好,是你的自由。只是你別太欺負人了。今天我就帶我媽離開這裏,你還是過你以前的日子吧!反正有人比我更會照料你媽。”顧琳說完話,扭頭便走。

我的頭痛欲裂,上前將顧琳一把抓住。

“顧琳,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是這樣。你別走,好嗎?”我大聲道哀求着。

“周然,你鬆開顧琳。你沒有資格挽留她。”大爹嚴厲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彷彿被大爹狠狠抽了幾耳光一樣。

“大爹,我……”我愧疚的看着大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